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說古著「又舊又有味道」不喜歡,但這回的「拼接重製」古著你肯定沒見過

0 Shares
0
0
0
0

玩概念的古著拼接,你肯定沒見過

▲ 圖片來源:Google

說句實話,一談起古著,大家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認為 「不乾淨」、「破舊」、「有味道」 的人絕對不在少數,當然能說出 「我有錢,幹嘛還買古著」 這番話的朋友,小心你會受到古著愛好者的斜眼鄙視。

▲ 圖片來源:Google

對於古著愛好者來說,購買古著單品除了會看重款式以外,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單品背後之後的文化。例如一件 90 年代的 Supreme,甭管穿了多少次,只要品相完好,炒賣價一樣能突破天際。

▲ Vintage Supreme Hoodie (圖片來源:Google)

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熱愛古著的人依舊會以品相、歷史、面料、超前的款式來說事兒,而對於那些潔癖與買新不買舊併發症群體來說,只會以 “不乾淨,穿在身上不舒服」 為說辭,直接將古著打入 「絕對不買」 的清單裡。

所以,如何讓古著文化跳出原本的圈子,讓更多人的來接納呢?

其實已經有許多創意單位開始做了。像之前我們聊過的 clothsurgeon就是典型的將復古單品通過再拼接打造出 New Cloth。

▲ 圖片來源:Google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品牌同樣也不能忽視,那就是 Atelier & Repairs ,雖然這名稱顯陌生,但如果你對它有稍許瞭解之後,相信我,絕對會讓你 「佩服」 到五體投地。

▲ Atelier & Repairs (圖片來源:Instagram 「atelierandrepairs」)

與 clothsurgeon 一樣,Atelier & Repairs 也是將舊衣裁剪再拼接,但不同的地方在於,clothsurgeon 強調的是服裝裁剪的藝術,而 Atelier & Repairs 卻強調的是環保。

▲Atelier & Repairs 主理人 Maurizio Donadi

(圖片來源:Google)

為什麼說是環保呢?這還得跟其主理人 Maurizio Donadi 有關。他曾分別於 Levi Strauss & Co. 及 Ralph Lauren Corporation 擔任 Vice President 一職。

▲ 圖片來源:Google

在服裝行業裡的潛心修煉,讓他不得不正視服裝所引發的環保問題。最終,他創立了以舊衣改造為宗旨的服裝品牌,至少對於他的品牌來說,是真正的做到了零污染。

▲ Maurizio Donadi (圖片來源:casabottega)

當筆者正蒐集 Maurizio Donadi 資料時,正巧看見了知名百貨店 NORDSTROM 對他的採訪,而採訪時間則是在 Atelier & Repairs 創立不久的日子裡。雖然稍微久遠,但 Maurizio Donadi 的回答,就算是放到現在來說,也同樣值得我們思考。

所以,我們特意將內容進行翻譯,以對話的形式呈現在大家眼前。請各位秉著性子耐心看下去,絕對會讓你受益匪淺。

世界已經不需要再增加一個新的品牌了

▲ 圖片來源:newhippie

NORDSTROM

你在服裝行業做了很多年,創立 Atelier&Repairs 的動機是什麼?

Maurizio Donadi

我很幸運能夠與我喜歡和尊重的品牌合作。我有過擁有自己品牌的想法,但我無法想出任何讓我滿意的東西作為一個概念。後來我想,世界已經不需要再增加一個新的品牌了,因為現在的品牌已經過剩了。況且,我並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設計師。

▲ 圖片來源:Google

Maurizio Donadi

正是因為服裝材料過剩,我對 「生產」 感到並不舒服。所以我認為,如果我將已存在的東西讓它變成的新的會是怎麼樣的?所以我調查了二手衣服的市場,軍事服的剩餘、以及停產的品牌。調查完之後,發現這些存在著很多。於是我想通過這些已有的服裝成為我的作品。

同時為了變得更加有趣,我想變得豐富多彩。我給你舉個例子,我做了很多軍事風,但我是一個和平主義者。戰爭或任何形式的暴力想法我都非常排斥。所以我說,為什麼不把軍用服裝去軍事化?將戰爭工具轉化為和平工具的想法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Atelier&Repairs 不發佈季節性單品,我們只做我們覺得有趣的衣服

▲ 圖片來源:Google

NORDSTROM

你會不會認為服裝行業與生產浪費是存在矛盾的?

Maurizio Donadi

在 90 年代早期,我在邁阿密有一家名為 Outlander 的小型二手店,只做了一年。那是我意識到只有好的東西才能與人之間產生感情。我一直都偏向流行,但並不是時尚人士。我研究了人們搭配的方式。我不關心季節性的外套,我對旅行時靈活的服裝更感興趣,這就是我喜歡軍裝的原因。

Maurizio Donadi

他們有口袋,他們很強大,他們可以持續很長時間。真的,它們是為了持久戰而製造的。所謂的流行趨勢讓我感到不舒服。Atelier&Repairs 不會發佈季節性單品。我們看看有什麼可用的布料,選擇我們認為有趣的,這就是它。

▲ 圖片來源:Google

NORDSTROM

你曾在 Levi’s 工作。當你在那裡時,你是否用以前存在的材料重制了褲子?

Maurizio Donadi

沒有,當然沒有。複製年份是很講究的。我們需要生產新的東西,但要洗水,讓它看起來像有了 50 年。Levi’s 非常重視這一點。但是當我在那裡時,沒有任何處理或重制。我們現在做的就是,尋找褲子(布料),剪裁它們,重制它們,就像做手術一樣,這需要時間。可不是只做出一條新褲子這麼簡單。

從服裝本身到運輸,我們都在追求環保

▲ 圖片來源:Google

NORDSTROM

你在製作褲子的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

Maurizio Donadi

我不是設計師,但我喜歡採購,挑選材料,修補褲子或製作角撐板。襠部常常很脆弱,我們剪了它,並在裡面裝了一個角撐板來代替它。我想我是這個概念的創始人。當你在想求突破,打開褲子時,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有時你意識到它不起作用。我得確保褲子的面料是合理的。我也有一支很棒的團隊幫助,並將這種減少過剩的概念帶回家。

Maurizio Donadi

我們是在倫敦開始這項工作,儘管我們的總部設在洛杉磯。我和妻子決定在倫敦開一家小工作室,有兩位裁縫。在一個簡陋的地下室。在這裡。我們開始做更多的創造性工作。

▲ 圖片來源:NORDSTROM

NORDSTROM

你為什麼選擇倫敦?

Maurizio Donadi

我們找到了合適的裁縫:Scott Boyd 和 Agne Rakauskaite。Scott 在服裝設計方面有經驗,他是一名擁有縫紉機和問題解決者的技師。我們想要具有 360 度經驗的裁縫,而不是牛仔布專家或專業的東西。我們不接觸西裝,但我們幾乎能重制其他一切,Filson 包,不同的夾克。無論如何。 Scott 總是找到加強該項目的最佳方法。而 Agne 同樣才華橫溢,擁有不同的方法,我非常喜歡和尊重。

▲ 圖片來源:Instagram 「atelierandrepairs」

NORDSTROM

為了改造,你會為裁縫提供一個包裹:一條褲子和用於角撐板和補丁的雜項材料嗎?

Maurizio Donadi

不,我去倫敦,我們一起尋找 「原料」。我們主要在歐洲購買,我們採購量足夠兩到三個月的生產。我很少從洛杉磯運送任何東西。如果我們大量運送,在波音 747 上放一個大箱子就能燒掉所有飛機染料,那就太不環保。

褲子是尋找穿它的人,而不是人去尋找褲子

▲ 圖片來源:NORDSTROM

NORDSTROM

你真的在使用襠部角撐板作為藝術畫布。我不知道胯部角撐板可以做這樣的事情。

Maurizio Donadi

它(襠部)恰好是一個特別磨損的區域,特別是當你採購古著時,襠部的磨損一般就很嚴重,所以我們會更換它。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讓它變得有趣?我們的角撐非常引人注目。我們也在做沒有角撐板的款式。這取決於我們找到的面料或褲子。

Maurizio Donadi

我喜歡褲子找到消費者。而不是人去尋找它們。這是我的一個很 「刻板」 的想法。當我去跳蚤市場時,不是為了 Atelier&Repairs,只是為了想去看,那裡的確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地方,這是絕對的。你最終買東西是因為它們跟你 「交流」。不是因為你在找他們。

▲ 圖片來源:NORDSTROM

NORDSTROM

你平時在哪裡採購 Atelier&Repairs面料?是選擇公共跳蚤市場還是那種僅限會員的呢?

Maurizio Donadi

絕對是公共跳蚤市場,那邊的二手倉庫,我能遇到很多舊季節,客戶退貨的品牌,那些被遺忘的衣服。

▲ 圖片來源:NORDSTROM

NORDSTROM

那是什麼原因讓你走上了這個行業的道路?

Maurizio Donadi

在 20 世紀 70 年代,我是意大利最差的學生之一,我連續三年都沒有通過考試。那時,當你這樣做的時候,你就要離開學校去上班了。我在鋼鐵工廠做了三年的工人,然後再也不想做這樣的工作了。之後我在 Benetton 申請並開始做股票業務。當時,我其實很想知道 「服裝」 到底是什麼,當我發現它如此色彩繽紛,且富有與人一般的表現力,我就徹底愛上了。

Maurizio Donadi

通過這個行業,我能夠學習設計語言,瞭解其他人的生活和文化。人們總說服裝行業是膚淺的。也許是這樣,那你能如何找到服裝背後的背景或者歷史,它就會變得像書一樣,需要仔細閱讀。

Maurizio Donadi

服裝是反映社會的,對每個人來說,顏色的親和力是不一樣的,這些都是是有趣的事情。當 Benetton 很棒的時候,我很幸運能與它合作。當 DIESEL 成為全球品牌時,我很幸運,當與 Armani 合作,它讓我懂得了奢侈品。我和 RALPH LAUREN 一起理解美國。我很幸運能夠在 Levi’s 工作,這是一個你不能不喜歡的品牌,這是全球文化。我努力工作,但我很幸運。這個行業讓我成為了一個沒有妥協的人。

▲ 圖片來源:Instagram 「atelierandrepairs」

當下,任何品牌或者任何系列都習慣性的為自己冠上 「概念」 或者 「靈感」 一詞,就好似在說故事,而所謂的概念其實就類似於概要一般,但在概念之中我們聽的到底是 「煙霧彈」 還是真正具有威力的 「原子彈」 呢?那還真得請各位擦亮一下眼睛。

雖說 Atelier & Repairs 的環保概念很 “俗套」,但與古著、舊衣結合,卻讓我們看到了真正的 「服裝環保」 到底是什麼樣子?看到某些品牌打著 「環保」 的旗號,可你們只是為了樹立一個正面的形象,空有其表呢?還是真的在踏實做呢?消費者,你們自行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