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突破萬元人民幣的 “CLOT 白絲綢”,其實是鞋販子操控市場的縮影?

▲ 2018 年,絶對稱得上是球鞋市場大洗牌的一年 (圖片來源:Instagram)

關於鞋販子的故事,大家定是耳熟能詳。靠著倒賣鞋款的差價,繼而賺取豐厚利潤。而隨著球鞋市場的日漸擴張,大量具備倒賣利潤空間的鞋款發售,“人人皆是鞋販子” 的局面讓人見怪不怪。

據不完全估計,2018 年全球的 “球鞋二級市場” 規模達到了將近 700 億美金。在二級市場充當重要角色的倒賣團體,在大眾眼中自然是屬於擾亂市場秩序,甚至是 “讓大家穿不上原價鞋” 的罪魁禍首。打架、聯合店舖惡意壟斷、插隊、僱傭大媽…….為了獲利,手法變幻多端。

▲ 鞋販子在發售現場引發的惡劣現象層出不窮 (圖片來源:微博)

在市場經濟下,轉賣商品獲取差價似乎是無可厚非之事。但隨著 StockX、毒 app 等第三方交易市場的興起,在規範化的操控背後,球鞋價格漸趨透明化,讓本來雜亂無章的 “二級市場” 變得相對穩定。

▲ 奢侈品電商 Farfetch 以 2.5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Stadium Goods、而國內的毒 app 等平台均獲得不同程度的融資,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情況下,球鞋市場依然逆市上揚 (圖片來源:彭博社)

另一方面,品牌增大貨量,過往鞋販子 “一本萬利” 的局面似乎得到了抑制。不知各位有無發現,其實包括 StockX、毒 app 等交易平台,早已被背後的大資本所操控,我們不得不承認,球鞋市場早已變成了資本家獲利的 “新沙盤”。而某程度上,球鞋倒賣的豐厚利潤,甚至比很多產業的利潤來得更加豐厚,且無需太多成本投入。

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店舖發售規則日漸嚴厲、品牌貨量增大、價格透明,生存環境被不同程度壓縮的倒賣團隊也開始採取特殊手段。比如,先把讓 CLOT Air Force 1 價格翻三倍?


將股票玩法放在球鞋市場,真能行得通嗎?

▲ 你沒看錯,就在 24 小時內 AF1 CLOT “白絲綢” 價格已經突破了 10000 元大關 (圖片來源:毒 app、淘寶)

各位手裡還有著全新的 CLOT AF1 “白絲綢” 恐怕還沒反應過來,為何早兩天均價還停留在 3000 元左右的鞋款,忽然間起飛了?

從股票術語而言,就是:部分投機者通過大面積囤積貨品、達到了 “鎖倉” 市場現象。當市場上大部分貨品都集中起來,便可操控市場價格,待價而沽。下面,我們為大家演示倒賣團體大致上的 “操作流程”。

倒賣團隊根據鞋款的貨量、話題度、受眾範圍,選取 “目標鞋款”(前提是,發售良久,不存在大批量補貨的可能性)

有組織地從散戶、各大交易平台上進行鞋款回收

鞋款流通量減少,囤貨者抬高價格

價格上漲的消息傳出,部分持有鞋款的散戶意欲獲利,跟隨鞋販子一同提高售價,達到鞋款價格全面上漲

▲ 從昨天晚上 11 點開始,CLOT AF1 “白絲綢” 的價格直線攀升,發售已經超過 10 個月的鞋款出現如此現象,很明顯就是有倒賣團體暗中操控價格(圖片來源:nice app)

▲ 連國外的價格,也因此受到牽連 (圖片來源:StockX)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懷疑,如此虛高的價格,真的會有人買單嗎?根據 StockX 上的最近 40 單交易顯示,儘管大部分成交價格均未達到萬元高價,但依然有不少消費者會為此埋單。

而對於他們而言,相比起倒賣 “薄利多銷” 的常規款,倒賣 “話題性鞋款” 行為除了風險較低(投入資金較少),也能在大部分消費者反應過來之前,將市面上流通量較少的鞋款進行合理價格收購。

▲ 絶對稱得上是有組織的倒賣行為,但萬一李寧補貨……. (圖片來源:微博)

雖說市面上鞋款千萬種,極其個別的例子對於大眾影響甚微,但倒賣團體如此規範化,有組織的行為確實讓大眾消費者感到詫異。在球鞋交易平台持續興起的 2019 年,球鞋市場會產生怎樣的變化?

為此,我們邀請了 4 位球鞋市場從業人員為我們解答,各位不妨從他們口中理清本次事件的端倪。最後,各位不妨在評論區,留下你對於本次 CLOT AF1 被惡意炒賣事件的看法。

ALEX
球鞋刊物 《Digger》執行出版人

西餅
球鞋名所 XH55 店長

Aka
球鞋寄賣店 Inventory Pool 主理人

Sam
nice 好貨運營

1:你過往有見過同樣類型的事件嗎?

ALEX:
並不少見。作為一種文化的衍生品,球鞋的價格隨著各類時間產生一定的波動是很正常的。
但是這次“白絲綢”的情況,卻是另一種情況,它價格的突然上漲,是脫離產品周圍文化範疇的變化,而且漲價幅度之大,也是令人震驚的。

西餅:
屢見不鮮,如果說在球鞋交易平台還沒有這麼發達,但相似的應該就是 AJ1 fragment 的價格操控。發售後的次年農曆新年期間,淘寶上鹹魚上的 AJ1 fragment 只要在 6 千以下的全部被買光光。

Sam:
前段時間 Virgil Abloh 本人宣佈 THE TEN 系列結束。而後該系列所有鞋款應聲集體漲價,但其實球鞋漲價的因素還是很多的。

2.你認為這類有組織、系統化的 “惡意球鞋炒賣”,是否與球鞋交易平台的興起有關呢?

ALEX:
肯定是有關係的,交易平台的興起讓買家進行價格對比更加透明便捷,而賣家為了提高或保持利潤,最好的做法就是做到統一的價格。
這次“白絲綢”的提價,看似是一個短期內非常極端的賣家行為,其實背後是一個買賣雙方,在新交易模式下的一個長期漫長的博弈。

西餅:
惡意不惡意我不敢下定斷,畢竟球鞋交易從模式到受眾每天都在進步,炒賣的最終目的依然是把它們賣到需要它的人手裡。
如果市場需求疲軟的情況下,這些激進的手法根本沒有人買賬。不過話說回來,球鞋交易平台的進步和興起確實讓大家對價格的敏感度提升到史無前例的一個新高度。

Aka:
其實沒太大關係。唯一有關係的是,消費者能第一時間發現球鞋價格的暴漲罷了。至於怎麼炒,誰來炒,其實沒什麼直接聯繫。
原本淘寶或論壇的時代,消費者對價格沒有那麼敏感,也沒法很快的發現鞋款的價格波動。

3.當球鞋交易平台越發成熟,你認為這對於消費者而言是好是壞?

ALEX:
凡事都有兩面性,但我仍然認為交易平台的成熟是利大於弊。因為它所提供的便捷、效率、保障,對於賣家和買家來說都是比以往交易模式更好的。
至於 “白絲綢” 等極少數產品在價格上的問題,如果有人說願意花高價去買,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個價格就是合理的。如果大家認為這個價格不合理,價格自然最後會趨於正常。

Aka:
肯定是好事,會讓二級市場更加穩定。由於交易平台大多是只顯示最低價,換句話說就是當下消費者能放心買到的最低價格。至於部分球鞋的漲幅波動,那完全是因為產品本身的供需關係造成。

Sam:
我認為是好現象。消費者可以有所選擇,對球鞋更加瞭解。nice 好貨 app 中可以詳細看到每款球鞋的價格走勢,作為買家可以選擇合適的時機入手。
當然也可以通過求購來買到自己心目中的好價格,對於違約的買家或者賣家也不再是無償鴿子,保護了買賣雙方的利益。

4.從你的角度而言,鞋販子是否會因為球鞋市場日漸透明和規範化,導致生存空間被壓縮呢?

西餅:
我更願意叫他們球鞋生意人,做生意就有賺有賠,透明和規範會更好地打擊了假貨搗亂市場。
但生存空間的壓縮是受市場氣氛影響的,當風氣改變的時候,或者風潮過後,大家還是否堅守在球鞋這盤生意上?而行業裡的所有人,是否擁有更多機會生存下去?這個問題反而值得思考。

Aka:
答案是肯定的,原本鞋販子掙得大部分是消費者信息不對稱造成的差價。
而現在交易平台的出現,讓大部分消費者可以第一時間知道一雙鞋當下的最低價格,如果鞋販子不是一手或折扣貨源,基本就沒有了利潤空間。

Sam:
我自己本身而言是一位小販子,偶爾倒騰幾雙鞋,對於我而言球鞋市場日漸透明化和規範化,可以讓販子更加遵守市場規則,不敢去亂賣假貨。
但與生存空間掛鉤的肯定不止這一個因素,還是要看球鞋本身是不是受消費者的喜歡,有人急迫想買,有人想賣貨,這是一個很自然的交易過程,而且相信很多販子本身就是球鞋愛好者,也只是在做自己樂意和有興趣的事情,所以不能嚴肅地定論生存空間這種問題,樂在其中是最主要的。

tags :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