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留學生最愛的紀梵希,也開始向街潮妥協了

0 Shares
0
0
0

在這裡,我務必申明一點:千萬別覺得 「留學生」 是一個貶義詞。儘管留學生團體的衣品也曾備受爭議,動輒就是 HBA、MCM、CL、Chrome Heart 上身,著實讓人有著審美疲勞。

 


▲ Fuccboi 師祖 Kanye 當年也是紀梵希的忠實粉絲(圖片來源:SoleCollector)

 

但家境充裕,身處國外的他們,某程度上也是最早接觸到 「新品」 的消費者群體。最起碼,當年克羅心、CL 在留學生群體蔓延起來的時候,國內的普及程度依然不高。

當中,自然包括了咱們今天的主角,Givenchy。

 


▲ 曾經風靡一時的 GVC,經典設計數不勝數(圖片來源:Instagram)

 

談到紀梵希,大家腦海裡肯定會湧現出羅威納犬、小鹿斑比、鯊魚嘴、火焰聖母等一大堆爆款單品。在前任創意總監 Riccardo Tisci 的主導下,接連的數碼印花單品可謂是席捲了全球的時裝市場。

有別於賣剪裁、賣概念的傳統時裝格局,粗暴直接的印花單品惹來了超模、歌手、演員等一眾流量主的上身,將當年紀梵希的 「印花單品」 風暴稱為時裝行業的新變革開端,也不為過。

 


▲ Givenchy 2016 春夏(圖片來源:VOGUE)

 

關於紀梵希的爆款單品該如何搭配,現在才來討論難免太過時了,畢竟已經是幾年前的議題。反倒是 Riccardo Tisci 離開了紀梵希,已經成為了重新振興 Burberry 的主導者。

而 「同行」 的 Versace 也傳聞將被 Michael Kors 以超過 20 億歐元的價格收入囊中,同樣作為 「畫風 & 作風」 均高調的時裝品牌,顯然 Versace 表現出了更強的 「求生欲」。


▲ 在 KITH 的年度大戲 KITH PARK 中,Versace 表現中規中矩(圖片來源:Google)

 

所謂的求生欲,無非就是向街頭潮流和年輕消費者妥協。君不見去年 Supreme x LV 的盛況,也應該目睹了 LV 在 Virgil Abloh 的幫助下,天天霸佔著買手、消費者、乃至是媒體的視野範圍。

 


▲ 圖片來源:Louis Vuitton

 

星雲、炫彩、半透明的 Monogram Keep All 包款,毫無疑問地成為了下季度的人氣單品。而近日發售的果凍包,也已經被買手們搶掠一空。對於時裝品牌而言,格局已經完完全全地變了。

如果說以前,是為了服務那些為了 「奢侈品」 標籤而買的老一輩消費者,那現在每個時裝品牌最夢寐以求的金主,絕對非 95後、00 後,這群消費者力最為旺盛的新生代莫屬。

 


▲ 圖片來源:KITH

 

而單從走秀來看,超過 10 套造型意味著將近有 30 件 KITH x Versace 釋出。對於 Versace 而言,絕非是一時興起的聯名企劃,而是一次實打實的「消費者街頭口味接納度調查問卷」。

我們在感嘆 KITH 的號召力和地位之餘,其實不難看出 Versace 渴望通過街頭文化平台,爭取年輕消費者關注的訴求。

 


▲ 在今年下半年,各位又發現 Triple-S 的出鏡頻率直線下降了嗎?(圖片來源:designer-vintage)

 

「千禧一代消費者的銷售額佔我們總銷售額的 60%,與男性消費者一起成為增長速度最快的類別。」 Balenciaga 首席執行官 Cedric Charbit 表示。

很難有一個準確的答案,到底當今的年輕人喜歡什麼。正如早兩年紅得發紫的 VETEMENTS 近日也開始有所消停,Balenciaga 的 Triple-S 也已經從單價過萬,逐漸回落到原價左右。

 


▲ 全球時尚數據平台 Lyst 公佈的 2018 第二季度最熱門品牌單品排行(圖片來源:Lyst)

 

對於時裝品牌而言,吃下年輕消費者,已不再是 「未來的發展方向」,某程度上已經演變成為 「品牌興衰」 的關鍵轉接點。而在最新一期的 《SHOES MASTER》 雜誌上,也許我們找到了紀梵希向 「街頭潮流」 妥協的一幕。

 


▲ 第 30 期 《SHOES MASTER》 封面(圖片來源:《SHOES MASTER》)

 

Givenchy & Mita Sneaker,一個是法國奢侈品牌,一個是日本元祖級鞋店+球鞋文化專家。這次聯名,對於雙方而言,都是破天荒的嘗試。和一個日本鞋店的聯名,也許是創始人 Hubert de Givenchy,乃至是這家法國時裝屋想也沒想過的事。

 


▲ 本次聯名的鞋型藍本 JAW Low-Top(圖片來源:Givenchy)

 

Mita Sneaker 曾經憑藉聯名帶火了 New Balance 580 等多個鞋款,在亞洲球鞋文化有著極高的地位。而本次 《SHOES MASTER》 的封面刊登,加之 Givenchy 的聯名加成,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 Givenchy 團隊開始為了取悅年輕消費者,而特意前往日本取經問道。

 


▲ 目前 Givenchy 主推的 JAW 高幫鞋款(圖片來源:Givenchy)

 

被各大時裝品牌嚼爛的 Dad Shoes 風潮,在 2018 下半年已經稍有退潮之勢。對於時裝品牌而言,大刀闊斧地改變自家的印象根基(時裝主線),難免顯得本末倒置。畢竟不是每個品牌都像 LV 一樣有魄力,能找來了 Supreme 和 Virgil Abloh 營造一次全球級別,影響深遠的改革營銷。

 


▲ 同樣地,Nike 已經手握 ALYX、Fear of God、OFF-WHITE、Heron Preston、A-COLD-WALL* 等品牌,勢必在今年秋冬掀起時裝球鞋的新戰局(圖片來源:Fear Of God)

 


▲ 當然,千萬別低估紀梵希的忠實消費者群體,正如這雙造型無奇的 18 春夏的 Mid Sneakers 早已售罄多時……(圖片來源:Farfetch)

 

像 Versace 一樣,先找來如 KITH 這般,在局部地區的德高望重的街頭店舖進行聯名,也許才是較為保守的做法。

而紀梵希找到了 Mita Sneaker,在大家眼裡也許只是一個不怎麼 Hype 的新聞。但當中的意味,大家還是可以按圖索驥,仔細揣摩一番的。

 


▲ 既沒有街頭品牌 「帶路」,也不擅長於球鞋設計,單靠投石問路就想要在 Dad Shoes 風潮中分一杯羹的 Valentino ,效果就不甚如人意了(圖片來源:Sneakerboy)

 

相信沒有一個時裝品牌,在看到了 LV 和 Balenciaga 「起死回生」 後,能依然安穩地坐在自己原有的位置,處之泰然。正如市場現象告訴我們一樣:整個時裝格局依然開始變革,去街頭潮流妥協是大勢所趨。

 


▲ 風格都很 Dad Shoes 的 Dior、Prada、FENDI Sneaker(圖片來源:Sneakerboy)

而紀梵希通過這次與 Mita Sneaker 的合作,後續肯定還會有更多大動作。反正算命師騙你十年八年,我們的文章嘛……看過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