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ies First !!?? 時裝界中的女權興起!這是女人的世界了?

當 Bit*h = 女權,還有 ”直男” 的可棲之地嗎?朋友你也別激動,我們這回不是要聊什麼 “情話綿綿” 的主題!

如果你平時閒來無事也愛在”時裝” 的話題上聊兩句,追蹤下近日的潮流趨勢和美照美圖。應該還能記得兩年前 Karl Lagerfeld 老爺子御駕親征,統領髦下一眾超模,手舉 ”女權” 標語佔領街頭的 Chanel SS15 戶外春夏大秀。

如果“Ladies First” 和“Feminist But Feminine” 這種還算客氣的女權宣言不足以撼動看熱鬧的你,那麼今年Christian Dior 年初推出的那件“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我們都應成為女權主義者)” T恤也應該讓你捏了把冷汗吧,一切都來的毫無預兆。

“制服” 誘惑

而在 Rihanna、Natalie Portman 和Jennifer Lawrence 等活躍在各領域的權力女性都拿起這件在時尚地圖的女權“裝備” 後,這樣一件設計上並無亮點的素 T,就這麼迅速的成為當之無愧的年度話題單品。至此,女權的戰爭又再次在時裝界飄散開來……

作為 Christian Dior 這家享譽環球的老牌時裝屋創立以來的首位女性設計師,Maria Grazia Chiuri 這位鬼才在談到這件自己上任以後的處女單品、得意之作時的言論似乎透露了一絲天機:”要說有什麼東西能傳達出平等觀念,那便是“制服” 。這是個奇怪的年代,因為你可以穿軍裝製服、工作服、甚至是牛仔褲…..每個人都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套制服。”

▲ Maria Grazia Chiuri

咦?這麼想想,似乎專門為女性潮流玩家準備的街頭 “制服” 一直是個真空地帶。從一開始姑娘們為了得到一件心怡的中意單品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淘換那本來就稀少的男裝 S 碼。而這種無奈的現狀甚至間接催生和帶動了所謂 Boyfriend 風剪裁的興起以及 Tomboy 風的回潮。

Supreme Bit*h vs. Supreme

▲ Leah McSweeney

而多少有些鮮為人知的是,接下來要登場的這位街頭潮流世界的女權“領袖” 也同樣是因為一件印花 T 而讓自己知名度激增,這位領袖叫 Leah McSweeney ,她和她的 Married to the Mob 也曾揚言要為街頭女性打造屬於她們的女權“制服”,只是……

不少人聽過 Married to the Mob 這一以女裝起家的街頭品牌的名號多少要拜街頭霸王 Supreme所賜。正是這一個由 Box Logo 改造而來的 Supreme Bit*h 圖案,讓一貫善於以辛辣大膽、甚至充斥粗鄙標語的印花設計的 Married to the Mob 在短期內收穫到了大量關注,但同時也招來了 Supreme 控告索賠金額達到 1000 萬美金的天價訴訟。

作為 “借鑒” 歷史都能集結成冊發書出版的  Supreme,以 “侵犯商標權” 為由向一位初習此道的 “後進生” 開砲,本身就帶有點諷刺意味。更值得玩味的是,Married to the Mob 最早進駐的零售商之一便是 Supreme 大掌櫃 James Jebbia 名下的潮流買手店 Union,何況拿 Box Logo 開刀的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 Union

▲ ANIMAL “Sue me” parody tee

此事一出,讓人很難不去猜想這齣紛爭裡到底藏著多少矛盾。也難怪就連發明 Box Logo 的教母 Barbara Kruger 都罕見的對外開腔並直言這場官司本身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 ”鬧劇”。

在 Married to the Mob 識相的打消了將 Supreme Bit*h 圖案註冊為自家商標的念頭後,或許是顧及江湖道義,Supreme 也同樣選擇了撤告,沒有再做糾纏。雖然這場官司最終以不疼不癢、握手言和的平局收場並不令人意外,但只要你曾和 Supreme 出現在同一個潮流事件中,名氣的提升自然是不費吹灰之力。

▲ 官司公函

再來就是 “Bad Gal” Rihanna 便主動請纓,喜滋滋的當上了戴著 Supreme Bit*h 紅招牌的 Married to the Mob 義務宣傳大使。而 Leah McSweeney 也乾脆順水推舟,將 “Married to the Mob is at the intersection of feminine and feminist” 這樣的標語寫進了品牌官網的簡介中。儼然擺出了一副街頭潮流領域 “女權” 領袖的姿態。

▲ Married to the Mob 官網上的品牌簡介

Bit*h = 女權?

但 “Bit*h” 怎麼就和 “女權” 劃上等號了?其實說穿了,揮舞這面寫著推動女性街頭服飾發展大旗的 Leah McSweeney 更像是位精明的商人和投機者。如果說在品牌創立初期還能窺見一絲探索版型、剪裁,以及款式多樣性的跡象的話,那麼一炮而紅後的 Married to the Mob 便徹底淪為了生產 Bit*h、F**k 、Pu**y 等字眼的 LOGO 品牌。

當get af**king job 和 Man Are The New Women 等此類言之無物、故作驚人之語的空洞標語開始出現在品牌的單品——極盡暴露的高叉泳裝上以後,這位所謂的街頭“女權”領袖反而坐穩了物化女性的罪名,不免讓人有些錯愕。

而曾經以品牌主理人名諱做招牌的 Leah McSweeney 個人支線,甚至已經悄悄將官網域名掛牌出售,唯一能讓人記住的估計就只剩下塗鴉大師 Futura 為其設計的 Logo 墨寶了。

其實,公平地來說,”性” 元素——這一個最好炒話題的配料,配上屢見不鮮的”髒話” 標語作為闡釋態度和情緒的最直觀方式,一直是街頭潮流的原生元素,自然沒有性別之分,只是打著“女權” 旗號作為主要商業手段的做法確實不算高明。

▲ Vetements

▲ HUF

▲ Supreme

如今,眼看“標語主導設計” 這條路進到了死胡同,Married to the Mob 似乎也在尋求著轉型:在最新一季的型錄中,往季大量打著女權旗號的煽動性標語設計在大量減少,甚至消失不見,就連型錄的構圖與佈景也在逐步擺脫 Van Styles 那盜版片般的塑料質感,重回了常見的拍攝套路。

而與 FILA 的聯名動作也在表明這個曾經以混不吝形象示人的品牌正在慢慢向主流時尚趨勢靠攏,再也沒有和 Nike、CLOT、Burton 以及 CASIO 等一眾大牌聯名時的不可一世。

▲ Married to the Mob x FILA

▲ 靈感來源於 Leah McSweeney 手指紋身的 Married to the Mob x Burton 聯名手套

▲ Married to the Mob x Nike

“女權” 主義在街頭潮流中將會就此偃旗息鼓?

顯然不是,我們非常慶幸能夠見證其他一些姑娘正在努力將他們的政治主張轉化成真正的聲音和力量,用女孩的方式來搶奪潮流的 “發聲筒” 。

這其中就包括將絲絨材質、綢帶和蝴蝶結這些打著女性柔美標籤的元素帶入街頭潮流,在本文中戲份出奇多的那位 PUMA 創意總監,以及將自身勻稱、健美的形象優勢發揮到最大化,繼而帶動街頭化運動服飾發展的 Adrianne Ho 和她的 Sweat Crew,而諸如 KITH 等與時俱進的中堅力量也正在開始啟用女性來操盤品牌女裝支線的設計和運轉。

▲ PUMA 創意總監 Rihanna

▲ Sweat Crew 主理人 Adrianne Ho

▲ KITH Women 設計總監 Emily Oberg

相信在不遠的將來,Streetwear 將真正迎來不用拿性別來做文章的時代,少一些對立和無謂的呼喊。而 Married to the Mob 那句多餘的 Buy Streetwear For Women 口號也終將被丟進歷史的垃圾桶。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