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的 Slogan Tee 太激進,前男友和我分手了。

*本文源自真人真事,吐槽向,根據喜好謹慎閲讀

某古裝權謀劇全網大熱時,我隨著這股風潮也把該劇推薦給了我天天躺著打遊戲的前男友,本意是為了互相激勵,給不值一提的生活中增添幾分你來我往的冒險體驗,誰知道人家看完之後和我說:親愛的,我們分手吧。我說為了什麼啊?他說,你看看人當媳婦兒的,聰明但是聽話,你不行,你太有態度了。

我低著頭還沒開始醞釀情緒,看了眼自己身上的 FR2 Slogan Tee,突然認為他這個理由讓我有種無法反駁的委屈。

“通過服裝表達態度”是一件老生常談的事情了。60 年代,嬉皮士身著鮮艷的手工扎染,向工業時代的保守主義和環境污染表達反叛。70 年代,朋克剪掉牛仔外套的長袖,磨花切口,再用安全別針將這些碎片胡亂連結起來,如同重塑他們仍然脆弱的生活。Vivienne Westwood 可能是世上有名的,第一個意識到 T 恤可以是一塊標語牌的設計師。

1977 年,帶著對獨裁者的不屑和輕蔑,一件結合了納粹標、倒立耶穌受難像和性手槍樂隊的 T 恤,將她捧上了西太后的神壇。

就是這件。

然而,只要語言相通,和廓形、剪裁與圖案相比較起來,文字可以更加直白的表達,表達內容也更加精準。第一件真正意義上的 Slogan Tee 由 Katharine Hamnett 發明。1984 年,鐵娘子撒切爾夫人執政,她允許美國在歐洲境內和英國各地部署核巡航導彈和潘興導彈,用以對抗她痛恨的蘇聯。這一沒有經過選民同意的舉措,讓眾多年輕設計師都認為她是個殺人犯、劊子手,並拒絶參加當年的倫敦時裝周。

但在活動開始前的幾個小時,37 歲的設計師 Katharine Hamnett 匆忙趕製了一件T恤,並將它藏在了夾克的裡面。她謝絶了門童“幫您掛起外套”的提議,徑直走到了撒切爾夫人面前,並露出了那件用粗體英文印刷的、即使在 10 米之外也能讀清的“58% 選民拒絶潘興導彈”,閃光燈頓時照亮了整個房間。據傳這也是鐵娘子為數不多的顫慄時刻,她彎下腰讀了T恤上的內容,並發出了一聲恐懼的尖叫。

第一件 Slogan Tee 印的是民主。

因為 Slogan Tee 容易設計、效果顯著,從 80 年代開始便被用作劃分隊伍,宣傳政治道德運動的載體。直到 90 年代,互聯網的興起改變了很多事,比如年輕人終於可以網上衝浪消耗他們過剩的荷爾蒙了。從此,Slogan Tee 上直接的政治宣言,道德理論,變成了幾句諷刺,或一時火熱的網絡 meme,比如”YOLO”,“carpe diem”,“memento mori”之類的。我們逐漸蝸居在沒有人關心身穿的符號標語來源含義是什麼的文化當中。

比如當時人手一件的格瓦拉 T 恤,當他深邃的凝望被 Gap, Vans, LV 廣泛應用後,上面印的人物究竟是誰已經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弄潮兒必須要擁有 – 而這個現象至今仍在持續蔓延。

你知道他是哪國人嗎?

2016 年,女權主義的風潮攜著 Slogan Tee 捲土重來,Dior 新上任的設計師 Grazia Chiuri 向全世界證明她不但可以是個讀書人,還深知如何打造爆款,可以拯救品牌銷售額於水深火熱之中。悲哀的是,這些穿著 Dior T恤的普通消費者,也許並不理解女權主義的含義,他們最大的成就可能是奠定了互聯網上直男同胞的鄙視鏈底端地位。

擁有這樣的一件 Slogan Tee,不能證明她們現在沒有罵那個不夠“紳士”的聊騷對象是個性別垃圾,也不能證明她們沒有在每一個蹦迪的夜晚自覺物化自己,但 90% 會說明他們發了這樣一條 instagram“從現在起,做一名女權主義者,#youngmoney #metoo”。Dior 的這一件 Slogan Tee,的確又一次推動了平權運動的前進,但和任何一件曾經有其它意義的東西一樣,它最終還是淪為了買來證明自己與眾不同的破爛之一,它和我午夜購買的獨角獸雕塑相同,通過被擺拍讓我獲得社交網絡上的讚美高潮,然後再很快被拋棄。

你有這件 KOL 通行證嗎?

如今,我們崇拜漫不經心和滿不在乎,崇拜疏離、冷漠、套路,我們認為生活和感情是一場不痛不癢的遊戲,誰先在乎誰就輸了,凡事只要開心就好。因此有的時候我想現在的 KOL 不是喪失了改變的能力,設計師也不是沒有了表達的慾望,而是他們發現只要能哄得人開心,滿足獵奇就足夠了,沒人在乎你表達得夠不夠真實誠懇,但我們都在乎朋友圈有沒有新的點贊。

於是為什麼不乖巧地看著大數據和 vintage,機械地複製一款又一款設計,共同迎向一個靈光消逝的年代,一起酷得輕佻並且沒有重量?酷到任何聲音都有著做戲的嫌疑,因此任何 Slogan 都不值得被聽見。包括我現在坐在電腦前盯著兩個屏幕寫著文,都像極了一場漫長的表演綵排。我質問自己,有這樣的功夫,為什麼不出去拍點自拍,混成一個 ins 模特?

@the_ketchap / Korea

我非常尊敬的一名滑板攝影師,前幾天曾轉發過這樣一句話,“不是打造只讓一百萬人來訪一次的島嶼,而是規劃出能讓一萬人造訪一百次的島嶼”,但我內心有某種絶望是不會再有人想去登岸,因為我們都在享受船上漂蕩的眩暈快感。

保持獨立,會用腦子,和學習英語,得體著裝一樣,不是一項技能,也不是一個優點,而是社會對大家的基本要求。Slogan Tee 的簡單和直接,讓它可以成為我分辨渣男的工具,可以成為我不同宣言的依託,也可以就是我今天出門根本不想打扮的首選。但無論我的任何選擇是什麼,都但願它真實、清醒、遠離過度自我關注的萬惡之源,也希望 Slogan Tee 回到它本來的、用以表達自我的形式中去。

Fashion Aid / 1985

當然,誰都有一個暴富夢,如果真的要印點 Slogan,只去想 meme 或者短語,我一分鐘可以想出來仨,比如說,

I only smoke when I drink
Nobody knows I’m a lesbian
99 Impressionism

如果這些文字還不足以成為賣貨的理由,那我再加對兒雙引號或許能成事:

參考資料:

Hamnett, K. 2018. Katharine Hamnett: the protest T-shirts you see today tend to be a bit namby-pamby.
https://www.theguardian.com/fashion/2018/mar/08/katharine-hamnett-the-protest-t-shirts-you-see-today-tend-to-be-a-bit-namby-pamby. Accessed Apr.17th, 2019.

Hess, L. 2018. A brief history of the political t-shirt.
https://www.dazeddigital.com/fashion/article/39007/1/brief-history-of-political-t-shirt-westwood-katharine-hamnett-frank-ocean-che. Accessed Apr.17th, 2019.

Klerk, A. 2018. The history of the slogan T-shirt.
https://www.harpersbazaar.com/uk/fashion/fashion-news/news/a39193/the-history-of-the-slogan-t-shirt/. Accessed Apr.17th, 2019.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