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6141209

台灣也有國際級DJ!“DJ QuestionMark”(DJ 問號)專訪

最近火紅的2013 Red Bull Thre3Style Taiwan 國際DJ賽的北中南三區預賽全數落幕,由潮流品牌Puff Nation贊助,曾於2011年拿下台灣區DMC個人組冠軍的DJ QuestionMark(DJ 問號)也順利的脫穎而出,將在6/28參加全國決賽,而此次大賽的全國冠軍將代表台灣,到加拿大多倫多參加Red Bull Thre3Style全球決賽,爭奪The Ultimate Party Rocker的稱號,可謂是台灣DJ界的大盛事!

DJ這個行業有點酷、有點神祕、有點帥氣、工作的時間也與大多數人不太相同,一般人對於這個職業有著許多不了解的地方,於是,在決賽開始以前,我們特別專訪到了曾代表台灣遠赴英國參加DMC大賽的台灣冠軍DJ – DJ問號(DJ QuestionMark),聽看看到底他對於“DJ”的看法如何?

問:請問你是因為什麼樣的機緣而開始學習DJ?
問號:這是個誤打誤撞的故事…我從小學古典音樂,高中時加入管樂社,有一天,班上熱音社的同學邀我幫他們聽練團,於是我就去了,殊不知,整團的人都在那間樂器行學樂器,就我不是,於是老闆就『介紹』我去上上看新開的DJ課程,當時想說也無訪,誰知道一栽下去就是這麼多年…

當時覺得新鮮的是,DJ跟古典音樂非常不一樣,古典音樂一切都有樂譜,譜會告訴你該怎麼辦,DJ不但沒譜,連要怎麼安排歌曲,效果,聲響都要自己設計,對我來說簡直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問:第一次當DJ是什麼時候?
問號:嚴格來說,我第一場正式演出是17歲,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是在政大的聖誕舞會上,是健康又青春的場合呢!(笑)只是那時台下的舞客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他們應該想不到學生會竟然找了個高中生來放歌吧。

問:成為DMC冠軍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改變?
問號:其實沒有耶…生活依舊。(如果你們當時有訪問我說不定就有了…)別人說的表演邀約不斷,巡迴繞著地球跑,或身價飆漲等事情…好像沒有這等福份碰到(笑),真要說改變,可以又多認識自己一點了,也多認同了DJ這件事在我生活中的重要性,倒是去DMC WORLD Champion Ship,見識過世界之大之後,視野開了許多,想法也多了許多。

問:DMC跟There3style的差別?
問號:DMC的規則是初賽三分鐘,決賽六分鐘,風格不限,只要你能展現出自己的技巧/魅力/風格即可。

而There3style是15分鐘,最少演繹三種風格,同時要展現群眾魅力及個人風格。就我的認知而言,DMC比較需要在短時間內暴發出極大的能量,讓觀眾目瞪口呆,是種表演取向的比賽。而Thre3style是要用15分鐘講一個故事,情緒有高有低,把現場的觀眾帶入自己的音樂世界。比較派對取向的比賽。

兩個比賽老實說…準備起來都超級困難的….

問:這次初賽的set你想表達什麼?
問號:很單純的,我把很多我喜歡的音樂串在一起,回到一個DJ的本質–推廣音樂,享受其中,想要介紹很多好聽的音樂給大家,另一方面,想要做點實驗,聽說有些夜店有些不成文的規定,像是不能播韓文歌,中文歌,或台語歌等等,我認為音樂無國界,更不該有語言或風格得的界線,我們的目是HAVE FUN!好笑的,好跳的,好聽的就好。所以來點謝金燕,來點黃妃,來點舞棍阿伯,WHY NOT?

(編按:小編當天真的在現場聽到DJ問號有放黃妃跟舞棍阿伯,風格只有強而已!)

問:前不久你也參與了Puff Nation號召的「 IDR / 我不可能會饒舌」的歌曲製作,參與後有什麼感想?
問號:我跟這個Project的召集人RPG認識也好多年了…而且也當了RPG好一陣子的錄音師,可以說是穿過同一條褲子的好朋友,在些年,也和他一起經歷了些了台灣hip hop的變化起伏,很開心Puff Nation願意支持這個Project,還大費周章為參與的Artist設計專屬T-shirt,更驚喜IDR掀起這麼一大波討論,代表關注而且在意這文化的人愈來愈多了,從有網路上有人說『他就是那個我不可能會饒舌裡面的DJ問號』就超級欣慰的了啦!(畢竟我露面的時間就那麼幾秒)

我真的不會饒舌,也不想承認有寫過錄過饒舌歌…

問:對於台灣的DJ環境的想法?
問號:現在DJ器材取得愈來愈容易,DJ資訊更是,很多大學紛紛成立的DJ社團,每個月都有不同的party promoter辦的多采多姿的活動,國際DJ來台灣的頻率更是愈來愈高,品牌,廠商,婚禮,對DJ的接受度與了解也是愈來愈廣泛,DJ終於開始走出夜店與煙酒毒品的刻版印象陰霾,而在推廣『DJ文化』的團隊也愈來愈多,綜觀而言,我覺得環境是愈來愈好的,愈來愈多元,也愈來愈被當成是音樂家,當然,還有非常多需要我們DJ努力的部分,畢竟,一個好的環境是需要用很多心力呵護出來的。

希望有朝一日,長輩聽到我們從事的是DJ,回應是"WOW! GOOD!" 而不是一個深鎖的眉頭。

小編訪問後繼:這次的訪問,完全可以瞭解到DJ問號有著非常開闊多元的想法,以及多麼的熱愛自己的工作,尤其是最後他說得這句話「希望有朝一日,長輩聽到我們從事的是DJ,回應是"WOW! GOOD!" 而不是一個深鎖的眉頭。」更是充滿後勁,比賽有輸有贏,但是很多的精神跟態度是很難靠一次性的比賽去衡量的,不論最後是誰代表台灣遠赴多倫多去參加這次的大賽,甚至不只是DJ大賽,各種不同領域的「台灣之光」都一樣,每一位堅守自己崗位努力的人,都可以靠著自己的能力過著有尊嚴的生活,並且也得到社會大眾的尊重啊!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