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樓下的房客》的突破與商業視角都是台灣影史的前所未見

崔震東、柴智屏、九把刀,三位堪稱台灣近代電影圈的黃金鐵三角,於今夏再帶來了全新作品《樓下的房客》。改編至九把刀的原著,故事以房東和房客之間的劇情橋段為內容,透過變態房東的透窺視角,深入了解人性的不同面向。《樓下的房客》集結任達華、李康生、莊凱勛三位影帝,搭配邵雨薇、李杏兩位在戲中大突破的演出,無疑是近來台灣電影的最強卡司之一,而眾演員們的尺度無極限,崔震東、柴智屏、九把刀在製作上的費心費力、毫不保留,更是在多方面上開創了台灣影史的新頁。


 

 

《樓下的房客》至去年中發佈了一系列前導預告片,即是引來廣大的討論、創造無數的話題;小說本身就極具享受性,如今將翻拍為電影,包括劇情當中的諸多限制級橋段,若屆時真要完整呈現,將有望成為台灣影史的前所未有。前導片在吸引力上的成功,同時也預告著《樓下的房客》電影版本的調性,將會參照小說的詭譎、奇幻、驚悚、恐怖,而當它正式確立為限制級時,則更奠定了本片可預期的觀賞性。

 

 

 

六個房間,八個房客,不為人知的秘密,
難以克制的慾望。

 

《樓下的房客》憑藉每個演員的角色刻畫,隱喻著不同的人性面向,就如同聳動的電影標語「鑿開人性盡頭」,幾近參照小說的劇情設定,本部片是還原了原著裡所渴望營造與呈現的獵奇、詭譎、驚悚,透過諸多大膽、重鹹、誇張的橋段,以前所未有的角度來完成電影的演出及發展。任達華所飾演的房東,被譽作本片的最佳選角,在早年同類型的香港電影裡,任達華即是詮釋變態、殺人魔等恐怖角色的代表,如今再由他來以精神不正常的前提下實行偷窺,演技上就具有相當的說服力。金馬獎影帝李康生,在片中飾演同性戀房客,有著一名男友,兩人諸多激情、性愛的鏡頭,是台灣影史無數不多的大膽,然而,據線上影評的表示,向來專精於藝術片領域的李康生,在踏入商業範疇時,口條等方面仍有與本片調性不太協調之處,然而,這一部分還有待讀者親自給評。

金鐘獎影帝莊凱勛,飾演一名有著許多問題的體育老師,他與李杏所飾演的陳小姐之橋段,透過預告片即可見到諸多激情畫面,而這亦是《樓下的房客》對揭開人性最赤祼的真實面相所渴望的呈現ㄓ之一。李杏的部分,在本片裡頭自然聚焦她所飾演的陳小姐憑藉姣好的身材與漂亮的臉孔,和諸多男性擁有性愛關係的產生;在展現情慾及肉體方面,李杏是毫不做作,十分大膽且自然,精彩的完成詮釋。至於本片的另一位話題人物,由邵雨薇所飾演的穎如,她接替了在前導片之後因無法大尺度而退出劇組的李佳穎,然而這一換角似乎讓《樓下的房客》和邵雨薇本人皆大有收穫;詮釋一名看似乖巧、但神秘、並且會殺害他人的作家,同時還有大膽裸露的鏡頭,邵雨薇除了突破自己,也讓《樓下的房客》突破台灣電影,她與任達華堪稱本片的兩個最重要人物。

 

13123365_1067749199981420_6125729076633446760_o


 

 

美術設計

 

《樓下的房客》除了在演員與劇情的安排備受討論之外,強烈的藝術氣息和配樂設定,同樣值得探討。一棟耗資五千萬的公寓場景,請來日籍美術總監五辻圭打造,導演崔震東在美術設計上十分要求,這方面從奇幻感十足的前導預告片即可感受,並且在往後的電影細節裡頭也能看到;原先編劇九把刀是期待房子的設定既破爛又陰森,但在強調本片的主要大觀-人性之下,導演崔震東仍舊以華麗當中的險惡來進行主視覺及氛圍的呈現,創造強烈的反差與刺激。

 

 


11270303_891780077578334_1604578032614228841_o

 

電影配樂

 

《樓下的房客》的電影配樂同樣用心十足,亦是另一個觀影重點,然而,當你知道了導演崔震東過往擔任過 Sony Music 的大中華區總裁,便不難理解他對於音樂層面的要求。《樓下的房客》當前最被討論的配樂即是由波士頓交響樂團演奏的《Gloomy Sunday》,由匈牙利作曲家 Rezső Seress 譜寫,而後歷經多次翻唱,成為一首相當知名的歌曲。「匈牙利自殺歌」是《Gloomy Sunday》的另一個稱號,據說有上百人聆聽這首歌曲之後,隨而自殺,因此它還曾遭到禁播。如此兇猛的配景,用來呈現《樓下的房客》的電影氛圍,想必非常適合。

 


在了解到《樓下的房客》從劇本、美術等層面之突破後,進一步的,我們來關注該部作品從初期針對市場所做的設定與規劃,而這部分將會是台灣電影圈在往後所值得參考與學習的地方。

導演崔震東從過去的唱片圈轉戰電影圈,他具備著對市場更為獨特且廣闊的視野,而這長處則讓他目前所操作過的電影幾乎都有相當好的成績,回顧《等一個人咖啡》、《小時代》這兩部創造高票房的電影,先不論觀影者對演出、劇情等層面上的評價,就以商業片質的角度來看,是有相當良好的回報。而當崔震東親自下海做導演時,儘管他在製作的品質上有著極高的要求,並且堅持著理想,但在取得平衡之際,仍是先採用大數據來分析觀眾、分析原著 IP 價值,以叫好又叫座為目標邁進。

《樓下的房客》成本耗資 1.5 億,面對台灣電影圈內少有的大製作,崔震東除了堅持拍出精彩的作品,限制級與超突破的設定所可能造成對票房的影響,他其實早已深知分眾市場的未來,所以毫不擔憂。「精算」是崔震東帶給商業類型電影的全新觀念,從製作初期便開始「精算」票房,「精算」觀眾、「精算」拍攝期、「精算」片長,在以不盲目的創作及拍攝為主,強調特色,抓準分眾的概念,《樓下的房客》與崔震東作為可能是台灣電影圈的先鋒,值得許多台灣的企業借鏡。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