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眾裹挾的小眾審美,怎麼就與「歧視」掛上了鈎?

▲ 圖片來源:HYPEBEAST

 

在這個幾乎人人將 “解構主義” 掛在嘴邊的時代,人們迅速接納著各式各樣的時尚潮流單品。從老爹鞋到厚底洞洞鞋,從超長袖不合身衛衣到 PVC 材料背包,這些 “先鋒派” 成為了各路潮人的風向標。可就在這樣一個對時裝審美多元化的時代,竟然還會因為模特的長相吵得不可開交?

ZARA 在彩妝宣傳海報上用了雀斑模特作為封面引起了很多中國網友的不滿,他們認為這是在惡意醜化中國人。另外一些網友則認為這樣的評論過於玻璃心,這不過是東西方審美差異不同,那些 “跳腳” 的評論不過是活在美顏相機的謊言裡而已。

 

▲ 圖片來源:ZARA 官方微博

 

就在這個風波沒過去多久,VOGUE 在其官方 INSTAGRAM 賬號上發佈了一張中國模特的照片,並配文說這位模特具有獨特的吸引力。讓人沒想到的是,這一條內容在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部分網友評論和 ZARA 事件類似,更有甚者將高度提升到了民族問題。說白了,他們對於模特長相的肆意攻擊無非是因為不在所謂主流審美的範圍內。

 

▲ 圖片來源:INSTAGRAM@voguemagazine

 

這位被惡毒言語包裹的模特,私底下其實是位非常活潑而且擁有自己風格的可愛小姑娘。可是無論是 ZARA 中國的小雀斑模特還是 VOGUE 具有高識別度的 Qizhen Gao,都或多或少的在這場以 “文化差異“ 作為調和品的鬧劇中被語言中傷。

 

▲ 圖片來源:NextShark

 

可事實上,VOGUE 作為時尚媒體流量擔當,對於文化差異和時尚多元化構成到底在事發前是什麼樣的態度呢?

2017年,美版 125 週年 VOGUE 的封面是七位超模:Adwoa Aboah、劉雯、Ashley Graham、 Vittoria Ceretti、Imaan Hammam、Gigi Hadid 以及 Kendall Jenner,她們被評為時尚界最無畏的女性(Fashion’s Fearless Females)。

 

▲ 圖片來源:VOGUE

 

《VOGUE》在封面故事中提到,我們已經迎來了 “美的革命”,“NO NORM IS NEW NORM(沒有標準才是新標準)”。很難想像,這些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 Cover Girls,在成長為如今的 Super Model 前,或多或少的都曾經因所謂的非 “主流審美” 長相遭受言語霸凌和網絡暴力。

 

▲ 圖片來源:VOGUE

 

我們的大表姐劉雯曾經被無數網友攻擊沒有東方女性的溫婉柔美長相,最終用自己的實力向大家證明相貌只是能力的附加品;

 

▲ 劉雯
(圖片來源:INSTAGRAM)

 

超模 Gigi 也曾因為過胖遭受謾罵並無緣維秘走秀,但是她每天刻苦訓練轉型為 “健身狂魔”,這才得以用自己的付出換來超模的稱號;

 

▲ Gigi Hadid
(圖片來源:INSTAGRAM)

 

祛斑女神 Adwoa Aboah 也因被大眾過度關注長相而不幸 “吸毒成癮” 。但最終,她學會接受了自己的長相,並走出逆境,創立女權主義網絡平台;

 

▲ Adwoa Aboah
(圖片來源:INSTAGRAM)

 

還有打破時尚圈規則的大碼超模 Ashley Graham,被人斷言絶不會出現在雜誌裡,可她一直努力實現自我價值,保持善良的內心,終於擁有了超模的稱號,並且宣告給全世界:關於美,是超越尺寸的存在。

 

▲ Ashley Graham
(圖片來源:INSTAGRAM)

 

在 SHOWGIRLS 這本書中有提到,有關於現代女性每日的例行化妝是一種表演自己存在的方法:化妝台前的鏡子則是一個自我意識的工具,是一個人為自己表演的場所,一個發現與改變自我的地方。很多人都會這麼做,只是模特們更專業,因為他們的工作就是當“變色龍”。無論是浮誇的妝容,還是精心搭配的衣服,都是 “成為自己” 這條路上的一個自信加持。

 

▲ 圖片來源:Amazon.com

 

“Fashion today has no borders。” 設計師 Michael Kors 從 2017 年起就把 “時尚絶無界限” 這個理念融合進了他所有的設計裡,努力打破關於年齡、職業還有性別等等等等的界限去完善一個時尚應有的態度。

 

▲ Michael Kors Collection 2019 FW
(圖片來源:Los Angeles Times)

 

審美和時尚一樣,都是非常私人化的東西,那些 “大眾審美” 也會因為時代而更替。如此來說,不斷刷新和完善的只不過是一代一代堆砌起來更善良更溫柔更包容的心。

精神分析學家 Joan Riviere 曾說過所謂女性特徵,可以被看作一個可以穿戴的假面,所以其實面具本質上並不是它想代表的東西,而是它想成為的東西。

 

▲ Joan Riviere
(圖片來源:melanie klein)

 

而這些曾經被世界傷害的女孩,只是比你提前撕開了那一層面具,更勇敢堅毅的擁抱被侷限性的審美世界,用自信解釋了多元化存在的意義。他們,更想成為自己。

經常聽到有人說時尚的發展越來越奢侈化,地位化,但是我覺得正因如此,獨特的聲音才更真實和強壯。

70 年代有一位比利時的嬉皮設計師 Ann Salens 說過:“傳統的時裝秀都是媚俗的。它徹底地讓女人毀滅,讓他們沒有個性,無血無肉。”這句話雖然看起來有些過激和絶對主義,但是表達出的 “要做自己” 的情感是清晰可循的。

 

▲ Ann Salens 被認為是比利時第一位國際時裝設計師,她最著名的設計便是上圖中的 “流蘇連衣裙”
(圖片來源:Gazet van Antwerpen)

 

Yves Saint Laurent 先生在 1966 年的新成衣線 “YSL Rive Gauche” 中設計了 “Le Smoking” 第一款女裝燕尾服,也就是現在我們常說的 “吸煙裝”。

要知道,在那個滿眼小黑裙和晚禮服的時代,這樣里程碑式的設計成為當時女性審美革命甚至世界審美革命的突破口。他讓全世界的女性能夠充分表達自己——優雅小黑裙和不羈吸煙裝都應當被時代接受。灑脫與囂張的剪裁更是當時無性別時裝時代開始的一個標誌性象徵。

 

▲ 圖片來源:INSTAGRAM

 

所以我堅信,VOGUE 並不是在標新立異的宣揚關於美的新標準,而是作為這場 “審美革命” 的 Leader 之一,通過這種方式讓大家感受到擁有自信且內心強大才是這個時代對於 “美” 的新態度。也同時用這種方式突破大家審美的侷限性,足夠尊重 “美” 的多元化和找到 “美” 的更多可能性。


時尚,絶不僅限於衣著與臉蛋。

做一個時尚且緊跟潮流的的人很酷,但是做自己,更酷。

那麼,多元化的模特外在形象,是否能代替時裝設計,成為新時代審美革命的轉折點呢?在日益變更的潮流世界,哪一種風格才是你所喜愛的呢?

tags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