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dama

專題 / 那些年我們一起「搞爛的」潮流!三分鐘熱度玩壞了這些單品?

0 Shares
0
0
0

原本時尚潮流的生命週期就已經十分短暫,因此也被稱為「流行」。而現在因為資訊爆炸,以及社群媒體的蓬勃發展,使得現在的流行更是稍縱即逝。以往流行元素們可能可以撐一年,縮短至一季,甚至是兩三個月就會消失了。

近幾個月,在時尚潮流界最風行的流行元素,不外乎就是 IKEA 的改造單品了。自從 Balenciaga 在春夏新品中,向 IKEA 致敬了一款包包之後,一連串的創意發想隨即爆發。當初就和大家介紹過,並且預告過此風潮來的快,去得也快,想知道原因的可以點此連結觀看。如今,IKEA 的一連串熱潮也早已散去,而這大約只經過了四至五個月的時間,連半年都不到,可見時尚潮流的演進速度,真的是一眼瞬間。

然而,流行文化的週期轉變會如此快速,背後的原因難道只是因為傳遞的速度更快了嗎?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投遞到的群眾,用了不對的方式去看待那個潮流,並且有意無意地賦予了它們走向滅亡的印記,使得潮流比起以往消逝的更快速了呢?今番就將透過近幾年流行過的單品,從配件和玩具來和大家一同探究,各位是不是都曾在無意中,傷害了那些曾經美麗而且獨特的文化!

 


 

1. 帽款:網帽、漁夫帽、老帽

除了上身、下身和鞋款之外,帽子也是服飾分類中,可以從其他搭配單品中獨立出來的多變配件。為什麼會這樣說呢?首先我們先考慮前面三項的多變性,上身有:T 恤、夾克、衛衣、連帽衫……,下身則有:牛仔褲、西裝褲、運動短褲等等,鞋款更不用多說了。而帽款和上述三類同樣有著多變特性,為此也是潮人們別注的搭配關鍵。

相信大家一定都經歷過以上三種帽款的火紅時期,網帽英文為 Trucker Hat 或 gimme “give me” cap,原因在於,在 80 年代時,網帽常常被作為宣傳用的單品,無論是選舉造勢或是公司制服。這件單品再約莫 10 年前,可是說是最火紅的帽款,火紅程度好比現在的老帽,人頭一頂,而且還一定要戴歪歪的才潮,就跟現在老帽要留很長一段頭圍綁帶一樣。

 

▲ A$AP Rocky 早先著用網帽,此帽款將再度風行?

漁夫帽則是在六、七年前左右開始風行,當時各大街頭潮牌紛紛推出此款帽型,如:Stussy、Joyrich 等等。漁夫帽的帽型十分適合修飾亞洲人較短的臉型,利用寬大的帽沿和較高的深度將頭型比例拉長,在當時受到時下年輕人的喜愛,走到街上你看不到頭髮,只看的到漁夫帽。

 

▲ Rihanna 著用 Joyrich 漁夫帽

▲ 當時的複製人造型

近幾年爆炸性強勢回歸的老帽,又稱爸爸帽,百搭程度相信不必多說。這款帽型一直都沒有消逝,各大潮牌和精品品牌一直都有在推出此帽款的商品。然而隨著復古風的崛起,老帽的穿搭便利性也再度被喚醒,現在像是潮牌 ASSC、Peaceminusone,精品 Balenciaga、Gucci 的老帽都是一頂難求。

 

▲ 戴上這頂帽子,無痛治癒社交障礙症候群。

▲ Peaceminusone 超長帽帶,大清王朝剃髮 Style 再現。

▲ 超模 Hailey Baldwin 頂著巴黎世家的老帽 100% 是真品。

 

2. 配件:鞋帶型腰帶、頭帶、墨鏡

在以前鬆緊帶褲款如縮口褲、棉褲還不火紅的時候,相信大家所穿著的潮流褲款不外乎就是牛仔褲、工作褲了吧。這樣子的褲款如果不搭上個顯目的皮帶,就好像把自己的潮流程度打了折扣。然而,在約莫五、六年前,滑板文化開始在台灣風行的時候,當時穿著有皮帶孔褲款的各位,絕對是要用鞋帶來作為皮帶,細細一條雖然完全沒有固定能力,但是露出來的鞋帶頭就是多了那一分潮流氣息,或許現在超熱的極長工業皮帶靈感就是來自這裡?就是要長長一條才炫砲。

 

▲ 沒有固定能力,內褲頭必須慎選,舉例:左(X)右(O)。

頭帶熱同樣也是隨著復古運動風而興起,各個少男少女就算不運動,不論你有長髮還是光頭,無論寬的還是細的,都要戴一個有 Nike 勾勾或 adidas 標誌的頭帶在額上,高級一點的玩家,還會把頭帶當作項鍊(頸鍊),不管在哪裡,有一個頭帶就是潮。

 

▲ 頭帶的無限穿搭法

最近火紅的墨鏡,演進的歷史非常快速,從知名團體 Far East Movement 成員使用的粗框墨鏡,到前陣子 G-Dragon 著用的黃色飛行員墨鏡,至現在最紅的,吳亦凡所著用的圓框深色墨鏡,都在街頭潮流界紅極一時。不知道各位的房間裡有幾款墨鏡,退流行的那一款還會拿出來戴嗎?

 

▲ 亞洲代表性的墨鏡穿搭

▲ GD 著用後爆紅的高識別度飛行員眼鏡

▲ 凡凡:「打鬼要用巧克力。」

 

3. 潮物:單速車、膠板、劍玉

這部分應該是讓感受最深的了,上述兩類:帽款和配件,因為出席的場合,即便退流行,還是有可能被潮人們再拿出來使用幾天,但是對於這些潮物,可就不是如此了。

因為太多跟風,而被玩壞的潮物實在太多了,這次簡單列舉幾個讓大家回憶一下。首先就是單速車,當時火紅的程度非常誇張,在東區街頭甚至還有腳踏車和機車一樣多的盛況,各式各樣鮮艷顏色的單速車都有,價格也從五、六千元,到後來為了因應供不應求的需求量,許多台灣本土廠商推出了 1000 元左右的款式,雖然車架、輪圈和座椅都十分不舒適,但拿來賣給跟風的人絕對是綽綽有餘。

 

▲ Zulu 夜光單速車

第二個就是膠板,從滑板退化而來的簡易版交通工具,老實說基本滑行並不是太困難,但是許多潮人到了後面,就跟所謂的城市衝浪者一樣,手持一個膠板只是為了造型,在通勤時是絕對不會讓它觸碰到地板,保持他美麗的板身和乾淨的輪胎。

 

▲ 不知道權志龍哥哥還有沒有在玩

最後就是最誇張的就是劍玉了。劍玉的風潮已經不可考,一夜之間,脖子上不掛個劍玉好像出門沒帶錢包一樣,街上滿是劍玉專家,捷運站也是一堆人邊等車邊半蹲,準備完成他的「世界一周」。

 

▲ TPC 捷運劍玉團練

 


小結

不知道這次為各位帶來的一些潮流單品,有沒有讓大家想要翻翻塵封已久的箱子,回憶一下當初喜愛這些東西的心情。其實,這些東西會沒落真的是十分可惜的一些事,最感到憤恨的應該就是劍玉了。身為一個劍玉愛好者,在劍玉火紅之前就很喜歡把玩它,之後也是十分樂見它的風行,但漸漸地,劍玉淪為一個穿搭配件,沒有人會在把玩它,只是用它來泡妹子或和帥哥聊天的媒介罷了。

其實像是滑板也是,這些需要花時間精力去學習的東西,都非常容易因為各方玩家懶得學而捨棄,但是它們的價值也因為爆炸性的流通和誤用而被降低了。穿搭單品或許還會復刻成為主流,但潮物,可就不這麼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