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一出手就是「爆款」的 Vetements ,現在已經涼透了?

現在這個社會,比愛情更容易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可能就是潮流了,而比愛情更容易變質的可能也就是時尚風向了。比如,受害人 Vetements。

▲ Vetements 銷量最好的雨衣
(圖片來源:Google)

2014 年,Demna Gvasalia 和弟弟 Guram Gvasalia 以及還有其他幾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設計師聯合創立了這個曾經被人推上神壇的品牌。那段時間,各大媒體和博主描述 Vetements 的詞語簡直能夠寫出一本 “詞彙大賞” 史詩,當然,這些詞彙中也有一半是質疑和嘲諷。

▲ 上圖:Vetements CEO 之一Guram Gvasalia
下圖:Vetements 設計師 Demna Gvasalia
(圖片來源:WWD)

這個來自於法國卻充滿了設計師年幼時在格魯吉亞經歷的動盪不安的隨意剪裁風格,被包裝成 “Netflix 和 Chill” 的虛無主義,讓大家無法清晰界定是潮流品牌還是高級時裝。但是憑藉和國際物流公司 DHL 聯名的服飾系列迅速席捲了大街小巷。從流量明星們到各路博主,再到緊跟潮流腳步的時尚 Icon 們沒有不入手這個系列的。

▲ 圖片來源:Google

起初,他們設計這個系列是因為物流問題接到了 DHL 大額的賬單,然後他們決定停止發送 DHL 包裹。就在這期間,Demna Gvasalia 說他感覺自己像是一名 DHL 員工,所以為每個員工都製作一件 T 恤。沒想到這個突發奇想竟然成為了他們品牌中比 oversize 還不合身的衣服,比水袖還長的袖子更加經典的存在。

 

▲圖片來源:Mr Porter US

因為這個跨界到讓人覺得合情合理又有些意外的聯名,DHL Express 的首席執行官 Ken Allen 甚至在推特上發了一張自己穿著 T 恤的照片。而這次聯名也被大眾解讀為,對於近些年來各行各業都依賴快遞行業的認定和反思。

▲ DHL Express 的首席執行官 Ken Allen
(圖片來源:Google)

他們曾經夢想著每天都穿著普通的工作服裝,已經被轉變成一種大膽的時尚宣言,令人們在修身和合身,精細剪裁和完美布料的審美疲勞中眼前一亮,並且爭先恐後地追隨著這種接近於街頭潮流的高級時裝風格。

▲ 2017 年,Vetements x DHL 在香港的快閃
(圖片來源:Google)

他們對時尚的詼諧和諷刺方式意味著他們從一開始就盈利,Vetements 因為社交媒體的網狀爆發和深諳新一代對於奢侈品購買趨勢(價格昂貴,辨識度高)堅持不做門店銷售。再加上大眾對於得體時裝的審美疲勞,所以 Vetements 的出現代表著巨大的市場需求。於是擅長市場策略的弟弟 Guram Gvasalia 開始饑餓營銷,他們故意生產小批量的產品,並將其限量化,投放進各大電商和買手店的供不應求的市場裡。

▲ Vetemens 秀場
(圖片來源:VOGUE)

他們認為,“如果我們將這麼多商品投放市場,那麼下個季節沒有人會想要這款產品。”。所以對於Vetements 來說,如果奢侈品可以買到,那就不是奢侈品了。真正的奢侈品應該是只有市場但是無價的。

▲ Vetemens 秀場和後台
(圖片來源:VOGUE)

就是因為這些喜憂參半的話題性設計和理念撐腰,Vetements 像不顧一切的黑客一樣,佔據了社交媒體和日常生活穿搭中整整兩年的最佳席位。

但是似乎 Demna Gvasalia 只把自己的品牌當做了一個跳板,2016 年被老牌時裝 Balenciaga 任命為主設計師之後就對自己的品牌不太上心了。就如我們現在看到滿大街的巴黎世家,他確實是給這個充滿著古板陳舊的品牌注入了無限生機。他堅持像自己的品牌一樣,使用創造性的表達方式,如醒目的文字和數字,將巴黎世家打造成了另一個 “標籤化”、“話題化” 和 “街頭化” 的時裝品牌。

▲ Balenciaga 秀場
(圖片來源:VOGUE)

“時尚對我來說是一面鏡子,是對我們周圍發生的事情的一種反思。” Demna Gvasalia 曾在採訪中表達過他的立場。其實我們都能看得出來,他確實想為時尚行業做點什麼顛覆性的事情(確實也做到了),只是他覺得至關重要的,是破壞創造才能得到更多靈感,通過解構某些東西去創造別的東西是他的使命。

▲ 設計師 Demna Gvasalia
(圖片來源:Instagram)

而我們作為消費者,能夠理解設計師找尋靈感的不易。但是因為這幾年實行起的解構主義、機能主義、未來式復古和反叛叛逆,消費者再一次審美疲勞,導致我們拋棄 Vetements,也漸漸疏遠了 Balenciaga。

Highsnobiety 在前段時間也正式在文章中宣佈 Vetements “死” 了。在通過與商家和買家交談後,其中許多人證實了對 Vetements 品牌需求的大幅減少。

▲ Vetemens 在街頭找路人拍攝 “學超模拍照” 系列廣告片
(圖片來源:Instagram)

在 “消亡” 這條路上,Vetements 不是一個 “人”。它的前輩,一個也曾顛覆了時尚界傳統審美的俄羅斯品牌 Gosha Rubchinski,在 2018 年宣佈停止品牌常規運營。這個在 2008 年就創造了這個 “後蘇維埃風格” 的設計師對於出新品感到厭倦了,要知道他們可是曾經在 2017 年春夏系列剛上架就迅速售空五萬件 T 恤的無限未來品牌。他們的爆紅被大家無一例外的歸結為幸運,但其實,每一個幸運的背後都是為了這 “曇花一現” 而付出了百倍千倍的努力。

▲ Gosha Rubchinski POSTER
(圖片來源:Instagram)

正是這個原因,Demna Gvasalia 始終有一種挫折感,他為整個行業感到沮喪,不想僅僅為了設計而設計,而是想建立起消費者和品牌之間的聯繫,並使用時尚作為交流感情的工具。

▲ 左:設計師 Demna Gvasalia
中:CdG 集團總裁及 DSM 國際總監 Adrian Joffe
右:設計師 Gosha Rubchinskiy
(圖片來源:DSM)

現如今,時尚是被動的,它受到趨勢和炒作的影響大於設計,特別是現在社交媒體傳播速度的迅猛,導致很多品牌都將在 “大起” 的巔峰中必須提前計劃好 “大落” 的退路。

▲ Vetemens 在街頭找路人拍攝 “學超模拍照” 系列廣告片
(圖片來源:Instagram)

雖然刻意的引人注意和受人追捧是時裝的真諦之一,而且也不代表這類品牌是毫無意義的新奇事物,只是這麼看來,時尚真的需要放慢速度,圍繞某個品牌的瘋狂炒作帶來的龐大效益同時也會加速它的衰落。

▲ Vetemens 在街頭找路人拍攝 “學超模拍照” 系列廣告片
(圖片來源:Instagram)


當然,沒有人能看到未來,也沒人能夠絲毫不差的預知未來,但是,Vetements 的起和落,和我們所有人都息息相關。在所謂的時尚輪迴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時尚 “罪犯”,垂誕三尺的新慾望推動著各個品牌走向頂峰,而新的無情需求更是冷酷且絶望的懲罰它們漸入消亡。

▲ Vetemens x DHL 系列
(圖片來源:Instagram)

時尚沒有什麼絶對,也沒有什麼傾向,更沒有短期和長期。每個品牌的獨特,都將成為各自對於時尚,眼花繚亂搖搖欲墜的現代多元化審美疲勞中,唯一且堅韌的救命稻草。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