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Supreme 倫敦店舖門口,驚覺街頭文化已死

倫敦時間 4 月 25 日上午 10: 30 ,在小編我走出房間前瞭解到已經有人把在巴黎搶先買到的 Supreme 灰色聯名衛衣公佈在了 INSTAGRM 上,在這件衣服預售價格約為 4 萬台幣時,我就知道這場多方受益的戰爭就要開始了。

這周的 Supreme 發售單品之所以有如此之高的市場價,是因為其中有為了 Supreme 25 週年重磅獻禮的全手工嵌入 Swarovski 水晶的 BOGO 系列,而紅黑灰三紅顏色的帽衫還有紅白黑三種顏色的 T-shirt 已經被粉絲和商家視為狩獵對象了。

 


▲ 早上十點半左右空蕩蕩的店門口。(圖片來源:KIDULTY)

 

Supreme 倫敦店舖門前,不仔細看還以為今天的聯名沒人惦記。實際上,因為安保的嚴格和為了維護社區秩序,隊伍早被工作人員隔離開到兩個街區以外。

 


▲ 兩個街區後排隊的人們。(圖片來源:KIDULTY)

 

依舊陰雨連綿的倫敦也沒辦法打散排這次聯名的人的心。Supreme 25 週年、全手工嵌入 Swarovski 水晶令收藏價值以及市場價值有大幅度提高。其實我知道就算今天下刀子也不可能讓這些人打道回府。

 


▲ 兩個街區後排隊的人們。(圖片來源:KIDULTY)

 

在附近的幾個街區,除了有幸運的能原價入手的朋友以外,還有虎視眈眈的 “黃牛”,以及不明情況的遊客,當然還有倒賣者的死對頭安保人員。

 


▲ 遊客、路人、黃牛、排隊的人們和保安人員。(圖片來源:KIDULTY)

 


▲ 遊客在詢問保安人員排隊的目的。(圖片來源:KIDULTY)

 

趁著門口的黑人大哥保鏢們還沒開始趕人,我偷偷溜到隊伍旁邊準備抓個人問幾個問題,正巧碰到昨天踩點兒的時候在 Supreme 店舖旁名氣不小的水果攤老闆的小弟。

他看見我之後特別熱情,問我是不是拿到號來排隊了,得到我否定答案之後開始和我吐槽:“我這輩子絕對絕對不會花這麼多錢去買它,有這個錢我不如去買 Gucci、Givenchy 和 Prada,你知道的,這在我心裡不是一種概念。你看前面就是 Selfridges,在那裡不用排隊就能買到奢侈品。”

 


▲ 在現場拍到一位路過的工人大叔,他說帽子上的貼紙是別人送給他的。(圖片來源:KIDULTY)

 

我在旁邊尷尬的笑,並且趁機逃離他大聲的吐槽,我實在是怕周圍的死忠粉衝上來湊他殃及到我。

十一點多,第一波進場的人幾乎很快都出來了,我看到他們毫不掩飾的開心與得意掛在臉上,並且都急匆匆的走開了,生怕被黃牛困住。

 


▲ 我們這群看客被安保人員驅散到遠處。(圖片來源:KIDULTY)

 

我抓住了一個面相乖巧的男生,問他都買了些什麼,他說:“很顯然呀,我肯定是買了那個和施華洛世奇聯名的 BOGO 灰色衛衣和普通的 BOGO 白色短袖。”

 


▲ 他非常開心可以原價買到這件 BOGO 衛衣。(圖片來源:KIDULTY)

 

我接著問他準備轉手賣出去麼,他說不,一定會一直留著。

 


▲ 他和我們展示了另一件他買到的 BOGO 短袖。(圖片來源:KIDULTY)

 

就在這個期間,旁邊的黃牛們看到這個男生被我攔下來以後,都像看到獵物一樣都撲了上去詢問他要不要賣,他一直很堅定的說著 No,迅速離開了。

 


▲ 被圍住詢問出售與否的賣家和零售商和炒賣商們。(圖片來源:KIDULTY)

 

緊接著出來的人都是買了一件衛衣和一件短袖,旁邊看起來非常專業的來自越南的圍觀群眾告訴我,他女朋友是第一次中籤,這需要在週二上午十一點去網站註冊,系統隨機抽籤後,才有資格排隊,而今天大概發 500 個號,每個人在這個系列只能購買一件衛衣和一件短袖。

 


▲ 店門口排隊的人群。(圖片來源:KIDULTY)

 

另一位看起來是亞裔的學生在等他朋友的時,和我談論那個意大利仿冒 “Supreme” 的牌子,還順利的和三星簽下合約並且在中國開店的事情。”這種做法太可笑太愚蠢了,這是對於品牌的不尊重,也是在戲弄消費者。”笑過之後,他作為 Supreme 的忠實粉絲非常氣憤的評論道。

 


▲ 一些遊客在網上查詢售賣的價格。(圖片來源:KIDULTY)

 

就在我以為大家都是 Supreme 死忠粉的時候,提著袋子出來的另一個男生在我問他未來會轉手賣出去的時候和我說:“我覺得會,但是要看市場價格,也沒那麼忠實啦,價值對於我來說更重要。”

 


▲ 向我展示他買到的 BOGO 灰色衛衣。(圖片來源:KIDULTY)

 

這個人說完之後,我就又被附近發現商機的黃牛們淹沒了。

 


▲持續等待的黃牛們和排隊的遊客。(圖片來源:KIDULTY)

 

於是我拐到旁邊出名的佈滿 Supreme LOGO 的水果攤,看到這位被各路媒體爭相採訪的,並擁有無數件 Supreme 收藏品的潮流水果攤老闆—— Lance,正坐在那裡發呆。他很禮貌的和我說可以隨便拍他的水果攤。

 


▲發呆的 Lance 和他的水果攤。(圖片來源:KIDULTY)

 

我問他,你未來會以高價買 Supreme 的東西麼?他稍微帶著一絲不屑的語氣說:“永遠不會,那太蠢了。只要我想買的,都能在店裡買到。”此刻說完,心中滿是羨慕和嫉妒。

 


▲ 10 歲開始便在倫敦 Berwick Street 擺起攤來。因為經常身穿 Supreme,他的水果店,成為眾多潮人爭相打卡聖地。(圖片來源:KIDULTY)

 

截止到中午 12:00,門店內灰色衛衣已經售罄了,而灰色衛衣在線上僅用了 2.9 秒就全部售罄了。

 


▲ Supreme 單品售罄時間。(圖片來源:KIDULTY)

 

而此時,灰色衛衣在市場價格上已經飆升到 1000 英鎊左右,短袖系列也已經上升到 700 英鎊左右。

和倫敦的天氣預報一樣沒有什麼實質性作用的,就是Supreme 和施華洛世奇的聯名的預售價格。因為基本上沒有成功在第一時間買到的人,都是成倍成倍的價格從黃牛手中購入。

 


▲ 炒賣商們聚集在街頭。(圖片來源:KIDULTY)

 

附近街區的黃牛們都實時觀察著現場動態,不停接打電話談論價格,那個現場毫不遜色於納斯達克交易所忙碌的操盤手。

 


▲ 正在談判價格的人們。(圖片來源:KIDULTY)

 

幾條街的隊伍都被安保大哥們管理的井然有序,只是他們像轟蒼蠅一樣驅趕著附近的黃牛,在這期間,還有一位剛買完出來的小哥因為在外面進行二手買賣交易被 “抓” 回來警告,如果有第二次發現,會強制性退回衣物。

 


▲ 最後兩波排隊的人。(圖片來源:KIDULTY)

 

黃牛,無疑是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秩序,也擾亂了基礎的社會治安。被“你情我願”和“有錢就願意買”的理論支持下,這樣的情況愈演愈烈。不得不說,抽籤排隊買衣服,可能是這個市場上對於限量發售的物品,最公平的發售形式了。

 


▲ 截止到截稿時期幾件聯名系列在 Stock X 上的成交價格

(圖片來源:Stock X)

下午兩點鐘左右,隊伍終於只剩下一兩個人,就在我返回住處的路上,有人誤以為我是黃牛,出價 1600 英鎊售出他的一件灰色 M 號衛衣。


▲ 截止到截稿時期幾件聯名系列在 Stock X 上的成交價格(圖片來源:STOCK X)

 

我義正嚴辭的拒絕了他(主要也是因為沒錢)。

而 London 的 SOHO 區,又恢復了往日的忙碌,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買賣遊戲。回頭一看,街頭文化充斥著利益、金錢,究竟有多少人是為產品價值而來,而不是產品價格。街頭文化還在嗎?至少那時那刻,我並不覺得街頭文化是純粹的。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