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prockyaapbari

聽 A$AP Rocky 和 A$AP Bari 談有關 VLONE 的那些事

如今明星藝人推出服裝品牌,早已經不是多稀奇的一件事,相信朋友們對此多少有些審美疲勞。但不得否認的是跟 A$AP Mob 有千絲萬縷關系的 VLONE 算的上是這股洪流中的佼佼者。巴黎 Colette 門前的長龍,Wes Lang 親手改造的廠房,或是時裝周上屢屢出現的 V 字 LOGO,無不是 VLONE 迅速崛起的佐證。

2

美國演員 Orson Welles 曾說:“我們生來孤獨,孤獨的生活,孤獨的死去。只有通過愛和友誼,才能創造出我們並不孤單的錯覺。” 將這句話封為聖經的 VLONE 由 A$AP Bari、A$AP Rocky 以及陳冠希牽頭成立,他們把對世界的價值觀融入服裝的設計,將「孤獨」延續。

近日美國潮流網站 Highsnobiety 對 A$AP Rocky 和 A$AP Bari 的采訪中,他們不但談起了 VLONE 的 “孤獨”、成名地紐約 Harlem 以及各地的期限店,還首次談到了合作夥伴陳冠希。而我們也希望通過翻譯,讓更多的人了解 VLONE。

VLONE 代表了什麼?
Rocky:VLONE 算是我生活態度的一個寫照,“live alone, die alone.” 僅此而已。

在明年,有沒有給 VLONE 設定什麼新的目標?
Bari:沒有,我不喜歡定什麼目標。因為當你設定了目標,卻沒有實現的感覺太糟了。我的目標就是活在當下,走一步算一步。

陳冠希在 VLONE 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Bari:我們是一個團隊,每個人並沒有規定具體的 “官職”,陳冠希做他要做的事,Rocky 也是,我也是。

3

Rocky,你怎麼看待你在 VLONE 中的角色?
Rocky:我認為 VLONE 算是 A$AP 生活方式的一種表現形式,換言之,VLONE 與 A$AP 很相似,他們對我來說是一樣的。A$AP mob 里有很多天賦異稟的成員,而 “live alone, die alone” 是我們共同的生活方式。人們有時會覺得因為種種原因被大眾所排斥,不論是外界的因素,還是自身的問題,我也一樣,所以說現在很多人越來越適應這種孤獨的生活。而我把這種感覺抽離出來,做成了衣服。

從經營的角度來說,我們每一次策略的推進或者調整都是由公司的合夥人一起敲定的,每個人都在此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想做的是生活方式,並不僅僅是好看的衣服。你可以看到穿著 VLONE 的流浪漢在大街上睡覺,也可以看到 SoHo 區的年輕人穿著 VLONE 開著跑車。世事難料。

Bari,你覺得你是團隊的權威發言人嗎?
Bari:不是,我一直盡量少說話,我要做的所有事就是少說話,多做事。

4

將 “Friends” 印在衣服上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含義?有沒有諷刺和挖苦的意思?
Bari:這個系列的衣服上並不僅僅只印了 “Friends”,後面還有一個減號。你可以很富有,但是減去富有的時候你就一無所有,要從零開始。所以這季的主題應該是 “minus friends”,沒有了朋友就會更孤獨。“Live alone, die alone” 這就是所有的含義。

在獲得了成功和關註之後,“live alone, die alone” 的創立初衷有變化麼?
Bari:我希望更多的人們起床後就會穿上 VLONE,更多的人能體會 “live alone, die alone” 的感覺。這是我們一直的追求,也是我們一直在努力做的。

那你是不是一個很安靜或者說很孤獨的人?
Bari:不是。我有朋友,我有兄弟,但是我 VLONE,這並不矛盾。我有時會自己獨處,有時也會跟大家一起。你不能否認的是每個人都需要獨處的空間去做些想做的事情或者是思考。

平時的設計靈感都來源於什麼?
Bari:我不會刻意的去買那些最新的奢侈產品,然後模仿。我所有的靈感都來源於我的生活。相比較直接展示創意,我更喜歡拐彎抹角一點,當你發現這件衣服里的秘密的時候,你會感覺和我有共鳴,這才是我追求的。

5-1

你曾經說過,你受 Harlem 的影響頗深,並且 “Style is in our DNA”。20 世紀 30 年代的 Harlem Renaissance 對黑人文化產生了極大的推進作用,反觀現在,你覺得 Harlem 還是最卓越的文化創意中心麼?
Bari:不是。

Harlem Renaissance:哈林文藝複興運動。橫跨 1920 至 30 年代的哈林文藝複興運動(Harlem Renaissance),是當時以紐約哈林區為中心的黑人文化覺醒運動,以黑人文學啟蒙為起點,擴展到音樂、社會政治議題等其他文化面向。

為什麼不是了?
Bari:執法者奪走了人們的自由,在 Harlem 你再也不能做你想做的事。露天烤肉不行,和哥們閑扯不行,我的家鄉正在一點點失去本來的模樣,那里的文化正在一點點消失。我現在住在加州,但是我每次去紐約都會回 Harlem。我盡可能的回去看看,生怕那里變的完全陌生。

我現在做的,以及 A$AP 的在做的就是將 Harlem 文化帶到世界各地。讓倫敦、俄羅斯或者是德國的人們都能感受到我們的文化。

6-1

Rocky,Harlem 文化還是你時尚和音樂靈感的來源麼?
Rocky:我認為 Harlem 一直都是我靈感的來源之一。但是那里變了,和我一起長大的那些人都不在那里住了。

是不是刻意回避在洛杉磯的 Fairfax 大街開 pop-up store?
Bari:對我來說 Fairfax 並不屬於加州。Eddie Cruz 成就了這條街,但他是紐約人。他將他眼中的街頭文化帶到加州,並讓這條街繁華起來,但是對我來說這並沒什麼可新鮮的。我覺得有意思的是 Venice Beach 和露天遊樂場。我覺得洛杉磯的市中心和紐約的市區沒什麼兩樣。當時陳冠希朋友 Wes Lang 想要出售在市中心的房子,陳冠希就買了下來,這讓我覺得有點瘋狂。我認為只有 Venice Beach 和 Dogtown 才是真正的洛杉磯,只有那里才有八九十年代加州滑板文化的影子。

7

有沒有想過開設街頭服裝實體店?
Bari:我做的不是街頭服飾,也不是時尚文化,我做的是街區文化,我做的東西是給在街區奮鬥掙紮的人穿的。

你覺得 pop-up store 這種模式被過度利用了麼?
Bari:pop-up store 是很好的模式,並且並不會消失。如果說這種模式過氣了,那也是因為品牌玩的太過火了。但是你要知道,我們做的並不是 Kanye West 的那種 pop-up store。我們開設 pop-up store 是因為我手里有些特別的產品只想賣給特定的人群。我是通過我的手賣給客人的,並不是通過中間商。如果我把店開在一個特定的地方,其他地方的人喜歡怎麼辦?

省略中間商?
Bari:剔除他們。

這樣做你還能看到都是什麼人購買了產品?
Bari::沒錯,當你在 VLONE 的 pop-up 購買產品的時候,我有 85% 的可能性在場,並親自將你購買的產品交到你手中。

57f9b2b27ee1b680_453

後記
通過 Highsnobiety 的訪問讓我們了解了很多 VLONE 不為人知的故事。不過,雖然 VLONE 崇尚 “live alone, die alone” 的生活方式,但是在我看來他們並不孤獨,至少他們還有那麼多的夥伴,那麼多的簇擁,這些愛和支持也並不是錯覺,是用 100 多美金才能買到的 T恤,生意就是生意。 即便如此,我也會買單,因為 “always strive and prosper”(A$AP)。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