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leThis節目由福斯汽車贊助播出)

Wassup Producer
Wassup Interview
Wassup GreenTed

editor_Evan Wang
photo_WAR Convict Studio

寒冬將至,但台灣 Hip hop 卻始終燥熱。

這次採訪對象「戰犯 WAR Convict Studio」 陳小律告訴我,他們最近有個新的企劃,打算開個 Youtube 頻道還有經營貓砂事業。算算離上次採訪他也隔了兩年,當時他們才剛辦完「90後小孩演唱會」沒多久,稱得上勢頭上,也聊了許多對未來的期許。如今 ── 兩年過後,也是時候檢視當初那些諾言,以及「出社會」後的他們是否熱血依舊?先說結果,這是一篇關於計劃與實踐的文章,如果你也是那種持遠大抱負但總是不得志的人,或許會有不少感觸。

戰犯也算是默默了好一陣子,先說說最近大家在幹嘛吧。

「首先,大家都知道春艷加入夜貓組跟顏社合作,而我自己則因為嘟嘟他們去當兵,所以也是先進顏社一邊賺錢、一邊吸取養份。目前夜貓組新專輯已告一個段落,我的任務其實也差不多了。」

「退伍後的 Dudu 現在是專業包貓砂工人,目前也積極幫他籌備一張正式專輯;麥斯則是擔任銀行專員,之後會跟八八男組團體「妨礙風化」,預計會做一張收錄六首歌的EP;至於春艷一直想靠自己做些事情,雖然他目前能力有限 … 但我想就先試試看吧!反正夜貓組走主流那塊,而他自己想 underground 一點也沒關係。」

還記得90後小孩演唱會的盛況,在那之後的戰犯經歷了很多,也一度被顏社老闆迪拉胖評為相當看好的年輕廠牌。然而,事情卻沒想像中那麼簡單。

「說來也慚愧,前陣子大家都有點迷惘。」

「事實上,距離戰犯上次最大的企劃已經是兩年前了(也就是90後小孩演唱會)。當時大家都以為我們要起來了,然而,結果並沒有,反而陷入了低潮。還記得有討論過要不要先暫停、各自出去闖一下之類的。因為對我來說製作層面想要更好,跟Ten(頑童MJ116製作人)去跳蛋卻持續與頑童合作一樣。哈,有點像草帽海賊團鍛鍊兩年的那種感覺吧?但是後來他們都勸我不要,以至於我不得不另外想辦法讓這團隊前進。」

「坦白說,這段時間我都在思考戰犯之後該如何經營。其實,不管是顏社也好、好威龍、人人有功練也好,他們都有老牌的藝人且具有一定的成熟度。反觀現階段的我們,沒有龐大的資金,但卻有著不能忽視、足以彌補一切的能力 ── 企劃能力 ── 像是經營一個頻道或涉其他事業。」

目前陳小律的 Youtube 頻道「 WASSUP PRODUCER」已經上線,其中《SampleThis 取樣這個》節目公開播放四集之多。如他所言,這是一個全新的企劃,亦可被視為戰犯音樂的轉型。

我的目標就是與老 Hip hop 廠牌做出區隔。我覺得他們不會做我想做的事情。畢竟錢花在刀口,他們必須把錢砸在藝人身上。而企劃及拍攝節目對我而言則是相對拿手且有趣的事。加上我自己又有製作能力,所以我可以用少一點的資金來做這些事情。」至於為什麼要做這個頻道及節目?答案很簡單:他想要讓聽眾們更多地認識製作人。

「我做音樂、做 Beats,就會想知道別人如何製作、用什麼器材、用什麼軟體之類的事情。可惜過去台灣都沒有相關介紹,以至於讓我萌生了專為製作人們開闢節目的想法。而好玩的是,因為這個節目,也讓我可以認識更多台灣的音樂人,看其他人在幹麻,對我來講也是一種學習。」

然而,小律也知道單純的「製作人節目」並不吸引人,於是他找了許多知名饒舌歌手參與這項計畫,包含國蛋、Leo王、JayROLL 等人。目的無他,即提升聽眾興趣之餘,也讓許多創作新人得到借鏡。「你不會饒舌?沒關係,你也可以試著做音樂。你不會彈鋼琴,不會純正音樂?沒關係,你可以來做看看 Beats。尤其是取樣,這是非常好入門的東西,所以我做了《SampleThis》示範給大家看。」

據說《SampleThis》第一季已經拍完了?

「第一季已經全數完成,總計會有 12 集。除了已曝光的 Schizyway、國蛋、李權哲外,我們還找了很多主流&非主流製作人、Beatmaker、DJ 參與其中。容我先賣個關子,只能說風格涵蓋 Old School、電子乃至於 Trap,很多『知名大咖』都很相挺,非常感謝他們。不是我在自誇,因為做《SampleThis》的緣故,連我自己都見識不少。」

「其實,這個企劃從發想到現在也不過幾個月時間,很多事情都是ㄍ一ㄥ出來的。還記得有一天我們共拍了四組人,從早上七八點一路拍到隔天凌晨五六點,只能說攝影師也是被我凹很慘。」

所以《SampleThis》之後會是一個長期的節目囉?

「是的,我們會想持續下去,目前預計會有第二季,第三季也在構想階段。」

「第二季我想做廣一點,會找像是宇宙人之類的、不限於饒舌圈的Beatmaker。畢竟有很多樂手也會玩取樣,他們一定也會覺得好玩。至於第三季則預計談到整個亞洲區,包含中國、日本、韓國等地,哈,其實我野心也蠻大的。只是這需要前兩季能達到很不錯的數據才行,這也是我們目前積極努力的方向。」

從上一檔節目《取樣來自生活》到這次的《SampleThis 取樣這個》,不難發現陳小律對「取樣」有著特殊情感。對他而言,取樣非常好玩。儘管有些人認為音樂上的Sample涉嫌抄襲,但事實上,若能把所謂的「抄」玩到令人拍案叫絕,那也絕非等閒之輩。

「國外有很多很紅的製作人,其實他們身上都有一些錄音的器材,隨時都在錄一些好玩的東西;而這些東西也都在他們的歌曲裡面,可能不明顯,也可能因為效果器的緣故所以聽不出來罷了。老實說,到最後大家都在做差不多的東西,但要如何把取樣變得特別、如何將其融入音樂之中,還是得看製作人本身的功力及風格。而這,才是我覺得取樣之所以有趣的地方。」

回到本文開頭,我們提及了戰犯將進軍「貓砂」產業。對此,小律坦白跟我說:「我希望可以拿一些商業的東西來養音樂 / 團隊。」

「其實 Dudu 家裡原本就做這件事情,他媽媽賣蠻多東西的,但是我看到的是貓砂。原因很簡單,第一,沒有保存期限;第二,便宜好推;再來就是像衛生紙一樣大家都需要。」此外,目前台灣貓砂品牌做好的不多,若能透過本身次文化的魅力加上強大的市場行銷,成功機率會比起做不擅長的事高上許多。日前,春艷推出的《砂石大亨》即是一例。乍看之下是首荒誕之作,但事實上打得卻是他們自家產品。我想,小律已從早年經營戰犯及潛伏顏社的經驗,體認到自身優勢在哪,乃至於各種商業可能都有可能發生 ──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保持自身文化&風格。

「要養這些人就得想辦法,挖更多資源然後回饋給他們。但,他們就是要認真幫我做一些文化層面的事情。」 

至於戰犯團隊這些年有何改變?除了暫時沒有增加「藝人」的計畫外,小律則表示「我真的很幸運。能在短時間內找到很棒的新夥伴」。由於接下來的企劃,無論是 WASSUP PRODUCER 或貓砂都需要更為專業的設計人才,於是當計畫定案後沒多久,小律便在 Facebook 發佈徵才消息。很幸運地,他找到了同樣愛好 Hip hop 的助理、平面設計師、攝影師以及一位動畫師。他們每一個都很年輕,也都有自己的專業。

身為領導者,小律每天丟想法、安排會議,並且將大家的成果做成企劃案向廠商提案。儘管他也感嘆台灣目前狀況,但畢竟才剛出來,所以還有很多事情仍需嘗試。「好險有行銷公司的幫忙,這次《SampleThis》有牽線到福斯汽車的贊助。」辛苦總算沒有白費,也讓小綠終於能放下心來專心把接下來的工作完成、校正,並規劃下一季及戰犯音樂的種種。最後,小律也特別提到,與新夥伴的每次討論,都讓自己終於有了「團隊」的感覺。「雖然現在步調很緊湊,但我是蠻開心的。可能之前戰犯都是孤軍奮戰的緣故吧?」

(SampleThis節目由福斯汽車贊助播出)

一個執念,讓他付諸行動,成就今日。

接下來,滿腦創意的小律還有很多計畫。除了把眼下節目《SampleThis》、貓砂事業穩定外,他更放眼整個 WASSUP PRODUCER 頻道的各種可能。儘管很多人訝異他從企劃到執行只用了短短三個月,但事實上,大家看不到的是他這些年來所做的努力 ── 以及打造一個真正廠牌的「執念」。

記得幾年前的訪談,我就很佩服這位年輕人的軟實力。他用了很短的時間打造一個團隊,並完成了許多同齡人無法達成的事。或許,中途夢想幻滅了,但因為「執念」的緣故,讓他選擇另闢蹊徑。而過去那些努力也並不白費,無論是成功或失敗的經驗都成了他的「記錄指針」,在茫茫大海上得以迅速前進而不迷失。看到了嗎?每一個環節都是至關重要,而小律的強項在於汲取並發揮創意。幾段言談中,不難看出他以自己的企劃力為傲。因為他知道,企劃及創意不僅是武器,更是彌補資源不足的最佳方式。

你可以輸在起跑點,可以抱怨。但不能沒有執念,不能沒有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