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Eric Haze| 從 Stüssy 到 Jimmy Choo 同時征服街頭與時尚的塗鴉老炮兒

1 Shares
1
0
0

「在塗鴉鼎盛時期,他卻選擇了成立設計工作室激流勇退。」

相比起 KAWS、FUTURA 等大眾認知度比較高的塗鴉藝術家,Eric Haze 這個名字會相對陌生,但是給你看一張照片,也許你會開始好奇他的身份。


via omr-l

左起:Donald Joseph White “DONDI”、AERON CIA Zephyr、FUTURA2000、Eric Haze ALI、FAB 5 FREDDIE、RAMMELLZEE 罕見的塗鴉 70~80 年代 OG 大合影

Eric Haze 從 1972 年開始接觸塗鴉,與 FUTURA、DONDI、Zephyr 等人活躍於紐約街頭,並在 80 年代加入「The Soul Artists」團體,並與 Keith Haring、Jean-Michel Basquiat 等好友開始進駐畫廊。


但與大多數街頭藝術家不同,Eric Haze 在活躍的同時選擇了深造,在 1985 年以及其優異的成績畢業於紐約視覺藝術學院,並於次年選擇創立自己的設計工作室,並將多數精力放在平面設計工作之上,要知道那段時期其他塗鴉藝術家們正在忙著辦畫展。


via lodownmag

在名聲鵲起後,向 Eric Haze 拋來橄欖枝的品牌越來越多,Stussy、HUF 等街頭品牌,sacai、Jimmy Choo 等時尚品牌都與 Haze 有過合作。

為了讓你對 Eric Haze 更深入的了解,BEAUTIFREAK 對其進行了一次專訪,聽聽這位邁入 60 歲的塗鴉藝術家講述他的故事。


Eric Haze


從早期的街頭塗鴉,到進入畫廊舉行自己的畫展,再到創立自己的平面設計工作室,是什麼驅使你不斷嘗試與創新?

我認為對創作擁有激情是最重要的,畢竟如果連我自己都提不起興致,別人也不會與我的作品產生共鳴。對我自己而言,下一個項目或機會永遠是最好的,對未來潛力的嚮往驅使著我不斷前進,也讓我每一天都充滿著創作的慾望。向前邁進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每時每刻都不能停下探索與學習的腳步。」


via coneyartwalls
via coneyartwalls

「當然沒有人的職業生涯不充滿著起起落落,我亦是如此,尤其是某些時候大眾還沒有做好接受新事物的準備,我就要做好面對風險的準備。」



當時為什麼想到創立 Hyperformance Inc.?

「最初創立 Hyperformance Inc. 是想給自己做一把保護傘;因為並不想讓大家過多的因為我的名字而去關注作品,所以選擇了這種方式。我見過太多藝術家因為過度商業化等因素導致不再使用自己的名字,所以我想不惜一切代價保護自己的原始身份。


作為街頭藝術元老,你見證了街頭藝術的發展,有哪些遺憾與慶幸的事?

「我還是很幸運的,這些年我在世界各地獲得了很多工作機會,體驗過各種生活方式,當然還有結交了數不清的好友。最慶幸的應該是在過去 15 年之多後,我還是選擇了重新開始繪畫與創作,這是現代藝術與交流的必然趨勢,也是探尋藝術、產品、設計之間平衡的方法。」

如果一定要說遺憾的話,就是我停止作畫將近 20 年去專注於設計工作室和品牌運營。但我看的很開哈哈,生命中的每一個決定都是有原因的,是過去的每一段經歷成就了現在的我,成就了我現在做的事與生活。」



你為眾多品牌設計過無數作品,比如 Stussy、The Beastie Boys、MTV 等等,你印象最深的 LOGO 是哪一個?

「說實話我一般不會用 ‘最’ 去評價自己的作品,無論是過去的還是現在的;每一件作品對於我來說都像是孩子,都是與眾不同的,我也為它們傾盡心血,也正是它們成就了我。」

via Eric Haze

「不過有一些項目或工作會被大眾認為更具有歷史意義,我想是因為它們的存在感不會隨著時間消退;Beastie Boys 那張《Check Your Head》專輯封面、我設計的第一雙 Nike Dunk、設計的布魯克林籃網球衣等等都是如此,我相信就算我離開了很長一段時間,這作品也能經受住時間的考驗,時間對任何作品都是真正的考驗。」

via NBA & Nike
via NBA & Nike

你接觸的品牌類型差別很大,有街頭潮流品牌,也有奢侈品品牌,你會如何選擇自己合作的對象?

這些年來我們在選擇合作對像這方面變得越來越挑剔,因為我們需要的是能夠成為真正創作夥伴的對象,而不是僅僅做一場快速營銷活動。我們的合作夥伴會帶來不同的技術、身份、以及全新的受眾,這些都是我們需要的,可以讓我們拓展新的領域和市場,儘管多是我們經驗之外的項目,但是我們喜歡挑戰。」

via Jimmy Choo

你認為價格是衡量藝術的標準之一嗎?拍賣行幾乎每天都會有破紀錄的作品出現,這正常嗎?

「不是,定價與評估價值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尤其是在藝術品方面。從設計和產品的角度有一套很容易理解的價值體系,但是影響藝術品的因素太多了,所以並不好去評估。我認為在創作的時候不應該去專注於價值,它應該是一種自發的激情,作品的價值不應取決於那些無意義的附加元素。」

via patron

聽說你還是一位改裝車愛好者,平時會經常賽車嗎?

沒錯!我一直對帶輪子的東西都充滿熱情,從我還沒到可以開車的年齡時玩的滑板和自行車,到我現在擁有的全套賽車。我也參加過摩托車比賽,只不過我 60 歲的膝蓋已經無法承受了哈哈。所以是的,我從十幾歲開始就一直在玩賽車,實際上我現在正在修復另一輛罕見的 1964 年產道奇賽車,用的可是全球限量 100 個的全鋁製前端。」

「儘管我現在沒有很多時間去開車賽車,但是知道他們安好地停在車庫裡會讓我睡個好覺,他們和藝術品一樣都是我收藏的一部分。」


👉🏻👉🏻 快來追蹤 @overdope_com IG 最新最DOPE不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