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 創始人究竟有沒有被盜號?

0 Shares
0
0
0

D&G,一個在今天刷遍國內各大社交媒體的牌子。

via Stephane de Sakutin

原本這種程度的流量對於品牌來說幾乎是很難用錢來量化的價值,但相信 D&G 應該不怎麼高興得起來。因為這次它們的公關遇到了一個令人想辭職的難題,這個難題還是自家 boss 之一的 Stefano Gabbana 親自遞上的。

via Epsilon

關於這一事件來龍去脈,想必大家已經相當清楚了。這邊就用幾句話簡單回顧一下:D&G 拍了三部名為“起筷吃飯”的短片,片中演員採用笨拙的餐具使用手法拿筷子嘗試吃意大利傳統美食的場景令人不快,角色塑造也頗具醜化之嫌;

@dolcegabbana

因此,有人就跑到 Instagram 上給身為 D&G 設計師兼創始人之一的 Stefano 賬號發私信提出抗議,卻得到了 Stefano 問候全民族並表態不屑於中國市場的反饋。這能忍?很快,這些事情迅速在微博等平台蔓延開來,而官方所回應的,卻只是“被盜號”這樣搪塞的說辭。

以上這些,都發生在 D&G 2018 上海大秀前夕。

IMAXTREE

隨之而來的,就是意料之中的大面積藝人退秀,本來預定今晚開場的大秀也宣佈暫時取消。

哪怕你對目前鋪天蓋地的輿論和藝人退秀聲明暫時沒有關注,單憑上面的前情提要大概也會產生這樣的疑問:Stefano 的腦迴路到底是怎樣的清奇?

D&G Shanghai

對於官方所說的被盜號,就讓我們先來回溯一下歷史,看看如今發生的這件事是否符合 Stefano 的行為習慣。

1 / 沉浸於時尚的優越感

這組照片出自 17 年春夏 D&G 的“DG loves China”系列,在這之前 D&G 還拍了 Japan 以及 Hongkong 系列。這套街拍在推出的時候也遭到了中國網民批評,只是時至今日,大概很多人已經忘得差不多了。

DG loves Japan

DG loves Hongkong

客觀來說,這是品牌本地化戰略的一部分,選景多為老街頭和衣著傳統的居民突出地域感也情有可原。但我們從中不難看出,這些照片對於時尚和街頭的差異化渲染痕跡頗重,這是品牌作為奢侈品想去傳達的視覺信號——突出時尚的光鮮亮麗。

2 / 言論的搖擺性

Stefano 曾經表達過關於 IVF 的言論,IVF 全稱為 In Vitro Fertilization(體外人工受精),也就是人們平日所說的試管受孕。對於這些兒童,D&G 的兩位創始人曾經將他們稱為“chemistry children and synthetic children(化學兒童及合成兒童)”。但當此事發酵激起眾怒後,Stefano 又改口稱支持體外受精,並撇清和 Dolce 的言論關係,還搬出了自己 LBGT 的身份作為論據。

via Harold Cunningham

而今年早些時候,在時尚賬號 The Catwalk Italia 貼出 Selina Gomez 的禮服照片時,Stefano 曾經在下面直接留言稱醜爆了。在遭到 Selina 海洋一般的粉絲圍攻之後,他又刪掉留言改稱醜的是禮服。

@Selina Gomez

即便拋開他是否存在基本觀念上的問題,這些事也至少反映出了 Stefano 言論的搖擺性,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在輿論壓力下改變立場,就像如今聲稱的“被盜號”。

3 / 任性

Stefano 曾經因為跟時尚博主 Chiara Ferragni 在網上吵架一氣之下取消了 2019 春夏發佈會給所有 KOL 的秀場門票,而這件事的起因是他先在人家婚禮照片底下評論“cheap”。

@Chiara Ferragni

去年,他在接受英國版《VOGUE》採訪時曾稱性騷擾並不是一種暴力。而在 16 年,D&G 還曾推出過 Slave Sandel(奴隷拖鞋)。這一切都表現出了 Stefano 極強的個人傾向。

雖然在時尚行業中與大眾不同的觀念或思想屢見不鮮,設計師的觀念注入也是品牌的靈魂所在,但 Stefano 這些針對主流的攻擊言論卻顯得非常突兀且具有傷害性,這些影響顯然已經超越了“個性”的範疇。


綜上所述,如今流傳的言論非常貼合 Stefano 以往所展現出的特點,所謂的“被盜號”基本就是一次毫無誠意的公關回應。想想 D&G 怎麼說也是人們在提到 GUCCI、Versace 等極繁主義大牌的時候會想到的重要一員,但卻常常因為 Stefano 在設計之外的言行陷入公關危機,真是令人唏噓。

via AFP

《SALUTE》雜誌編輯 Money Jensen 曾就 Stefano 諷刺過這樣一句話:“在這個時代,我們應該習慣那些說蠢話的人,不是嗎?”

也許以往還能試著習慣,但這次可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