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離開了 LV,Virgil 還能過得很好嗎?

隨著 Virgil 正式入駐 Louis Vuitton 快兩年的時間,我們愈發感受到一個現象:Virgil 只是把一部分精力投放到 LV 的建設和運營。除此之外,圍繞藝術、設計、建築等領域的個人項目和動作仍在源源不斷地發出。

個人藝術展覽 「FIGURES OF SPEECH」(圖片來源:StockX)

 

他並沒有完全依賴高級時裝總監的位置,相反,正試圖圍繞個人的跨界特長和能力以及它們牽涉出來的眾多領域,把自己打造成街頭時尚界的 「超級IP」,LV 只是此 IP 屬性下的一環而已。

這和同樣將街頭靈魂注入時尚領域的其他設計師存在很大區別,拿當下炙手可熱的 Kim Jones 來說,他基本圍繞 Dior Men 男裝創意總監來運營一切事物,很少以個人身份推出話題聯名,可能大家記得的還是一年多以前的 NikeLab x Kim Jones 合作。

NikeLab x Kim Jones 足球系列 (圖片來源:Nike)

 

要說憑藉 Kim Jones 多年對街頭文化的理解以及圈內強大的人脈資源,壯大個人項目並非難事,但他幾乎將全部心力放在了 Dior——無論之前的 KAWS 合作,還是最近把 OG 人物 Shawn Stussy 請到了高級時裝殿堂,Kim Jones 將自身對街頭文化的深刻理解和認知,具化成一次次精彩的 Dior 話題聯名。雖然品牌的業績是對設計師能力的最好證明,但這顯然沒有 Virgil 多維度打造個人 IP 來的 「精明」,畢竟,品牌再光鮮亮麗,它的操縱權始終屬於背後的奢侈品集團,設計師只是「打工者」之一。

Shawn Stussy 現身 Dior Men 2020 早秋秀場 (圖片來源:Toronto Star)

 

事實上,大多數時尚設計師和 Kim Jones 一樣,難以把精力分散在多個品牌事務,時任 Dior Homme 創意總監的 Kris Van Assche,選擇關閉了他的同名品牌,因為獨立品牌和奢侈大牌發展路線屬於兩個不同的思路,他表示自己拿不出更多精力思考 「自家孩子」 未來怎麼走。

Kris Van Assche (圖片來源:Adam Katz Sinding)

 

無獨有偶,今年 Demna Gvasalia 宣佈離開自家品牌 Vetements,聲稱 「已完成自己的使命」,接下來會尋求新的冒險。目前來看,Demna 將全部重心轉移到 Balenciaga 創意指導和運營之上。

Demna Gvasalia (圖片來源:CNN)

 

Virgil 和其他設計師打法完全不同,身負 LV 高職的他,不僅沒有減少對個人品牌 Off-White™ 的精力投入,實際上繼續加碼全面延伸,從 Dunk Low、Air Jordan V 等球鞋聯名,到跨界家具設計的 IKEA 合作系列,話題單品層出不窮。

Off-White™ x Nike Dunk Low (圖片來源:SBD)

 

Off-White™ 聯手盧浮宮推出達芬奇主題限定系列 (圖片來源:Off-White™)

 

雄心勃勃的 Virgil 越在高位,越要火力全開,開足戰鬥力,立志在時裝、球鞋、音樂、藝術展覽、聯名、個人聲望各個方面打造強有力的影響力,把自己活成了一張行走的廣告牌:Virgil Abloh is everywhere。也難怪幾個月前傳出身體健康告急,缺席了 Off-White™ 2020 春夏系列女裝大秀。

 

( 圖片來源:Complex )

 

建築和藝術是源,時裝是果

(圖片來源:THE FASHION MAP)

 

在 Virgil Abloh 個人網站上,他這麼介紹自己:「Virgil Abloh 是一名藝術家、建築師和時裝設計師。在伊利諾斯理工學院,Virgil 接觸了一門課程,由建築師 Mies van der Rohe 根據包豪斯理念創立,這門課教會了他如何將藝術、工藝和設計結合起來。這些理論與當代文化融合,構成了他今天的跨學科實踐。」

(圖片來源:Mr Porter)

 

我們從中提煉出兩個關鍵信息:首先,Virgil 把自己定義為藝術家,其次是建築師,時裝設計師排在第三位。其次,他把自己超強的跨領域能力,歸結為建築學栽培的結果。一般而言,時裝專業出身的設計師,注意力只會集中在時裝本身,除非個人興趣所致,目光才會延伸到其他領域。區別於同行,Virgil 從入行開始就在熟練地運用跨界思維。

(圖片來源:Complex)

 

首個品牌 Pyrex Vision,找來一堆二手的 Ralph Lauren 格紋襯衫和 Champion衛衣,上面印著 「Pyrex」、籃球傳奇人物喬丹的數字 「23」 和者米開朗基羅的油畫。用拼貼重制、高雅藝術和籃球文化重新演繹了街頭服飾。

(圖片來源:HYPEBEAST)

 

後續的一系列個人項目,Virgil 的標誌性設計像病毒般擴散在各地:引號、減速帶、 交叉箭頭、Helvetica 字體、說明書文字,遍佈在帽衫、球鞋、女靴、地毯、手袋……這些本身與時尚無關的符號,被他融合為一個整體,形成自己的代表語言,依附於各種渠道進行宣傳廣播。

(圖片來源:HYPEBEAST)

 

Helvetica 字體是對現代主義設計傳統的一種致敬,Virgil 在學習建築時對這種設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引號則是他諷刺質疑身邊事物的眾多工具之一,當單詞被引號包圍時,可以完全改變人們對該事物的看法,Virgil 在質疑它們的嚴肅性。當他把 「雕塑」 放在手提包側面時,他在激怒觀眾。一個手提包和一件藝術品有什麼區別呢?

(圖片來源:HYPEBEAST)

 

另一知名創作手法是 「百分之三原則」(3 percent approach),意思是你只需要修改百分之三,便可以讓某個東西看上去既熟悉又新鮮。這來源於藝術家杜尚於 1915 年創造的 「現成品」(readymade)概念,「現成品」 就是藝術家不通過自己生產,而是利用或者改變現有產品的即刻形態來創造事物,它直接奠定了 Virgil 的創作風格。

杜尚著名作品《泉》 (圖片來源:artsy)

 

最能體現這一原則的,或許是當年紅極一時的 「THE TEN」 合作。Virgil 對經典的 Air Jordan 1、Air Max 90 和 Air Force 1 進行解構再造,用引號、說明書文字,創造了一系列建築風格顯著的 Sneaker,但又沒有完全破壞原作的基本形態。

(圖片來源:HYPEBEAST)

 

「Virgil 不僅是變革者,還是一位合成高手、編輯大師,對手頭的東西進行篩選,然後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把它們重新組合起來,這是他與生俱來的天賦。」Nike 影響力營銷與產品合作高級總監 Fraser Cooke 這麼評價。

(圖片來源:nss magazine)

 

正是這種高超的 「再編輯」 能力,讓 Virgil 不斷為固有事物和領域重新下定義,雖然大多數人對他的認知,停留在那些 Hype 球鞋、帽衫的設計師,將 LV 注入街頭靈魂的男人,或者從街頭闖入時裝殿堂的勝利者,但不要忘了, 沒有建築、藝術對他的長期熏陶,沒有跨領域思維的幫助,他在時裝領域的設計和成就無從談起。

如果 Virgil 畢業於時裝系,或許就根本不存在現在的 Virgil 了。 換句話說,建築和藝術是源,時裝是果。所以他將自己稱為藝術家、建築師,時裝設計師這個頭銜被排在了最後。

(圖片來源:HYPEBEAST)

 

打造街頭時尚界的 「超級 IP」

(圖片來源:Yahoo News)

 

入主 LV 之前,Virgil 就已經習慣在多領域之間無縫穿梭,設計服裝和球鞋、參與平面視覺項目、操刀建築設計,樂迷們知道他是一名 DJ,也是 Kanye 的創意顧問。這種跨領域自由創作的能力,在今年名為 「FIGURES OF SPEECH」 的個人展覽中一覽無遺。該展覽是對他短暫職業生涯的回顧總結,涵蓋音樂、建築、家具設計、裝置藝術以及時裝領域的所有作品。

「FIGURES OF SPEECH」 展覽現場 (圖片來源:Pinterest)

 

從 「無設計」 實驗風格的《Yeezus》專輯封面,透明的調音台 「TRANSPARENT」,到漸變色彩的凳子,帶有減速帶標識的柱體裝飾,以及 IKEA 地毯。很多人詬病它們並不屬於真正的藝術,這是仁者見仁的事情。 但必須承認,Virgil 與生俱來的多樣性思維,模糊了創造者、同化者、製作人與舞台設計師這些角色界限,穿著或使用他設計的東西,你就成為了他,或者至少你成為了他 「行為表演」 的一部分。

《Yeezus》專輯封面 (圖片來源:Complex)

 

Color Gradient Chair (圖片來源:Highsnobiety)

 

IKEA 地毯等聯名系列 (圖片來源:dezeen)

 

手握金光閃閃的奢侈品牌指揮棒,是 Virgil 一直夢寐以求的目標。「這一路的艱辛讓我百感交集。我花了14年時間才成功登頂。」借助 LV 的加持,Virgil 的標誌設計語言進一步在高級時裝界流通,個人符號打通街頭和時裝的界限,影響力成倍放大。

(圖片來源:Complex)

 

與其同時,他依然馬不停蹄地在藝術、家居、音樂、現代設計領域擴張,領域間的設計和創意彼此融合,滲透到生活裡的一切。LV 秀場邀請函,IKEA 地毯,Nike 球鞋,博物館裡的藝術品,通通打上高辨識度的 「雙引號」,等到你我發現生活週遭遍佈 Virgil 的產品,並且完全無法抵抗消費的衝動,Virgil 已經成功把自己打造成一個 「超級 IP」。

(圖片來源:The Fashion Law)

 

即便有一天離開了時裝屋,這些符號和標誌仍然充斥在各個領域,生生不息地發揮影響力,人們對它們的自發修改與創作,又繼續衍生新的作品,由此形成一個自我生長的生命體系。

繼個展 「FIGURES OF SPEECH」 後,Virgil 去年底與法國水晶手工藝品牌 Baccarat 打造了全新的 「Crystal Clear c/o」 藝術展,對部分 Baccarat 標誌性作品進行改造和重塑。而在最近,其個人藝術展覽 「Efflorescence」 在巴黎畫廊 Galerie Kreo 開幕,將焦點放在混凝土上,注重混凝土在人造和自然環境中的運用。

個人藝術展覽 「Efflorescence」 (圖片來源:Instagram@virgilabloh)

 

接二連三的藝術展覽和個人聯名動作,非常明顯,在 LV 之外的圈子,Virgil 存在巨大的野心,他的工作就是讓自身符號印在各種產品、流通在不同領域,以此給受眾形成深刻印象,直至成為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那個時候,是不是某時裝品牌的藝術總監,又有什麼關係呢?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