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靈感比 Nike 更天馬行空的設計師,真的存在嗎?

▲ 2018 年最人氣的鞋型,絶對非 Air Jordan 1 OG 莫屬
(圖片來源:Instagram)

 

有無那麼一個鞋款能夠持續受到消費者的熱捧?

對於頗有年資的 Sneakerhead 而言,可能 Air Force 1、NIKE DUNK SB 都是從一而終的答案。但對於大部分 95 後乃至是 00 後消費者而言,Air Jordan 1 似乎更符合 “潮流審美” 的經典鞋款。

 

▲ 粗略估計,2018 年全年發售了超過 30 個 Air Jordan 1 OG 配色
(圖片來源:SoleCollector)

 

層次不窮,彷如在 Pantone 色彩之中抽取顏色繼而提取到 Air Jordan 1 身上的全新配色,正是去年 Jordan Brand 在復刻系列上的重頭戲。

 

▲ 鞋幫處的新材質拼接,內側 “零錢袋” ,加上罕見的 “倒鈎” 設計,讓 Air Jordan 1 “Cactus Jack” 成為了今年最值得期待的鞋款
(圖片來源:SneakerNews)

 

你大可以吐槽配色的設計誠意大不如前,而 Air Jordan 1 OG 作為當下消費者最為喜愛的鞋型,承載了 Jordan Brand 帶動了銷量和人氣,但關於 Air Jordan 1 OG 配色的設計靈感難道只能停留在色塊堆砌的層面?

 


 

比 Nike 官方更為天馬行空的設計,往往出現在民間

▲ 在網路上呼聲極高的 Palm Angels x Air Jordan 1
(圖片來源:Instagram)

 

早前網上流出了疑似 Palm Angels x Air Jordan 1 的諜照,採用了 9 孔 OG Black Toe 鞋型之餘,鞋身上採用了 Palm Angels 慣用的火焰圖案。作為 Air Jordan 1 OG 有史以來設計改動幅度最大的款式之一,倘若市售,人氣絶對超乎預期。

 

▲ 還配上了一張 “讓人信服” 的 Sample Testing Tag……
(圖片來源:Instagram)

 

但是,在此必須很遺憾地告訴大家,截至目前為止,這款 Palm Angels x Air Jordan 1 並不會市售,皆因他只是平面設計師 Vicente Martinez Selles 的作品,並非 Nike 官方設計。

 

▲ Vicente 本人
(圖片來源:Instagram)

 

在他的 Instagram 賬戶 @chenchicharo 中,你可以看到一系列諸如 Zoom Kobe 9 Flyknit 的鞋面搭配 Air FOG 1 等超乎所有人預期的 “混血設計”。

 

▲ 圖片來源:Instagram

 

儘管當你斟酌過部分圖片後,仍然會覺得 “P圖痕跡” 過於明顯,手法略顯粗糙。但相比起使用 Photoshop 的技能,Vicente 本人對於球鞋設計的理解,並非是盲目的 “1+1”。

相比之下,他天馬行空,沒有界限的設計概念更值得被大眾關注。其實坊間消費者對於 “Nike 設計沒新意” 的聲音並不陌生,作為全球最大、產品款式最豐富的運動品牌,所有設計的重心自然來自於設計師本身。

 

▲ Off White x Converse Chuck Volta 猜想圖
(圖片來源:Instagram)

 

誠然,Nike 在設計上的考量絶對遠比 “P一下圖就完事” 的 Vicente 來得更多。皆因品牌在量產過程中,需要兼顧成本、開模具、消費者是否買賬等問題。

 

▲ 早年設計了 Air Jordan 1 飛翼 Logo,後來轉投到 adidas 並打造了逆轉市場口碑的 EQT,Peter Moore 開創了 Nike 核心設計師轉投到 addias 的先河。
(圖片來源:Sneakernews)

▲ 圖片來源:Sneakernews

 

除了 Peter Moore、MarcDolce、DenisDekovic 等從 Nike 轉投到 adidas 並參與品牌核心項目的設計師,主導了 Flyknit、Fuel Band 的前 Nike Innovation Kitchen 創意總監 BenShaffer 目前也身在 apple 負責 iWtach 的研發,從此可見 Nike 設計師在市場上是多麼搶手。

而 Nike 品牌設計師屢屢外流的問題,加之近年來釋出鞋款有增無減的現象,無疑讓 Nike 團隊的設計壓力陡增,也難怪大眾對於 Vicente 一類天馬行空的設計抱有如此強烈的訴求。

 


▲ 雖說 Sean Wotherspoon 本人表示他設計的 Air Max 1/97 新配色並不會發售,但他卻為 “Nike x 民間設計師” 的案例打開了一個叫好又賣座,雙方獲益的好局面 (圖片來源:SoleCollector)

像 Vicente 一樣的設計師,大有人在。而 Nike 近年來憑藉著 NikeLab 的概念和產品線,也不斷吸納 Yoon、Heron Preston、Martine Rose、Matthew Willams 等時尚、潮流領域的有機力量,為 Nike 在產品設計上的多變性、創意度保駕護航。

▲ 在今年 Air Max Day,由 Nike 海選的設計師茹秋石所呈現的 Air Max 97 SH Kaleidoscope 將會開啟市售 (圖片來源:HYPEBEAST)

 

關於 Nike 在設計上的故事,未能身在其中的我們也不過是紙上談兵。但作為消費者,我們始終期盼著腳下的鞋款變得更加有趣、更具創造力,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