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全球最大潮流展 ComplexCon 能成功是因為他?30 歲還在撿剩飯的村上隆!?

“ The Internet In Real Life ”時間將近走到11 月底,要總結這個月的潮流熱點,恐怕還得勞您大駕把視線轉到月初那兩天。

 

 

沒錯,ComplexCon ,筆者同事口中的潮流盛宴,一桌子在品牌調味和明星擺盤上都堪稱頂尖的饕餮大典。

 

 

這樣一桌子好菜擺在眼前,眼瞅著那麼多饕客都品了頭啖,為什麼今天筆者又要嚐嚐這二道鮮?

 

 

因為在我眼中,僅僅開了兩屆的ComplexCon 為我們展示的是潮流未來發展的另一種可能。把潮流作為生活方式的可能。

 

 

潮流展會我們見得不要太多,憑什麼ComplexCon 就像電影主角一樣與眾不同?同樣是搞噱頭炒熱度玩營銷,怎麼你ComplexCon 就可以能別人所不能?

 

 

給你一個三個字的答案—— 村上隆。
眾所周知,ComplexCon 力邀村上隆擔任兩屆活動的主題設計師,負責展會的創意與設計。

 

▲ Complexcon 幕後的兩大推手:村上隆和Pharrel

 

除了不遺餘力的在活動中植入自家標誌性的各種元素,以及推出各類展會限定單品大肆圈錢之外,村上隆還真給ComplexCon 帶來了一些不同。

 

▲ ComlexCon 上發售的展會限定款Mr.DOB

 

不同在哪?那就是這位日本超現實藝術大家的超凡本領,和他合作的產品彷彿就可以擁有不一樣的靈魂,可以打通商業與藝術的界限。 

 

▲ 村上隆x Virgil Abloh 展會限定T-Shirt

 

直白點講:可以讓消費者為他買單買的心甘情願,這種點石成金的本事我就問問各位眼不眼紅。可以眼紅但別急眼,說起來,村上隆的這一生就靠這一招從撿剩飯的混到了今天。

“受困貧窮”

▲ 別誤會這是村上隆的收藏,而不是村上隆在收破爛

 

撿剩飯的?這話可不敢瞎說,但事實上,頂著近兩個世紀最富盛名、最有影響力、最能吸金的日本知名視覺藝術家村上隆,在他30歲左右的那幾年,主營業務就是撿剩飯…

 

 

不同於其他家境貧寒的傳統奮鬥偶像和賣慘搏人設的新興網紅,這個出生在戰後經濟起飛、物資富裕的東京市的日本同志,家庭成分也算得上“根正苗紅”。

 

▲ 戰後重建的東京

 

村上隆的父親是一位老實懇切的出租車司機,而母親則是一位傳統的日本家庭主婦。據村上隆本人自述,小時候熱愛藝術的母親經常會帶他去看各種藝術展。

 

▲ 一輛日本街頭的車,但肯定不是村上隆老爹的出租車

 

而後從他的生平履歷來看,痴迷於畫畫的小村上隆憑藉著不懈努力(考了三次才考上),考取了日本美術學習的最高學府——東京藝術大學。

 

▲ 村上隆曾就讀的東京藝術大學

 

從這個角度分析,村上隆幼時稱不上家境殷實,至少也能自給自足。畢竟我猜各位應該都不太有幼年在藝術展沉浸的經歷,要是高考失意兩次,恐怕也很難讓家裡支持复讀。

 

▲ 青年時代的村上隆

 

那怎麼一個好好的日本文藝男青年就去要飯了呢?!哦,抱歉,是撿剩飯。我們的知名藝術家在沒成名之前還注意著保護好自己的尊嚴。一個字:作。 
考入了知名大學後憑藉繪畫特長,村上隆獲得了獎學金三百萬日元。

 

▲ 如果把這張照片命名為“獎學金微笑”

 

隨後手持巨款的他迅速陷入了貧窮,除了繪畫一無所長的他將全部款項外加自己多年存錢罐裡的儲蓄都用來購置了畫具。 
最後身無分文的他只能忍飢挨餓,落魄到去便利店撿別人的剩飯充飢。

 

▲ 那這一張……

 

而他的課餘活動就是把玩自己的畫筆。沒辦法,女朋友因為他太窮跟別人跑了,沒啥能做的,也就玩玩筆了。

學會和慾望相處

 

 

就這樣,繼續不懈努力的村上隆(畢竟也做不了什麼別的了)在1993年獲得了東京藝術大學日本畫專業歷史上第一個博士學位,次年他拿到了亞洲文化協會的大獎——有機會去紐約進行為期一年的創作和學習。

 

▲ 90 年代的紐約街頭

 

通俗的講,在紐約的這一年,村上隆的人生軌跡被改變了。而這個扭轉歷史車輪的始作俑者不是別的什麼,就是幾隻老鼠。

 

 

在紐約求學時,村上隆在地鐵站看到了幾隻爭食的老鼠,其中一隻大老鼠拱開其他小老鼠獨食的一幕深深的刺痛了他。窮到害怕的村上隆幡然醒悟:那被擠開的小玩意兒不就是我嗎?

 

▲ 因老鼠誕生靈感創造的Mr.DOB

 

“越是踏入藝術的世界,越讓人覺得,藝術家的目的應該是在救濟人心。既然如此,就必須清楚自己的慾望是什麼,而且藝術家必須懂得如何與慾望相處:想要物質、想要金錢、想要權利、想要女人。”

 

▲ 紐約的開放與包容讓村上隆看到了另一種可能

 

開了竅的村上隆開始正視自己的慾望,在藝術之前,他要擺脫貧困線,在此時的村上隆眼中,藝術和商業開始有可能是共通的。站在上帝視角的我們看來,此刻的村上隆還沒找到自己的謀財之路,但至少,他啟程了。

幼稚力征服超扁平世界

 

回到日本的他,敏銳的發現了在這片土地植根多年漸漸壯大的御宅文化,用現在的話解釋就是熱愛在家看二次元。此時的世界動漫風向還只是單純的迎合傳統的受眾群體,而不再單純的村上隆發現了禦宅文化的大有可為,這是一個可以風靡全國的機會,他想把自己的作品與禦宅文化結合,借用禦宅群體對這一文化的喜愛。似乎眼前的金光大道誘惑著他,可以憑藉手中的畫筆“變現”。而此時的村上隆也絕對不知道踏出這一步究竟是對傳統藝術的背棄還是真的大有可為。

 

▲ 御宅文化

 

村上隆決心藉著這個潮流,用自己的動漫符號,劈開西方藝術世界的壁壘。他要憑藉自己的藝術,給父母買一套大房子。

 

▲ 一個下定決心的眼神

 

就這樣,聲名赫赫的“超扁平風格”誕生了。村上隆的“超扁平風格”,從形態學辨認,是一種混合型的卡通圖式,略帶嫵媚絕無偉岸,表達了電腦取代人腦的時代。

 

 

虛擬荒涎、自由散漫的青春,支離破碎、花枝招展的玩偶世界。

 

 

這種圖式摻雜卡通、電玩、市井、幻覺的精神異像與新奇景觀,給人的直接印象就是看不出主體意志,而這恰好是世紀之交那個年代人類精神空茫而又幻麗,欲求而又從動的寫照。

 

 

而這一切的總結就是村上隆用自己的獨到美學,去描述這個世界,去尋找金錢與藝術間的妥協。儘管把村上隆的招牌描繪的美輪美奐,但說句實在話,他的作品風格看起來還是適用於幼稚兒童。

 

 

顯然在創作生涯中,這樣的話村上隆先生聽過太多,人們不斷的指摘村上隆只是個迎合鈔票的大齡幼童。於是在2003年,村上隆公開發表了他的「幼稚力宣言」。在這篇宣言中,村上隆坦白的告訴所有人,他要用幼稚力征服這個世界。怎麼征服世界?你們都說我幼稚我就給你們來點邪的。

 

 

村上隆一本正經的地將日本禦宅族沉溺的漫畫、電玩和卡通動畫和日本特有的情色文化毫不羞恥地結合在一起,而在世俗的眼中,這樣的產品少不了白眼和非議。法蘭西學院院士馬克·弗馬洛利就公開表示:“我絕對不會去參觀村上隆的展品,他做的也能算是當代藝術?”可奇妙的是,憑藉這件作品村上隆成為了當時作品拍賣價格最高的藝術家。而這件作品量產之後,第一次在美國的一個展覽上發售就迅速被搶購一空。

 

▲ 雕塑「 Hiropon 」

 

 

▲ 雕塑「 My lonesome cowboy 」

 

對於這個作品,村上隆本人的解釋是:“在這個畸形的少女身上,我看到了日本亞文化的深厚歷史,日本人的性自卑以及逐漸變態的性文化,我意識到,如果將它做成作品,將帶來巨大的衝擊。”

 

 

這話倒是沒說錯,村上隆左手舉著超扁平,右手抬起幼稚力,一腳就衝進了西方資本主義。而真的置身其中之後,村上隆才明白什麼算是如魚得水。西方開放的審美對村上隆色彩鮮明的繪畫和簡單樂觀的表達高度認同,他們用大把大把的鈔票表示對這個日本怪大叔的歡迎。

 

 

村上隆花了6年的時間,以「超扁平風格」在世界藝術界確立了自己的地位,他的作品在全世界進行了名為「 ?MURAKAMI 」大規模巡迴展覽,包括2007年洛杉磯當代美術館、2008年4月布魯克林美術館、 2008年10月法蘭克福MMK 、2009年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等,這一系列的展覽讓村上隆在聲名鵲起的同時,自然也賺的盆滿缽滿。更傳奇的是,村上隆搭上了LOUIS VUITTON 的快車,而這正是想掙錢的他最需要的商業合作。在得知與LV 合作的產品賣的很好的時候,村上隆直言自己開心的不得了。

 

▲ 搭上LOUIS VUITTON 的村上隆

 

 

與村上隆日益顯著的聲譽相反的是,在傳統的日本人眼中,這種出賣民族文化甚至褻瀆民族文化的作品根本算不上藝術村上隆本人也就撐死了是個工業家。似乎在傳統的藝術和設計從業者眼中,村上隆的成功只是投機而已,更有不少的藝術家指著村上隆的鼻子告訴他要跟他絕交。可村上隆一次又一次的用更高額的收入、更重磅的話題與整個藝術界唱著反調。

 

▲ 在日本飽受爭議被認為褻瀆傳統的「 500 羅漢圖」

 

不管那些評價有沒有道理,反正能肯定的是村上隆本人並不在意。因為,他終於脫貧了,準確地講,他暴富了。在屢屢創下最高銷售額的神蹟之後,村上隆終於把自己的謀財之路走通了。2003年村上隆的一幅作品以六千八百萬日元拍賣成交,成為了“日本人單件藝術作品的史上最高價”。

 

▲ 儘管不太清楚,但蘇富比拍賣的名頭和成交的金額還是讓筆者想哭

 

在開悟的那一刻,忍不住感慨的村上隆誠實地說:“金錢這堵難以理解的牆,比藝術領域內的任何問題更接近藝術的本質。”或許就是在這一刻,我們可以大膽的說,這位包含爭議的藝術家自己坦誠:我就是金錢的奴隸。

 

 

這個打著藝術家名號的商業文明簇擁者在這個商業社會左右逢源,於是我們很難界定這個傢伙到底是個商人還是個藝術家。

 

 

但可以中肯的講,村上隆是打通了東西方,打通了高低端,打通了藝術和金錢界限的不可思議的穿越者,或許藝術與商業對於他,真的是一體兩面的共同體。

“結”

 

不管是藝術還是商業,村上隆都代表著一個藝術流派對日本文化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藝術家真正重要的就是作品背後的思想觀念,這個性暴力愛好者的出現,讓動漫藝術在純藝術殿堂也佔有了一席。

 

 

“ Too young to live,too fast to die ”。無論你喜歡還是討厭,只有一個村上隆。 一個暴富的村上隆。

 

 

p.s. 本文由潮流先鋒轉載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