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專訪 / 從爭議到登上時代雜誌:饒舌歌手大支的自白

惡漢惡形惡相 饒善饒惡饒佛

「我說我混幫派的,所以長得壞壞的;其實不是壞壞的,我是長壞了。」-〈男性的表白〉

身型魁梧、滿身刺青的他在歌中自嘲,這副兇神惡煞的軀殼常常惹人誤會。台上,他是饒舌歌手;台下,他是素食者,是佛教徒。為了解答對世界的疑問,他用了2年的誠意感動達賴喇嘛合作〈人〉一曲。他是台灣最具話題性的歌手之一,TIME magazine、CNN、Discovery Channel 也曾訪問過他。

他來自台南,本名曾冠榕,外號大支。

1

 

沉淪黑歷史 歌詞當講稿

「紅豆會讓你軟趴趴,我每次都塞五顆進嘴巴。大麻叫weed飯都沒差,公平分法我分但你先拿。」
-〈快樂丸〉

嘻哈的核心概念是「Keep it real」,意見就是「做你自己」。對於自己的黑暗史,大支在美國嘻哈雜誌Hype Magazine形容為「PG-13」(不適合13歲以下兒童觀看)級別以上,沉迷夜店派對不回家,對昔日的他而言也只是基本。大支對過去從不遮掩,更撰寫〈快樂丸〉自揭吸毒荒唐史。『賺了好幾棟房子 想起來我好想死 那一些房子全都被我的鼻孔給吸光了』一句便道出昔日毒癮令他傾家蕩產。儘管這些醜聞會令人尷尬,但他倒認為用自己作反面教材教化聽眾,是饒舌歌手的責任,他曾向ETtoday 新聞雲表示,「饒舌歌最重要的是親身經歷和體驗,要就很誠實,不然就不要寫。」

大支饒的不是歌詞,是演講稿。「Rap這種東西不是那麼音樂,很像演講。」他向筆者表示,「這個演講有押韻有節奏,可能有時候我們對年輕人要講甚麼道理,他們可能會抗拒。」對於教育下一代他有另一套見解,「但是有押韻、節奏,容易聽的,還可以跳的,很自覺就可以把你要傳遞的信息傳到他們腦中。」

 

不要怕長大 愛罵成過去

     「重生悔改,你能回來;新的旅程,就從現在。連聖人都有過去,罪人也該有未來。」-〈快樂丸〉

時年35歲的大支,早年好抱打不平,看不順眼的說寫DISS(鬧人的饒舌歌)以揶揄別人,如〈早餐妹〉罵崇洋台灣的女孩,予人愛罵的形象。回想當年他也表示,「那個時候的我、年齡、過程的我,我的心就是這樣子,比較多暴戾之氣、很多不爽想講。」但他堅持批判時政、藝人、政客沒有對與錯之分。子日:「三十而立。」隨著年齡增長、影響力的增加,大支開始反思,他坦言「當你知道你說的話、你做的事也可能是年輕人榜樣的時候,那你自己就要去思考呀、你要去成長呀,就不要害怕長大。甚麼年齡、甚麼成績就去做甚麼時候的事情。」擺脫過去的枷鎖,因時制宜可算是大支做人的哲學。

儘管粉絲多番要求多寫DISS歌,但大支坦言自己已沒有創作它的感覺,他笑稱「其實創作這個東西最主要你要有感覺啦,像我現在這樣,我就對那個沒甚麼感覺,那我自然就寫不出來。」總有聽眾是獨愛DISS歌的,DISS歌數目的劇減未免會令一定數量的樂迷流失,但大支也從容表示,「既來之,則安之啦,你就順其自然啦,不要說為了想要多一些支持者甚麼的,就寫一些、作一些你不想做的事情,或者歌曲。我覺得這樣沒意義。」

舊日嬉笑怒罵的他,現在改以較嚴肅沉重的腔調,原因很簡單,就是想做一個大家都能笑的笑話,「現在想的比較多啦,我希望大家都在笑,我不要有人在笑、有人在哭。如果一個笑話是這樣子的話,我能觸及的層面就更廣啦。所以我現在在做的事都是做一個「大家都能笑的笑話,不是一個有人哭、有人笑的笑話。」經過歲月的洗禮,或許真的會令人更替人設想。

6

 

堅持是賭注 無對錯輸贏

   「一路打擊話語總是充斥,就算勇士也變瘋子,但他還是沒回答原來他是聾子。」-〈不聽〉

大支2013年的大碟《不聽》與這首歌同名,還找來美國殿堂級饒舌歌手Nas 合作。這次合作甚具歷史性,不但是嘻哈界的突破,也震撼了整個華語樂壇。「不聽」記載著的不單他的故事,也盛載著他做人的哲學。「在追求夢想的路上,常常會有人跟你說你做不到,然後對你冷言冷語、冷嘲熱諷,很多攻擊性的言語會讓你失去信心。」大支誠言,自己也曾懷疑過自己,質問自己「誒!到底我這樣做對不對,現在那麼多人跟你說你不行、這樣子不OKAY的狀況之下,我也常常懷疑自己。」直至他擁得更多成就後,他體會到一個哲學-「當越沒有人相信你的時候,你要越相信自己。」

然而,大支強調,這種相信不是莫名奇妙地相信自己,必須視乎自己的心智成熟程度。他直言,這種自信「是賭注,而且也需要勇氣。當然成功或失敗,這個結果你要自己負責,但是當你一有這種決心的話,我覺得你也不會去在那邊想,我要不要做呀?我該不該做呀?我做的是對還是錯?」不聽其實就一個思考後的成果,他補充「有這個決心的話,那你就朝你的目標邁進,不要去聽別人說這樣不該做、這樣不對諸如此類的話。」這概念跟09年〈人〉MV中,達賴喇嘛的答案如出一轍,「你應該考慮的是對或不對,當你覺得這是正確的事情,就算你不能全部完成,只能完成一部份,那也是成就,你應該繼續努力,而不應該總是去思考到底能不能夠在你有限的生命裡把這些實現。」說到底,沒有認真思考就選擇不聽,只會是死路一條。

面對聽眾「不聽」,大支也追求順其自然。他笑言,「這個東西不能強迫別人聽啦,你喜歡聽,你就來聽。我的歌放在網絡上,不喜歡,你下次就不要點啦,就非常簡單呀,又不是我拿在你耳邊說『誒!你趕快聽,你一定要聽。』喜歡聽,我很開心,不愛聽沒關係,我會尊重你的選擇。」最後,他贈了一句「不強求,隨緣。」

美國當紅饒舌一哥Kendrick Lamar就新專輯《To Pimp A Butterfly》向Rolling Stone 表示,「假如世界是開心的,我們可能給你一張開心的專輯,但如今我們並不開心。」而《不聽》也大概只有2-3首歌比較溫情、愉快。但大支澄清,「它沒有比較一致的調型,我覺得這比較像我,而這個專輯就象徵那個創話者本身。」他解釋,「我覺得我弟弟他們很少回家,所以我就寫這首歌(《回家》);〈不聽〉的話,就是一路走來的那種信念 ;〈屠宰場之窗〉就是因為我吃素,我希望可以呼籲大家都去思考一下這一方面的問題。」他強調,每首歌都有其面向,沒有開心或者不開心的風格。

 

舌劍指國際 文化翻譯難

與Nas合作的〈不聽〉還他再次在外國的饒舌圈曝光。今年年中,大支將會推出他的首張個人英文EP進軍國際,大支向Youtube頻道黑男透露,英文不是他的母語,所以現在跟國外的團隊以Skype開會,檢查用詞的準確度,主題圍繞東方、世界觀、佛學、全球性議題等等。但他今次向筆者透露,以佛學為題的歌現在要放棄了,因為實在太難譯。

衝出台灣後,環繞的生活主題就不一樣,文化差異也影響到專輯的主題。他舉例笑稱,「假如說,像我們東方,有一個人他可能在一個豪宅死掉,房價可能會下跌,可是美國的話他們不會因此下跌啦。所以要更去了解美國的生活環境、背景、風俗民情。」他透露,專輯的主題比較世界性,不單局限於美國市場,而他的作法是把一個很宏觀的觀點,再慢慢縮小來講。至今,已確立了數個主題,例如善與惡之間的對抗、美國的貧富懸殊問題。現時美國的饒舌專輯會以一個整個故事,像電影劇本那樣創作,如Kendrick Lamar 的《Good Kid, M.A.A.D City》和Tyler, the creator的《Goblin》和《Wolf》,但大支表示不會仿效,「因為我寫的東西其實拉得蠻開的。現在我在美國做的以EP為主,這樣子我們可以比較密集的發佈,不會一兩年才發。」他更直言,「現在真的是單曲的時代啦,做一張不錯,可能你在一兩年之後,大家忘了你。」他揚言,這張EP會有實體碟發佈。

2

 

人人有功練 工藝的傳承

於2003年,大支於台南成立了自己的廠牌-人人有功練工作室。門下的小人和BR最為耀目,前者更被喻為大支的「嫡傳最得意弟子」,風格與他最相近,他的神曲〈兇手不只一個〉在Youtube有超過200萬點擊次數,當中揭露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霸凌等內容更惹起社會的熱烈討論和探討。至於BR,外號「吵架王」,以Freestyle(自由說唱)、Diss(罵人)和Battle(即興對賽)聞名,詞風銳利、韻腳瘋癲,一部講述饒舌的紀錄片更特地找他拍攝。大支亦大讚他們是甚具潛力的新人,他強調自己的責任不僅要看出他們的優點,也要告訴他們的盲點。

對於未來,大支也坦言自己不可能一直唱下去,接下來還需要靠新一代接班,而他們就再交棒給下一代。於2010年的大支-人人有功練網誌上,他刊載了《最大支宣言!!》,當中寫道「國外的饒舌歌手他們總是致力於一些回饋黑人社區的活動,教導黑人小朋友站起來。」5年後他自言,「就是說我們做的除了自己的發展之外,其實還有蠻大的傳承,怎樣打造一個更好的環境給下一代,不論是做音樂還是做人,這都非常重要。」對此,他的工作室也會舉辦饒舌班,指導新世代學習。

 「我的人生充滿屎尿 是我自找 好想重來一遍,我還活著但我知道 好運遲早 有用完的一天,
現在我吃素不煙不酒不用藥 過去的我早死掉,目前我全心全意致力於動保 我養了十四隻貓;
我也辦慈善 party 募款給育幼院與街友們,街友們微笑的皺紋 小朋友們說長大要幫更多人,
我終於找到真正快樂讚 不用補整天超嗨的看,連我都行真的沒那麼難 快試試這最好的快樂丸。」
- 〈快樂丸〉

   這一小段歌詞或許就是大支對未來的期盼。

本文由_飛步提供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