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懷疑!就連 Drake 也想當「網紅」!

在如今這個時代,人們對於手機的上癮程度已經絲毫不亞於過去對美食的追求了,彷彿只要擁有了一部手機和網絡,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變的將就。然而,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我都變得如此痴迷?

一天絕大多數被 「社交媒體」 所捆綁,這也得益於 Instagram、抖音、Facebook、YouTube 等社交媒體的冒出。而在這其中,直播行業逐漸成為了社交媒體中最吸引流量的類型之一,在國外亦是如此。不少各界名人紛紛簽約直播平台,為自己開發新的平台。就在近日,加拿大說唱歌手 Drake 也傳出了已經與直播平台 Caffeine 簽約,即將步入直播界的消息。

 

(圖片來源:Caffeine TV)

 

大多數人對於 Drake 這個名字應該都不陌生,身上雖然存在著不少爭議,卻也無法撼動他在音樂圈的地位。不過,Drake 放著好好的音樂人不做,跑去當起了 「網紅」 到底是為了什麼?

 

offset 也簽約 Caffeine 旗下 (圖片來源:YouTube)

 

其實,像 Drake 這般 「不務正業」 的明星不止他一個,同樣簽約於 Caffeine 直播平台旗下的還有說唱歌手 Offset、The Game,以及籃球明星 LaMelo Ball 等人氣明星,這些集財力、實力,以及人脈於一身的明星卻願意進駐直播平台多數都將理由解釋為想讓大眾看到自己不同於明星身份的一面,不過,直播平台能夠吸引他們的原因可遠不止這一個。

 

名人也希望打破 「次元壁」,讓更多人認識

( 圖片來源:google)

 

短視頻社交平台在近幾年的快速崛起,很大的程度上成為了直播行業直線上升的助推器。如今抖音、映客、秒拍,國外的 Tik Tok 等各類短視頻軟件層出不窮,就連愛奇藝、微博等平台也開始紛紛向短視頻領域進軍,而這類 App 想必在全球多數年輕群體的手機上都佔據著一席之地,而涉及全球範圍這樣龐大的用戶基數也為直播行業打下了良好的地基。

據報告顯示,截至今年 1 月 5 日,抖音日活躍用戶數量已經達到了 4 億之多。同時,App Annie 的數據表明,TikTok 的月活躍用戶在 2019 年第三季度時數量僅次於 Instagram。Twitch 作為海外最大遊戲類直播平台,2019 年觀看直播總時常已經達到了 93 億個小時,與 2018 年相比有著 20% 的大幅提升。而與 Drake 簽約的社交直播平台 Caffeine 雖未公開透露所平台的用戶數量,但卻也曾表示 Offset 的直播在剛開始的 4 天中吸引了 4 萬多粉絲的觀看,而如今的觀看人次也已經超過了 700 多萬。

 

( 圖片來源:Twitch)

 

 

短視頻通過影像與音效的結合向用戶傳遞各式各樣的內容,利用簡短的視頻填補了大眾的碎片時間,但隨著大眾的獨立時間增加,用戶與互聯網的 「孤獨感」 也隨之而來,而直播則為用戶們帶來的互動與社交感,滿足了他們在精神上的需求,這一點在眼下的這場 「戰役」 中也表現的尤為明顯。

 

社交直播平台 Caffeine (圖片來源:fastcompany)

 

對於明星而言,在現實生活中,他們所能依附的粉絲大多都只限於自身所在領域的受眾群體,這樣便存在著一定的侷限性。網絡世界中則不同,在龐大的用戶基數中,存在著各式各樣的用戶,他們或許喜歡音樂,或許熱愛遊戲,通過直播,明星可以為自己吸引更大範圍,以及多領域的新粉,從而讓更多的人認識。

 

(圖片來源:google)

 

當然,想要通過直播平台吸粉的不單單是明星。線下娛樂產業近來因為疫情原因而不得已被迫歇業,ONE THIRD、Elements 等各大酒吧便在不久前都先後開起了 「線上雲蹦迪」 直播,而 TAXX 酒吧也因爆髮式增長的直播觀看人數而賬號登上了抖音榜首。另一廂,一位素人小夥因為直播睡覺而引來 54 萬的觀看人次,瞬間漲粉幾十萬,此舉讓不少人感到詫異,然而這樣內容與觀看人數形成巨大反差的情況恰恰更加顯現出用戶群體的龐大,也透露著直播也已經被大眾視為了一種排憂解悶的娛樂方式。

 

褪去名人光環,明星也是人

電競主播 Ninja 成為 adidas 首位簽約電競選手 (圖片來源:google)

 

直播行業的發展隨之滋養了不少網絡紅人的誕生,隨著人氣的攀升,也有不少人被冠上了 「明星」 的頭銜。反觀,也有不少正統明星也正試圖通過直播將自己 「親民化」。Victoria Beckham 就曾在去年時選擇在 YouTube 平台上開通自己的頻道,除了上傳一些時尚美妝短片,並且通過直播的方式向大眾展示私下生活的模樣。Victoria Beckham 對此也曾表示 「 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自我學習與瞭解平台的方式,我的家人也將在這裡出現,你們可以在這裡看到最真實的我,以及我作為一個媽媽與孩子們相處的樣子。」

 

(圖片來源:YouTbube)

 

大多數人對於他人的生活都存在著一種好奇感,也許出於關心,又或許出於比較的心態,對於我們身邊的人如此,而對於那些在現實生活中遙不可及的明星更是如此。

舞台上那些光鮮亮麗的明星大多給人以一種距離感的存在,但在直播間中,螢幕那頭的他們將 「名人光環」 摘去,這種即時的互動與交流在很大層面上讓用戶與明星之間變得更加貼近。

而另一方面,當用戶感受到明星私下生活也不過如同我們一般,在滿足了我們好奇心的同時也讓曾經那份距離感隨之消除,生活化的表達方式也讓用戶對明星產生了一種更真實的感覺,從而使得好感度迅速升溫,無形之中也大大提升了用戶對於明星的粘度。

 

讓人無法拒絕的誘人收益

Kim Kardashian ( 圖片來源:google)

 

基於有著良好的用戶群體基數,以及用戶對直播主角們的好感程度,直播平台在帶貨方面的影響力也逐漸成為如今促進線上消費的主力軍。像 「流量王」 李佳琦去年雙十一當天的成交額保守估計將超過 10 億。

而一向被視為焦點的卡戴珊家族多年來因為通過玩轉社交媒體而積攢下大批粉絲流量,賺的盆滿缽滿,一向精明的生意人 Kim Kardashian 自然是不會放過直播平台的商機,在直播間為自己的香氛系列 KKW FRAGRANCE 帶貨,短短幾分鐘就將 15000 瓶香水售馨。另有出生普通家庭的美國美妝直播主 Jeffree Star,通過直播以及視頻賣貨,每年就可進賬 1.5 億美元的巨額稅前收入。

 

美國美妝直播主 Jeffree Star (圖片來源:Out Magazine)

 

直播平台作為一個能與用戶產生即時交流與反饋的平台,主播的人氣,用戶對於主播的粘度,以及主播在用戶心中的公信力都成為了品牌為自己投放廣告或產品的考量,他們渴望通過借助主播的人設來刺激用戶的消費神經,內容的可視化+鏈接跳轉各大電商平台的模式,實現了高效引流,從而以最快速的方式完成了用戶從瞭解產品到完成消費的轉化。

 

Ninja 在平台中進行遊戲直播 (圖片來源:engadge)

 

當然,從直播平台獲益的方式絕對不止帶貨而已。之前提到的遊戲主播 Ninja 就曾介紹,自己憑藉著在遊戲直播平台 Twitch 上超過 1000 萬的關注人數,光靠直播每個月就能獲取 50 萬美元以上的高額收入,而曾經與 Drake 在 《Fortnite》 遊戲中直播雙排更是一舉創下了平台記錄,突破了 60 萬的觀看人次。

據《華爾街日報》週末報導,Twitch 上頂級的遊戲主播每直播一小時新遊戲可以賺到 50000 美元,然而這樣的收入在行業中還並不是最高加碼。而對於旗下籤約主播,社交直播平台 Caffeine 也曾公開表示,主播將獲取直播收益的 50% 作為收入,高額的分成比例也成為了直播平台在為自身引流的誘人籌碼。

Tik Tok 網紅 Noen Eubanks 簽約 Celine ( 圖片來源:W Magazine)

 

此外,除了即時能見到的利益,還為自己的長遠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也有不少大牌從這些 「網紅」 身上看到了可圖的商業價值,將他們收入門下。在去年時,國外電競主播 Ninja 就憑藉著在遊戲直播平台中的超高人氣而被 adidas 相中,成為了品牌簽約的首位電競選手,並在去年年末時與品牌共同推出了 『Time In’ Nite Jogger,變身球鞋設計師;而在 Tik Tok 上擁有著 700 多萬粉絲的 18 歲網紅 Noen Eubanks 更是獲得了法國老牌時裝屋 Celine 的青睞,一舉晉陞 「上流社會」。

 

(圖片來源:google)

 

直播平台的火熱程度讓不少明星也將目光放眼於此,但對於明星成為主播,在國內外對此類事情看待的態度還是存在著一定的差異。由於對國內直播行業逐年形成的 「網紅」刻板印象,大多明星對於跨行直播還是存在著一定的牴觸心理。反觀國外,高人氣的主播反倒成為了各大品牌、平台簽約,以及為自身引流的最佳人選,而不少具有影響力的明星也躍躍欲試的加入直播隊伍,將這視為一種有趣的體驗。

直播主雖然有著許多肉眼可見的利益在誘惑著我們,不同於明星,已經擁有著一定人氣基礎的他們,只要稍作討好便已經能在直播間裡混得如魚得水,但對於那些想要入行的普通人來說,想要成為一名受歡迎的主播,沒有一些真材實料最終還是會被淘汰。

 

 

tags :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