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式日常| 為什麼喜歡講幹話? 台饒最 Chill 西屯純愛組其實超容易酒後失控?!

47 Shares
47
0
0

如果你平常會接觸西岸曲風的饒舌音樂,那麼你一定對西屯純愛組不陌生,身為台灣 G-Funk 音樂的代表人物之一,西屯純愛組每次端出的好貨都是 chill 到不行,在去年發的首張專輯 <West My Time> 更堪稱是鬆的保證。

但你知道西屯純愛組除了擅長 G-Funk 曲風以外,他們還特別喜歡講幹話嗎? 今天的嘻式日常就要帶你認識來自台中最 chill 雙人組!


嗨~ 西屯純愛組的 Henry、Hgih Loc,能不能跟我們分享在結束大嘻哈時代錄影後的都在幹嘛?

Henry:持續創作、上班、繼續農(笑)

Hgih Loc:除了籌備 EP 和 專輯之外,有開始拍一些小幹片在我們的頻道上,之後會讓大家看我們在工作室的日常生活,有點像是張家兄弟那樣。


兩位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西岸音樂

Henry:我大概是國二到國三那個暑假在 Youtube 上接觸到嘻哈音樂,以前你也不知道什麼是西岸,就是東聽西聽,然後無意間聽到 Only God Can Judge Me 這首歌之後,覺得很酷,就開始一直聽一直聽。 其實我們兩個也沒有特別說要做西岸音樂,只是剛好我們兩個都喜歡,就繼續做下去。

Hgih Loc:我是在國小的時候意外接觸到 Foxy 這個軟體和我姐送我的 Dr.Dre 專輯,那時候她跟她男友分手,因為那張專輯是她男友的,我姐就把它送我了(笑)。至於為什麼會做西岸音樂,因為我們本身就對這種曲風比較有興趣,大學那時候要做歌,我就找了一首歐洲 G-funk 的 Beat,那時候大家反應也都不錯,所以就一直做到現在。


對於台灣西岸音樂不興盛有什麼看法

Henry:其實這種東西我不意外,畢竟在美國這種曲風已經有點式微,很多事情是時機的問題。 可是我們做這個曲風單純就是我們愛這個文化,我們就是照我們想做的歌去做。

Hgih Loc:我們也有發現越來越多弟弟們、年輕人開始去做這種音樂,其實蠻開心的,自己好像有點影響力,能夠去 Push 西岸音樂這個東西,儘管我們可能還沒有到很足夠,就慢慢來吧, 一步一腳印,蹲到跳起來為止。


「假如我們今天不在這世界上,台灣西岸可能就沒這麼興盛」


西岸音樂都會傳達很 Chill、派對的氛圍,請問怎樣的派對會吸引兩位?

Hgih Loc:除了要有一群好兄弟以外,妹的數量當然也不能少於男生,那個比例要完美的一半一半,只要去派對看到很多妹,我就會覺得這是好玩的派對。

Henry:沒錯,就像我們去表演,當女生向我們獻殷勤的時候,我們就好像男生班的男生,只要女生過來跟你講一句話,都能讓我們前列腺分泌、臉紅心跳。 一場好的派對除了音樂好聽以外還要天時地利人和,除了音樂是我們喜歡的 Vibe、身邊的豬朋狗友大家聚在一起就像學生聚會瞎聊講屁話,一起喝到大爛醉,這是我覺得最好玩的派對,雖然我每次參加派對都會跟家豪說:欸,這是我參加過最好玩的派對(笑)。


派對上有沒有玩過最嗨或是印象深刻的事

Hgih Loc:粉絲常說我們酒後失控(笑),我們就變得很像喝醉的大叔,講話除了比較大聲,還會故意找別人尬聊、鬧人家這樣,把場面搞得很尷尬。

Henry:我覺得最印象深刻的就是我們台北專場,那天一堆兄弟上來舞台律動跳 C walk ,當中也有拿酒上台的,很像藍調之屋演唱會(2Pac 生前最後一場演唱會)專場當天就像 2Pac 和 Death Row 的兄弟在場上一樣,那種感覺很不錯。

Hgih Loc:我印象很清楚,當天現場有拍一張照片和藍調之屋演唱會超像,剛好我們也有一個朋友和 2Pac 長很像,照片上又和他站在同一個位置,當下還以為顯靈了還是怎樣(笑)


兩位怎麼這麼喜歡講幹話?

Henry:我們也不是刻意要講,但有些話就是不吐不快(笑),像是朋友今天中個發票或是口袋富裕一點,我們就會魯洨他,我們兩個就是這種人,會一直煩你。 而且我們私底下跟朋友相處也是這個樣子,台上台下也沒有分,原汁原味呈現給大家。

Hgih Loc:我覺得這種魯洨的性格好像從小就是這樣子,剛好我們兩個興趣都是沈迷網路,很喜歡看一些北爛的東西,包含我們在現場表演的幹話主持也都是即興發揮,就看現場狀況怎麼樣讓它更好玩一點。


除了做音樂之外,兩位平常是從事什麼工作?

Henry:我是上班族啊,等一下還要去上班(嘆)

Hgih Loc:因為我研究所延畢,所以我目前在台中的臺虎(精釀啤酒公司)兼職,不過我接著要去當兵了,畢竟我碩士念4年,已經是最後一年,不能再ㄍㄧㄥ,我自己也唸不下去,其實學分都過,只是沒有寫論文和差一次考試,覺得自己也是蠻爛的,會不會我當兵之後就簽下去(笑)


兩位如果不唱饒舌會想做麽工作?

Henry:我會賣吃的吧,我一直都對吃這方面蠻有興趣,想做日本料理,當個壽司師傅。

Hgih Loc:存錢做生意,像是我們之前賣的周邊一樣,可能跟身邊的朋友一起設計一些東西來賣,其實做什麼生意我還不確定,我現在會不明朗是因為我他媽連兵都還沒當(笑),或許也會拍影片吧,畢竟也不會太麻煩,只要坐在那邊然後開始講幹就好。


對於在大嘻哈時代首輪就被淘汰有什麼感想

Henry:我覺得那是我們運氣的開端,被淘汰之後反而風生水起(笑),自從拍了大放槍時代影片後,也藉機轉到另一個領域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又剛好運氣不錯,政府的樂團補助案讓我們申請到,也算換個方式去推我們的西岸音樂和曝光度,在犧牲節目上的表現後才能獲得這些後續的東西,我個人是這樣安慰自己。

Hgih Loc:我從一個失敗者的角度去分析,你看比賽這麼多人只有一個有獎金,你錄製這個節目需要花很多時間跟住宿開銷等等,我們可以在第一堂課就下課,除了可以獲得一些關注外還可以省去後面的麻煩,雖然我們自己大概知道要第一名太難了(笑)。 用這些藉口來安慰自己,就不會這麼難過,畢竟我們也是在街頭上打滾,為了生存為了賺更多錢,也沒有太多時間在那邊耗,我覺得我們調整心態蠻快的,算化危機為轉機,趕快朝這個方向去轉,就有捨有得囉。


能不能跟我們透露接下來的規劃?

Henry:下半年會發行實體 EP,裡面的音樂是我們精挑細選、漚心瀝血做出來的歌,目前已經完成大概 80%,預計會在 10 月跟大家見面,到時也會辦一些活動,如果疫情好轉允許的話,到時候大家再來共襄盛舉。

Hgih Loc:而且 EP 封面很屌,會嚇死大家,是我們請 ZENBØ 設計的,上面都是我們很喜歡的東西。 至於專輯的部分就先等我退伍了(笑)


最後,對於一直以來支持你們的粉絲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

Hgih Loc:希望大家能夠多關注我們後續的行動,多支持我們,我們的專輯、EP、活動、影片企劃都是我們利用空閒時間弄出來的,希望大家的支持能轉化我們的動力。

Henry:你好,謝謝你們的支持,有你才有我們,有你們才有明天,不管是到現場、網路上還是影片上,這些支持都是未來能讓我們轉換跑道的潤滑液(笑)

嘻式日常將持續為你帶來更多饒舌歌手不為人知的一面,喜歡的朋友記得持續關注 OVERD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