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價高達 6 位數台幣的 Supreme,為什麼有人要毀掉它?

Supreme x Nike 2019 秋季聯名系列(圖片來源:Supreme)

 

除了一年兩季的新品預覽、Lookbook、偶爾的影片宣傳外,Supreme 很少主動做自我推廣的活動,新品諜照和聯名小道消息基本由 @supreme_leaks_news 等情報賬號公開,神秘性反而加深了粉絲對其最新舉動的好奇。前兩年 Supreme 的知名度呈指數級增長,熱度巔峰過去之後,近一年人氣有所下滑。

就在大家嚷嚷著 Supreme 「冷掉」 的時候,另外一些人卻利用這個品牌開啟吸粉模式, 這些網友跳出新品開箱、上腳預覽等常規活動,反其道而行之,把 Supreme 限量聯名甚至激罕的天價單品摧毀,拍攝成影片上傳到 YouTube 和 Instagram 等平台上。

 

(圖片來源:YouTube)

他們每天琢磨著用什麼方式摧毀才夠狠

摧毀的方式五花八門,簡單粗暴的是拿打火機一把燒掉鞋子和衣服,用剪刀把服裝和帽子剪成支離破碎的殘片,整個過程被完整記錄下來,破壞者和觀看者都享受其中。

(圖片來源:YouTube)

 

另外一些人則想辦法延長 Supreme 單品被蹂躪的過程,給觀眾更大的視覺刺激,比如一件 LV 聯名衛衣被雙腳來回踩過之後,還要撒上番茄醬再次浸泡;Swarovski 水鑽衛衣明確帶有 「不可機洗」 「不可熨燙」的標誌,網友偏偏就通過機洗、熨燙機故意破壞,服飾上的水鑽最後自然是七零八落……

 

(圖片來源:YouTube)

 

一段影片中,南卡羅萊納州的 17 歲少年 Tristan Wick 拿著記號筆,來到他的至愛 Supreme x Damien Hirst Tee 上,用又細又大的字體潦草寫下了 「Nothing Matters」 幾個字母。另一輯影片中,自稱 「THE SUPREME GUY」 的 Eric Whiteback 將極其限量的 Paris Box Logo Tee 進行扎染上色處理,為自己打造獨一無二的設計。

 

Eric Whiteback 打造的扎染上色效果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任何帶有 Supreme 字樣的影片都會獲得流量,」身為 YouTuber 的 Gianmarco Garofalo 在接受 The Guardian 採訪時說,他早先錄製了一段影片,影片中他和他的朋友們銷毀了一件 Supreme x LV Box Logo Tee,該短袖在轉售市場價值破萬元。 「破壞一些有價值的東西,我認為人們會從中找到樂趣。他們看影片是因為他們做不到。」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雖然破壞行為有時會損失一件價值不菲的 T 恤,但給影片播放者帶來的收益亦十分可觀。Eric Whiteback 表示,自己通過社交媒體運營,每個月能掙到五位數的收入,其中他要拿近 2 萬美元購買 Supreme 的新產品。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多,但我個人並沒有保留大部分產品,」他承認。「對我來說,這就像一扇旋轉門:我買產品,用它拍內容,然後賣掉。如果我把所有東西都留下,我的公寓四面牆會堆滿衣服。」

 

Eric Whiteback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其實產品銷毀影片並非什麼新鮮事。這些超級破壞者中的許多人都將當年高人氣的 iPhone 破壞影片作為靈感來源,當年多個影片片段的瀏覽量超過 5,000 萬次。

 

不少人都曾看過 iPhone 的破壞影片(圖片來源:The Technology of Today International)

 

「這些影片真正激發我的是它們所產生的『震撼效果』,」Tristan Wick 說,還在讀書的他通常把拍攝時間安排在放學後。「我從未在 YouTube 上見到任何人製作破壞街頭服飾的影片,所以我想自己會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

 

Tristan Wick (圖片來源:YouTube)

 

自然而然地,網友對這些破壞行為的評價褒貶不一,有人覺得是一種藝術,另一些人則認為他們為了獲取流量不惜侮辱品牌,愚蠢至極。

焚燒一件 Box Logo Hoodie 和限量聯名衛衣,讓那些沒法擁有的粉絲或者視 Supreme 為聖物的死忠大為惱火,也讓普通網友羨慕嫉妒恨,畢竟普通人要花三到五倍的炒價或者在 Supreme 門店排上幾天幾夜再加上運氣才能得到它們。

 

Supreme 的排隊盛況早已見怪不怪 (圖片來源:Kulture Hub)

 

毫無疑問,大多數製作此類影片的 YouTuber 和 Instagram 用戶都抱有一種有利可圖的心理,通過破壞大家心中的 「至高無上」,吸引點擊率和瀏覽量。不過除了製造噱頭,還有其他因素支撐破壞者這麼做。

 

除了製造噱頭,這些破壞者還想表達什麼?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在某些死忠粉絲和收藏家看來,Supreme 的 Box Logo Hoodie 和珍奇名畫的價值無異,都需要精心保存護理,甚至真空密封放到保險櫃 「永不見天日」。這種保護衝動是有道理的——超級限量合作往往以高達十倍的價格在二級市場轉賣,物以稀為貴,擁有它們即代表身份象徵。

不過在 Eric Whiteback 一樣的破壞者看來,無論轉售價多麼高企,它們本質上還是一件衣服,定製並銷毀自己的高價 Tee,是為了提醒人們,它們只是衣服。衣服就是拿來穿、甚至可以破壞的,把它們封為 「神物」 顯得有些荒謬。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接受 The Guardian 採訪時 Whiteback 表示:「太多的人認為他們的 Supreme 是神聖的——從不摘下標籤,把它們放在衣櫥裡很多年,我想打破這種模式,做一些有趣、有創意、令人震驚的事情。」

某種程度上,這些看起來瘋狂、放肆的 「Supreme 縱火者」 表達出品牌某個群體的心理活動。鏡頭前拿起打火機的毫不在乎,暗示他們已經和溺愛 Supreme 的收藏者區別開,跨越了炒作遊戲的陷阱,不再是臣服於品牌的卑躬屈膝的 「奴隸」。就像 Supreme 和他們店員給外界呈現的滿臉不屑一樣,破壞者們也在回應著這種 「不在乎」。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除了一副我行我素 「酷」 的姿態,Supreme 的魅力還在於它的稀有性,產品零售價合情合理,但是人為的限量供應導致市場供不應求。即便 Supreme 一直努力讓產品變得稀缺,在網路時代,這個產品從未如此容易獲得的時代,稀缺的價值大大稀釋了。

隨著舊金山店在 2019 年開幕,Supreme 目前在全球已經擁有 12 家旗艦店,而且還有像 StockX、Grailed、eBay、Stadium Goods、淘寶、nice 等國內外二手平台,想要購入一件激罕的限量話題服飾,變得容易多了,雖說錢是最大的阻力,但除去這個因素,一切都變得好辦。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時間倒回 2000 年初期,在網路之前的時代,如果你想買 Supreme,必須親自乘車或者坐飛機去當地門店,不可能在下架後的第二天懶洋洋地瀏覽eBay 和拍賣,這也是很多年長粉絲懷念那個純粹年代的原因,你不知道門店會上架什麼,買鞋和衣服都需要親自找,尋寶遊戲般的樂趣賦予了買物獨特的意義和珍貴的情感聯繫,網路的唾手可得讓一切變得不那麼有趣了。

穿著 Supreme從來沒有感覺如此平凡,而且充斥在 Instagram、微信、時尚網站等平台的上身照也給人一種產品過於飽和的感覺,這進一步削弱了產品的稀缺性。

 

(圖片來源:Instagram@Eric Whiteback)

 

也許在潛意識層面, 這些超級破壞者正是試圖摧毀這些東西來挽回 Supreme 流失的稀缺性,如果任何人都可以自己攢錢買到話題罕物,那麼摧毀這些所謂的 「身份象徵」 本身就是一種 「身份象徵」,向粉絲和死忠昭示你對大眾看重的金錢毫不在意。

大多數人之所以樂意點進去看影片,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金錢實力也捨不得這麼做,但就像 Whiteback 所言,本質上它只是一件衣服,是文化、炒作、流行給原本普通的東西賦予太多價值,導致出現各種各樣的追逐、模仿和惡搞發生。燒毀 Supreme 的影片,本身也是利用了品牌熱度,通過反向行為賺取流量。不管背後的人想表達什麼,娛樂大眾也好,奪回稀缺性也罷,它仍舊屬於品牌炒作環節的一部分。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