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都是搗亂,為什麼他們賺錢,你卻只能罰站?

昨天一起床,實在是被幾個優衣庫和 KAWS 聯名的瘋搶盛況的視頻,震驚的說不出來話,打架鬥毆、扒模特衣服等等這種 “喪屍” 一樣的搶奪現場,除了能體現出素質堪憂,更能體現出這群人對 KAWS 的瘋狂。

▲ 圖片來源:微博

說起 KAWS,是不是首先它該怎麼發音就讓很多人卡殻了,然後就會和別人說,就那個兩個眼睛是叉的那個牌子。首先,這個單詞不是按照字母順序讀的,而是讀 “KO—Zi(輕音)”;其次,KAWS 不是一個品牌,而是街頭藝術家 Brian Donnelly 的綽號。

▲ 街頭藝術家 Brian Donnelly a.k.a KAWS
(圖片來源:Google)

1996 年,KAWS 搬到紐約之後,就開始了他的 “搗亂” 生涯,他和當時另一個 “搗亂分子” 藝術家 Barry McGe 計劃將公交車站上和街旁電話亭上 Calvin Klein 全部偷走,並在海報上創作自己的塗鴉,然後第二天晚上再移回原位。

▲ 被塗鴉的海報
(圖片來源:Artsy)

就這麼反覆了很多次,在大街小巷充斥著各種已經讓人身心疲憊的廣告中 “脫穎而出”。於是他就因為 “玷污” 廣告牌這種我們看起來純屬 “搗亂” 的行為,被很多品牌看中其中的商業潛能,標誌性的 “XX” 使得 KAWS 的影響力急劇增加。

▲ 被塗鴉的海報
(圖片來源:Artsy)

在與迪士尼合作之後,他開始熱衷於將很多我們熟知的動畫人物的形象都改版成 “XX”,於是他製作的玩偶很多都被拍出了天價。

▲ 圖片來源:Google

比如今年 4 月,在香港蘇富比,他於 2005 年創作的《THE KAWS ALBUM》被拍出了 1.16 億港幣的天價,這幅畫也就是基本還原了《辛普森一家人》在 1998 年的專輯封面(該封面是模仿了披頭士樂隊第 8 張專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的封面)。

▲ 《THE KAWS ALBUM》
(圖片來源:art-critique)

所以有了昨天那種瘋搶的盛況,除了因為熱愛而搶購,我們能想到的,只能是因為這是市面上能買到這個街頭藝術家最便宜的設計了。

▲ UT x 芝麻街 x KAWS
(圖片來源:art-critique)

其實 KAWS 對於優衣庫來說,是常駐藝術家了。但是前一次和芝麻街一起還有再往前和小狗狗史努比一起的三方聯名,都沒有這次這麼火爆。

▲ UT x PEANUTS x KAWS
(圖片來源:Google)

有人經常將 KAWS 的作品和安迪沃霍爾的 “罐頭” 作品聯繫在一起,但是我們單看優衣庫的 KAWS x Snoopy 系列好像並沒有 “罐頭” 那麼具有複雜性。和其他的動畫人物改版一樣,除了它有 “XX” 的眼睛,很難辨別出作品背後的意義。

▲ 圖片來源:Polygon

就簡簡單單的 “搗亂”、複製和塗鴉再創作,就可以創造出無窮無盡的 “藝術” 價值。另一個擁有如此 “套路” 的搗亂專家,就是 GUCCI Ghost 背後的男人——“麻煩精” Trevor Andrew。

▲ Trevor Andrew 和他的妻子與兒子還有狗狗
(圖片來源:i-D)

在成為 Gucci 御用搗亂畫家之前,他只是一個因傷病退役的奧運會單板滑雪選手。一切都始於 2013 年萬聖節之夜,他用 Gucci 床單套在身上,並在眼睛那裡剪了兩個洞,作為萬聖節的幽靈裝扮,贏得了現在著名的綽號 “GUCCI Ghost”。

▲ Gucci Ghost
(圖片來源:i-D)

於是因為對於 GUCCI 的瘋狂熱愛,也是為了釋放壓力而在紐約各個街道開始進行 GUCCI 相關的塗鴉。當時他身邊所有人都勸他不要這樣繼續 “玷污” GUCCI,擔心他因此收到 GUCCI 的律師函。萬萬沒想到的是,那時剛上任的新藝術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竟然邀請他參與新系列的合作。

▲ Gucci Ghost 工作室
(圖片來源:Complex)

這個比幽靈到底存在不存在還讓人覺得具有爭議性的舉動,彷彿一個典型的成真版本 “美國夢”,因為到處 “搗亂” 而和 GUCCI 的合作使當時的時尚與藝術圈內都引發了唇槍舌戰,直至現在都無法定義街頭藝術到底屬於什麼 “藝術”。

▲ Gucci Ghost 系列
(圖片來源:art-critique)

比起這兩個更像是複製行為的搗亂,另一個 “創作性” 搗亂專家,可能更具有現代抽象藝術大師的風範。今年已經 63 歲的塗鴉大師 Futura,也是優衣庫聯名系列的重要設計師,但令人唏噓的是,他的聯名系列並沒有像 KAWS 一樣火爆。

▲ Futura,本名 Mcgurr Leonard Hilto
(圖片來源:art-critique)

上個世紀 70 年代,15 歲的 Futura 和同齡人一起在紐約的地鐵和各個街道的牆上瘋狂塗鴉。

不同於其他小孩子,他的作品更趨近於扭曲空間和時間的概念,暗含了物理和數學的深刻哲學理念。作為城市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家,他的抽象表現主義風格的繪畫令他名聲大噪,與 Keith Haring 的合作為整個抽象街頭塗鴉文化打下了基礎。

▲ Futura 畫展
(圖片來源:Google)

模糊虛擬現實和超現實主義,強調復古未來主義的扭曲感,Futura 作為街頭藝術先驅,將塗鴉美學在新一代藝術家和品牌中引起反響。

▲ FUTURA x UT 系列
(圖片來源:Google)

所以明明都是搗亂,有些藝術家還在 “法律的邊緣試探” 都能名聲大噪,而我們小時候的搗亂和淘氣好像基本上都只能換回責罵和罰站。

▲ Gucci Ghost 工作室
(圖片來源:Complex)


縱觀所有,我們好像真的對於 “藝術” 和 “時尚” 充滿了疑問和質疑。到底要怎麼理解這些充斥了無數私人情感表達和個人主義至上的街頭藝術呢?

▲ KAWS 在香港維港城的雕塑展覽
(圖片來源:Complex)

其實,對於他們能不能夠被稱為藝術家,外界一直非常有爭議。但是我們能確定的是,街頭服飾和街頭文化的起源是巨大的,龐大的,也是難以確定的。這些種種形容,我們應該都能將其歸類為 “藝術”。

▲ Gucci Ghost 工作室
(圖片來源:Complex)

KAWS 的作品曾經被過度解讀為種種社會現象,比如對於死亡的敬佩和對於人類悲傷情緒的感知。但是 KAWS 說,沒有那麼多所謂的 “背後的意義”,他只希望他所創造出的角色普通到,不同的文化背景的觀眾都可以立即理解。

▲ KAWS 紐約展覽
(圖片來源:Artsy)

可以說,這是一種趨於民主的藝術觀,更是大家都可以輕鬆擁有的“藝術品”。
所以,藝術,不是難以理解高不可攀,並且故作清高的拗口代名詞;時尚,也不是通俗到被低俗包裹和掩飾的藉口。

▲ 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將在 2021 年展出 KAWS ‘Campion’ 系列。
(圖片來源:art-critique)

人人都可以是藝術和時尚的,只要在紛擾雜亂的世界裡,保持一顆 “搗亂”的童心和無限制的想像力,就能成為自己世界中的 “藝術家”。

tags : /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