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 DIGITAL CAMERA

專訪 / 頭一遭!製作人得最佳專輯設計?陳星翰:「音樂、影像、實體都是密不可分的。」

0 Shares
0
0
0

星翰,這個華語天王天后背後的共同名字,從蔡依林、羅志祥到張惠妹,陳星翰可說是這些暢銷電音金曲的總舵手,會受到這麼多大牌歌手的信任,或許是因為這四個字:跳脫框架。無論是推出以製作人為核心的電音專輯、又或是穿著「宇宙至尊」的高調披風走金曲紅毯,甚至發表得獎感言時在舞台上「Fuck 亞泥!」,皆是陳星翰不想遵循世俗界限的例子,攤開陳星翰製作的歌曲,〈Play 我呸〉、〈3D舞力全失〉、〈非死不可〉….,歌詞所要傳達的意涵都試圖跳脫華語音樂一貫的小情小愛,就是不想這麼無聊!從臉書發文、音樂製作到穿衣風格,帶你一窺 Starr Chen 的極樂世界。

 

哪怕是以製作人的角色拿下了美術相關的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設計獎,背後靈感也跳脫了以往以美感為主的設計理念。

我不希望我的專輯是個數量無限的東西。

單看《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的專輯封面,似乎是不規則的幾何圖形,但將所有發行的專輯按照規律拼起來,像小時候我們玩拼圖一樣,會發現竟湊成了一幅大型圖畫,圖畫上浮現的,是一個少女的眼睛。

「我其實當下第一個想法就是我不希望他是一個數量無限的東西。再來,第二個考量是我不希望用到那麼多的紙張,因為在一般唱片設計來講,他們都是用紙張、不然就是很多塑膠的東西去做包裝,那些材料費對我來說太高了,預算實在有限。」

 

Starr Chen 陳星翰 / 《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

 

音樂/影像/實體之間的關係?

不管哪個年代,音樂都要跟整個藝人的影像、美術或風格產生連結。

「就拿一張專輯來講好了。你的視覺、你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息、與你所做的事情,和你要傳達的概念都必須在這個藝人身上得到。他所發出來的任何東西,不管是周邊啊、設計、臉書發文…所有東西,我覺得那個都是密不可分的。就不可能是音樂是音樂,影像是影像,然後美術平面的東西,那都是連結品。」

 

歌手整體風格的連結變成了重點,製作人的功力就更加彰顯。在數位時代下,「創意」成了最重要的武器,陳星翰點出了華語樂壇的一個盲點:「似乎只有唱到內心深處的情歌,才會被視為一個好作品」

 

「因為現在資訊很發達,一個製作人出了甚麼音色,你可以馬上得到他的音色,現在已經變成一個比較創意的東西,資訊很快速,就像很多人會覺得,現在的歌一定講到人的內心深處啊或甚麼的才會是一個好作品,但是我不覺得。有時候流行音樂他很快傳達簡單的資訊,雖然它很白癡或者只是一個舞曲,但它很快散播到大家的手機裡面或任何播放器,我覺得那個都是很成功的東西。所以對我來說,音樂這個東西最主要的就是創意。」

 

 

金曲獎上的「Fuck 亞泥」

「自從有了小朋友之後,就比較會去觀察有關台灣環境的任何議題,加上因為我本身也是原住民,所以其實本來那一天我完全沒想好感言要講什麼,但上台之前,我旁邊坐很多原住民,他們拿出 ” 沒有人是局外人 “ 的標語,我當下就被那個標語感染,然後我就覺得上台還剩十幾秒就不要浪費。我不知道我自己做的是對的還是錯的,但是如果我今天不罵髒話,或是蹦一個甚麼東西出來的話,這個議題可能就這樣輕描帶淡寫的被帶過了,但是,我想要替大家發聲,我覺得這種東西,就是反映了台灣的一個現象,也是現在的社會現象,到今天已經 7 月 6 號了,這個消息已經快要沒有了,我上一次看到新聞好像是 7 月 1 號,在這之後,這東西就慢慢被洗掉。所以我覺得我做那件事情,就是讓那個東西再延續,之後大家還是要持續關注。」

 

從楊素貞到陳星翰,角色也從歌手到製作人,甚至現在的製作人歌手,這三個身份轉換各有哪些不同?

「其實每一段時間都不太一樣,像在楊素真的時候,我還沒進到跳蛋工廠,那時候你給我三十塊一天,我也可以活,那現在你給我三十塊一天,我可能就沒辦法活了。其實是每一天、每一個階段都不太一樣,那個時候沒有任何壓力,做自己想做的,然後可以晚上出去玩到早上,現在已經越來越多人我需要負責。在做任何事情上面,我現在比較有像在為自己做些甚麼的感覺,那個時候比較屬於玩樂,所以我會比較喜歡現在的自己。」

 

 

早期也是饒舌歌手,你怎麼看《中國有嘻哈》?

「這節目很好笑啊。」

「其實這節目我從一開始就有 Follow,身邊也有朋友去參加,然後覺得好笑的地方在於,嘻哈被大家所看見,原本不是嘻哈掛的也會去關注這件事情,因為這節目很有吸引力,連我自己看了都會覺得很爆笑,娛樂效果很夠,我覺得唯一的缺點就是,大家去看這個東西,會不會覺得嘻哈的人就是這樣?因為對我來講,我會覺得這個節目的定位有點奇怪,例如像韓國的《Show me the money》他是整個節目都是一體的,不會用流行的東西去評論它,然後裡面的人全部都是很嘻哈的,但是在《中國有嘻哈》你會覺得,評審們會用例如唱歌的技巧啊、那些和嘻哈不相干東西去評論嘻哈這個東西,所以這個族群就會變得特別,我不希望嘻哈變成一群奇奇怪怪的人,穿著跟別人不一樣,然後講話態度又很奇怪。這節目影響力很大,所以我們應該是去更深入去了解這些文化,而不是覺得這個節目都是一些怪咖結合在一起,現在已經有一種這種感覺。」

 

 

 

Starr 平時的穿衣風格相當前衛,有關流行的資訊都是從哪裡接收的?

「其實現在很簡單,就跟音樂一樣,隨時隨地手機打開,像你們的網站,一打開就知道最近發生甚麼事,流行甚麼,然後我本身很久以前就很喜歡逛線上購物網站,國外一些奢侈品或有甚麼新東西我就會看,然後偶爾會看一下最近的服裝秀。但現在這些東西(潮流時尚)流通太快速,可能你現在喜歡這東西,可能冬天的時候他已經關起來了。」

 

出席金曲獎穿的那雙鞋….似乎不簡單?

 

https://www.instagram.com/p/BVwJXpJAd4B/?taken-by=just_clue_it_tw220

 

「其實那一天的穿著,是因為剛好有個朋友在巴黎,他是個「有力人士」,很多牌子他都還滿有辦法的,我就拜託他幫我準備帥的衣服,我想要穿去金曲獎。我本來想要穿 Balenciaga 和 Gucci ,但那些東西我覺得對我來說有點偏正式,我比較喜歡有點街頭元素的,加上我身邊那兩個人早就已經選好衣服了,所以我就想說那我就街頭一點,我就問他還有什麼?他就拍到 Off-White 的西裝,我就跟他說我要穿 Off-White,那個跟 NIKE 聯名的鞋子我也要,他就說好啊那我寄給你。」對我來說,鞋子不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對我來說…朋友很重要!(笑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thx off-white 💜💜 #offwhite

A post shared by Starr Chen (@starrch3n) on

 

現在的歌手不像以前,會想辦法藉由造型凸顯個人特質。

「對我來說造型這個東西,其實跟我本來就是玩 Hip-Hop 有關吧。從以前我就很三八,從 Yahoo 拍賣剛開始的時候就會逛 ,到現在國外的拍賣到購物網站,只要有新的東西我就會看。現在加上有這些造型師朋友,我看到喜歡的東西就會說:『幫我去找,我要這些東西。我要蒐集一整套。』現在歌手已經不像以前那樣,例如說你要模仿我你要怎麼穿?就是我現在穿的東西都是現成的,像這衣服?買來的,鞋子?買來的,帽子?也是買來的,它不是一個為了我的造型去訂製出來的東西,它不是一個你個人特有的特質。舉例來說,你現在想模仿一個台灣藝人,你可以用穿著去模仿他嗎?你舉得出來例子嗎?我舉的出來:伍佰跟陳雷。這就是他們的造型!但是我們現在的造型,變成我們去買品牌,或者品牌給我們的東西。那東西已經變成藝人在幫他們做廣告。像國外也是啊,像 Kanye West 就是人家給他東西,他穿,或是 GD,然後大家就:『噢!這東西好棒喔,我也要。』然後 Yeezy ,大家人腳一雙。也因為這樣我就不想穿跟大家一樣的東西,應該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國外也很多這種明顯的例子,像 Boy George,我就很喜歡他,我自己是很喜歡,發自內心超喜歡他,他的東西一直有流傳下來,像 Boy London。但現在大家都只記得 Boy London,不會記得 Boy George。」

 

 

The Next Level…?

「接下來的計畫我會持續在幕後製作,但是最近多了一個這個獎項,那我也覺得身邊有這些人才,我希望可以做一些比較設計類的東西,服飾也好,就一些創業的東西,行銷,雖然本來就有在做,但可能會更投入一些錢進去。就是創意面,主要就是讓大家覺得視覺的東西跟一些大家可以觸碰的到,看的到的,一些音樂以外的東西。」

 

後記:

一直都好喜歡陳星翰一家人,他的造型師老婆 Star Xu,和最紅的兒子優助,每次看著他們同時出現,就不禁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天生絕配的一家人?」 在專訪聊到亞泥這個議題,Starr 難得露出了嚴肅神情,語氣沈重的發自內心想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為了家人、公司,他不再是我行我素的饒舌歌手,而是在玩樂之餘,也懂得自己必須負起責任。在拍攝時有一幕我印象挺深刻的:當攝影師在溝通拍攝角度時,Starr 露出了為難的神情對攝影師求情說:「我可不可以擺另一個比較親和的動作,看起來比較不討人厭,我已經被不少人說過看起來很討厭了…」,我有點驚訝,原來 Starr 一貫酷酷跩跩的表情或神態,不是故意擺出來的架勢,甚至我猜測可能因為兒子,不想自己看起來如此高高在上。真實的他,和我想像的真的很不一樣,這就是專訪的魅力,雖然它總是落落長,卻總能藉由第一視角的堆疊雕琢,拼湊出受訪者真實的面貌,陳星翰,開創了華語音樂的新境界,也確立了製作人這個角色在專輯製作的主客地位,更顛覆了身為一個公眾人物,才更必須要去關注這個社會正在發生什麼變化,希望如他所說,將來的 Starr,能在設計領域創造更多的反叛。

[spacer height=”70px”]

Editor:Nancy Chen / OVERDOPE
Assistant Editor:Ningen / OVERDOPE
Photographer:Tobey 
Spexial Thanks:Starr ChenX Entertain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