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被稱作「港版 Kanye West 」,麥浚龍何以令人著迷?

麥浚龍( Juno )從昔日出道無人看好直至今時今日自成一派,不可否認他的確是在噓聲中成長,亦都全憑選擇不去隨波逐流而一直堅持自己的創作,讓我們漸漸留意到他所努力的一切,無論說是電影也好抑或音樂甚至到自身獨特的風格……倘若沒有當初那些不認同甚至負評,相信絕對不會成就了今天的「 麥浚龍 」,也許這一切都不是要證明什麼,Juno 只不過一直都在做一些他相信的事情而已,所以對他而言,現在的改變,或許就是不變。

麥浚龍 — 「我學會人生的存在價值,不應該只是為了取悅別人,如果不是有當天十八歲的我,不會孕育了今天三十二歲的我。」


不需要世界認同  只需創造世界

2002 年,年僅18歲的麥浚龍以新人姿態進入娛樂圈,於《六樓後座》( 2003 )第一次進入大螢幕,接下來的數年雖說也有不同角色的出演,但存在於大家眼前不也是個黃毛小子而已。但直到 2007 年這個轉折點,出演了彭浩翔主導的《破事兒》( 2007 )以及《維多利亞壹號》( 2010 )後可謂正式闖入了電影界。

《復仇者之死》( 2009 )是麥浚龍嶄露頭角創作的第一個劇本,極具個人風格、獨樹一幟的題材得到賞識之餘並在「第 33 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第 15 屆韓國富川國際奇幻電影節」中均獲得佳績。同時也請來蒼井空與麥浚龍出演男女主角,當中轟烈的愛情卻呈現在一個悲慘、血腥的背景無疑相當具有話題性。

說實話,可能以上的時間點於當時的你也未必關注到,不過,作為林正英僵屍系列中堪稱絕響之作 — 《殭屍先生》,應屬無人不曉!麥浚龍以此花費 9 個月去創作並擔任編劇、導演,與有日本恐怖大師之稱的清水崇(以《 咒怨 》為人熟悉)製作出大膽的嘗試為觀眾帶來—《僵屍》( 2013 ),以當年出演林正英徒弟的錢小豪為主演,尤其當中更以「錢小豪」作為角色劇名,結合親身經歷作為藍本。上映後不乏大量好評,以精緻逼真的細節與吊詭刺激的劇情確實讓人眼前一亮之餘更多的是勾起了大家對僵屍題材的懷念,真正做到向 80、90 年代經典的僵屍片作出致敬。


《僵屍》電影預告

同時間《僵屍》也讓他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什麼叫「認同」,從 10 年前充滿爭議性與飽受批評的他終於得到大家的掌聲,令大家更加期待下一部電影《風林火山》又會不會同樣地把「麥浚龍」風格延續下去?


何以為世不容?何不以歌說故事…

「不具備當歌手的任何條件」由業內人士說出的這句話無疑對剛出道的Juno作出最大的打擊。

麥浚龍說:「我是在很多負面聲音中,開始行這條路,但當中有很多東西,我覺得冥冥中是很可貴的。」Juno 並不是一個很善於表達的人,卻更偏向虛構一些故事、角色通過自己的作品逐一分享他自身的經歷見解。出道 13 年,由 2004 年的《耿耿於懷》到 10 年後的推出《念念不忘》與《羅生門》回應出這延續了 10 年的愛情故事,被大家一致稱為「愛情三部曲」。


  「愛情三部曲」—《耿耿於懷》、《念念不忘》、《羅生門》

出道 14 年,我更要說的是新專輯《 evil is the point of view 》更顯麥浚龍黑暗系極致的審美,通過男女主角 — 劊子手與雛妓,貫穿全張專輯 11 首歌去訴說一個離經叛道的愛情故事,他希望這是一張需要時間消化的作品以及希望大家去思考如何去「愛」。當中觸及道德、性、大愛、人性的陰暗面而產生的不同層次可以說相當黑暗,但這份黑暗不能不說就如毒品一樣,讓大家切身體驗到當中的情感,相信當你靜下心來去聽一下《 evil is the point of view 》,感覺到的絕對不是像如今樂壇上為做而做的音樂,當中文字、意境、視覺帶來的畫面感,更多的是令大家瞭解到人性更深層的內容。在虛構世界中對現實作出喻意,在他虛構出的世界中反映出現實並留下一個讓大家沉思的問題,情為何物?愛,講究身份嗎?講究宗教嗎?愛,有對錯之分嗎?

《 evil is the point of view 》最終曲—麥浚龍  JUNO  x  薛凱琪  FIONA《結》

「其實,我是先想到故事的後半,兩位主角的下半生,分別是一位和尚和一位比丘尼,然後我又想,他們的前半生,會是怎樣?」Juno 有個癖好,喜歡憑一個人的外在線索,去揣摩他的內在。皆因真實只有一個,虛構卻是無限,所以麥浚龍創作的作品不乏前衛感、藝術感同時也保留了一向的暗黑風格!《鶴頂紅》中請來 ZOMBIE BOY,其亮點就需要大家去發現,只能說帶來的是一股憾動力!


自相矛盾/自成一派?

Juno 很多時給人的感覺可能定位在「標奇立異」這四個字中,為什麼這樣說?當你看看現在的麥浚龍,更似乎是把「潮流」玩膩過後不再追逐而穿出自己味道的風格。當你還未知道 Bape、Mastermind Japan、Neighborhood、 N.Hoolywood 、Visvim  …這些品牌時,我可以跟你說 Juno 已經成為了高端玩家,當時公認大中華地區第一個穿 Mastermind Japan 的也是他,同時也不難在他的歌曲、MV 當中發現全套上陣甚至親身來到 Mastermind Japan x fragment design Fashion Show 擔任 Model 並在 Bape 直接邀請下拍攝型錄。

在此更需一提的是麥浚龍哥哥麥浚翹的 SiLLY THING,它不只是包含著唱片公司、廣告、品牌代理,更與臺灣滾石唱片作為聯盟,重點 SiLLY THING 是一個潮流品牌。最為出名的貨車帽子在當時足以用引爆潮流來形容,特別的設計、一流的做工、獨特的風格以此常與 Bape、Comme des Garcons、Converse、Undercover …合作推出聯名單品。而眾所皆知熱愛時裝潮流的 Juno 在「 Chapel of Dawn 」這張大碟發佈後的同時開始主理了自己的品牌 — Chapel of Dawn,無論從香港到巴黎 colette 都能找到它的蹤跡。

近來來,忠於自己的麥浚龍已經可以不受潮流和時尚的束縛,穿出自成一派的獨特風格, Haider Ackermann 、 Theory 、Uma Wang 、Porter Classic …多層次感的搭配、不規則的裁剪、光頭加鬍子,看起來似乎多了一份「禪味」。


後記
的確,我相信大家或許也與我一樣,已經很久沒有認真地去聽一整張的專輯了。但不能不告訴你們,自從一次無意中聽到麥浚龍與莫文蔚合作的《瑕疵》後,確實讓我對 Juno 好奇了起來,到最近的 3 / 14 白色情人節的零時,Juno 一首《人渣》出現在我的版面,這次的麥浚龍用了這個典型貶意的標籤語,而去跟大家說出「人渣」在事實上也有他的視點、角度與故事…

對於以前的麥浚龍,其實我們也不能去否定曾經過去的那些抨擊對他就是一種惡,也許沒有過去,現在的麥浚龍也不會找回自己並學會堅持自我的想法,也有人說 Juno 是香港的 Kanye West,敢前行在其他人之前,無懼變為異流,以至於無論在電影、編劇、音樂以及潮流都把自己的風格呈現得極致。

pic via_Facebook、Google

tags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