翻舊賬才發現,「小氣」的 Virgil 這次被打臉完全是活該?!

最近一週,Virgil 本身就水深火熱的網絡生活,因為只捐款 50 美元作為 George Floyd 事件中被捕的抗議者救助金而備受轟炸式抨擊。

 

(圖片來源:INSTAGRAM)

 

這筆捐款引起了全球鄉民強烈的反彈,當然這是完全負面的。縱觀 Twitter 上的許多評論,大多都在說 $50 美元、約合 $1,500 台幣) 甚至都無法從 Off-White 買一雙襪子或者一個並沒有什麼特色的夾子。

 

售價為 $100 美金、約 $3,000 台幣的 OFF-WHITE 夾子 (圖片來源:Twitter)

 

作為時尚界最有影響力的有色人種之一,這樣的捐贈數額彷彿是一種侮辱。要知道 Virgil 的淨資產已經達到數百萬美元,因此大家對於 Virgil 這種幾乎是微不足道的支持感到 「失望」 的情緒像病毒一樣迅速蔓延至整個 Twitter。

 

鄉民比喻 Virigl Abloh 是「蟹老闆」(圖片來源:Twitter)

 

雖然 Virgil 在隨後的聲明中說他實際上已經為此次事件捐贈了 $20,500 美元 (約台幣 $60 餘萬元 ),並且和大眾說將繼續捐贈更多,並用自己的力量敦促大家也這樣做,但是由於並未公開這筆資金的賬單截圖,大家對於這種說辭並不買賬並選擇忽略,繼續將他推向風口浪尖。

 

為何憤怒?

從 2018 年 Louis Vuitton 任命 Virgil Abloh 為男裝藝術總監時起,他就被媒體和整個時尚界視為新時代的曙光。理智來看,我們都知道在一個以精英主義為主流並且缺乏多樣性而著稱的行業中,這樣的變革是先驅性的,更是時代進步的絕對象徵。

 

(圖片來源:businessinsider)

 

所以被種族主義壓迫的行業翻身實屬不易,這樣的 「榜樣」 行為確實也鼓舞了無數新生代設計師。正因如此,大家對於他的期望顯然是對有色人種,尤其是非洲裔,應當表達更多的支持,畢竟非洲裔文化是他成名的主要環境,這種在數額上體現的 「不盡力」 確實容易激起民憤。

 

(圖片來源:INSTAGRAM)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因此遭受的 「網絡暴力」 了,在 2019 年 5 月他因公司缺乏多樣性而遭到抨擊,原因是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 Off-White 僱用的平面設計師們和藝術僅僅是專門駐紮在意大利米蘭的團隊,但是這樣的憤恨種子已經在大眾心中埋下。

 

Virgil 的創意團隊 (圖片來源:Google)

 

不過這次 Virgil 和他的團隊在危機公關上學聰明了,從上次單純的 「解釋」 直接轉為 「怎麼能變得更好」,所以關於這次種族問題的公開聲明中 「Virgil Abloh 以成為非洲裔和美國人而感到自豪。他的設計團隊是多元化的,他的實踐建立在使藝術和設計業成為一個包容性社區的基礎上」 為主線企圖保護 Virgil 的人設。

 

大家甚至在第一時間去修改了關於此的維基百科,還給 Virgil 取了外號—「50 美金先生」。  (圖片來源:Twitter)

 

 

「陳年舊賬」

但是民眾的憤怒,總會找到不同的方向斥責與發洩,不過一件事情能夠持續性發酵,總會有深層的矛盾在內成為 「始作俑者」— 關於 Virgil 抄襲連連的行徑被大家不斷挖出 「黑幕」 討伐。

 

來自青年設計師的控告 (圖片來源:Twitter)

 

Twitter 上關於 Virgil 的抄襲黑幕愈來愈多 (圖片來源:Twitter)

 

作為 「時尚警察」 之一的 Diet Prada 不時的公開諷刺,已經讓很多人開始質疑 Virgil 所謂「天才靈感」 的來源。前不久,他被直接指控抄襲小眾獨立品牌 Gramm & Colrs 的設計,這個品牌的黑人設計師 Punk Zec 對此十分憤怒。看似巴斯奎特風格的黃色街頭服裝設計幾乎被直接翻版,不過人家的系列在 Off-White 推出前幾個月就已經公之於眾了。對此,Virgil 解釋說他在這之前從未見過 Gramm & Colrs 的設計,並且指責 Diet Prada 忽略了巧合存在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INSTAGRAM)

 

但就算我們暫且相信這一切都是巧合,只不過之前已經出現了無數次被許多並非大眾所熟知的設計師們指控抄襲,這恐怕也無法讓人將他的才華繼續放大下去。更令人感到迷惑的是,他不僅沒有虛心學習或反省,還將此命名為「百分之三法則」 ,意思就是人們可以通過將原始設計更改百分之三來創建新設計。

在這種「大頭」的反應下,Virgil 的信譽已經受到質疑,隨著他繼續模糊靈感來源與抄襲之間的界限,這樣的地位和得之不易的社會關係就會被徹底破壞無法修復,我們也能意識到 Virgil 的才能提升速度確實也無法和他財富成功的速度相匹配。

 

抄襲發生過太多次,人們都會覺得麻木了 (圖片來源:INSTAGRAM)

 

不過歸根結底,放下情緒就事論事來說,捐款都不是必須的,大眾不能夠因為數額的多少去定性一個人的價值,這樣的行為只會從 「只該指責什麼都不做」 轉為指責該做多少的 「道德綁架,並沒有解決實質性問題。

 

Marc Jacobs (via Google)

 

但是大眾有權在其中解讀對於一件事情的態度,設計師 Marc Jacobs 就在這次事件中的發聲與 Virgil 形成鮮明對比,雖然無關於財富,但是從他 「財產可以被取代,人類的生命不能被取代」 的發聲態度中就可以分出勝負。

在人人都是 「網警」 的時代,設計師們和品牌們如履薄冰,尤其是自時尚產業肩負起更多關於環保問題、勞工問題、種族問題等社會責任後,這樣的艱辛更是在無數次的突發狀況中顯得更加小心翼翼。

 

(圖片來源:Google)

 

所以這個產業中的每個人都無法做到躲過一劫後如釋重負,始終提心吊膽於自己的 「才」 與 「財」 能否在大眾口碑中獲得讚譽。

不得不說,成為 「眾矢之的」 在這樣的環境下變得極為容易,不過到底是作繭自縛還是值得同情,相信大多數人都能拋開時代所致的濾鏡看清真相。你們覺得下一個站在風口浪尖上的人會是誰?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