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首週票房就破「35」億台幣 《牠》能夠這麼成功,背後的配樂大師功不可沒!

成長是一個恐怖的經歷,沒有人該孤單地面對內心的恐懼。電影「牠」成功地透過恐怖片這樣的題材呈現了青少年在成長的過程中的恐懼。

「牠」與史蒂芬金的另一部小說「The Body」(改拍成電影「站在我身邊」)在故事發生地點與故事的主題上都有著相同的設定,兩個故事的發生地點都在緬因州一個虛構的小鎮德利,觸及的主題同樣都是青少年的成長。

對於青少年而言,校園與家庭是生活中的兩個重要場景,在學校,有人想著如何去追心愛的女生,有人就愛欺負人,衍生出霸凌的問題,在家裡,有人被家人逼著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有人受到家長的不當管教,衍生出家庭虐待的問題。無論是霸凌,還是虐待,都是一種具體化的暴力行為。

電影經由在下水道出沒的跳舞小丑潘尼懷斯暴力殺害小孩的社會案件,以及各自面對著家庭暴力或是校園暴力的七個青少年,做了一個戲劇性的連結,指陳了青少年在成長環境中所受到的暴力,還有這些暴力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所造成的陰影。然後,用「恐怖片」這樣的電影類型直接表明「暴力是恐怖的」。

面對暴力,有人害怕,選擇默默承受,因為反制暴力,需要克服害怕的心理,這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大到需要那種許多麻吉好友的打氣才行。電影透過七個青少年組成「魯蛇俱樂部」的方式,讓每一個人在麻吉好友站在身邊幫忙的友情之下,各自得到了消除內在的擔心、焦慮、困惑、害怕,畏懼的心理的力量,這也點出了友情所能帶來的正向力量。當然,本片也很聰明地在塑造角色的擔心、焦慮、困惑、害怕,畏懼等心理的同時,展現了出色的恐怖片該有的基本功。

「牠」是一部恐怖片,也是一部講青少年友情與成長的劇情片,因此,電影的音樂除了製造驚嚇,恐懼的感受,也要為片中的青少年提供感情的能量,負責執行嚇人與感人音樂任務的是倫敦的作曲家Benjamin Wallfisch。過去十多年來,Wallfisch參與了六十多部電影的作曲、編曲、編配管絃樂曲、指揮,像是在「傲慢與偏見」、「贖罪」,「簡愛」等片中擔綱編配管絃樂曲與指揮,在「自由之心」、「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敦克爾克大行動」等片中參與作曲,他在2017年以與Hans Zimmer合作的「關鍵少數」獲得金球獎最佳原創音樂提名。在電影音樂之外,Benjamin Wallfisch也曾擔任過倫敦交響樂團,倫敦愛樂樂團,BBC交響樂團指揮。

近兩年在「鬼關燈」,「安娜貝爾:造孽」等片練就做嚇人音樂的功夫,Benjamin Wallfisch在「牠」這部片裡有著更上層樓的表現。Wallfisch透過電子氛圍音樂、古典鋼琴琴音、凝重的絃樂交互營造著溫馨與不安的氣氛,也經常透過清亮,明亮感的鋼琴音色對照聽來像是心事重重的提琴樂聲。或是讓提琴突如其來的變調發作,還有採用噪音或扭曲變調的旋律製造驚嚇效果,而Wallfisch也用了兒童和聲演唱來呼應片中「小孩是受害者」的故事主題,這些兒童和聲演唱不時為電影浮現出冷冽,陰森的感受。




無論是由兒童獨唱歌聲帶出溫馨、祥和,靜謐的鋼琴獨奏,隨後緩慢轉換成弔詭的鋼琴與絃樂合奏的德利小鎮夢魘故事主題樂曲《Every 27 Years》,鋼琴與絃樂交織著溫馨與悲傷的受害兒童喬治的主題音樂《Georgie’s Theme》,以柔美的鋼琴音色表現少女貝佛莉的主題音樂《Beverly》,透過旋律忽快忽慢的步調切換,旋律在音量上忽大忽小的變化呼應影像視覺上所帶來的驚懼駭人的緊張情節音樂《Time To Float》,或是用馬戲團小丑表演的音樂風格,搭配玩個變調走音把戲的方式譜寫潘尼懷斯的主題音樂《Epilogue – The Pennywise Dance》,Benjamin Wallfisch為「牠」所創作的音樂達到了電影要讓「溫馨」與「驚心」這兩種對比的情境感受共同存在的目的。

 

via: Warner Bros Pictures Taiwan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