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夠重口味,那你可以無法理解 Supreme

▲ 圖片來源:uncrate

Supreme 素來「膽識過人」,相信是潮流界公認的事實。膽識過人,在於 Supreme 廣泛的產品取材,以及屢屢讓人跌破眼鏡的奇葩單品。

讓人印象深刻,又何止彈珠機、雙節棍、磚頭、狗盆、摩托車呢?毫不誇張地說,從單品類型涉獵範圍的角度,Supreme 在全球範圍近乎是無出其右的存在。

▲ 單車鎖比單車貴,直接偷鎖算了……(圖片來源:shopserve.jp)

▲ 圖片來源:districtmagazine

單品夠奇葩,就算是 「膽識過人」?試問,你會在和尚廟考慮買梳子嗎?作為一個潮流類型的單品,完全脫離消費者使用範圍,或是在單品選材上乏善可陳,都是不明智之舉。

哪個品牌夠膽販賣一台發售價破萬美金的彈珠機?恐怕只有 Supreme 了吧。當然,Supreme 的「膽識過人」,可不僅僅如此。(以下內容或引起不適,請酌情觀看)

▲ 圖片來源:yakkun-fashion.jp

上圖為 Supreme 與日本怪誕藝術家 Norihiro Sekitani 將在 2018 秋冬推出的新品,設計風格無需多言,二字足矣:變態。

Norihiro Sekitani 素來喜歡以人體器官、真人畫像以及「真.血脈噴張」的視覺形式呈現,創作手法可謂是相當粗暴:簡單地以血淋淋的器官拼接在人物之中,附帶一些裸女圖案。

▲ 噁心到了別怪我,這已經是Norihiro 作品中口味最輕的一幅了(圖片來源:taringa)

當然,相信看到這裡,很多朋友已經按耐不住,想要點擊左上角退出文章的心。但是,本次與 Norihiro 的聯名,恐怕在 Supreme 「重口味單品」 中只能位居前五。

正如標題所言:足夠重口味,才能融入Supreme的世界。Supreme 聯名過的藝術家,或是單品到底有多重口味?

與其說是重口味,倒不如說是更深入的世界觀

▲ 圖片來源:artribune

Andres Serrano

單純賣弄著 「情色」、「變態」、「反人類」 的主題,未必是 Supreme 找來這些藝術家合作的原意。崇尚自由,態度鮮明,反倒是 Supreme 多年來向大家灌輸的觀點。

而去年 Supreme 最備受爭議的單品,相信非美國藝術家 Andres Serrano 的 「尿泡耶穌 & 精血」莫屬。

▲ Supreme x Andres Serrano 的全套單品

(圖片來源:godmeetsfashion)

▲ 1987 年創作的《Piss Christ》 展出期間,幾乎在所有地區都引發了激烈的爭論,更有不少民眾刻意毀壞其作品(Copyright © Andres Serrano)

尿泡耶穌,在各位承受能力爆表的朋友眼中,未必稱得上是一件 「重口味」 的作品。但這位出生在羅馬天主教家庭的紐約藝術家,卻在上世紀 80、90 年代引發了自由藝術與保守主義的文化大戰。

誠然,上世界末,鮮有像藝術家像 Serrano 般倍受爭議。作品主題針對種族歧視、言論自由、藝術自由、社會不公、死亡、宗教等問題,並大量使用「屎尿屁」等材料進行創作…… Serrano 似乎與 「離經叛道」 捆綁在一起。

但後世的藝術鑑賞風向,以及 Serrano 本人可並不這麼認為。

▲ Copyright © Andres Serrano

我信仰基督,但我也創作了像《尿溺基督》這樣的作品。就像曾經很多的宗教畫家雖然為教廷繪畫,但他們也把自己的觀念放進了這些宗教作品中,相信、實踐你所信仰的,但也允許不同信仰的存在,彼此間沒有衝突。你可以說我的作品噁心,但你不能說它們不美 」— Andres Serrano

▲ 除了 「浸入」(Immersions)、專門拍攝排泄物的 Shit 系列以外,Serrano 拍攝人像的作品也非常著名(Copyright © Andres Serrano)

在大眾審美裡,藝術應該是和 「美麗」 掛鉤的,但 Serrano 的取材卻並未止步於此。

相反地,他敢於打破常規,置輿論於身後,單單是這種態度和氣量,Supreme 會與之合作,一切似乎就很符合常理了。

▲ 圖片來源:Hypebeast

Neckface

如果說 「屎尿屁」已經是 Serrano 攝影作品裡最 「重口味」 的存在,那來自加州北部的街頭插畫師 Nasty Neckface 定會發出:Just So So 的感嘆。

▲ Copyright © Neckface

血淋淋的重金屬意象、生動卻依然驚悚的惡魔形象、詼諧的標語,是 Neckface 萬年不變的創作風格。

當然,看完他的作品,你甚至會懷疑這位鬍鬚邋遢,外貌頗有幾分日本邪教魔頭麻原彰晃韻味的哥們兒,是否有點邪教背景。

▲ 在 2003 年推出,Supreme x Neckface 系列(圖片來源:Grailed)

▲ 圖片來源:wikimedia

邪教背景?不好說,但 Neckface 正是全球十大連環殺手之一 Richard Ramirez 的表親。

而素來喜好在塗鴉中填注 「五芒星」、「羊頭雙角」 等寓意著撒旦和地獄的符號,Neckface 顯然是一個Cult Art的狂熱粉絲。

▲ 圖說:Copyright © Neckface

出生在美國加州北部的 Neckface 自小生活在街頭巷尾充斥著重金屬塗鴉的貧民區,在市鎮開設塗鴉店的家中兄弟自小讓 Neckface 觀看恐怖電影,帶他逛鬼屋的習慣。

「在10歲的時候,我們會讓我媽媽去看 《Freddie Kruger》(猛鬼街) 的電影。而作為墨西哥移民的後裔,我們從不忌諱 「死亡」。因為在墨西哥文化中,死亡不是啥事兒,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死亡之日」這一習俗的原因。」 — Neckface

▲ 早年青澀的 Neckface(圖片來源:Vice China)

當然,生活在加州這塊最肥沃的滑板文化土壤之中,Neckface 也得找點正事幹一下。誰知道,陪著 Neckface 在 LA 一塊兒耍的,可都是 Andrew Reynolds、Bryan Herman 等大哥級的滑板前輩。

儘管在滑板圈子裡,Neckface 的實力差得可以忽略不計。但其識別度極高的創作,卻讓 Supeme、Thrasher、Nike SB、Vans 相繼拋出橄欖枝,欲要與其聯名。

▲ Neckface x Thrasher(圖片來源:Google)

▲ Neckface x Vans(圖片來源:Highsnobiety)

▲ Neckface x Nike SB(圖片來源:Havenshop)

▲ 圖片來源:Google

接連與滑板大牌們的聯名,自然讓 Neckface 名聲大振。而來自日本,主打 「Rude Style」 時裝風格的 Wacko Maria 便是 Neckface 在日本地區首度聯名的潮流品牌,雙方自 2016 年開始合作至今。

▲ 鍾情原宿的 Neckface 早在 2004 年,便於原宿 ABC-Mart 鞋店牆壁上塗鴉(圖片來源:japanforum17)

▲ 當窪冢洋介和 Neckface 同屏,日式 Vs 美式 Bad Boy 誰更靚仔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躍然紙上……(圖片來源:Instagram)

藝術,可不止梵高和畢加索而已。而 Supreme 推出過的重口味單品,又豈止於此呢?

▲ 2012 年春夏推出的 「黑森林 Tee」,原畫取材自法國現實主義大師 Gustave Courbet 擺放在巴黎奧賽博物館的名作,《世界的起源》(圖片來源:Google)

▲ 2006 年推出的 「舔我那X」 Tee(圖片來源:Grailed)

▲ 還有 Supreme x 前田俊夫的 「摸我那X」 Tee(圖片來源:Supreme)

▲ 圖片來源:Google

藝術的本意,全部是未必順眼、具備常規美感、大眾接納度高的作品。正有人聽著 《Angel Of Death》 懷唸著 Slayer 帶給我們震撼金屬快感,也會有人因為 Kendall Jenner 的上身,才 「認識」 Slayer。

當然,樂隊成員 Gary Holt 身上的 Tee,足矣證明了:當小眾文化的擁護者,被商業粗暴挪用後,也只憤怒一下、繼而不滿,最後只能演變成無奈。

皆因,把千千萬萬的普羅大眾哄得服服帖帖,才是品牌運營的正道。

那,這群大玩 「色情」、「血腥暴力」,非冷門素材不歡的藝術家,為何又能和賣得街知巷聞,堪稱 「XX第一潮牌」 的 Supreme 玩得不亦樂乎?

也許,Supreme 世界觀和文化裡,從來沒有「服務普羅大眾」 的信條,反倒是 Fuck The World以及 「老子就是離經叛道,愛幹嘛幹嘛」 的金漆招牌,這麼多年來依舊經得起商業的洗禮,閃亮無比。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