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 元舊床單和上萬元的 LV,剪起來大概是一樣爽?

▲ 圖片來源:@etai.la

“定製”早已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五花八門的球鞋定製總惹的弄潮兒們心癢癢,筆者也不例外,最近有些膨脹開始瞭解“ 1 對 1 高端定製”,才明白什麼是“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

▲ 圖片來源:@etai.la

在一對一客制師眼裡,Supreme x Louis Vuitton,Stephen Sprouse x Louis Vuitton,Versace,Hermes 等等奢侈品和普通的布料沒什麼不同,只要你喜歡,只要你提供,沙發,玩偶,衣服,你想做成什麼樣都可以。

 

Etai Drori

洛杉磯的 Etai Drori 就是專攻奢侈品的客制師之一,在他手裡,ebay 上 14 美金的“小鹿斑比”舊床單可以搖身一變做成上千美金的羽絨服,Louis Vuitton Prism Keepall 行李包袋也可以大卸八塊做成“邊角料”,自稱沒有不敢拆的奢侈品。

▲ 14 美金的床單 買不了吃虧
(圖片來源:@ebay)

▲“Bambi”
( 圖片來源:@etai.la)

▲ Louis Vuitton Prism Keepall
(圖片來源:@etai.la)

▲ 圖片來源:@etai.la

早先定製球鞋起家的 Etai Drori,就是以將奢侈品和球鞋融合為特色,MCM 和 Bape 等都是小意思,最出名的兩雙 Air Max 1 分別將兩條 Versace 和 Hermes 的中古絲巾作為材料,替換掉鞋身皮革;

▲ Murakami,Versace,Bape x Undefeated;
Versace,Hermes,Hermes。
(圖片來源:@etai.la)

不久後又一發不可收拾的將 Bape x Undefeated,Louis Vuitton x Murakami,Balmain 等一眾單品“殘忍”拆解,完成了自己鍾愛的 Air Max 系列作品。

▲ 圖片來源:@etai.la

再一次讓 Etai Drori 出現在人們視野中的是他的打火機套系列,除了 MCM,Gucci,Louis Vuitton 這些常規操作,他甚至祭出村上隆與 Louis Vuitton 合作的“Monogramouflauge”和 Stephen Sprouse 與 Louis Vuitton 09 年合作系列的兩款旅行挎包,當然這是在客制傢俱和籃球之後剩下的“邊角料”,該系列打火機單個市場價超過 400 美金。

▲ Etai Drori 製作的火機殼
(圖片來源:@etai.la)

▲ 圖片來源:@etai.la

做出名堂的 Etai Drori 開始將精力放在製衣和箱包客制上,他的製衣原則極其“簡單粗暴”,做衣服需要布料?買就行了!最擅長使用的便是各大奢侈品牌的沙灘浴巾,成品也受到很多明星的喜愛,Rosalía,J Balvin 和 Billie Eilish 都是他的忠實粉絲,滑雪運動員 Chloe Kim 在受傷的時候甚至請他做了一整套護具。

▲近期完成的褲裝
( 圖片來源:@etai.la)

▲Billie Eilish,Rosalía 上身 Etai Drori 作品
( 圖片來源:@etai.la)

▲ 為 J Balvin 演唱會製作的套裝
(圖片來源:@etai.la)

▲ 為 Chloe Kim 打造的 LV 護具
(圖片來源:@etai.la)

 

Vandy The Pink

和 Etai Drori 類似的客制師還有 ONVANDYLAB 主理人 Vandy the pink,ONVANDYLAB 近期的一系列 Nike 定製登上很多媒體的日推,出色的技能設計吸睛力十足,但其實品牌主理人 Vandy 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奢侈品定製狂。

▲ONVANDYLAB 近期釋出的作品
( 圖片來源:@onvandylab)

▲ 圖片來源:@onvandylab

起初 Vnady 只是手繪簡單的 Vans 和改一改 IKEA 的手提袋,但逐漸風格大變,Burberry,Gucci,Louis Vuitton 等元素紛紛出現在她的作品中。

▲ Vandy 早期作品
(圖片來源:@vandythepink)

▲ 現在的風格
(圖片來源:@vandythepink)

Vandy 的特點是將奢侈品元素融入進最普通的單品中,Louis Vuitton 換改的 Carhartt 工裝夾克,Vans Old Skool,Converse All Star,Nike Air Force 1 等基礎款鞋款都是 Vandy 的最愛。

▲ Vandy 定製工裝馬甲
(圖片來源:@vandythepink)

比起 Etai Drori,Vandy 比較放飛自我,除了常做的全身睡衣套裝,“假男友”抱枕,寵物套裝,給大鯊魚奧尼爾的兒子 Shareef O’Neal 做雙球鞋,都是她的日常。

▲ Vandy 日常放飛作
(圖片來源:@vandythepink)

 

Dapper Dan

事實上奢侈品定製,在上世紀 80 年代,就有影響力巨大的先驅者出現,Dapper Dan。

▲ Dapper Dan
(圖片來源:GQ)

當時正值街頭音樂鼎盛時期,在紐約哈林區的 Dapper Dan’s Boutique 的一家裁縫店中,Dapper Dan(原名 Daniel Day)將奢侈品與街頭聯繫了起來;因為不滿意奢侈品牌設計上的固執,他便自行設計服飾並印上多個品牌的 Logo,用料不輸正品,又符合街頭審美,Dapper Dan 的衣服迅速在說唱歌手之間走紅;

▲ Fat Boys 是最先開始穿 Dan 作品的組合
(圖片來源:GQ)

▲ Dapper Dan 和忠實粉絲 LL Cool J
(圖片來源:GQ)

雖然是正大光明的“假貨”,但人們並不在乎,隨著 Rapper 們的追捧,越來越多領域的人擠破頭也要搞到一件 Dapper Dan 的衣服,運動員,設計師,甚至幫派裡的重要人物,有些衣服備註裡寫的是“記得加防彈衣”。

▲ 由上到下:
LL Cool J,Alberto “Alpo” Martinez,Salt-N-Pepa & Diane Dixon
(圖片來源:GQ)

所謂樹大招風,一次著名的“鬥毆事件”讓 Dapper Dan 被品牌訴訟,1988 年,兩位拳王 Mike Tyson 和 Mitch Green 在 Dapper Dan’s Boutique 店中取衣服時相遇,隨即發生口角並扭打在一起,狗仔拍到的照片中泰森穿著的“假貨” FENDI 讓 FENDI 一紙狀書告向法院,Dan 不得不閉店修業。

▲Mike Tyson和Mitch Green
(圖片來源:hannibalboxing)

▲ 事後報紙上的照片 泰森將衣服換下
(圖片來源:CORBIS)

但閉店也沒有停止 Dan 的腳步,他仍舊活躍於地下圈子,給一票名人定製衣服,直到 2017 年,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曬出一件泡泡袖貂皮夾克的照片,讓人一下想起 Dan 為 1989 年奧運會短跑選手 Diane Dixon 設計的 Louis Vuitton 夾克;

▲ 左為 Dapper Dan 設計,右為 Gucci 作品。
(圖片來源:Dazed)

在同年的 Lookbook 中 Gucci 更是直接邀請 Dapper Dan 一同拍攝,並在 2018 年幫助 Dan 重新復活了他的“裁縫鋪”,由此 Gucci 和 Dapper Dan 建立了正式的聯繫,不再只是“侵權”;在今年 Gucci 的“種族歧視”危機時,Dan 先是狠狠 Diss 了一頓 Gucci,又著手幫助 Gucci 想辦法化解公關危機。

▲ Dapper Dan 參與拍攝型錄
(圖片來源:GQ)

▲ Dapper Dan 重獲新生的店舖
(圖片來源:GQ)

▲ Gucci “BLACKFACE SWEATER” 公關危機
(圖片來源:GQ)

▲ Dapper Dan 對 Gucci 先罵後提供解決辦法
(圖片來源:GQ)

對 Etai Drori,Vandy,Dapper Dan 這些客制師,奢侈品不過是設計作品中要使用的材料而已,他們不在乎別人抨擊他們的“改造”與“抄襲”,做出自己喜歡的東西就好。


▲圖片來源:GQ

雖然 Etai Drori,Vandy 屬於將正品拆解再二次加工,老爺子 Dapper Dan 屬於自己加工自己印,兩種有著很大的差異,但都是實打實奢侈品與街頭時尚的碰撞,更何況 Dapper Dan 已經被 Gucci 默認允許使用自家 logo。

不過畢竟是奢侈品,如果筆者來拆,估計半天也不敢下刀,還真沒有這個金剛鑽,不敢攬這種瓷器活兒,不知道各位對這種定製看法如何,也歡迎留下你們的看法。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