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ye 等人的抑鬱症,可能都是被你我的網路霸凌逼出來的。

▲ 《808s & Heartbreak》by Kanye West
(圖片來源:hiphople)

你怎麼看待抑鬱症?是種疾病還是 “閒中生事”?不論你怎麼看,抑鬱症實打實的影響著部分人群,尤其是公眾人物,不少運動員和政治家都直言不諱自己的 “精神困擾”,在這其中,重災區便是用聲音傳達想法的音樂圈。

▲ 主動曝光自己抑鬱症的 NBA 球員 Demar DeRozan
(圖片來源:theScore)

根據 Record Union 今年 3 月對近 1500 名獨立音樂製作者進行的心理健康評估中,超過七成(73%)的人表示他們經歷過與音樂創作相關的精神困擾,如焦慮,抑鬱,甚至三成(33%)人經歷過恐慌。

▲ 圖片來源:Record Union

調查中也提供了觸發負面影響的關鍵因素,“害怕失敗” 以 63% 高居第一,隨後是“財務混亂”,“成功後的壓力”,“孤獨”和“外界的評論”。

▲ Record Union 做出的匿名調查
(圖片來源:Record Union)

導致信息時代的公眾人物擁有如此高“致鬱率”的一大原因,正是看得見,摸不到的 “網絡暴力”,而坐在電腦前,捧著手機的我們,都可能是“幫兇”之一。

“你看這瘋子”

▲ 飽受抑鬱症困擾,最終自殺的 Linkinpark 主唱 Chester Bennington
(圖片來源:TheBuffaloNews)

▲天妒英才的涅槃主唱 Kurt Cobain
(圖片來源:The Telegraph)

精神疾病壓迫下,人會作出很多出格的事,明星也不例外,但他們的所作所為會變為所有人評頭論足的“爆料”。

▲ Christ Bearer 和他的 “自宮事件”
(圖片來源:107 JAMZ)

2014 年,Wu-Tang 旗下說唱歌手 Christ Bearer(本名:Andre Johnson)突然上了各大媒體頭條,並不是因為他音樂獲獎,而是在一場 Party 中,他揮刀自宮,並跳下了二樓陽台。

▲Kanye West 在 Sacramento 演唱會上
(圖片來源:fortune)

2016 年,Kanye West 在自己薩克拉門托演唱會上只唱了三首歌后,情緒開始失控,不顧粉絲的不滿在台上怒噴 Jay Z,Beyoncé 夫婦,Mark Zuckerberg 和電台等,在狂罵 10 分鐘後,在一句 “The show is over” 中突然離場。

▲ Justin Bieber 在 Manchester 演唱會中途離場
(圖片來源:The Telegraph)

同年 Justin Bieber 在英國曼徹斯特演唱會中,對歌迷的尖叫聲干擾演唱表達不滿,得不到回應後怒摔麥克風離場,引得全場噓聲,最終 Bieber 回到舞台上一口氣唱完所有曲目,沒有說一句多餘的話便結束演唱會。

▲ Selena Gomez
(圖片來源:Rebel Circus)

2018 年,Selena Gomez 在家中由於病情情緒激動,被家人送去醫院,未見好轉後二次住院,在被醫生拒絶出院後再度失控,甚至自行拔下手臂上的注射導管。

這些都變成無數粉絲的飯後談資,更是網民的娛樂狂歡,爭先恐後的敲打著鍵盤按著手機,發表著自己的觀點,理智的,不理智的,文明的,不文明的,出現的各種過分詞彙早已不是正常人可以承受的,可事實上,我們瞭解背後的真相嗎?我們發表言論時思考過嗎?

▲ BBC 為 Christ Bearer 拍攝的紀錄片,片名很寫實
(圖片來源:TCTV)

2016 年 Christ Bearer 在接受 BBC 採訪的時候,首次公開談論自己的 “自宮” 事件,“所有人都在說這倒霉蛋絶對葉子過量了,但我只是失控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母親的去世和失去女兒的監護權,讓我完全失去了控制”,本就有輕度抑鬱症的 Christ Bearer 在這個事件後直接惡化為重度抑鬱。

▲ 圖片來源:BBC

“你根本無法想像,我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做出了瘋狂的事情,沒有人理解我,所有人都在取笑我,我生在黑人社區,人人都崇拜硬漢形象,怎麼會有人注意到我有抑鬱症?”當時包括美國廣播名嘴 Charlemagne 在內的無數人在網絡和公開場合瘋狂取笑 Christ Bearer,這導致他多次考慮自殺,好在最終他挺了過來,公開自己的心路歷程,希望幫助所有受到 “精神迫害” 的人們。

▲ Kanye West 的 “隨心所欲” 可沒少經受網絡暴力
(圖片來源:BBC)

而 Kanye West 的瘋狂,也不過是積壓已久的宣洩,在坎爺 “隨心所欲” 的那段時間,Twtter 上“荒唐”和“瘋狂”的評價隨處可見,甚至很多粉絲直言放棄偶像,連狗哥 Snoop Dogg 都說 Kanye “瘋了”。

▲Kanye West on Chappelle’s Show
(圖片來源:Pass The Aux)

最終在坎爺因失控送醫後,一段 Dave Chappelle 的採訪視頻改變了人們的看法,Kanye 在採訪中講述自己和演員 Martin Lawrence 之間的友誼,Martin Lawrence 在幾年前曾經因為揮舞手槍大喊 “他們要殺了我” 而被送往醫院,“叫別人瘋子是一種很糟糕的態度,人們太過不以為然……這些人沒有發瘋。他們很堅強。也許只是他們所處的環境有些病態” Dave 在採訪結束後說到。

▲Justin Bieber, Selena Gomez 和 Hailey Baldwin
(圖片來源:Gossip Cop)

Justin Bieber 和 Selena Gomez 都是流量時代巨量粉絲的代表,兩人 Instagram 分別擁有 1.1 億和 1.5 億粉絲,早在兩人相戀時一舉一動都會曝光在鏡頭之下,分手後 Bieber 和 Hailey Baldwin 復合,並在去年訂婚;而 Selena 又在這期間情緒失控住院就醫,引得無數 Bieber 粉絲湧進她賬號下進行言語攻擊,抨擊她想破壞 Bieber 和 Hailey 的婚事。

▲ Selena Gomez 接受閨蜜的腎臟移植
(圖片來源:@selenagomez)

可事實上呢?Selena Gomez 2013 年患上紅斑狼瘡,這種自身免疫缺陷引起的疾病,目前醫學上還沒有根治的方法,患者需要靠吃激素來穩定病情,長期服用激素還會讓身材不受控制的發福,2017 年 Selena 更是接受閨蜜的捐獻進行腎臟移植,並一直致力為紅斑狼瘡患者消除偏見努力著,住院事件只是因為自身白血球指數過低,卻被輿論引至 “破壞Bieber婚事” 上。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網絡是個開放的平台,是所有人都能表達自己的窗口,也是把現實之中不敢說的話一吐為快的地方,不管現實中是何種樣子,在網絡中,用語言去 “行俠仗義”,用文字去 “指點江山”。

▲ 《Keyboardman》
(圖片來源:DeviantArt)

而各個領域的公眾人物也就成了眾矢之的,無數人的潮流啟蒙 edc 被孫笑川粉絲集體圍攻,Travis Scott 被 Kylie Jenne 粉絲罵到清空自己的 INS 賬號,NBA 球員 Russell Westbrook 打完比賽發現子女照片下佈滿污言穢語無奈禁止評論,曾經的 “袁姍姍滾出娛樂圈”,後來的 “范瑋琪閲兵曬照”,文字變成了子彈,語言變成了發洩。

▲ 之前引爆微博和 Ins 上世紀罵戰的兩位
(圖片來源:twoeggz,@帶帶大師兄)

▲ Travis Scott 清空 Ins
(圖片來源:@travisscott)

▲ 威少母親節發母親照片下的評論
(圖片來源:@russwest44)

▲ 遠古時期的 “袁姍姍滾出娛樂圈” 事件
(圖片來源:weibo)

▲ 上升至辱罵孩子的“愛國”
(圖片來源:@范范范瑋琪)

潮流圈裡也一樣,Po 一張新鞋照片,“假的吧?”,發佈球鞋信息,“買這個還不如買莆田”,照片裡有人穿 Supreme,“越來越不走心,xx 才穿 Supreme!”;

筆者很好奇,發這種評論的人,在現實中也是這樣說話的嗎?走在大街上,也會去面對面質問或羞辱別人嗎?

▲ 真敢線下對決?別忘了 Bape Man 的下場
(圖片來源:HotNewHipHop)

前幾天筆者看到的一句話很適合放在這裡,“在網絡的世界裡,有太多人以為自己手握正義的審判之劍,可以主持自己眼中的正義”。

我們發過的每一條文字,都代表著我們的觀點和態度,但是我們無權把這種情緒強加在別人身上,就算對方是公眾人物,她 / 他也是一個完整的人,何不多一些理解和包容呢?


▲ 《808s & Heartbreak》by Kanye West
(圖片來源:hiphople)

作為從事文字工作的人,衷心希望 “網絡暴力” 不再出現,因為這種看得見摸不到的傷害,比現實中的傷害留存更久,也會給人帶來揮之不去的心理創傷;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不要喪失理智,也不要享受於指責和謾罵帶來的快感。

希望經受網絡暴力的你,可以挺過黑暗;
希望喜歡惡語相向的你,可以理性思考,不要跟風謾罵;
希望我們常掛在嘴邊的“Peace and Love”,不只是說說而已。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