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EmuGlx

攻殼機動隊、駭客任務都要叫它師父!連肯爺和 SUPREME 都服的《阿基拉》是什麼來頭?!

6 Shares
6
0
0

「沒人知道那場在東京的大爆炸從何而來,為何發生。只知道它就這樣突然出現,且奪走了所有。」

這是《阿基拉》的第一幕,也是讓許多觀眾在步出戲院後,依然久久難以忘懷的原因。

近期由日本知名導演 大友克洋 (Katsuhiro Otomo) 製作的第一部動畫長片《阿基拉 AKIRA》以 4K 修復和 IMAX 版本於各大戲院重新上映,開片首週更奪下了 200 萬的好成績問鼎今年數位修復電影的票房冠軍。但為何在相隔 32 年的 2020,這部 1988 年的老動畫電影依然被稱作無人能及的「神作」,甚至影響了許多後世的電影、潮流、時尚產業。

首先,我們不妨先走進《阿基拉》的世界。

 

via wallpaper

 

故事定調在 1988 年的日本東京,在歷經不知名的爆炸後開啟了第三次世界大戰。而 30 年後的 2019 年誕生的「新東京」兼容著浮華奢靡與墮落。作為暴走族頭頭的 金田 率領著好友鐵雄與同夥在與小丑幫飛車追逐的過程裡,鐵雄意外撞上了從政府機構逃出來的超能力兒童高志,在被政府發現後帶回監禁研究。而金田在急忙尋找好友的同時,卻意外涉入了政府和反叛團體間的鬥爭,而鐵雄意外獲得的超能力卻讓他準備再度顛覆新東京與讓「阿基拉」覺醒…。

 

via CBR

 

via YouTube

▲ 1988年的《阿基拉》預言了「 2020 東京奧運」的舉行與停辦

 

或許不少讀者因為《阿基拉》在故事中,預言了2020 東京奧運的舉辦而開始注意到這部動畫電影。不少觀眾認為是巧合,有些影迷認為是命運安排;但如果是談論到《阿基拉》的誕生,編輯認為「那絕對不是偶然」。 80 年代的日本時值戰後的第一波經濟復甦,流行文化與娛樂產業開始蓬勃發展。日本動畫承接 60 年代的《原子小金剛》、《鐵人 28 號》後, 在 80 年代前後推出包含《宇宙戰艦大和號》、《宇宙戰士》等科幻動畫作品,而 大友克洋 也順應潮流於 1982 年在講談社《Young Magazine》上發表了《阿基拉》的漫畫。

小知識:日本在 1970 年代僅有 49 部動畫作品推出,但到了 1980 年代共有多達 220 部動畫推出,足見日本經濟當時的榮景。

 

via google / baidu

▲ 左:宇宙戰艦大和號 / 右:鐵人 28 號

 

而在太平洋的彼端,由 雷利史考特 (Ridley Scott) 執導的科幻大作《銀翼殺手》也在 1982 年上映。這讓大友克洋可說是相當震驚,因為兩人在彼此作品中對於「未來城市」有著相同的架構。浮誇的霓虹看板、金錢堆砌的各種高樓大廈中,卻同時存在著暴力、政治腐敗、犯罪的破敗模樣,將「反烏托邦」的題材發揮的淋灕盡致。同時加入大量的機械、仿生人、高科技元素,無疑都是參考了法國著名漫畫家 Moebius 對於「Cyberpunk」未來城市的構想。也讓這位大和導演想將《阿基拉》製作為一部動畫長片的決心,在 1984 年正式兌現。

 

 

via Imgur / pinterest

▲ 左:銀翼殺手 (1982) / 右:阿基拉 中對於未來城市的構想相當類似 

 

 

via pinterest

▲ 法國漫畫家 Moebius 於畫作中呈現「Cyberpunk」與「未來城市」

 

在製作的過程中,大友克洋 不僅手繪超過 15 萬張賽璐璐片手稿和 700 頁分鏡,並以 327 種色彩調製出符合電影的 50 種全新色彩 (標誌性的「阿基拉紅」就是其一) ,同時由 7 家動畫公司聯合投資超過 ¥ 11 億日幣的高昂資金也讓它成為了當時成本最高的日本動畫電影。(遠勝同期吉卜力工作室製作的《龍貓》) 《阿基拉》最後也終於在 1988 年 07 月 18 日於日本上映並收穫了超過 ¥ 63 億日幣票房。而當時的西方世界還不知道,這部作品會在一年後永遠改變他們對於「動畫」的認知。

 

via Japanese Film Reviews

 

在電影在亞洲引起巨大迴響的同時,《阿基拉》的漫畫在 1988 年 8 月時首先由美國的 Marvel Epic 經手刊載。當時美國讀者已能漸漸接受較為嚴肅的議題,這讓題材新穎的《阿基拉》漫畫逐漸在西方世界獲得不少迴響。在一年後,電影首次在全美不到 50 間戲院上映。雖然僅收穫 $ 43 萬美金的票房,但《阿基拉》中提及反烏托邦、少年反叛、賽博龐克、虛無主義和大量的動作戲碼,震撼了西方國家。他們意識到原來「動畫不只是像迪士尼的《小美人魚》一樣只能拍給小孩子看,實際上成人也能成為觀眾群之一」

小趣事:在往後 1997 年宮崎駿《魔法公主》要在美國上映時,美方公司想要刪減電影台詞。宮崎駿知道後特地送了一把武士刀到美國並附上「No Cut」(不准剪),《魔法公主》才以原版上映。(宮老爺很氣啊…)

 

▲ 對比東西方同時期作品,便能知道兩個世界人民對於「動畫」的看法 (via Youtube / GeekTyrant)

 

這樣的想法不僅一改美國之後製作動畫的方向 (皮克斯日後推出了《玩具總動員》),也讓美國甚至西方國家的民眾能夠接觸更多日本動漫畫。Medium 雜誌專欄記者 Dart Adam 在 2014 年就提及了《阿基拉》當時對於西方世界的影響。他說到,

「《阿基拉》成為了一種藥癮的開端。不管我們是在說看圖像小說、漫畫還是看動畫電影,讀到《阿基拉》就會讓你想再往下看其他的。之後,你就會想繼續往下探索漫畫、動畫或是兩者都有的世界。」

而無論是後續從日本引進歐美的《攻殼機動隊》、《銃夢》、《星際牛仔》沿用了 Cyberpunk 的主題,還是《駭客任務》與《全面啟動》出現了反烏托邦與夢境的議題,《通天眼》、《超能失控》與近期火紅的《怪奇物語》採用了超能力小孩的設定,上述的作品全部都或多或少受到《阿基拉》的影響並從中取材。若是沒有《阿基拉》,魯夫或許只能航行在日本海,也沒有美國人會用忍者奔跑的方式衝進第 52 區了。

而當年又有多少西方人是抱持著不屑的態度進戲院觀賞,最後卻被這「異國的卡通」嚇到驚慌的跑出來呢?

 

via tetsu / The New York Times

▲ 左:阿基拉 / 右:攻殼機動隊

 

via youtube / reddit

▲ 左:阿基拉 / 右:駭客任務 

 

via oprainfall / syfy wire

▲ 左:阿基拉 / 右:怪奇物語

 

在配樂方面,大友克洋找來了日本著名編曲家 大橋力 (Tsutomu Ōhashi)  與其引領的「藝能山城組」演奏。相信許多觀眾應該都能從《阿基拉》的音樂中感受到明顯的不同,不僅有一種原始的生命力,更多的是一種莊嚴的宗教感。而這難以用隻字片語描述的音樂風格,正是起源於印尼的傳統樂法「甘美朗」(Gamelan)

 

 

甘美朗 (即印尼語「敲擊」之意) 最早是當地人民,透過敲打各種由木頭、竹子、金屬所製成的鑼、鈸、鈴和鼓等多達 20 種各式樂器來祭祀神靈的演奏方式。儘管沒有具體的編制規則,但甘美朗主要透過鼓手敲擊並透過疊加的方式完成樂曲。由於甘美朗在當地是相當正式的音樂,因此多為男性進行演奏。

 

 

當地人亦相信每個樂器中都有神靈寄宿,而大橋力正是看準這個特色與同樣充滿宗教感的《阿基拉》合拍十足。日後將甘美朗融合日本傳統音樂、現代樂器與電子風格,再由藝能山城組完美演出後,創造出了「Akira 式」的專屬音樂風格。其中代表作〈金田〉中,透過敲擊竹製的傳統樂器 Jegog 分音階的演奏加上背景「人聲合樂」提升莊嚴感,急促敲擊的演奏宛如奔馳在新東京的快速道路上。

小知識:大橋力 本身其實是一名音樂學者,當他表演的時候就會以藝名 山城祥二(Shoji Yamashiro)  帶領藝能山城組演出。

小知識 2:藝能山城組其實是業餘的樂團,成員職業跨足記者、醫師、工程師、甚至學生都有。

 

 

 

《阿基拉》種種獨特的題材也影響到了音樂產業之中,而潮流音樂大佬肯爺 Kanye West 正是中毒最深的人!當 2009 年大家都知道他的全新專輯《Graduation》封面是由村上隆製作時,其中熱門單曲〈Stronger〉的整隻 MV 就參考了《AKIRA》的諸多場景。不僅完美的還原了如高速飆車、醫院、超能失控,中間更穿插了許多仿造原作的日本街景與抗議畫面。其 MV 的導演 Hype Williams 表示,

「Ye 總是受到《阿基拉》的啟發。有那麼一刻,我們真的投入其中並希望就照著電影拍攝 MV。

 

 

via reddit / youtube

 

via reddit / youtube

 

Kanye 也多次公開或是在推特上表示《阿基拉》是他最喜歡的電影,也是他許多創作的靈感來源 (包含 Yeezy 系列和 Nike Air Yeezy 紅鷹配色據傳就是使用「阿基拉紅」),對於這部電影的喜歡甚至到直接送了一雙 Yeezy 700 給了大友克洋本人,可見兩位藝術家的惺惺相惜。另外,流行天王 Michael Jackson 在其歌曲〈Scream〉的 MV 中也有出現鐵雄墜落的畫面,前後兩大天王紛紛致敬可見這部作品的地位之高。

 

via Twitter@kanyewest

▲ 收下 adidas Yeezy 700 的大友克洋 XD 

 

 

跨足了電影、音樂後,在潮流時尚圈中同樣也能見到《阿基拉》的足跡。僅管在「聯名圈」是許多動漫畫的後輩,但 Akira 合作的各個對象都是各個有來頭。舉凡從 Loewe、KENZO 等精品品牌到與日本潮牌 Comme des GarçonsNaNa-NaNa,再到和藝術家 河村康輔 於涉谷 PARCO 百貨推出展覽,在 2017 年與 Supreme 推出的一系列聯名更是許多潮流玩家當年爭相入手的款式。

 

via Comme des Garçons

 

via Supreme

 

via NaNa-NaNa

 

via East Touch

▲ 大友克洋 x 河村康輔 


後記:

其實編輯第一次知道《阿基拉》是從 2017 年與 Supreme 的聯名,自己對於當時單品上誇張的人像和銳利的筆觸當然覺得超酷,心裡也一直記著要好好研究,所幸在上個月終於可以進戲院觀賞了!本篇從電影、音樂、潮流三個面向,來帶領各位了解《阿基拉》的魔力與為何 32 年後的現今,它仍被認為是動畫歷史中的不敗神作。

在對於電影內容感到震撼之餘,也佩服導演監督作畫三位一體的 大友克洋 在當年以他的筆觸和想像力,描繪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未來城市。其中描繪到對於時代的變遷與騷亂,再回頭看看今年的種種事件好似更能體會電影中說到「我們只是大洪流中的一部分,所追求的事物,對權力的渴望,能力的追求,一切放遠看都只是虛無。」

而 30 多年過去了,《阿基拉》並未隨著爆炸的新東京一同沈沒。反而隨著時代的洗鍊,更加耀眼燦爛。「越是在慌亂的時代,需要有越堅定的信仰」,我想《阿基拉》中那股對於未來的希望會隨著新世代的人們繼續傳承下去;一如金田乘載著鐵雄未了的夢,現在也繼續在新東京的道路上奔馳前進。

 

via EmuGlx

Editor/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