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地下走向主流的震撼教育 —— BCW 談新輯《No Comply》

0 Shares
0
0
0

BCW 的專輯《No Comply》發行之後引來廣大迴響,人氣滿點的他甫完成北中南專場巡演,目前也緊鑼密鼓地展開校園演唱及講座活動。在忙碌的行程中我們有幸請 BCW 分享籌劃專輯至今的旅程。

No Comply》的多層面意義

首先,專輯名是怎麼來的呢?BCW 說,這是他的第一張專輯,所以他很在意如何命名,取了十幾個專輯名,卻都不是很滿意。直到有天查看手機備忘錄時發現之前列的專輯名,心中突然覺得「就是這個!」《No Comply》除了字面上「不遵守」的意思,也是滑板的一種招式。專輯名稱帶有不同層次的意義,同時也含括了 BCW 所代表的背景與態度,是很有趣的巧思。

製作專輯時,大大小小的決策其實公司都給予很大的自由,他也非常感謝公司給他的空間。然而替自己的專輯命名,可能只算是整個專輯製作過程中非常小的環節而已。過去已在地下嘻哈界闖蕩多年的 BCW 認為這次正式專輯的製作過程是一個全新的挑戰,在過程中需要不斷把心態歸零,將自己過去做音樂的種種習慣與流程改變,以挑戰者之姿重新學習。

「這首歌預言了我的未來」

為了讓支持他的朋友們能夠看到他的成長與改變,盡可能去做多元的嘗試,並將這張專輯當做一個全新的開始。同時他也希望這個開始不單是對他個人,而是足以激發整個台灣嘻哈創作環境的。「也許我做的不是很好,但是這些嘗試或許能夠讓更多人在創作上有不同的想法。」BCW 期許著。

專輯中 BCW 最推薦的曲目是〈饒舌現象 (Rap Phenomenon)〉,這首歌就是他在《中國有嘻哈》60 秒演出時的片段,因為這首歌讓他得到了後面接踵而來的機會。玄妙的是,歌詞是在他一無所有的時候寫下的。他說:「這首歌的歌詞彷彿預言了我的未來,現在回頭去看其實滿有意思的。」像是歌曲本身有生命力一般,它累積它的能量,直到對的時間點爆發。BCW 認真的說:「我覺得運氣這種東西是機運加上你的努力所產生的結果。」

地下走向主流帶來的震撼教育

從地下走向主流的路不容易,有人可能走了一輩子也不會走到,但是除了做出好的作品外,在心態的調整上也需要下很大功夫。BCW 說,過去在地下時期可以比較隨性,但是現在對於時間與期限的要求變得相對嚴苛。現階段所見的人事物跟過去比較都是完全不一樣的,這給他更多的責任,但這震撼教育也讓他見識何謂專業。「我過去浪費了太多時間,」他遺憾地說道,「我之前應該更有計畫、有系統地去完成事情,而不是隨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進度。應該把自己好的狀態跟創作的能量維持住,然後有效率地完成工作才是。」

專輯七、八個月的籌備期間,實際製作的過程大概只有三個月,剩餘的時間其實 BCW 都在調整他的狀態。而所謂調整狀態,指的其實就是在適應節奏緊迫的高壓生活,在通告與演出之餘,還必須找時間創作,這對隨性的他來說像是被掐著脖子一樣,是不舒服也非常不習慣的。所幸他最終在期限內將專輯完成,但對於時間管理絕對是上了寶貴的一課。

負氣返鄉後,重返台北面對生活

而在真正職業化後,BCW 每天都有機會接觸到專業的、新的事物去學習。比方說在大型演出時要戴耳機而不是使用舞台上的監聽喇叭,耳機中的人聲跟音樂是可以分成左右耳輸出,演出前的彩排需要反覆的檢視演出內容與串場需要說的話等等。其中讓他最不能習慣的,就是通告之餘在有限的時間內創作。他說,過去他認為這兩者不能同時做,如果要寫歌,就應該把事情排開,專心寫歌。

隨著專輯交件日逐漸逼近,他的壓力漸大,脾氣也變得非常暴躁,覺得周遭的人都在逼他,甚至還因為工作太過繁忙無法靜下心創作與老闆阿弟在電話中激烈溝通。但在他負氣返鄉過後沒兩天就靜下了心,也意識到這其實就是他的工作——他必須去完成這張專輯,爾後才開始回到台北,試著面對,漸漸適應這樣的生活節奏,新專輯的創作才逐漸上軌道。回頭看,他才理解這過程中高壓與死線的打磨,才是讓他光芒真正得以展露的因素。

深入校園開講!與年輕朋友交流

專輯上市後,真正的戰役才要開始。這次 BCW 的唱片宣傳模式除了電視電台通告與巡演外,也深入各大學嘻研社開設講座,這樣的模式對台灣饒舌歌手來說可能也是首度的嘗試。BCW 說,這是經紀人提出的建議,原先他對自己能否分享,或是內容是否對同學們有幫助也存疑,但基於反應熱烈,既然有人願意聽,他也很樂意與同學們暢談自己的想法。

他說,就技術層面上他不會多著墨,因為只要上網找幾乎都有解答,但是他能做的是給大家方向,讓同學們自己去找答案。這樣做一方面可以真正啟發一些剛開始創作的年輕朋友,另一方面也滿足了部分抱持追星心態的粉絲,得以近距離與偶像接觸。當然這樣的講座並不會有實質收益,但是能與年輕朋友交流分享自己的創作,也是對支持他的群眾很棒的回饋。「只要能讓更多人接觸到我的音樂,我都願意多作嘗試,哪怕是之前沒有人做過的方式。」他如此說。

憂心台灣嘻哈的競爭力

提及目前在台灣的嘻哈音樂,BCW 認為嘻哈的能見度比起過去大大提升了。假使你是有能力的創作者,就可能有更多、更好的機會在商業市場上創造出價值,也能夠得到關注。這樣的榮景可能是許多過去的先驅們未曾見過的,但另一方面,也希望這不只是短暫的火花,而是可以長期保持熱度的。因此,BCW 也期許自己能夠盡可能將嘻哈的能見度維持在檯面上,讓大家看見。

但是中國的節目強勢席捲而來,對於台灣嘻哈環境的影響也相當龐大,它引起普羅大眾對於嘻哈的關注固然是好事,同時卻讓人憂心台灣的競爭力是否足夠。或許以不同的方式來讓人轉向注意自己的音樂會是一種方法,「畢竟不聽嘻哈的群眾還是很多」BCW 說,「我的服裝也是我的武器,或許可以讓別人覺得『這個人穿的好帥』,近一步去了解他是做什麼的,讓他從其他地方間接認識我的音樂。」

談《新說唱》:每位選手都有備而來

談到《中國有嘻哈/新說唱》,BCW 坦承其實自己現在並沒有特別關注新一季的節目內容,但是有幾位友人參與。他說 Nick 周湯豪參加前曾向他詢問節目的流程等細節,而周湯豪最終決定參加也是讓他十分驚訝的,因為他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而到節目尾端仍有周湯豪這樣來自台灣的選手被看見,而他長久以來累積的舞台經驗也替他的表現加分不少,很替他開心。

另外 BCW 也提到節目中在技術的競爭非常激烈,比方說像是兩三年前就認識的王以太,雖然他在網路上分享的歌不多,但是其實累積了很多未公開的作品,而中國幾乎每一位參賽選手都是這樣的,相較於台灣選手大多空手去參加,準備得更加周全。另外 BCW 也提到他對於節目中「套詞」的看法:「或許有些人會覺得啊這是套詞的,可是對我來說這不是特別嚴重,因為這比賽其實還是綜藝節目,其實準備好一套歌詞,有比較好/完整的演出才是更重要的。」

最想拿這個獎!希望父母以他為榮

至於對未來的目標,也會希望《No Comply》可以受到音樂獎項的肯定,「當然都想拿啊!但一個人一輩子只能拿(報)一次最佳新人,我想拿這個。」他不假思索的說。除了音樂以外,他也希望製作專輯視覺與影像的部分也可以受到獎項肯定,他認為在他身邊與他共事的這些優秀創作者也需要被看見。如果有機會拿獎,他也希望可以透過這個讓父母看見自己的孩子是認真在看待自己的工作,希望他們以他為榮。

現在的 BCW 已經清楚明白自己身為一個指標饒舌歌手所包含的一切職務,在面對自己的工作有更深刻的體悟,也更能夠適應這樣緊迫的生活節奏。大家口中的饒舌金童其實從來不是含著金湯匙而生,他正在用自己的雙手建構理想的音樂世界,應允的 promise land

延伸閱讀|嘻哈金童的崛起——BCW專訪

攝影|趙廣絜

>> 饒舌金童 BCW 首張專輯《NO COM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