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3017

專訪 / 鄭子靖 - 解開 Hip hop 廠牌「秘密基地」消失之謎

「像是不能說的秘密,起源來自一個基地。」

秘密基地起源於 2006 年,於三年後正式解散。說來可惜,這是間頗具規模的廠牌,即便是到了今天,仍少有專門做 Hip hop 的音樂公司能夠媲美。儘管解散傳言甚囂塵上,但對喜愛 Hip hop 的粉絲而言,這些都不是重點 - 因為在那個年代,能有像秘密基地這樣的廠牌出現,已經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適逢 T.G.M.F 新歌《SECRET》發布,總算又喚起大家的回憶,而在YB 的引薦下,讓 OVERDOPE.COM 有了挖掘「秘密」的機會。幾天前,我們前往西門町,與一位神秘人物進行交談 …

_MG_3009

鄭子靖・秘密的起源

只要對台灣街頭稍有認知,肯定對 Jimmy 哥並不陌生。多年前組織藝青會,至今仍致力於街頭文化、塗鴉藝術的發展。但大家可能較不清楚的是,當年那個「秘密基地」,其實就是由他與夥伴們(據說總共四人)一手打造的。「除了我之外,海毅更是關鍵人物。」

「我們當初幾個年輕人有個理想,想為台灣 Hip hop 做點事情。」

在秘密基地創立之前,Jimmy 一夥人早就深耕西門町多年。開服飾店,吸引聚集各式各樣的街頭人在廣場跳舞、饒舌。回憶起當年,他說:「那時候真的很好玩。大家都是真的喜歡這個文化的。」因為曾經承辦多個活動,也發現到地下音樂人缺乏與主流市場接觸的管道,於是便與從國外回來的 MC 海毅,有了做「廠牌」的想法。

_MG_2977

為了圓夢,打造最具規模的嘻哈廠牌

「以前我們會丟 Mixtape 給唱片公司,但都沒得到回應。可是事實上,檯面上藝人的 DJ、舞團都是從我們這邊發的。與其一直幫別人做,何不開自己的公司?」在當時,開 Hip hop 廠牌無疑是項挑戰,而秘密基地卻提供了很好的工作場域。包含音樂製作室、錄音室、收音室、DJ 製作室、舞蹈教室、公關部門等等,規模前所未見,同時也吸引不少音樂人前往。

「我們要想辦法為這些饒舌歌手出片,這樣饒舌才會起來。」

談到為何會想純作 Hip hop,是否是因為看到商機?Jimmy 認為並非如此,他僅是認為「國外可以,為何台灣不行?」而事實上,秘密基地並沒有跟這些饒舌歌手簽約,只是為大家發行而已。他說當年饒舌根本不會賺錢,唯一的方式,就是透過為線上藝人做活動、混音,然後再把賺取的收入投入在 Hip hop 音樂上。所以對 Jimmy 與海毅而言,他們只是在投資這個市場罷了。

「我們曾經是一群充滿夢想的人,但沒有機會。所以我們想打造一個地方,像是個秘密基地般,能讓充滿理想的人聚集在一塊,在這邊一起做自己喜歡的事。秘密基地是個沒有包袱的地方。」Jimmy 語帶興奮地說道,好似回到當年、那個充滿理想的自己。

_MG_2982

三年,虧了台幣千萬。

可惜事與願違,最後秘密基地賠了一千多萬,逃不了解散命運。據聞當時共花費三千萬元(房子、裝潢、人事及器材等等),是後來賣掉房子才勉強把數字拉到千萬。老實說,我知道這一段問起來會有些尷尬,有誰會想談論自己失敗的經歷?但 Jimmy 沒有迴避,僅說了句:「我們太早做 Hip hop 了。」

因為早,前面沒有任何案例,使得他們好比先遣部隊般,一切都得自行摸索。Jimmy 甚至為此兼了三份工作,為得就是想辦法生錢,協助公司度過難關。然而時間有限,加上諸多困難接踵而至,再好的戲也得提早下檔。2008年,秘密基地結束營運,旗下音樂人各奔東西。

MC 耀宗成立逆流音樂;Barry 與 JodeC 去了 How We Roll;于耀智和楊賓等人建造 T.G.M.F;AGOGO 前後與不同人合作,改搞獨立製作;Nella 繼續於製作圈打拼;而三小湯則進了顏社。不難發現,這些人都是當今數一數二的音樂人,就算分散於各處,但同樣都是來自於秘密基地。光從這點就證明了秘密基地的價值,而倘若廠牌延續到今日,其發展也是相當恐怖的。

說到這,Jimmy 哥特別提醒我一定要把這段寫下來:「我真的很感謝投資方,也就是海毅的父母。當時他們完全的支持我們,不管我們做任何決定都不干涉。甚至直到決定結束,也沒有嘲笑與看不起我們,只說『這樣的經驗是用錢買不到的,相信這三年的投入,能讓你們未來能多懂得思考與規劃。』….我對他們無比感謝。」

_MG_2984

于耀智、Nella、三小湯

聊著聊著,我們當然不能忘了《SECRET》這首歌。問及Jimmy有沒有聽?他說當然有,甚至連他老婆都很喜歡三小湯的verse。

「小湯這人很好玩,我們大家都很疼他。」回憶起認識兩人相識過程,Jimmy 忍不住笑了起來。「當時小湯是自己跑到辦公室說要學饒舌,但每次要收學費的時候,就拿出一大堆銅板出來,感覺很窮很可憐,所以後來姑且就不收他錢,改叫他打工,用打掃來換留在公司。」但也因為如此,三小湯很早就經驗了有關音樂的一切,也看遍形形色色的人,讓他相較同齡孩子懂得很多。一直到現在,Jimmy 還是相當關心他,「他每一首歌我都很喜歡,他的歌詞相當恐怖,唱到人性非常深入的一面。」欣慰之情,不言而喻。

至於現在紅翻天的 YZ,Jimmy 也利用這次機會爆料:「于耀智這小子以前很乖,給人感覺超乾淨的。」與現給人的Swaggy印象不同,當時的 YZ 相當青澀,與 AGOGO 兩人組成 BOZO BOYZ,主打電子 Hip hop;舉凡像《偷吃嘴要擦乾淨》、《你是我的菜》都是他們的成名曲。儘管這些年改走 Trap Music,但在《SECRET》這首歌中,YZ 採用較為輕鬆的方式詮釋,頗有當年 BOZO BOYZ 的Fu,也相當符合「秘密基地」這個主題。

_MG_2991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王牌製作人Nella這塊拼圖。

「Nella 非常靜,他的音樂非常厲害。」Jimmy 說 Nella 是海毅找來秘密基地的「秘密武器」,強化了歌手們的創作,同時也協助歌曲更為完整。但針對他這個人,Jimmy 語帶玩笑地說,「他給人的感覺,就不像個做饒舌音樂的人。嗯…就很像上班族。」但這樣的人,卻總能帶來出其不意的驚喜。這些年我們不時能聽到 Nella 的作品,除了全製作外,亦有不少有關 Rap 的嘗試。如果大家聽了《SECRET》覺得很不賴,也推薦大家聽《喜歡你》、《舞》這些單曲,就如同 Jimmy 所言,「Nella 真的是很棒的音樂人。」

聽到《SECRET》,Jimmy 當然很有感受。其實這些年發生的一切,多少都與秘密基地有關,「海毅也因為這樣過得很辛苦。」但儘管發生這麼多事,「大家還是朋友。」Jimmy 說。

_MG_2995

話鋒一轉,我們又聊起了現在的饒舌圈。

「我喜歡有意義,感覺很正面的歌。最好是真實的。然後有能與不同音樂類型做結合。」儘管並非饒舌歌手出身,但 Jimmy 對台灣饒舌也有他的看法。拿最紅的熱狗舉例,他再次強調:「我們不應把音樂限制在饒舌,可以與更多類型的音樂做結合。當初熱狗如果沒和張震嶽做《我愛台妹》,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成功。」所以他勉勵現在的音樂人,能多方設想,嘗試尋找不同管道來突破。

當然,層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環。「大支就是個很顯著的例子,我很喜歡現在的他,東西非常正面。這也是源自於他生活上的轉變,吃素,關心流浪動物等等…」生活對創作非常重要,與不少音樂人看法相似,Jimmy 認為饒舌還是要回歸真實。

「幹,大支你超屌,你讓我無話可說。」

_MG_2992

繼續為台灣街頭做事情

秘密基地之後,Jimmy 並未停止藝青會的活動,但屏除塗鴉活動,是直到逆流音樂的耀宗與 KOS 的阿文來找他,說:「DJ 有比賽、街舞有比賽,但為何饒舌沒有比賽?何不結合其他元素(如改裝車)試試看呢?」這才讓他決定辦 MADSTREET,讓饒舌歌手有個舞台。

「以前如果有人給我們機會,給我們錄音室、給我們場地跳舞、給我們噴漆罐噴漆,那我們會很好過。當我們有能力的時候,是不是也要給年輕人一個機會?」MADSTREET 跟秘密基地一樣,也是在這樣的心情下開始舉辦的。當然對主辦方而言,肯定是要經過許多考驗;Jimmy 用他在街頭多年的經驗表示:「我只是在做我喜歡的事。」面對外界對 MADSTREET的批評,他反倒處之泰然。接下來他們要去部落,準備要捐錢給排灣族的學校。「有時候讓街頭人去部落做公益活動,他們才會知道自己已經很幸福了。有多少歌手在抱怨環境不好,但你看看人家環境多麼差。要懂得知足,知道嗎?」

_MG_3005

給年輕人的話?

「以前我會說,『除非我累了躺下,不然沒人能讓我倒下。』但現在不同了,我認為不要害人,『你喜歡就去玩,不喜歡就不要玩。』」Jimmy 認為,當專長變職業的時候,需要更多彈性。不能總堅持在某一點,而忽略了需要靠商業模式來賺錢。「最近大家都在罵頑童變商業了,但我認為,不然咧?要有錢才能繼續做下去啊!」他並不認為商業有何不妥,重點是要做得漂亮。而對那些很有堅持的年輕人,Jimmy想對他們說:「也沒人說你不能堅持,但請當做玩票就好,不然大家都很辛苦。」

那我們該以什麼態度去做呢?Jimmy 進一步表示,首先就是要尊重。「不管什麼圈子,都有很多長輩、前輩在前面付出。包括滿人在內。如果沒有他們的努力,Hip hop 也不會有現在的光景。」面對亞洲各國 Hip hop 越漸起飛,他相當強調團結,而團結的第一步,還是尊重。「我認為楊賓今年如果不用進去關,他們之後會很恐怖。做事要看未來,如果負責人不大器,那穩死的。你看以前潮流多好,現在呢?我覺得眼光要放大一點,『要團結』,不要想什麼市場會被對方剝削。像楊賓就是非常典型的領袖,很欣賞他。」即使局勢瞬息萬變,Jimmy還是希望年輕人能了解前輩的付出,然後抱著感恩的心去看待。

_MG_3029

_MG_2964

關於秘密基地:「心中的痛,但不後悔。」

訪問到了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問了:「你後悔開秘密基地嗎?」Jimmy 回答道:我不後悔,我覺得很好玩。但我後悔的是,那時候沒有先了解經營模式,再去開公司。我相信海毅也是這麼想。」由於當年他們抱著圓夢的心態,所以少了商業思維,使得公司陷入困難。這也讓 Jimmy 後來相信商業是必須的。「畢竟如果當初商業一點的話,也許秘密基地還能撐到現在。」對此,Jimmy 相當感概。而事實上,光是這不怨不悔的態度,就足以令我肅然起敬。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開秘密基地。」

儘管已經退居幕後,也遠離圈內的紛紛擾擾,但 Jimmy 仍牽掛著台灣音樂。這回因為《SECRET》跟他聊了許多,除深度了解秘密基地,不少言語也令人感同深受。像是那句「你喜歡就去玩,不喜歡就不要玩。」在結束採訪回公司的路上,就一直在我腦海迴盪。是啊,不就是因為喜歡才開始的嗎?儘管多了些堅持、面對各種艱難,但為了延續,不正應該想個合理的辦法嗎?每次與這些經營者聊天,多少都會獲得一些的東西。這次,Jimmy 讓我見識了「純粹」與「商業」之間,其實並非兩條平行線,只是需要時間證明,也需要更多理解與尊重。

你曾希望有個秘密基地,能塞滿大家的夢想嗎?相信除了 Jimmy 與海毅這名為「秘密基地」的基地外,台灣還有更多「秘密基地」隱身於各處。他們都在尋求一個夢想,也期待有天能闖出一片天。未來,秘密基地或許再也不是秘密,但這過程與經驗,永遠都是台灣 Hip hop 相當重要的一頁。

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太過自滿。下一章節,或許將從你而開啟。

Director:Lin / OVERDOPE
Editor:Evan / OVERDOPE
Photographer:Triangle / OVERDOPE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