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素人模特」,除了 Luka Sabbat 與潮童 Yoshi 你還想到誰?

這篇文得先從近年在時尚和潮流領域大批湧現,曝光度絲毫不遜明星的人說起,他們被稱為「素人模特」。

↑ Luka Sabbat

就在幾天前,曾頻繁出現在 Dolce & Gabbanna、Hugo Boss 等一線品牌 T 台上的模特 Luka Sabbat,又一次被媒體尊為上賓,對其進行了線下專訪。而這場對於 Luka 和一眾以他為代表的新銳「素人模特」來說,根本是再平常不過的採訪中,唯一不平常的地方,是這家媒體,它叫作 《Forbes》!

對,就是富豪榜的代名詞,連座右銘都是「資本家的工具」的那本著名商業期刊。如果你覺得這還不足以說明素人模特如今火熱的程度,我也沒輒了,而這現象不禁讓我們觀察到對岸的一個人。

↑ 梅詠

他叫梅詠,旅居日本的北京人。 FUCT SSDD、PAWN、NUMBERS 等多個知名潮流品牌的日本總代理;包包品牌 bravo 的聯合主理人,如今他又有一個全新身份 — 個人全新品牌 Liberaiders 的掌舵人,不意外再次成了原宿的話題焦點。

將 Liberaiders 一詞拆解開來,便能得到 Liberate (解放) 和 Raiders (侵略),兩個很容易產生政治聯想的強硬詞彙。這裡的「解放」與「侵略」到底在表達什麼?這要從以下藝廊說起。

無垠的草原與羊群,天路、哈達、轉經輪和無數燦爛的民族文化遺產,以及由於常年生活在高原,面龐上那抹樸實的紅色,這一切指向的便是中國,乃至東亞最古老民族之一的藏族,和可愛的藏族人民。而他們正是即將登陸北京和上海的 Liberaiders 第一季單品型錄的素人模特!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當品牌的國際化標準已經被曲解為到外國取景、用外國模特兒、往衣服上印外國字兒,梅詠先生和他的 Liberaiders 這次讓一切回歸本源的藏族羌族自治州朝聖之旅,要尋找一處不只是可供拍攝的外景地。

梅詠先生的這作為讓人聯想到近年的 Gosha Rubchinskiy!

後者之所以特殊,除了讓斯拉夫民族的西里爾字母一度成為了近兩年潮流世界最受追捧的設計元素,更在於那一張張來自聖彼得堡、莫斯科、海參崴的俄羅斯本土年輕面孔。 更別提 Gosha Rubchinskiy 和他的素人模特團隊在加里寧格勒那場盛大演出,所展示出的民族氣息與感染力,實在讓人太過難忘。

你大可以將品牌啟用「素人模特」的行為解讀為炒作、噱頭,甚至是省錢,以及對網絡造星風潮的妥協。但在現今的大環境下,「民族真實」是否正是我們最缺少的?

其實早在年初,Gvasalia 和 Vetements 都挑釁似的啟用全素人的模特陣容在 Centre Pompidou 大膽演出,已經向整個潮流圈說了一些事。而幾個月後他們又故技重施,宣佈告別走秀的同時又在瑞士蘇黎世街頭邀請路人出任品牌最新一季的型錄模特,又一次向世人宣告著他們追尋的「真實」。

 

現在,再回過頭看看 Liberaiders 名字中看似對立的 Liberate 與 Raiders,我想各位應該也已經有了新的理解。

所謂「潮流」,本就是一次不折不扣的文化侵略,面對外來文化時,到底是應該被國外的準則所影響,還是勇敢的解放自我,去為我們本該為之驕傲的膚色與文明正名?梅詠先生給出了他的答案。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