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的 Yeezy 發售現場,親身參與一次「深夜排隊」是怎麼樣的體驗?

6 月 21 日 23 點,一個冬季墨爾本尋常的週五夜晚,淅淅瀝瀝下著小雨,Bourke 街附近的小巷裡,近百人的隊伍貫穿南北,偶有對面餐館走出的顧客詢問這是在排什麼,“YEEZY,Kanye’s sneaker”。

▲ 沉長隊伍中的一個拐點

這只是墨爾本眾多隊伍中的一條,等待著第二天 YEEZY 350 V2 “SYNTH” 的發售。早先 YEEZY 黑天使發售時,CBD 某店舖的超長隊伍因為人數過多還引得警察前來維持秩序,並登上本地各大媒體網站,一貫穿衣隨性的澳洲人對 340 澳元的運動鞋並不理解,但在從報導中得知轉賣價後又破口大罵 “吸血蟲”。

▲ Twitter 上的評論
(圖片來源:@Alanah Frost)

球鞋買來自己穿還是轉手賣,經常在各種報導下吵得不可開交,很多國家發售隊伍中的中國留學生身影,也被言語攻擊的體無完膚,可事實真是這樣嗎?轉賣就是可恥的?中國人排隊就是為了轉賣?

▲ 此前髮售占位子用的標語
(圖片來源:@Emporium Melbourne)

為了獲得不同角度的觀點,筆者特意加入一條熬夜長隊,採訪五個不同國家的 Sneakerhead,聽聽他們對於 “穿” 與 “賣” 的看法,和他們自己的故事。

註:所有姓名和照片的使用均已獲得本人同意。


Hassan Ali

🇵🇰 巴基斯坦
“我會賣掉,因為這是生意。”

▲ Hassan Ali

簡單說,我會專賣掉這雙鞋。因為我有自己轉賣店舖 theLeerdo,我們利用比大多數的店舖都便宜的價格專賣球鞋和潮流服飾,我們基本能搞到你想要的一切。至於為什麼特別會花心思在這雙鞋上?因為這雙鞋的配色從來沒有過,而且還是地區限定,這就讓很多美國人和很多不發售這雙鞋的國家的人都會想要這雙鞋,這就是機會。

▲ Hassan 上身 Supreme 衛衣

有時候數量決定需求,上次我們買到很多純白 YEEZY,但是全球都發售,貨量也很大,很多喜歡球鞋的人都很高興,但是我不高興,這意味著專賣價格的降低。

▲ YEEZY 700 V2 “GEODE”

我們是一個團隊,整個店舖的成員都會參與排隊買鞋,但是我們都會按照規則來,店舖怎麼要求,我們就怎麼做;我們規規矩矩排隊,就算像今天一樣下雨這麼冷,要排一整晚,我們也會乖乖排著,這是規則,沒有規則,世界會亂套。

▲ Hassan 女友的 Supreme 挎包

個人來講,我並不喜歡這雙,我更喜歡黑天使,但是嗨,這是生意,我把半個店舖的人都帶來就是為了能夠多買幾雙,每雙鞋對我來說都是利潤,如果不這樣做,我哪裡來的錢去買我喜歡的鞋?你可以看到我們排在隊伍相對靠後的位置,但這不是別人的錯,我們來晚了,我們只能希望這雙鞋的貨量會大一些。

▲ Hassan 的店舖 LEERDO

轉賣是一個很可觀的生意,好比一雙鞋你原價買回來,在家放一段時間,然後你可以雙倍甚至更高的價格賣出去,這是很誘惑的;很多人不喜歡我們這樣做?你也可以來排隊啊,時間也是資源,我們花費時間,在雨裡熬夜,我們遵守規則,我覺得這錢我掙得沒問題。現在球鞋市場有 StockX 這種網站,任何人都可以查詢市場走向,我們也是按照上面的價格作為參考,買家賣家都有自己心裡的一桿秤。

▲ 採訪過程中不斷有買家與 Hassan 接觸

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機會購買這些鞋,我按規矩排隊買到,賣不賣是我的權利,我們遵守市場規則,我們按照正規企業運作,按要求交稅,我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有這種機會我覺得抓住可以讓我的生活變得更好,我就決定抓住機會而已。

 

Lam

🇻🇳越南
“穿到喜歡的鞋越來越難!得有人做點什麼!”

▲ Lam

我喜歡 YEEZY,我喜歡這雙鞋的設計和配色,我喜歡這種前衛的設計,很適合穿上街頭,但我並不是很喜歡坎爺的音樂,不是我的菜。

這是我第一次來這裡參與抽籤,我上一次參與抽籤排隊是在 adidas 實體店,那並不是一次良好的購物體驗,而且是一次很不公平的抽籤過程,因為有很多的人並沒有排隊,在抽籤過程中直接插隊,讓我覺得很不爽。店舖有責任將排隊抽籤的過程變得公平合理化,我們今晚在這裡排隊就是有組織有紀律的,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座位,我們每個人都會記錄順序防止插隊,每個人都很自覺。

▲ Nike ACG Komyuter

我可以理解坎爺和 adidas 想把 YEEZY 做成限量的發售模式,但是限量不代表這可以不公平發售,這是不合理的;比如 adidas 要求每隔幾小時回門店統計一次 List,可是誰能做到呢很多人都在上班,就算抽出時間來了,每次統計的時候很多插隊的人又會冒出來,這就是不公平發售。

▲ Lam 下班後才來,只能排在隊伍尾端

不過好在現在越來越多的店舖要求購買者必須購買自己的鞋碼,同時穿著走出店門,這是很好的舉動,讓更多真正喜歡球鞋的人享受到福利。

 

Denis Erchov

🇦🇺澳大利亞
“利潤堪比一週的工資,你覺得我會怎麼選?”

▲ Denis Erchov

今天晚上來排隊的這雙鞋,我很大概率會賣掉它,我不是很喜歡這個配色,這不是很好搭配的顏色,也許很適合夏天的穿著,但是墨爾本現在是冬天,我不覺得這雙可以出現在我的衣櫃裡。

▲ Denis 腳下的“不可描述”

對於賣鞋,我沒有把這個當作賺錢手段,更像是改善生活,如果看到有機會買一雙鞋,我就會參與,因為我也痴迷球鞋很多年了,如果這雙鞋我很喜歡,我就會留下來,但是如果我不喜歡,我就會賣掉,賣掉的錢我可以用來買別的我喜歡的鞋。

對這雙 YEEZY,我覺得最壞預期是 500 刀左右,如果運氣好的話沒準能賣到 600 到 700 刀。我至少可以賺到 300 刀左右的利潤,這比我每週一半的工資都高,這對我來說可不是筆小數目,如果我坐在這裡一整晚能得到一雙賺到這麼多錢,我很願意。

▲ Denis 的職業是訓練師

現在的情況是,球鞋早已不再只是球鞋,更像是赤裸裸的生意,你看今晚這麼長的隊伍,我敢說很大一部分都是為了轉賣的,而且現在大多數的人並不在乎鞋子的設計師是誰,為什麼設計這雙鞋,他們在乎的只是價格,我喜歡球鞋這麼多年,看現在的市場覺得很詭異,但是嗨,這就是事實。

我敢拍著胸脯說我是地地道道的 Sneakerhead,我走在街上遇見朋友首先會看的是他們腳下的球鞋,球鞋讓我的生活更有意思,讓我有自己的態度和風格,你可以穿你喜歡的東西就是最幸福的事,當然,要穿你真正喜歡的。

▲ 說起工作一臉無奈的 Denis

我會賣鞋,也會收集鞋,我 Fxxking 痴迷球鞋,但是我們都要明白一個事實,球鞋不再像原來那樣單純了,這是一門生意,我知道聽起來很蠢,但這就是事實。

 

Girish Punj

🇲🇾馬來西亞
“女朋友的需求是最重要的!”

▲ Girish Punj

我來這裡排隊最重要的原因是為了給我女朋友買一雙,她真的很喜歡這雙鞋,另一個原因就是朋友叫我一起來,我覺得和他們一起消磨週五的晚上很 Nice。我也很喜歡這雙鞋,但是按規定每人只能買一雙,對我來說女朋友的需求更重要!

▲ Off-White x Converse

不過說實話我喜歡 YEEZY 是因為它的設計,並不是因為坎爺,我才 20 歲,你懂的。就我個人來講,我一般排隊買的鞋都會自己穿,因為我喜歡我才會來這裡,穿自己喜歡的鞋是最 Real 的事,在大街上,懂行的人眼裡,你的球鞋就是你的名片。

▲ Bape x Swatch

不過我也可以理解轉賣這種行為,他們把這個做成了生意,而且是收入可觀的生意,這對任何人都有很大的吸引力,並且轉賣市場在不斷地擴張,也導致了鞋子的價格不斷的上漲,雖然我很不願意喜歡的鞋子變得越來越貴,但是沒辦法這就是事實。

很多店舖商家都在努力讓每個人都有公平的機會買到球鞋,這是好事,但是如果你有機會買卻沒有來買,然後還要痛罵買到之後要轉賣的人,自己照照鏡子吧,機會都一樣,自己沒有抓住就這樣發洩?Come on,你說是不是?

 

Solomon Lee

🇨🇳中國
“只要守規矩,怎麼做是你的權利。”

▲ Solomon Lee

首先說,我買是為了自己穿,每次買鞋我都會買自己的碼數,當然這也是大多數店舖的規定。

我來這裡排隊是因為 Up There 排隊的環境比較好,很有秩序,在昨天早上我就已經在這裡排隊,來這麼早有一個原因是我們在這裡很久認識很多朋友不希望發生不公平的情況,想早一些過來幫助維持一下秩序,這很值得。

▲ YEEZY 700 “Analog”

每次發售的時候,我們都會自發的幫助店員組織管理隊伍,因為我們和店員也都是朋友,比如說有人離開座位太久的話,我們會把他的椅子挪到隊尾,因為這對其他人是不公平的,我們也會拍攝視頻記錄每個人的順序;在現在這種時候我們也會呼籲所有人控制音量,不要擾民;等發售結束後很多人會留下他們的椅子,我們也會收集起來捐贈給本地的教堂。

▲ 採訪的時候 Hassan 跑過來來打廣告

你可以看到隊伍很大一部分都是留學生,因為種種原因,本地媒體或者我們自己的媒體經常會寫一些負面信息關於留學生排鞋轉賣,一刀切式的報導比比皆是,每個人喜歡的東西都不一樣,不能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這是對別人很不尊重的行為;而且我覺得,機會是公平的,你花了時間和精力在這上面,遵守規則買到了鞋子,是穿是賣都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的權利,這是無可厚非的。

▲ 聽說隊伍前頭又有居民矛盾,連忙回去解決

澳洲也規定留學生每週有打工限制,排隊買鞋轉售也是一種賺取生活費的手段,不要刻板印象覺得所有留學生都是揮金如土的樣子;因為興趣在排隊中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運氣好也可以買到心儀的球鞋,喜歡就穿,覺得需要就賣掉,這有什麼不對的嗎?


▲ 圖片來源:@uptherestore

澳洲的排鞋環境相比起國內的 “劍拔弩張” 要和諧的很多,一大原因就是供需關係沒有那麼緊張,相對充裕的貨量讓 “自穿” 和 “轉賣” 得以和平共存,兩方在排隊過程中的交流也讓彼此相互理解,每一個採訪的人都說到一個共同點:只要遵守規則,穿還是賣都是你自己的事兒,別人管不著。

在筆者離開前,Solomon 收到了 adidas 線上抽籤的中籤短信,Hassan 還在賣力地和每一個排隊的人推薦自己的店舖,Denis 和 Lam 安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玩著手機,Girish 耐心地和路人解釋他們排隊在幹嘛,對他們來說這只是再正常不過的一晚。

看過這幾個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對 “自穿” 和 “轉售” 的回答,你有什麼想法也歡迎在評論中寫下來。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