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生中最壞事件只會有一次」 ,今年秋冬 OVKLAB 演奏一場叛逆旋律

OVKLAB 2017 A/W ” 這一生中最壞事件只會有一次 ” COLLECTION

幾年前,在 Gai Art 個展時認識了陳奎延的作品,小畫幅織滿厚實的真誠,顏料交疊之間還存有景緻外不可見的神秘,去年看到The Admirers這幅,腦中突播放起 Nirvana的something in the way,原來我剛看了 Kurt Cobain:Montage of Heck,在兩個文本之間一場誤讀誘發的相遇開始了。

 

接著 Kurt Cobain 和 Nirvana 樂隊表現出對人體器官模型與圖示的喜愛這點,又讓我想到蘇駿,他精準手繪描刻的寫實又不現實而現實形式的圖示,很喜歡的一個圖是相連的一雙手,一端握著頭骨,頭骨見腦,一端的手指燃起火苗就像普羅米修斯正在盜火,從神的頭腦傳遞至肉身指尖的危險智慧花火,裸露的筋骨肌肉和荊棘針刺描繪著刑罰的痛楚。

 

Grunge 對時裝與流行的影響,至今日,早已累積系列套裝美學,套裝美學有立即的所指效益,但隨之而來,也可能遭遇快速滑落俗套剪影的危險,作為設計者如何有不同的提案?也許上面描述的異質文本的聯想是一個途徑。化身蜘蛛開始織網的實務工作開始了,梳理脈絡和蒐集物質材料,展開結構體,把不同的故事並置,把多源的聲響話語混音,狂歡吧!像巫師一樣來調製魔法藥水看看,把材料都混合一起吧,煙霧彌漫又髒又濕麻,湯湯水水又濃稠的,緩慢又沈重的。

最後,以  120 底片的真實質感,捕捉如人物肖像般的畫面,將三位台灣獨立樂手從創作人轉換成被攝對象,透過攝影師黃俊團的視角呈現,讓型錄不單是被衣服穿的模特兒畫面,而是服裝與人互為主體的合奏旋律。現在就來欣賞這些照片吧!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