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個人訪談:Pharrell Williams談論音樂、聯名合作以及Billionaire Boys Club

音樂時尚雜誌CLASH的第89期主題邀來了Pharrell Williams,與雜誌創意總監Rob Meyers談論音樂以及眾多的合作,話題並聚焦在Pharrell今年來到10週年的Billionaire Boys Club品牌之上,並先行披露了2013 Holiday系列的形象照片,由Pharrell本人擔綱造型並親身演繹,攝影師Neil Bedford掌鏡,CLASH將在11月於英國與歐洲,包含BBC旗艦店舖等先行販售,感興趣的朋友也可透過線上購買。

Pharrell Williams根本是現代的Midas-點石成金,他接觸過的任何東西都真的變成了黃金。
在2003年,他個人發行、團體合作與製作的歌曲,十分驚人的佔了當年美國電台播放的43%,截至今日,在英國有137首單曲售出超過1百萬張唱片—Pharrell就有兩張,而且這兩張都來自這個夏天。
就算先摒除他在音樂方面的成就,Pharrell Williams也在設計界中擁有一片天,總和他的藝術靈感、室內設計與服裝美學,菲董在他的品牌Billionaire Boys Club中完全展現他的天份。

你的品牌Billionaire Boys Club(BBC)在今年達到十週年,最初是什麼驅使你開創品牌,又是如何決定與Nigo共同合作的?

我開始BBC是因為我覺得當時市場上沒有類似的東西,當我第一次去日本,遇見Nigo我就知道他能夠幫我實現這件事,我們討論了這個構想,在當晚Sk8thing也給我們看了一些圖像設計,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在用這些圖像,也就是品牌的招牌圖像。

與我們談談你與Jay Z和BBC在2011年的合作關係吧—當時他加入了什麼創意想法?你和他的想法和品味相近嗎?

Jay和我是朋友,在我們開始品牌後他一直在幫助我們,所以當決定要拓展規模時,Jay Z與我們進行合作是最適合不過了,他讓我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激發創意等等。這麼說吧,我們看待事情的方式是相同的,也有相近的品味,這也是他信任我的原因。

你覺得在90年代,你首度以Neptunes/N*E*R*D boys團體的姿態進入音樂界後,產業有什麼改變嗎?若你當時能夠未卜先知現在的情況,你還會以同樣的方式對待音樂產業嗎?

音樂,就像所有其他的東西一樣,總是在變。不過它是有循環的,每過一陣子所有事情都會回來一會兒,我不能說我自己沒有改變,不過我永遠不會拿出爛的音樂,就算現在正在流行那種音樂。我只專注在製作好音樂上面。

Neptunes早期的音樂相當具未來感與電子元素,你近期的新音樂則是更懷舊和復古:這種轉換是你刻意達成的嗎?

不,這些都只是我音樂方面成長的一部分,並且總是激勵著我持續製作更好的音樂。

你總是與知名音樂人合作,從Gwen Stefani到Daft Punk;合作這件事情到底有什麼東西如此吸引你?你在這種合作中在追尋什麼?

作為一個製作人,我的職業就是與音樂人們合作,所以我整個職業生涯都在做這件事。我很享受它,不然我就得去找個別的工作了。至於我在尋找什麼,我想就是才能吧。

告訴我們有關你最近與Daft Punk的合作:這是如何結緣的?都是同時身為歌手與製作人的角色,這次合作的歌曲又是如何構成的?

我們從前一同在Virgin Records唱片公司時就認識了,我們也不停在討論一起合作與創作音樂,從前我重新混音了一些音樂給他們,他們也為我做同樣的事。幾年前他們幫N*E*R*D製作一首歌,那讓我們開始談起我出現在他們下一張新專輯中的可能性,他們邀請我去巴黎,我們在那裡錄了兩首歌,就這麼簡單。當你十分尊敬某人的作品時,合作就能夠如此的輕鬆。

PW-INT-0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