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人人都想來一套的 Goro’s,怎麼現在就沒人說了?

21 Shares
21
0
0

之所以想和大家聊這位“老朋友”,是因為前兩天走在街上看到一個掛著金貝羽毛的大哥,那一瞬間突然有種電流通過的感覺,意識到自己似乎好久沒有看到印第安銀飾的身影了。

由於余文樂前兩年在節目中的佩戴出鏡,Goro’s 這個名號在國內開始被更多人所熟知,一時間每個潮人都夢寐以求能夠擁有一套 Goro’s 的羽毛項鏈。

 

 

不過 Goro’s 早在 90 年代就已經在日本掀起波浪,藤原浩和木村拓哉等我們熟知的 icon 早已將 Goro’s 的銀飾當作使用率很高的日常小物。

 

 

而說起 Goro’s,那就不得不說說被稱為日本時尚界“不死神話”的高橋吾郎大師。

1939 年出生在日本東京的高橋吾郎先生,在高中的時候便從駐日美軍中對皮革雕刻產生興趣並開始自學。鍾情印第安文化的他,為了做出最純正的印第安風格皮具和銀器,甚至直接去了美國印第安部落生活。在學習印第安部落特有的銀飾品製作手法同時還得到了部落人民的認同,擁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印第安名字 Yellow Eagle。

 

 

從印第安部落學成歸來的高橋吾郎,在自己家鄉東京成立 Goro’s 這個銀飾品牌。

在 70 年代的時候,高橋吾郎將商店搬到了表參道上,在裡原宿文化還在成長期間,他便成為其中的先驅者。他曾說:“銀器有著自己的靈魂,我們可以在上面找到金錢也買不到的東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該像這樣,能與銀器相遇一定是有著原因在。”

即便客人大排長龍,他依舊拒絶大量生產,只因不想把自己的產品賣到不適合的人。這樣的想法在今天看來似乎有點幼稚,但或許這便是老一輩藝術家的某種堅持。

 

 

Goro’s 的銀飾究竟有著怎樣的魅力,會吸引這麼多人爭相購買呢?

Goro’s 的產品由於全手工甚至打造工具都是手工製作的原因,每一條細微羽毛都會不同程度的鑿刻痕跡,這些痕跡其實並不完美,但高橋先生強調就是歲月在藝術品上留下的痕跡,這也正好體現了日本的 Wabi-Sabi 哲學,簡單來說,便是“殘缺的美”。

以鷹的形象為根基,Goro’s 圍繞羽毛和金銀打造了很多經典單品。

 

金貝 / 銀貝羽毛

素銀羽毛

丸鏈 / 角鏈 / 點金飛輪

點金羽毛 / 上金羽毛 / 先金羽毛

上金松羽毛

 

不同的單品組成在一起,又能產生風格感強烈的搭配效果。

 

 

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意識到,前兩年在國內還有著超高話題及討論度的 Goro’s,在最近的這段時間裡漸漸褪去了熱度。這是為何呢?

從發售的角度來說,Goro’s 的入手難度本身就比較高。

Goro’s 店舖並非線上銷售渠道,都是採取排隊抽籤的形式來決定你是否能獲得進店購買商品的資格。而正常日子每天抽籤時間為上午 11 點,抽籤不代表你有權購物,只是代表你能進店。想排隊的人,需要在 11 點前到達店舖,而通常 11 點的時候就已經有 200 多人在店外等候了。

據說只有中籤數為前 50 之內的人才有機會購買羽毛類的產品。

 

 

11 點之後,Goro’s 店員就會給排隊的客人檢查護照,就算是日本人也一樣要出示證件,如果沒有證件的話,就會被請走哦。如果你是外國人,就會順便問你會不會英文,如果不會英文的話,那也有可能會被請走哦。當然,有時工作人員也會把一些看似炒家的人請走離開。

關於 Goro’s 店舖的營業時間:平日13:00-20:00,每週三會固定休息,然後每年都會有夏休和冬休,如果遇到颱風天氣或是特殊情況也會不定時休息,但這些信息都可以在 Goro’s 的官方 Twitter 上查詢,如果有萌新想去逛一逛,可以先看一看信息以避免錯過。

 

 

除了這些簡單的詢問檢查及信息外,如果想要成功買到 Goro’s 的產品,還有一些規則必須要遵守。

例如不管店外排隊的人有多少,每次只能有四位客人同時在店內購買東西;結賬的方式只收現金;而且店員還會根據客人的氣質與風格來決定賣什麼款式的產品給你;只要店員覺得你不適合,不管你有多少錢,也不會把產品賣你。(可以說是非常有脾氣了)

雖然 Goro’s 在日本銀飾界有著至高的地位,但因為嚴格的發售規則及入手難度極高,不少玩家紛紛選擇轉向其他銀飾品牌。

 

 

Peanuts & Co

說到像 Goro’s 這種經典且風格鮮明的銀飾品牌為什麼會經歷多次的爆紅期,其中還是有著不少時代發展的因素。

二戰後的美國由於經濟高速發展,人們的衣著設計都本著“堅實耐用+美觀”的設計理念,富含濃郁的美式粗獷風格。而 90 年代的日本,因為受到美國戰後文化影響,掀起了一股文化復古狂潮。創造出一種美式色彩非常濃厚的穿搭風格——阿美咔嘰。

 

 

阿美咔嘰字面意思為 American Casual,他們的重點在於“復刻”,按照古老的工藝去還原每件服裝的細節。包括做工,用料與剪裁。從原色牛、軍裝服、機車服再到各類配件,一系列復刻品牌應運而生。

當然,這其中也包含了不少銀飾品牌。而 Goro’s 作為擁有傳統印第安風格的初始一代銀飾品牌,自然得到了不少阿美咔嘰玩家的鍾愛。畢竟復古的服裝配上同樣復古感極強的印第安配飾才會看起來更對味一點。

同時,隨著日本裡原宿文化的興起,位於表參道上的 Goro’s 也受到了更多年輕人的關注並成為裡原宿的重要代表之一,隨處可見的買取告示貼遍了表參道的各家商店裡。

 

 

從 90 年代到 21 世紀初期的這段時間裡,Goro’s 已經在銀飾界擁有了很大的影響力,並且品牌實力到達了巔峰期,不少後輩都是在模仿 Goro’s 的過程中成長。

但最近幾年,阿美咔嘰風格的受歡迎程度慢慢在下降,印第安風格的銀飾也漸漸沒有了過往的影響力。

2012 年木下孝浩成為《POPEYE》新主編後所打造出來的 New City Boy 風格。把所謂的 City Boy Style 從最早期經典的紳裝搭配 Polo衫、針織衣物、短褲、格紋元素漸漸變成以帽 Tee、長外套、戴帽子等街頭、休閒元素配上簡單舒服色調的 New City Boy Style。

 

 

雖然風格少了些過去的獨特,但它讓穿著變得更自由舒服,更符合當代年輕人的生活習慣。

這種簡單舒適的 New City Boy Style,讓特色鮮明的印第安銀飾失去往日的地位,因為它難以融入崇尚簡單舒適的 City Boy look。

這時期的它,發展空間被進一步壓縮。

 

 

與此同時,很多銀飾商也選擇另闢蹊徑,靠向暗黑風格或是斯堪的納維亞式設計,讓銀飾變得更加簡潔內斂或顯露出荒誕的功能性,這樣的風格也成為了現代銀飾的燈塔。

 

D’heygere

 

從 Cyberpunk 到剪裁大膽的先鋒設計,如何體現出超前感成為了如今潮流的主題。就算是跟風圈錢的小品牌,都知道用 oversize 和飄帶去營造超現實感,當年由於全民崇尚質感而遍佈淘寶的 visvim、WTAPS fake 店家正像被割草一般地成片消亡。

 

 

從 Louis Vuitton 和 Supreme 聯名,Virgil Abloh 入主 Louis Vuitton 到如今各大奢侈品牌向青年群體靠近並屢獲成功的事件可以看出,在崇尚快節奏的現在,很多人沒有足夠的耐心去研究文化底蘊,以至於整個環境都在誘使年輕人產生 logo 崇拜,而這種崇拜所帶有的金錢標籤勝過文化認同感,甚至將 Sneaker 文化也帶得有些跑偏。

 

 

所以拋開潮流的更替來說,Goro’s 之所以失去了討論度,並不是因為它不夠好,只是它“太慢了”。畢竟在這個時代,但凡是需要去跟人解釋它有多好的東西,注定流於小眾

[spacer height=”20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