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AR / 解散前夕,兄弟本色來跟我們聊聊 … 嗯,更多的 Hip hop

你所認為的 Hip hop 可能跟他們不太一樣。

個老掉牙的問題,Hip hop 是什麼?什麼才是真正的 Hip hop?對某些人而言,它是生活,是文化,但也有可能是種娛樂方式。每當我們聽到 Hip hop的時候,會因為它而感到開心;當我們想要與眾不同的時候,會因為 Hip hop 而感到驕傲不已。

總之,我們找上了兄弟本色 G.U.T.S.,談天說地,然後分享他們與 Hip hop 之間的種種。必須要說,我從沒訪問過一個「瀕臨」解散的團體,尤其在這種熱到不行的天氣。所以,為了求真、避免現場有人少說話,我刻意分開訪問,也為他們每個人設定不同的主題。個人認為這種方式很酷,儘管會有各說各話的狀況,但又何妨?啊這不就是我想要的,用不同角度來解釋 Hip hop 嗎?

 

 

 

張震嶽:
「我需要去放下身段放寬我的視野,去看其他人,感受他們的生活方式。」

 

儘管同為 Hip hop,但很明顯地,兄弟本色與熱狗、你自己、頑童本身有很大差異。想了解兄弟本色的音樂觀為何?

我本身聽的音樂其實蠻多元的,不會單單只有 Hip Hop。像大淵也是,他也會聽一些 70 年代的搖滾,就是想找到一些不一樣的音樂元素,加入新的創作當中,我們的作品聽起來也不是那麼 Hip Hop,這就是三組藝人混搭在一起好玩的地方。我們也不希望侷限在一個框架裡,我覺得蠻有趣的,不管是「Fly Out」或是「搖落」還有我們即將要發行的專輯「搞砸」都是非常豐富的,裡面有很多不同的東西,新專輯裡頭有 Trap、Funk 還有一些 Hip Hiop 的東西,但我這裡面的位置還是以唱歌為主,因為這一塊本來就是我擅長的,其他人擅長什麼就做什麼。

承上題。這最後一張專輯的主軸為何?想傳達的事情是?

我們想要傳達的是一個無所謂的世代。現在的資訊相當發達,今天你想要取得什麼東西,很容易就能取得到了。以前要學吉他,我需要去找老師學,但現在在網路上能找到很多視頻,你隨時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教材,任何一種音樂型態都可以,甚至可以自學。在這樣資訊發達的世代,反而大家心態都變得無所謂,沒有早期那種努力的過程。另外,還有在訴說兄弟本色不同的價值觀,有人先發想歌曲,其它人再去結合自己的觀點,用這樣的方式來做音樂的。

從先前的縱貫線到現在的兄弟本色,你扮演什麼角色有什麼差異嗎?是老師,還是協助者? 

其實我的角色是一樣的,我會有一些旋律上的想法,常會做一些 Demo 讓大家去 follow。不管是縱貫線還是兄弟本色都一樣,因為旋律的部分是我擅長的。像這張專輯也是一樣,一開始我先唱然後大家在一起來做,這部分和縱貫線得時候很相像的地方。至於不同的地方當然就是年紀了,三位大哥和四位年輕人,感覺完全不一樣,我從中都在學習,盡量做到在每個陌生的環境下,都能找到最自在、舒服的方式,我覺得這樣自己能開心一點。

 

 

雖然作為老大哥,但跟年輕人玩音樂,是否有些特別之處?

外人也許會覺得我在兄弟本色裡頭扮演是一個領導者的角色,但不管是在臉書上還是音樂製作上面,我其實都是比較被動的。除了寫歌的部份我會主動丟一些東西之外,後面要開始完成的時候還是他們去做,我會放手,讓一個團體能有自己的火花。

最喜歡這團體什麼地方?

還是會回歸到音樂的部分,因為我從中也學到了蠻多。我自己聽音樂都是聽比較樂隊或是老派的音樂為主,但跟熱狗還有頑童都能聽到一些比較新的音樂,這個部分對我往後的創作有很大的幫助。雖然電音我以前也有在聽,但和他們在一起後,會聽到更新的音樂風格,像 future bass 或著是新的 Trap,都是不一樣的東西。

屬於你自己的音樂,都非常貼近一般人的日常,從你的歌曲中,我們聽得到上班族的心聲、弱勢族群的困境等。在經歷演藝圈這麼多年的洗禮,如何持續保有這份創作的初心?

我知道,大家會嚮往像我這樣讓自己感到舒服的生活方式,但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能做自己想做的。我也很努力的去過生活、享受生活,但我需要去放下身段、放寬自己的視野,並感受他們的生活方式。我的朋友都是圈外的,有的是衝浪的、有的是原住民親戚,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人。他們帶給我很多感觸,會想要把他們的生活紀錄下來,然後放在創作中。我想身為一位公眾人物,我們的姿態應該要這樣,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不然這樣會寫不出東西。像我們常常聽到一些華語歌手的音樂,都會覺得過去的作品更好,現在反而還好了,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們已經爬到一個位置了,沒辦法在像以前那樣。我希望自己不要這樣,而是能放下身段、很開心的去看這些故事的發生。

張震嶽個人接下來的走向。

兄弟本色也已經兩年了,各自也累積了許多作品,之後會開始做自己的東西。雖然我的性格比較隨興,但我也會準備自己的專輯。其實歌曲都寫好了,我會反覆去聽這些歌曲,聽久了又會覺得很膩不好聽,我會繼續寫到滿意為止。通常我會寫個二十多首,再精挑細選的挑出十首出來,雖然現在已經有十幾二十首了,但總覺得還不夠,畢竟我也蠻挑剔的(笑)。所以我接下來還是會寫歌,讓我的音樂更具有豐富性。

 

 

熱狗 MC HotDog:

「只要你能讓我看到『風格』,我就會尊敬你。畢竟這年代一切都變得太簡單了。」

 

組團這件事,是由誰開啟的?當初為什麼會想做這件事?

因為我連續五年都在上海辦聖誕演唱會,其中有兩年我分別請了阿嶽和頑童來做我的演唱嘉賓,一起在台上唱歌。當時不管是公司、後面的樂手甚至是台下的聽眾反應都特別強烈。後來公司就覺得我們五個都是創作型歌手,也都喜歡 Hip Hop,若組成一團會很好玩,所以慢慢產生了這個想法。之後 2015 年年底,我們就真的一起去了錄音室,弄了一些 Beat、寫了一些歌,像《FLY OUT》就是這樣誕生的。所以成立這個團體就是因為「好玩」,它不會是一個永久性的,因為我們都有各自的身分,有點像國外的做法,臨時出個團體玩一下,而現在大家都將回到各自的音樂身分。

長達將近二十年的 Hip hop 資歷,Hip hop 顯然與你的生活緊緊相連。從《我的生活》到《Fly Out》、《搖落》等等,這當中,你對 Hip hop 的感受有變化過嗎?

Hip hop 就是我很喜歡的音樂,它影響了我的穿著品味甚至是挑選女孩的喜好。Hip hop 有一種魔力,在你喜歡上它之後,它就會影響你一輩子。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開始只是單純地愛上這種音樂及品味,之後就隨著你的年齡一起成長,且不斷的影響著你的生活。然而,Hip hop 也是不斷的在改變,從以前超寬鬆的服裝,到現在的合身款式 … ;而音樂的類型也是不斷變化。這,就是一個轉換。喜歡這種東西,你可以去適應、習慣也可以去接受。如果喜歡這個東西,你就能吸收新的、沉澱舊的,會去做一個混合,這也是它有趣的地方。我知道每個人對 Hip hop 的想像或品味都不太一樣,但我們都是喜歡這個東西沒錯吧?我自己是用比較開放的心態去面對這種轉變。

近年來的 Hip hop 有了很大變化,無論曲風或流行方向等等。很好奇狗哥怎麼看?關於「這玩意兒」嘻不嘻哈,是否有自己的一套標準?

一定會有。像 Trap 剛出來的時候,我心想「這是殺小?和我以前喜歡的差很多。」但聽久了反而覺得蠻好聽,其實是可以接受的。等兄弟本色告一段落後,我會開始做個人的新專輯,裡頭也會有這類型的曲風。雖然我是 Old School 出來的,我有自己做音樂的態度和習慣,但我想挑戰這種風格,就是骨子裡會覺得「幹!我就不相信我不能做這種曲風。」像以前南岸剛出來的時候,我們也覺得這哪算 Hip hop,但它後來卻影響了我們長達十年之久。所以無論是 Trap 或之後的各種變化,只要過一段時間再回頭看,會發現它僅是代表著一個新興的運動和改革。

我認為不能用老舊的想法去看,而是去欣賞它、挑戰它,不然會被淘汰。後來的 Hip hop 是自由式,沒有任何限制的。人的感覺如果是 Hip hop 的話,那他做什麼都是 Hip hop。像 Kanye West 做了很多實驗性的專輯,很多人都說他以前做的比較帥,現在做的是什麼東西?他怎麼能說自己是 Hip hop?記得他回說了一句超屌的:「你們這群人憑什麼教我什麼是 Hip hop?我所知道的 Hip hop 就是沒有限制!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就是Hip hop。」是啊,為什麼 Hip hop 要有限制?他做了那麼久的 Hip hop,想要跳脫框架去玩一些新的東西,我們也會覺得那是 Hip hop,因為他這個人就是代表著 Hip hop。

 

 

說實話,對你而言,什麼是 Hip hop?文化、生活、生財工具?

都是吧!每個階段 Hip hop 的意義和實際都不同。像是我們最早玩 Hip hop 就是一個死大學生,憤世忌俗,沒有任何的顧忌,你能夠靠它交到很多朋友、把很多妹,覺得自己很帥。而對現階段的我而言,Hip hop 依舊是我最喜歡的東西,只不過同時它也是我的工作、讓我賺錢、養家活口的東西。我一直認為能用自己喜歡的東西賺錢是件很屌的事。我的工作和娛樂之間是很模糊的,我很難去區分這當中的界線。我靠它賺錢,然後靠它帶起了一堆朋友、去世界各地表演、玩樂 … 直到現在,它依舊是一件很 Cool 的事。事實上,在每個階段、年齡都有不同的意義和實際狀況,任何饒舌歌手都會經歷不同階段不同的改變,這中間會有一個零界點是需要去克服的,但,這也是它有趣的地方。

那在台灣你有覺得還不錯的新人嗎?

嘟嘟(DuDu)還不錯,他的押韻很酷,是我很喜歡的那種純正 Hip hop。儘管他一直堅持 Old School 的路線,但由於他是個年輕人,所以我覺得他這樣很酷。還有春艷也是,我覺得看一個人你要看他的整體,包括他的 Facebook、Instagram。春艷一路走來都有他的風格,就連照片都用同一種色調;而他做的東西也很另類,兩相加成在一塊,感覺就非常的酷。

而即便是和頑童不太合的 TGMF,他們這些年很努力在做 TRAP,也是很帥,因為他們給我看到了堅持。當然還有顏社,他們就是有態度,包含英宏、國蛋 … 無論是影像或音樂行銷等等,都能看到顏社的蹤影。總體而言,只要你能讓我看到「風格」,我就會尊敬你。畢竟這年代一切都變得太簡單了(不管是錄音還是拍 MV),任何人都能當饒舌歌手的時候,有沒有自己的風格顯得格外重要。

官方說法是「各自有各自目標與計畫」,熱狗的未來計畫是?

其實我的新專輯應該在去年就該發行了,只剩一、兩首就能夠收尾了。主要是因為那時覺得兄弟本色更 Cool,我從沒加入過一個團體,覺得這樣會更有趣,所以就決定把自己的專輯先擱著。直到現在兄弟本色也忙到一個段落了,也是時候回過頭來完成去年就該發行的專輯了。然後我有做一個牌子(Sucker MC),痾 … 其實也不算是牌子啦,只是我做好玩的一樣東西,看起來很有風格那樣。我做的東西都是和我有特別的連結,像「My Dad Is A Fuckin’ Rapper」就真的是小熱狗畫的 … 總之,就是一些我自己覺得好玩、很酷的東西啦!

 

Eso:

「會去認定 Hip hop 應該要怎樣的人,反而越不 Hip hop。」

 

加入本色將近十年,成功做出與過去地下不同的高度。這些年,你學到最多的東西是?

沒有想過會變到現在這樣 … 不,應該說以前想像的方式和現在不一樣了。從 Uunderground 到主流音樂,裡頭有很多事情和當初想的完全不同,心態上面差很多。以前會覺得自己很屌、認為主流藝人很假、很白癡;但真的進入這個行業,了解裡頭的運作模式,我覺得有許多東西都是非常專業的,慢慢的會去尊敬這些技術。說真的,後來反而不會去思考自己處在什麼樣的位置,而是會想自己還有哪些不足、還需要學習哪些東西。

在工作中也了解娛樂產業的概念,不只是在做音樂,也是一門生意。我很了解行銷的重要性,我的音樂和接觸到它的人之間有著怎樣的關聯。對了,還有學到如何去做表演。像兄弟本色常常接觸到大型演唱會,當中也能理解到演唱會的流程、製作等等 ⋯ 諸如此類很多的東西,和以前完全不同,不是麥克風拿著就走上台這樣而已。

那你有自己的野心嗎?

我和阿嶽工作相處下來,從他的人生觀和生活態度裡學習到很多東西。現在的我也想要在年輕的時候早點退休,去做其他的事情。會想:如果我脫掉 E So 這個角色,我就是陳昱榕,那我還有哪些價值呢?同時間,也會思考如果從頭來過,我會選擇怎樣的工作,而我的經驗及所學的東西,能夠讓我在工作場上有怎樣的發揮?像我現在也有投資一些副業,包含服飾、酒吧、餐廳等等。主要是因為我對於品牌行銷和包裝很有興趣,也很希望自己能夠完全投入其中。也許沒有辦法像那些生意人一樣厲害,但我可以試著把它們朔造成像頑童一樣的品牌,以一樣的概念用在生意上。現在我也積極去了解大家需要什麼,就和音樂一樣了解市場,最重要的就是服務大眾和思考如何包裝,不能只有自己喜歡。

那你自己的生意與 Hip hop 有關嗎?

其實沒有噎,我的生意和 Hip hop 沒有太大的關聯。我認為生意是生意,音樂是音樂,不能混為一談。也因為之前從未接觸過,所以才好玩,這些生意對我而言完全是新的東西。

 

 

 

很多人會說 Hip hop 應該怎樣怎樣,不應該怎樣怎樣 … 我覺得根本沒啥標準答案,但我想知道:你最討厭哪⼀一種「對 Hip hop 的說法」?

我認為會去認定 Hip hop 應該要怎樣的人,反而越不 Hip hop;因為他只是想去證明自己很 Hip hop 而已。這些東西真的只有台灣人會去定義,像美國 Hip hop 沒有什麼好說的,它就在你的生活之中,無論是說話的方式、對於政治的觀點、生活的習慣、穿著的服裝等等,Hip hop 對他們而言是很自然的東西,不會有人去說自己多 Hip hop 或是說 Hip hop 應該要怎樣。事實上,只有不懂的人才會這樣說,因為他怕被誤會自己不是 Hip hop。

其實我小時候也會這樣那樣想,但現在覺得這沒什麼好說的。對我而言,Hip hop 就是陪著我一起長大的音樂,我從小吸收這些歌詞的資訊,我的想法、觀念和立場,連帶我的性格、做人處事的方式也都是如此。你可以說我不 Hip hop,但你沒辦法改變我的童年,我就是被這些東西影響了,就是這樣的自然。Hip hop 就是音樂,而它的意義是「它讓你成為了什麼樣的人」,且沒有一定的規則。饒舌音樂是很主觀的,像我最近都在寫一些抒情的音樂,因為我談戀愛了,也改變了我物化女性的問題。我會很希望將這些東西分享給我的歌迷,就和電影一樣,是我不同層面的想法和情緒。

以目前來看,頑童、兄弟本色,無論如何,你是這一代最成功的 Rapper。成功的感覺怎樣?

我只是在音樂和我做的這份工作上成功而已。事實上,我有很多其他領域的朋友也都做的非常好,賺得錢比我還多。我不會以單一一個項目去討論成功與否。我很慶幸身邊的朋友也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許和小時候做的不同,但他們在自己的領域也是相當成功。

先前我遇到一位朋友,他賺很多錢、把很多妹。他一看到我,就問我現在住哪。我回答住家裡(因為那時想多陪陪家人),他一聽到就立刻說自己現在住哪、租金多少⋯之類的,就一直想表達自己是個成功的男人,想和我比較。那時我就告訴他,我住家裡是因為我在養我的家人,我的父母都退休沒工作了。我想,一個男人之所以被稱為成功,應該是在於「你能夠照顧多少人,而不是你自己過得有多好。」這是很重要的,你的價值應該放在自己「是不是被需要的那一方」。如果沒人在乎你,你賺再多錢都沒有意義。不管是家人或晚輩,當能夠給他們一些東西的時候,才是成功的人。

當然,賺錢還是很重要,但觀念要釐清才行。

 

 

Kenzy:

「站在高處要向低處學習,低處則要尊重高處。」

 

小春一直都有在關注流行資訊。對你而言,Hip hop 是否影響時尚流⾏行呢?

是,不論是日本的 KOHH、Kanye West、A$AP Mob 他們都有自己的穿搭風格;台灣也是一樣 ,國蛋、蛋堡、熱狗和我,我們也都有屬於自己的味道。Hip Hop 影響了我們的穿著、音樂和人的走向。台灣之前很流行西岸風格,所以我也都穿的很寬鬆、整套 Dickies 之類的,到 2000 年的時候又換了另一種風格,類似 TI 那種花花綠綠帶有南岸味道,而褲子也越來越緊 … 其實台灣每個團都有自己的風格,YOUNG SOULJAZ 的黑鬼就穿得不錯,而國蛋從紐約回來之後也很有那邊的味道,很常穿運動品牌的服裝。就連玖壹壹也有台灣在地的品味,身上行頭也很厲害,總能抓到他們想要的感覺。

觀察國外流行趨勢,以及目前台灣流行之差異。

最大的落差就比較慢。就我觀察,台灣流行的就是國外前兩年紅的東西,像最近才開始流行蘇格蘭紋的褲子,其實國外之前就有人在穿了。我覺得日本就走得蠻前的,很值得學習。

你會不會想改善這種差異?或者不是「改善」,而是想辦法創造呢?

我覺得「流行」就是要走在別人前面,就算那個當下別人覺得我很奇怪,我也不在意。

你很善於挑戰,同時也是個「營造風格」的能人。對你而言,(這張專輯)兄弟本色的外在風格是什麼?

就像瘦子說的:「這是一張實驗性的專輯」,我們在做我們三組藝人不會去做的音樂風格。也許有人會認為這張專輯不夠 Hip Hop,但 Hip Hop 不就是創造嗎?把不同的元素放進去,創造出自己想要的風格。所以不能去界定這張專輯的風格,它就是很實驗性。

 

近年,無論國內外,真的有越來越多歌手/音樂人大搞品牌創意,或是與品牌合作。想知道,未來除了 MJF 外,你有沒有想在潮流領域做些新的嘗試?

一直很少看到台灣有時裝展,如果能把品牌或是線上雜誌集合在一起辦場時裝週,感覺會很 Cool。我覺得啦,不要一直看國外的 Show,我們也可以看看台灣人的作品。雖然人多少會有崇洋媚外的心態(不只是台灣人,我也是這樣),但要如何將這些東西進來台灣、也順便讓我們的視野能擴展出去、被台灣自己人看見,這才是重點所在。

那未來一切都會以 Hip hop 為核心嗎?

很難說,只要能將饒舌套進去的我都願意嘗試,不會界定只做 Hip hop 的音樂。它只是一種風格,音樂才是最重要的。但我最討厭聽到「Hip Hop 就是生活」這句話。這怎麼會是生活?我覺得做 Hip Hop 就是娛樂別人,也是一種音樂曲風,台灣可以朝著傳統產業(像是廟會)方向走,那是我們的「根」,我們應該要一起去支撐它。所以我現在也開始用一些廟會的東西,想把「廟會」套入在我的音樂裡頭。雖然只是短暫出現、擺設也是台灣傳統的擺設,但我們可以把音樂做新一點,也很有衝突感。

關於頑童 MJ116 之後的走向。

我覺得我們還沒成功,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就連熱狗也還在往上爬。我們當然不能停留在原地,我們後面也有很多的優秀的饒舌歌手正在前進。我認為「站在高處要向低處學習,低處則要尊重高處」,都是互相的。雖然我們走得比較快,但沒有後面的人冒出來,大家要怎麼知道台灣有饒舌音樂?希望大家能夠繼續做饒舌,讓台灣能和其他國家比拼。

 

 

Muta:

「我喜歡的嘻哈是很自然的東西。」

 

回顧頑童到兄弟本色,你給自己的定位是什麼?

我其實沒有給自己定位,就是不斷的學習,但還是以一個創作者為定位。和兩位大哥與我們自己一做音樂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可以吸收到他們身上的優點,像他們對一些事情的執著。

在我看來,你確實是個開⼼心果,儘管地下饒舌圈多有爭端,但你總是能夠笑臉迎⼈人,化解紛爭。這跟你的個性有關嗎?Hip hop 對你而言似乎沒有那麼嚴肅?

就像小春說的,「Hip Hop 是種娛樂」,對我們來說這是外來文化,那些黑人的「玩」不適合套用在我們身上。你想要那麼街頭、那麼狠,或把自己用成某種樣子,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台灣的環境沒有像國外那樣的遭,要貼近台灣在地的樣貌才是。我喜歡的嘻哈是很自然的東西,對於饒舌圈的紛爭,我覺得很多事情認真就輸了。假設今天有人罵你,你很生氣,但他只是無聊罵你,你卻很認真的去看待這件事情,這樣不是很像傻瓜嗎?我也不喜歡把我的負面情緒帶給周遭的人,如果你的生活圈都是這樣的人,那這樣日子也太悲哀了吧!

每次看你們粉絲團的影片,會覺得巡迴似乎真的很有趣。實情真的是這樣嗎?那最有趣的事是什麼?

其實影片中的樣子就是我們的 Live,我們不喜歡事先準備好的東西,拍起來不自然。但我印象最深刻是有次台中演唱差點在台上踩空,雖然沒有摔倒,但其實蠻可怕的。

反之,辛苦的地方呢?準備表演的挑戰?

我覺得工作人員比較辛苦,我們其實還好。但非要說的話我覺得是交通時間,雖然沒有什麼事要做,但你想要做的事也不能做,就只能等待。至於挑戰的部分應該是上台前一刻,不管是大、小場表演,我到現在還是沒來由的覺得緊張。

 

 

這次將帶給觀眾怎樣體驗?

和《Fly Out》的方向有點近,屬實驗性的音樂。想要有不同的感覺,卻又保留我們影子。三組藝人碰在一起激發出新的火花,不會讓人覺得這首歌是屬於誰的,給聽眾一個全新的體驗。還有像熱狗說的:「在解散前有個畢業紀念冊的感覺,最後在端上這一盤音樂給大家」。但如果有兩百萬人連署叫我們出來,我們也還是會合體的(笑)。而未來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籌備各自的新作品,短期之內不會有合體的計劃,之後若又有機會還是會看到我們聚在一起。

有看到你們去小朋友的嘻哈餐會,影片很可愛,當下是怎麼樣的契機會想去做公益?

有朋友認識基金會的人,但他們也沒有認識我們,就想說問問看而已。剛好那時候也沒安排什麼事,就想說去陪陪他們,而且他們很 Cool,遊覽車一下來他們就一直唱:「這樣太危險…」蠻可愛的。雖然大家都很驚訝我們去做這些,但我們本身有能力的話也會去多幫助一些人,只是不喜歡參加這類型的公益活動,感覺很刻意的展現給大家看。

之後會有哪些的跨界合作,能夠透露一下嗎?

會和一位巴黎的製作人合作,因為還沒開始所以還有很多的不確定,但我們會盡量多嘗試一些好玩的東西。其實我們一直以來的合作對象都不是以名氣來決定,一定是對方也喜歡這樣的音樂,做出來的音樂才會有共鳴、有火花。如果我單純把歌寫完,請一位唱將來唱,這樣聽起來很不酷 … 所以這次邀請了這位巴黎製作人,先替我們量身打造出一個 Beat,做些很不一樣音樂。

 

 

 

後記

身為 80 後、成長於 90 年代的人,多少都受到美式風格影響。而其中最能代表記憶的,莫過於 Hip hop 這個詞彙。在當時,年青人穿著寬鬆的服飾,然後開始有些人唱起被笑稱數來寶的 Rap。

熱狗是其中一人;他也是最幸運的那一個。很早就被挖掘,然後也很巧與同樣喜愛非主流的張震嶽碰上。兩人的合作直到今天看起來還是很酷,有超暴力的《韓流來襲》,也有切中主流核心的《我愛台妹》。至於頑童 MJ116 更別說了,在同一輩人中跑得特別快,出過幾張專輯、玩法別出心裁,目前在 Underground 仍保有很大的發揮空間。我要說的是,這樣的組合,怎麼看都有它的商業謀略,你當然能選擇喜歡或不喜歡。但正如瘦子所言,「你可以說我不 Hip hop,但你沒辦法改變我的童年,我就是被這些東西影響了,就是這樣的自然。」Hip hop 可以是任何你想要的模樣,但歸根究底,亦可推估出一個輪廓,一個相似的價值觀。尤其對同樣時空背景成長(台灣)的你我而言,更是如此。

個人認為熱狗的解釋也很有道理。「人生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看法。」Hip hop 之所有趣,也是因為它不停在變,這是非常酷的一件事。未來,這場戲非但會繼續演下去,而喜歡者如我也肯定會繼續收看。問題是,你呢?你會繼續喜歡它嗎?

 


 

 

 


more about 兄弟本色 G.U.T.S.

由張震嶽、熱狗 MC HotDog、頑童 MJ116 共同組成,一曲《FLY OUT》紅遍大江南北。最初組團僅因「有趣」,但隨著多首歌曲爆紅、完成各大巡迴演唱會,讓這個組合成了本色音樂旗下最夢幻的 Sky Team。不久前,兄弟本色發佈解散,嚇壞眾人之餘,也順勢宣告將舉辦小巨蛋告別演唱會以及發佈「最後一張」專輯。而約莫在一個月前,演唱會售票告捷,據傳短短四分鐘便售罄;幾天後,新歌《搖落》率先登場,目前也達到驚人的兩百萬觀看人次 — 由此可見兄弟本色影響力之大,堪稱台灣主流音樂之最。

Bose Lifestyle® 650 家庭娛樂系統 — 不妥協,只為不同凡響

看起來簡單自然的創作,其實不簡單。這款 Bose 頂尖的全新 5.1 家庭影院系統,將不妥協的設計精神,蘊藏於所有細節之中,再次重新定義了家庭影院。以 Bose 史上最小的 OmniJewel ™ 揚聲器及纖細的中置揚聲器,打造出真正 360° 全方向音場,突破尺寸最小、聲音最好及精湛工藝的極限挑戰;外觀精緻一體成型拉絲鋁合金材質,由拋光玻璃鏡面控制台驅動,合體無線低音箱深沉強勁的戲劇張力,能體驗更多音樂本色,感受電影、電視娛樂的身歷其境。藍牙及Wi-Fi 功能無線串流任何你喜歡的音樂類型。

更多詳情

 


 

Director:Lin / OVERDOPE
Editor:Evan / OVERDOPE
Executive Editor:Amber / OVERDOPE

Photographer & Composition:Mr. Triangle
Assistant Editor:Jun / OVERDOPE
Styling|LIN XIU WEI

Make up & Hair Artist:小婷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