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enciaga Reebok Swizz Beatz Ruff Ryders Gucci Dapper Dan Demna Gvasalia The Hundreds Def Jam Russell Simmons adidas Cash Money VFILES V Magazine Birdman Hot Boys Migos Lil Yacht

Kanye West 們的「幕後大佬」,終於要出手撈錢了!

0 Shares
0
0
0

「來,我就想問問,是誰叫你篡改老子的設計了?」

「⋯⋯」

一頭霧水的朋友請留步,上面這段怎麼聽都像是摘錄自「乙方設計師在跟甲方老板掀桌子前臨終怒吼」的對話,只是個演言。故事的開頭呢,還得先從下面這件衣服說起:

▲ Balenciaga 2018 SS

藏在龍袍裏的這件衣服來自 Balenciaga 的新一季春夏系列。就是這麽一件丟在隨便哪個你熟悉的服裝批發市場都不見得好賣的長袖印花襯衫,一個不留神,便成為了這場圍繞在「R」與「B」間抄襲爭端的導火線。

▲ Ruff Ryders「RR」Logo

既然是在自家秀場被逮的現行犯,理虧的一方自然是 Balenciaga,而上門前來指控抄襲的,便是一度叱咤嘻哈世界的老牌唱片廠牌 Ruff Ryders 和他們的代表,曾經是過 Reebok 創意總監的人氣製作人 Swizz Beatz。

▲ Darrin Dee Dean & Swizz Beatz

看一眼 Ruff Ryders 在 2000 年初出品的這件「品牌直售」,再看一看 Balenciaga 那件把 Ruff Ryders 招牌的「R」字標誌,改成「B」字版本的「外流原單」,就不難理解 Swizz Beatz 先生為什麼要在社交媒體上下戰帖了。

▲ Ruff Ryders「RR」Shirt 原版

但這場風波的蹊蹺之處就在於,就跟前陣子 Gucci 從 Dapper Dan 「致敬」創意一樣,這麽一起明顯的抄襲事件,卻幾乎沒有掀起一絲的話題波瀾。難道大家已經習慣了 Balenciaga 近期那些打著諷刺旗號的抄襲和致敬?

▲ Balenciaga「Bernie Sanders」Tee

呈堂證供就在眼前,這事件好像確實沒什麽討論價值了。但鑒於廳堂時尚與街頭潮流間的「上行下效」太過尋常。以及自 Demna Gvasalia 上台後的 Balenciaga 那利用話題炒作和天價單品來製造熱賣款賣點的高明手腕,樂團 Tee 風潮已過,把唱片公司的 Logo 穿在身上會不會成為下一個人造爆點?

▲ Supreme x Rap-A-Lot


 

守舊的老頑固

 

這次開始今天的話題前還得拿 Ruff Ryders 開刀。原因無他,雖然抄襲那事件確實把他氣炸了,但事情就怕琢磨, Swizz Beatz 的反應確實不排除給自己加戲的成分在。說實話,隨著曾經的當家歌手 DMX、EVE、Jadakiss 的過氣,哪怕你成天都在 VIBE、WorldStarHipHop 這些嘻哈大站上晃蕩,沒個三五年,估計也很難等到後繼無人的 Ruff Ryders 的半點消息。

如果你壓根就對說唱不感冒,恐怕就只能從日本時尚雜誌 「SENSE」和 Terry Richardson 給 Supreme 2014 年新品拍的搭配型錄,以及這雙與 Reebok 走後門而來的聯名款 Pump Twilight Zone 上,找找「RR」的影子了。

▲ Supreme x Ruff Ryders

▲ Reebok x Ruff Ryders

再來看看 Ruff Ryders 官方商店的頁面,簡陋不簡陋先不討論,其實 Ruff Ryders 這種對待周邊產品的態度還停留在「印上幾個公司 Logo 服飾」,然後賣給樂迷的行為,只是那些主流媒體大勢到來前,就已經在唱片業站穩腳跟,如今早已搖搖欲墜的老牌饒舌廠牌的一個縮影,本來認識的就不多,就先挑幾家分量最足的同行們來討論。

提到 Death Row,除了曾經坐擁 2Pac、Dr.Dre、Kurupt、MC Hammer 等名人堂陣容的顯赫歷史外,在視覺上,也許最讓人印象深刻就是惡貫滿盈的 Suge Knight 那一身紅色西裝,以及同樣經常以紅色示人的死囚 Logo 了。

▲ Death Row Records

但你要真想把這位坐在電椅上受死的亡命徒穿在身上,那就去忍受那少到可憐的樣式選擇吧。如果你非得要選出幾件和潮流搭上邊的熱門款式,除了和 The Hundreds 為慶祝公司成立的第二十五年頭而帶來的名正言順的周年紀念聯名外,可能就只有寄望於 OkOkOk 和 Rebel 8 這些業內粉絲多打打擦邊球了。


 

▲ The Hundreds x Death Row

而這幫人裏,最與時俱進的那位估計就得數業界傳奇 Def Jam 了,得益於曾經的街頭活廣告 Run-D.M.C. 以及老掌櫃 Russell Simmons 與 adidas 的深厚交情,這家比上述幾位還要年長幾歲的行業標桿一直與後者保持著相對頻繁的合作關系。

▲ Def Jam Recordings

▲ Def Jam x adidas Originals

不過大家應該也發現了,不論是 Ruff Ryders、Death Row 還是 Def Jam,在「賣周邊」這件事上的反應實在太過遲緩了。而接下來要出場的幾家唱片廠牌早已經不滿足公司 Logo 出現在自家歌手脖子的大金鏈子上了。

 


 

快馬趕上的攪局者

就比如因唯利是圖而飽受詬病的 Bryan「Birdman」Williams 和他的 Cash Money 唱片公司,就趁著和曾經的少當家 Lil Wayne 在因分贓不均拉扯爭吵時,趁機聯手 VFILES:大名鼎鼎的 V Magazine 旗下的數字媒體,在紐約合夥出了下面這家僅開放一天的期間限定商店。

只要對 Birdman 這鳥人的行為作風稍有了解,也就能理解為什麽在這內憂外患的節骨眼上,Cash Money 的 Pop-Up 裡面販賣的卻依然是廠牌曾經依靠的搖錢樹 Lil Wayne 以及早期的 Hot Boys 的專輯封面改造而來的周邊商品了。雖然 Cash Money 這一手玩的並不講究,但能緊跟時代步伐,開發新的點,起碼還是值得讓人另眼相看的。

可能你一聽 Trap 這詞就想吐,但誰都無法否認,這種亞特蘭大土生土長的流派就是紅了。而其中無論人氣還是辨識度都能名列前茅的,可能就是 Migos 和 Lil Yachty 了。

乍看之下,這場開在倫敦青年文化聚集地 XOYO 的雜燴 Party,不就是又一次再尋常不過的 Pop-Up 發售活動嗎?但當鏡頭拉近,你肯定會看見 Quality Control Music:這家成立不足 4 年的新生唱片公司的「QC」標誌。這還真是一場由唱片廠牌領頭,將公司文化與歌手熱度綑綁銷售的 Pop-Up 店鋪,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好奇,講了這麽多,這麼多有新有舊的唱片公司們,除了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遊擊戰略,就沒什麽新招兒了嗎?其實不然。

 


唱片公司的究極形態

來自加拿大的多倫多趙四 Drake 大家都熟,但這下子把他拎出來可真不是「趕鴨子上架」。雖然這位仁兄橫掃各大音樂榜單及頒獎典禮的光榮時刻的確不少,可是 Drake 和他盤踞在北境之國的 OVO 軍團,以及其「OVO Sounds 音樂廠牌老闆 + October Very Own 服飾品牌主理人」雙重身份下的無縫切換才是最令人咋舌的。

雖然有時難免要巴在大樹之上,但諸如 Kendrick Lamar 和由他領軍的 TDE 唱片廠牌,也已經正在將唱片發行和周邊開發的工作,收歸到一人手中。畢竟無論是 Ruff Ryders 的 Darrin Dee Dean、Death Row 的 Suge Knight,還是 Def Jam 的Russell Simmons 們,不是垂垂老矣,就是經常的豪宅和監獄之間兩點一線,未來永遠是屬於那些形象正面,又敢打敢拼的年輕音樂人的。

 


 

聽老弟一句勸,「Merch + Pop Up」這種斂財套路雖然現在正火紅,但隨著樂迷新鮮度的降低,樂團 Tee 也就紅不了兩年了。當高橋盾都開始盤算用「虛擬唱片公司」的主意來橫掃戰場了,可能是時候換些別的玩法了。

所以,把明星穿在身上和把唱片公司穿在身上,哪種更時髦?我不知道。既然樂團 Tee 的回歸已經催生出了 Modern Man 這種投機品牌,那麽等 Record Tee 紅起來之後,又將是一番怎樣的群魔亂舞呢?大家就拭目以待了。

總之,別等大家都穿上「寶麗金」了,你才慢慢脫下身上那件「BEYOND」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