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

專訪和田智 / 貴為日本設計大師,為何他只想設計「普通」的東西?

事實上,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寫這篇文章。

別誤會,不是我不會寫,只是每當遇到大人物時,壓力肯定排山倒海而來。要怎樣才不至造作,又該怎樣才能贏得人心?諸如此類的疑問不斷徘徊,逼得文字都顫抖了起來。於是,為了盡快進入狀況,我試著把自己當作演員(至少聽說演員是這樣幹的),試著去揣摩受訪者的心境,透過那短短一小時的對談,反覆感受每一段對話、甚至是每一個環節。

3、2、1 … 好了,我失敗了。我壓根不是當設計師的料,又怎能想像自己是設計大師?正當覺得自己遜斃了的同時,我突然想起和田先生的話。「在此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也從未與我見面。但此時此刻,你的角色很重要,你要將這段談話傳給更多人知道。」

是啊,我是編輯呀,哪來那麼多毛?不然這樣好了,回到初衷,就以大家最熟悉的口吻來詮釋「我與和田先生」的這段專訪經歷吧。

2

為何你應該繼續閱讀?

你應該也有同感,每天資訊爆炸的同時,其實反倒越難接受資訊;每當在社群網站看到「某大師名言」時,恨不得按下永遠隱藏鍵。沒辦法,實在太膩,任誰都無法接受相似資訊不斷轟炸。

所以看到這,你想按下那該死的上一頁,我也無法阻止。不過,在你選擇離去前,請容我再次介紹和田智。這樣,或許你會對此地稍微多些興趣。

汽車設計大師,著名作品為 Audi 的新 A6、Q7 乃至於之後的A5。2007 年,入選日本 News Week 誌「最受世界尊敬的100位日本人」,與書法家本田孝一、物理學家戸塚洋二等人齊名。若要以口語來形容,大概就是設計界的渡邊謙吧?

是的,和田智是國際上相當著名的設計大師。但以下這些談話,才是我認為他智慧的彰顯:

 

人生有趣的方:遇到你自己都沒想過的人、事、物

開頭,我們首先表示自己的來歷。告訴和田先生,我們是專為台灣青少年帶來新知的媒體。聽聞後,他笑了笑,說:「我很喜歡年輕人,目前也跟很多年輕人一起工作。」

聽起來是個不錯的開始,於是我打開訪綱、開始第一道問題。「在資訊不斷更迭的同時,您的設計是否會受影響而改變?」

「不會。」

咦?就這樣?也太簡短了吧?正當我訝異不已、準備想辦法追問的同時,和田先生繼續說道:「我必須要說,這是件很單純的事。設計上,我的理念不會隨波逐流;但生活上,確實會受影響。」他拿起筆,一邊在我的 A4 訪綱上隨興畫了幾筆,「像我以前都是用紙筆來畫設計圖,但現在年輕人不同了,他們是用鍵盤、電腦等科技產品。這就是時代的衝擊。」

那會覺得這樣不好嗎?「沒有什麼好或不好,只是不習慣罷了。其實我覺得他們打鍵盤的樣子還挺優美的,很像彈鋼琴呢!」論及衝擊,和田先生好似打開話夾子般,漫天聊起了最近有趣的經歷。

「你知道 Perfume 嗎?那個以電音為主的日本女子團體,他們的舞台效果非常強,背後是由一個叫 Rhizomatiks 的團隊所主導的。」原來,和田一直有與快時尚眼鏡品牌 JINS 合作,也因為這層關係,讓他有機會認識同樣與 JINS 合作的 Rhizomatiks。「我們幾年前一起推出 JINS MEME 系列,搭載提升使用者視野的設計,很適合以車駕為職業的人們。」因為層層關聯,讓這副娉美 Google Glass 的眼鏡得以量販,儘管在此之前,他壓根也沒料到會與這群年輕人合作。

多麼稀奇,從設計大師口中說出偶像團體的名號。但對和田智而言,這就是人生,你永遠無法預料。

22

我們處於創新爆炸的時代。但什麼是創新?

談到現代社會,和田先生提出了他的見解。「很多人都想創新,想做些獨特吸引人的設計。但其實一般人使用的東西,都是很普通的。」

當創新變成無用,那就是創新的暴走。

「我希望做的東西,是擁有超高的技術,但是是要很普通的東西。」如同和田一直提倡的,做設計的人應致力於經典,為經典而舉手。所以他與他的團隊及合作對象,並不會刻意添加形狀上的創新,而是關注於軟體的設計。目的很簡單,就是讓設計成為人類生活的一部分。

而這點,也反映在近日與 ISSEY MIYAKE WATCH合作的 W 系列上。

不管手錶設計或汽車設計,重點都在於與「人」產生共鳴。而和田的目標,則朝著與亞洲人的溝通。他舉了個很有趣的例子:「你跟歐洲人說吃米飯,他們完全不會有感覺,但米飯對亞洲人就不一樣了,意義深遠。對我來說,你只要知道亞洲人在乎的事,就會知道該做什麼樣的東西。」

 

與三宅一生的合作

和田智與 ISSEY MIYAKE WATCH 的合作始於 2013 年,雙方運用汽車設計的概念,打造了首款 W 系列。時隔多年,今季再度聯手,也促成了這次的面談。此行之前,我看了不少關於 W 系列的資料,尤其好奇「錶冠設計」與「鏡面反射」兩大特色。究竟,他的靈感來源為何?難不成… 純粹為了好看而已?

事實上,無論手錶或汽車設計,和田先生都抱持同樣的想法。「我只是想把生活上所感受到的人性,反映在我設計的東西上。」對和田而言,「倒影」是非常重要的概念,甚至可追溯至當年 Audi A5 的設計。

「美麗的車子,可以反映到整個城市的美。」在他的設計框架下,汽車不僅是汽車,更像是個可移動的鏡面世界。「當車子停在一個定點,例如落日的海邊,夕陽的光芒便會反射在車身上。」即使畫面稍縱即逝,卻也讓汽車/物件與周遭環境融為一體、呈現最自然的面貌。和田認為,這是最棒的樣子。

photo-16-11-2016-16-16-36

那 ISSEY MIYAKE WATCH W 系列呢?

「你有沒有看到錶圈裡的倒影?透過錶圈反射到不同的事物,就會長得不一樣。」同樣以倒影為概念,但手錶鏡面較小,反射物件以使用者所在空間為主。

「像支可以在時空中旅行的錶。呈現這裡(反射現在)的世界觀。」說著說著,他揮舞了那隻戴手錶的手,表示它可用來反射最親愛的人;還笑稱:「你可以帶這支錶去把妹,然後跟她說這個故事。」

與此同時,大師偷偷透露了他的「靈感來源」── 其實是日本文學家宮澤賢二名作《銀河鐵道之夜》。「きれい(很漂亮呀)。」想到小說中的景色,和田忍不住讚嘆了起來。

「過去的事情永遠是最美好的。這是人才能做到的能力。人可以把回憶變得龐大且美化。」他一邊轉了轉錶冠,一邊說:「每當我這麼做的時候,我會想落淚,想起我去世的媽媽及過去的回憶。」我想,大師想表達的是:其實人類根本不需要穿越時光的機器。因為只要稍微回憶一下,我們就能回到過去。

多麼浪漫的人呀。

photo-16-11-2016-12-51-02

ISSEY MIYAKE WATCH W 系列

什麼是真正的設計師?

 而聊到設計大師三宅一生的時候,和田也分享了他的感覺。

「謙虛。他就是一個很謙虛的人。」

因為 ISSEY MIYAKE WATCH W 的緣故,讓雙方有了一同工作的機會。在這段合作的期間中,他深深感受到三宅一生的謙虛。「他不會只出張嘴,而是置身事『內』地化為行動。這點讓我很佩服。」不過,話鋒一轉,他又再加了個註解:

「然後,他還有十足的勇氣。」

勇氣?何以見得?看著我困惑的表情,和田繼續解釋道:「別忘了他(此指三宅一生)的出身背景是在二戰後。當時一個亞洲人要把自己的品牌拿到歐洲去,你能否想像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做為首批前往歐美發展的日本設計師,三宅一生確實了得,就連在汽車設計界享譽盛名的和田智都自嘆不如,「相較三宅而言,我所做的根本九牛一毛。他幫日本設計師開拓道路,讓日本人出去不會被恥笑,用他的實力及勇氣告訴世人:日本人也可以做得到。」

「沒有畏懼。這才是真正的設計師。」

 

給新世代年輕設計師的建議:當個瘋子

言談之中,不難發現和田對人性的關懷。就連我問他「最喜歡的日本元素」時,也給了個很妙的答案:

「寺廟。」

原因很簡單,他認為寺廟很有情調,光的調節也很美。「我非常喜歡過去的風情,很希望這些東西能延續到下個世代。」也因此,他才投身於「傳承」這件事上。

至於給年輕人的建議,他引用前一段談話中的 ── 不能畏懼。「現在的年輕人往往不想要那麼的普通。因為怕被排擠,怕格格不入,而去做違背自己內心的事。這樣並非好的現象,需要有更多的獨立思考才是。」他說,「頭腦好的人絕對不會講反抗世界的話,唯有比較瘋狂的人才會做這麼做。」

乍聽之下有些老生常談,但在網路盛行的當今社會,又何嘗不是如此?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穿梭於網路世界中,資訊看似變多了,也多了許多發聲管道;但同時間,也少了人性,使原本多元的看法趨於統一。

獨立思考,不能畏懼。和田大師一再強調上述兩點。

要真正去傾聽自己心中的想法,並用十足的勇氣去表達、甚至打破既有框架也在所不辭。所以,當我為寫文章而感到困惑的同時,腦海中一個想法告訴我:「不妨就實踐它吧。用實踐來詮釋獨立思考,或許更能表達大師想告訴年輕人的事。」

你說我是瘋子?不,和田智才是。你說我沒禮貌?不,這是他自己說的

最後,他表示很想跟台灣年輕人說個幾句:

「我想要拜託年輕人,能在獨立思考後,去做些超越現代科技的東西出來。是更人性、更羅曼蒂克,更有情調的商品。」

他最重視的,還是人性。

244

ISSEY MIYAKE WATCH

官方網站:點此 
台灣客服專線 / 02-2504-6969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