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AR / 這一次,我們聊音樂。#GBOYSWAG 鼓鼓:「每一個音符,都是靠累積而來。」

 

處在數位化、社群化時代的當口,這個世界的變化速度已經不能再用「世代」作為度量單位。各種網紅達人或話題新知,在社群平台底下,幾乎是用分秒的速度不斷竄出,管你是不是真的有才華,只要有種、敢秀,沒什麼事情不可能發生。

這個現況,在演藝圈生態中亦然。聳動的敘事切角成就話題,片段節錄的素材創造點閱率,只要娛樂效果、八卦炒作做的夠足,關於作品內涵與個人才華的討論,也就在這一場七嘴八舌的鬧劇之中,逐漸被模糊淡化。

在搜尋引擎上輸入「鼓鼓」兩個字,出現在第一順位的搜尋條目裡,多半是話題新聞中你一言、我一語的紛紛擾擾。這些新聞事件,就像一把雙面刃,它可以是你成名的捷徑,也能成為掩埋你一切努力的根源。

「我覺得好像還沒有人真的很認識我。」這是鼓鼓在這次專訪過程中說出的真心話,亦是 OVERDOPE 邀請他來擔任本月座上嘉賓的目的。今天,我們不談八卦、撇除辛辣,回歸他的個人專業—「音樂」,除了創作上掏空自我的隱匿獨白外,也聊聊他在節奏與音符流動間激盪出的音樂觀點。這篇專訪,很純粹、很真切,如果你對鼓鼓的印象還只停留在那個在台上使勁耍帥的偶像歌手,那我必須說,事情沒你想像的那麼簡單(挑眉兩下)。請將視線停留在此五分鐘,保證你會有所收穫。

 

的確,比較多人在乎表面的事。但我很想告訴大家,為什麼我會寫出這樣的詞、我的音樂為什麼會是這個曲風,那跟我過去的音樂成長背景有很大的相關性。

 

背心領、長褲: Fuyue甫月 by AXES / 襯衫:CLOT by Juice / 鞋子:Converse / 音響:Bose® SoundTouch® 30 揚聲器

 

現在幾乎已經是新專輯宣傳期的尾聲,你也接受了大大小小的專訪。我們很好奇,到目前為止,有哪些是你這一次很想回答、卻又沒被問到的問題?

音樂。他們比較常問我的過去,的確,比較多人在乎表面的事、人與人之間的事,但我很想告訴大家,為什麼我會寫出這樣的詞,我的音樂為什麼會是這個風格,那跟我過去的音樂成長背景有很大的相關性,它是累積而來的。

既然這次新專輯的概念叫「Make it Real」,而現階段也稱得上是夢想達標。夢想之所以成形,是來自於「初衷」。似乎很少人聊過你第一次接觸音樂的契機?從何時開始知道自己有創作的能力與天分?

我一進高中就加入熱音社,從鼓手開始玩起,慢慢接觸到吉他。其實吉他是開始創作後才接觸,在組 MP 之前,大概出到第二、三張專輯我才開始用不同的樂器做創作,比如說我想用鋼琴,就去練鋼琴,需要用吉他我就練吉他。

其實鼓手和 DJ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節奏感」,你是怎樣發現節奏是你的專長?

我從小就覺得自己節奏感蠻好的,聽音樂時我都能把裡面的節奏哼出來。比如說以前聽張震嶽的歌,他鼓聲很精準,我能直接把節奏敲出來。其實我覺得音樂有很多層次,有些人聽的是旋律,有些人聽歌詞,有些人可能是聽節奏,節奏特別吸引我,所以我學節奏樂器很快,不用刻意去記要怎麼處理節奏,這對我來說好像是很自然的東西。像是爵士鼓、手鼓,我從來不看譜,甚至後期我還有跟呂聖斐老師 featuring,也玩過爵士的東西,都不太需要看譜。

 

 

你其實各種曲風都有嘗試過,是什麼契機成為現在我們聽到的這種風格?

我覺得是跟 MP 後期曲風的轉變有很大的關係。我們第一張專輯想做比較 hip-hop 的音樂,像屎爛幫那種日系的感覺,其實從那個時候才開始喜歡聽 hip-hop 的東西,所以接觸 hip-hop 的時間算很晚,但一聽就很喜歡,因為它是一種唱的節奏,特別吸引我。那時候我超愛屎爛幫,它們所有專輯我都買一版,演唱會 DVD 也都買。

現在日系 hip-hop 也變得蠻不一樣了,很多 New School。

有,而且老實說都還蠻強的,又有他們的味道。韓國曲風也有聽,一開始是從 Big Bang 開始聽,沒有接觸很深(編:那你知道Show Me The Money 嗎?)我知道阿,他們都很強!只是我自己在做音樂,也身處在這環境裡,說真的,很多我們看到的成果都是花時間塑造出來的。比如說一個 30 秒的演出,螢幕上大家會覺得你是個天才,但你可能練習了很久或受到很多人的幫助。在台灣做音樂,我知道台上的這些人是非常辛苦的,音樂全部都要自己來,表演也要自己做,一天還要花 16 小時上不同的通告,剩下的時間就拿來練舞或看書充實自己,回家還要做音樂,所以人家用三年做到的事情,我們可能要十年。因為每一個音符都有它的文化跟歷史,需要時間去消化吸收,而在台灣,做這些就要用更多的時間去換。

 

創作是一種自我對話,無論好壞,就是把自己的一切都挖出來檢視。所以可以理解當有些創作者的作品被 judge 的時候,他會有多不開心,因為那就是代表他個人。


 

 

關於創作,你是無師自通嗎?在創作歌曲的過程,你最享受哪個部分?(寫詞、作曲、還是尋找靈感?)

以前沒想那麼多,但現在自己要寫詞,所以創作的時候會特別誠實的去面對自己,例如對每件事情的看法、想告訴大家的真心話,以及希望大家接收到的東西等等。在創作專輯的過程中像是一種和自己對話的感覺,反而能更了解自己,不管是好是壞,就是把自己的一切都挖出來檢視。其實蠻有趣的,那是和自己獨處的時空,沒有其他人,所以可以理解當有些創作者的東西被 judge 的時候,他會有多不開心,因為那就是代表他個人。

平常的創作時有沒有什麼小怪僻?

我大部分的創作都還是在錄音室,除非我剛好在別的地方被啟發,像是看了一部電影或 MV,覺得那首歌很好聽,有ㄧ段旋律、一個氛圍在我腦海裡,或著是在路上碰到一個事情,天外飛來一個音感,就會把它記錄下來。像我平常生活中的靈感,如果是很強烈的,我幾乎都會把它記在手機裡,之後可以延伸出其他東西。

 

 

我決心要做一件事情,就會全力把它做到最好,我沒辦法只做表面功夫。


 

不知道這樣說是否正確,從「MP魔幻力量」到現在的「鼓鼓」,無論在外型上或是言談中,我們看到了屬於你的「蛻變」。你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麼?而你希望自己在觀眾心目中,成為什麼模樣?

我覺得好像還沒有人很認識我,因為我過去真的做過太多事情、有太多不同的面貌了。前陣子才跟以前的朋友聊到,他說:「你現在真的做得很好,但你完全不是我以前認識的那個你,你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人。」對他而言,以前的我就是一個能量很強的鼓手,現在則是一個唱跳歌手或 idol。我想差異在於,我決心要做一件事情,就會全力把它做到最好,我沒辦法只做表面功夫。花很多間去做一件事,然後慢慢把它拼起來,塑造成現在這個樣子。

所以你覺得自己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其實我自己是覺得我沒有變,也有從十年前就認識的朋友和我通電話,講了差不多五分鐘,他就會說:「你根本沒變,現在還是能感覺到就是以前的你在跟我講話,從說話能感覺到你依然很有熱忱。」外表或說話技巧會因為時間的磨練而改變,知道要如何面對鏡頭、如何完成任務,有些人會說你越來越官腔,但是當你要試圖去滿足更多的人的時候,本來就需要做出一些選擇。不然我也能選擇回頭去滿足在 live house 的那 150 人,這都是選擇。我很喜歡看到台下的人開心的臉,那種成就感是很大的,可以帶給別人快樂,是我會寫舞曲的原因。

 

外套:COMME des GARÇONS by 團團 / 襯衫:CLOT by Juice / 褲子:adidas

有最想合作的藝人嗎?為什麼?

國外的話,希望能和日本的屎爛幫或放浪兄弟家族合作,日本唱跳界我有涉略的團體中,是我比較喜歡的。我一開始以為的唱跳歌手有某個固定的形象,但我開完演唱會下來發現,我不一定就是一個唱跳歌手,因為我沒有一直跳排舞,我唱歌的時候也可以跳舞,但那是律動,不是那麼死的跳舞。我高中本來想去熱舞社的,國小還去參加跳舞比賽,沒想到高中新生訓練的時候旁邊坐了一個吉他手,他問我加入什麼社團,我說熱舞社,他說:「不要啦!跟我去參加熱音社,」我就去了,現在想來也是一種人生的際遇跟轉機。

所以你什麼時候開始真正接觸舞蹈?

我在 2015 的年尾才開始找老師一對一學跳舞,自己也會去練舞,因為我想成為「會跳舞的人」。這是需要時間去換來的,不可能光用想的就變成那個樣子。我已經經歷太多用時間去換取的事情,我知道跳舞是需要打底的,我甚至去報團體班,去了解老師跟同學們是如何成長、如何產生默契。所以現在我能夠直接跟老師改舞步。以前他們都覺得我跳起來像 dancer,後來有小小調整,表演的部分多ㄧ些,不然就自己跳得很 high、很爽。

剛剛說到合作藝人,我前陣子看到健志和說唱會館的 TY 合作的歌,我覺得蠻酷的。後來有舞團去跳那首歌,我就在想有些典禮或是好玩的表演,我可以找 dancer 老師一起來跳那首歌,但音樂自己重排,像是《你好,你好》這首歌,用這個舞蹈去跳。(編:所以你覺得那首歌很酷?)因為我想純跳舞,如果要唱跳的話,要顧及到的東西不太一樣,所以有機會的話我想跳到爆掉,他就唱現場,我來跳,表演這種東西是可以結合的啦!只要構思一下。

 

有些人會說你越來越官腔,但是當你要試圖去滿足更多的人的時候,本來就需要做出一些選擇。


 

 

DJ / 地下樂團鼓手 / 偶像唱跳歌手 / 製作人 / 詞曲創作者 …你自己最喜歡哪個角色?

都很喜歡,但如果要說最輕鬆的話,就是打鼓,我不用花任何心思,只要用感覺就好。因為我已經知道這個樂器可以如何跟我的生命做結合,我隨時都能回去做這件事,所以我反而會想去學習別的東西,看不一樣的世界,做更多嘗試。

我們知道這張專輯你準備了許久,而自己也投入相當多想法在其中,看起來像是非做到完美絕不會隨便發的專輯。但,若真硬要挑骨頭,有什麼地方是你認為還可以更好的?

如果能再給我多一點時間,我會重新整理這張專輯。當初根本不知道會發行專輯,所以我在寫歌或製作的時候,我以為只有這三首歌,我就把這三首當成三首主打歌在處理,就變的能量很強大,不管間奏或其它細節處理都是很緊繃的。後來繼續加歌,最後就變成一張專輯,所以一般人去聽這張專輯時,其實沒有起承轉合,就是一張衝到底的專輯,每首歌都能當作第一首歌來打。如果可以,我希望裡面沉的東西再多一點,讓這張專輯更完整。

 

 

聽說這次專輯的 MV 造型你也親自跟著造型師飛去日本治裝,看來你對於穿搭也挺有自己的想法。關於搭配方式,你全身上下最在意的細節是什麼?

因為我很喜歡看人家穿搭,所以我才會看你們網站上的資訊。我看穿搭的目的並不是要找來穿,只是想欣賞,我喜歡看某個人的長相或身材能穿出很酷的風格,算是培養自己的 sense。最在意的細節是版型,有些衣服是要穿成 oversize 的,就不能給我合身的。衣服尺寸不對或不好看我就全身不對勁,髮型很怪我也會沒安全感,覺得整個都不對。

你是演藝圈中公認的「多才多藝」。除了音樂方面的表現之外,你有想過去演戲嗎?

沒有,目前只有配音,但配音和演戲蠻像的。我覺得可以試試看啦!但我對這塊沒有夢想,因為「對戲」這件事我覺得真的很難,跟男生對戲還 ok,但跟女生對戲真的沒辦法,因為我會害羞(笑),所以比較難演,但我認為自己已經進步很多了。(編:那「為愛而愛」你有害羞嗎?)害羞到爆阿,要面對面又要牽人家的手,就很不好意思,耿如本來就是專業演員,但她也會被我搞得很害羞,覺得好像是她自己太主動(經紀人:耿如有說覺得好像是自己在調戲鼓鼓,哈哈哈)我就很很ㄍㄧㄥ阿,因為我表現不好一直 NG 的話就會拖到進度,所以那支 MV 我覺得拍得超累的。帥帥的,搞笑的我 OK,感情戲就算了。

 

打鼓,是我最不用花心思的事,因為我已經知道它可以怎麼跟我的生命做結合,我隨時都能回去做這件事。所以我想去學習別的東西,看不一樣的世界,做更多嘗試。


 

外套、褲子:COMME des GARÇONS by 團團 / 襯衫:CLOT by Juice / 音響:Bose® SoundTouch® 30 揚聲器

 

因為你現已經算非常出名,走在路上一定會被認出,有沒有印象比較深刻的事情?

去逛夜市的時候會被歌迷認出來,但他們不好意思說,就請媽媽過來說她女兒想跟我拍照,這個很常發生。不知道為什麼,我長輩緣好像特別好,每次都是媽媽跑來跟我說話(笑)。

成名之後,影響你最大的事情是什麼?

因為我現在有自己的演唱會,家人都會一起來看,比如說之前在桃園,他們就會包車一起來支持,那種感覺和以前不太一樣(編:那以前地下樂團他們沒有來看?)沒有,流行音樂他們比較好參與,而且是唱歌,聽得懂你在唱什麼,比較大眾一點,地下樂團吵吵鬧鬧也不知道我在幹嘛,也不知道我這樣表演算不算厲害,好像一直在打鼓。但現在有玩氣氛、現場互動,他們也會參與其中。

如果一定要選一件自身的小秘密公諸於世,那是哪件事?

我的小秘密就是,我的耳環很少會拆下來,而且我喜歡的耳環一戴就是一、二年,好像沒有粉絲發現這件事。我從高一到現在,換過的耳環不超過十個。我幾乎沒拿下來過,睡覺、洗澡都戴著,但還是偶爾會拿下來清潔。會有這個怪僻一方面是因為我覺得很好看,另一方面就是我很討厭拿下來再戴回去的感覺,一根針戳到肉裡面的感覺。而且耳環的存在,感覺就像是我五官的一部分,提醒著自己「我是這樣的長相」。

 

 

表演有個東西不能少的,那就是「熱情」。只要夠熱情,底下的人是能感受到的。


 

宣傳期結束後,可以透露接下來還有什麼新計畫正在醞釀嗎?

台灣的宣傳期會結束,接下來就是往海外,內地、新加坡、馬來西亞都會去,日本跟歐美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可以再去ㄧ次,例如之前去過的「法國坎城 MIDEM 國際唱片展」,當時在「台灣之夜」的演出令我很印象深刻。舞曲這種東西去國外表演最爽了,都不用帶,其實不太需要講什麼話,就「Hands up!Hands up!」就好,套句 NICK(周湯豪)的話就是「看到舞池給他跳進去!」外國人聽到音樂就會很自然地跳起來了。

那種感覺和台灣不一樣,台灣可能要ㄧ些方式讓他們動起來,但你如果是偶像歌手,其實比較不會有這些問題,下面都是你的粉絲。

我也ㄧ直在想這個問題,但我覺得表演有個東西不能少的,就是「熱情」。只要夠熱情,底下的人是能感受到的。

有件事我很好奇,你一直在做表演,會不會疲乏,有些歌你唱第一次很有趣,但到一百次就覺得無聊了。

有可能阿,我是個很容易膩的人,所以我編曲ㄧ直在改,裡面的間奏或是舞蹈、停拍,我都會一直去改。比如說《可以唷》我會不斷製造音樂和表演上的驚喜,演唱會已經開五場了,我每次都會加ㄧ些東西進去,給自己刺激也是給觀眾刺激,只怕養壞他們(笑)。

 

 

 


 

後記

在這個講求速成的傳播世代,人們多半僅願意用最少的時間、最快速去了解一件事。雖然知名度跟娛樂效果達到了,但也就僅止於此。你必須用更多力氣去傳遞外界忽略的部分,像是作品或理念。我想,這幾乎可以說是身為公眾人物的原罪,說來無奈,卻也無法置身度外。

必須很老實地承認,在確定要專訪鼓鼓之前,對於他的認識,是片面的。我也無可避免地成為網路世代的共犯結構之一。因此,在這一次近距離與鼓鼓相處的過程中,他帶給我的驚喜,相對更加強烈。

跳脫「偶像」的框架,我們除了談論音樂,還有許多關於他個人的價值觀與自我要求。能感受到他一派輕鬆的神情背後,有著想全力衝破困境的幹勁與自信。我想,這就是他之所以如此受歡迎的原因吧!擁有飽滿的正能量,是作為一個偶像型歌手的必備條件之一。畢竟,他在檯面上的一舉一動,都具有絕對的影響力。

在訪談結束後的閒聊席間,鼓鼓大方秀出親妹妹的照片與我們分享,也順道聊起家人對於他成名後的看法,「妹妹非常支持我,她是一路看著我走過來的人,她很清楚我此刻擁有的一切,絕非平白無故。」現在這世道,真正有實力的人,才有資格脫穎而出,也才夠有本錢走更長遠的路。而我認為,鼓鼓就是這麼一號人物,一路扎實而堅定地,Make it Real 。

Director:Lin / OVERDOPE
Editor:Amber / OVERDOPE、Evan / OVERDOPE
Creative & Stylist:Amber / OVERDOPE
Photographer & Composition:Mr. Triangle
Assistant Editor:Jun / OVERDOPE

Make up Artist:佳蓉
Hair Artist:BJ、Hans (zoom hair)

 

 

MP 魔幻力量鼓鼓《Make it Real》專輯

相信努力追求改變的人,是能被看見的。鼓鼓用實力證明自己不只是一位 DJ,在音樂創作、唱跳歌手、製作人等角色轉換間,創造更多可能性。初衷只為帶給觀眾更多快樂,寫下一首首朗朗上口的洗腦電幻搖滾歌曲,不只是 MP 魔幻力量的 DJ,他是能唱、能跳、能創作,勇敢讓夢「Make it Real」的 GBOYSWAG 鼓鼓。

更多介紹

Bose® SoundTouch® 30 揚聲器

生活中我們有太多角色需要好好扮演,若有一個空間能讓你回到最原始、最簡單的自己,我想 Bose® SoundTouch® 30 揚聲器就是最好的媒介!透過 Wi-Fi 或藍牙連接音樂服務,從線上音樂、網路電台或儲存的音樂庫,可輕鬆串流數百萬首歌曲或收藏的歌單,按下六個預設鍵其中之一,無需手機或平板便立即播放你喜愛的歌曲。威力十足的聲音,能滿足大型的空間,感受音樂縈繞耳際的體驗,讓你沉浸只屬於自己想做的角色之中。

BOSE 官方網站 粉絲專頁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