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FAKE 一直難以杜絕?

前些日子,Supreme Italia 在上海的店舖成功開張,這種舉動甚至引起了 Supreme 在中國罕見的直接維權。明明是山寨,它為何能如此高調?

即使有不少人都非常討厭 fake,但它依然保持著很強的生命力,其中球鞋成為了重災區,讓我們先來回顧一番近年有關事件。

在 2016 年,Nike 與美國聯邦調查局合作打擊假鞋經銷商,而球鞋販賣網站 Supplied PDX、Supplied Inc. 及 Supplied 主腦 James Pepion 在事件中因為售賣假鞋而被捕,大量涉案鞋款遭到銷毀。

經調查發現,James Pepion 於 2015 年 3 月至 11 月期間所接收的大部分中國包裹內均為假鞋,而經過聯邦調查局在其家中進行搜查後,共搜出 1560 雙 Nike、40 雙 adidas 以及7雙 ASICS。而自其網站於 2012 年開始運作以來,James Pepion 的 PayPal 戶口共收到 260 多萬美元。

2017 年由中國警方所破獲的這起史上最大假鞋事件,查獲地點是位於安徽蚌埠地區,名為金豐鞋業的假鞋製造工廠。金豐鞋業從 2012 年起開始製造假鞋,除了中國本地之外,同時陸續外銷到中東與非洲等地,獲利金額已超過 6 億元人民幣。

案發後,警方扣留工廠內包含 Nike、Converse 與 Vans 等至少 50 萬雙假鞋,數量十分驚人。這起事件同時也是目前中國內境內規模最大、涉案金額最高的假鞋案件。事實上,金豐鞋業的企業分工相當有制度,除了有負責生產與販售的部門之外,甚至還設有品管部門把關品質。

2018 年,adidas 迎來了北美市場銷售額約 21% 的大幅增長,而競爭對手 Nike 卻比同期減少了 6%,兩者之間的差距正在逐步縮小,而 adidas CEO Kasper Rorsted 在接受 CNBC 專訪時,談到了品牌在亞洲所面臨的嚴重假貨問題。

他表示在亞洲銷售的 adidas 球鞋中,大約有 10% 均是假貨:假貨在亞洲非常氾濫,不過這是整個市場都存在的問題,我們估計在特定的品類中存在大約 10% 的假貨,包括實體店和線上渠道,這對於整個行業來說一直是個大問題。

同年,菲律賓 Ninoy Aquino 國際機場最近查獲了價值約 75 萬美元的假冒商品,其中包括不少鞋迷朋友們所熟知的話題鞋款。在官方發佈的社交媒體消息上,菲律賓海關上傳了本次查獲的假貨圖片,當中包括 adidas YEEZY Powerphase,Fear of God x Vans,atmos x Nike Air Max 1,Sean Wotherspoon x Nike Air Max 1/97,Off-White x Nike Air VaporMa,以及 Balenciaga Triple S 等熱門款式,這些假鞋均被放置在海外菲律賓人寄東西回家的 Balikbayan 盒子中進行運輸。

而根據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的一份簡報中提及到,2017 年 12 月 15 日,在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海關便成功截獲從中國抵達的七個包裹,當中便發現到是 400 雙各種不同型號的 Air Jordan,經檢查後及向 Nike 證實這些運動鞋為假冒商品,總值約 $54,000 美元。簡報中還提到,僅僅是 2016 年,海關緝獲侵犯知識產權的產品總值高達 380 萬美元。

從前面這些數據可以看出,雖然各國都嚴厲打擊制假售假行為,但是每年依然會有大量的假貨流入市場。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無可避免地接觸假貨,而部分被虛榮心所迷惑的年輕人甚至會通過購買假貨裝備自己來滿足那脆弱的虛榮心。有人為了賺錢,有人為了滿足虛榮心,而假貨市場的壯大除了個人因素外,還有很大一部分來自市場的混亂。

美國男孩 Kevin 雖然對時裝的興趣不大,但有一次他花了薪水的三分之一,以 3000 美金購買一雙 Balenciaga 運動鞋及 LOUIS VUITTON 的腰帶,讓他在購買品牌產品的同時也有了不少的壓力。直到五年前他想要一雙 Y-3 的運動鞋,不過價格被炒至 400 美元令他卻步,之後他發現假鞋能成為品牌產品的替代品。Kevin 為瞭解關於假貨的資訊,他從 Reddit 及裡頭一個叫 Repsneakers 的論壇上找到有關的東西。網站上有大量的照片和細節記錄了鞋款每一個細節,更有教導如何去做出和真品幾乎一模一樣的複製品,從而變得更難分別。

Kevin 說,當你以 120 美金可以得到一雙看起來相同的鞋時,為什麼要支付 1000 美元買炒賣品呢?Kevin 在 2015 年發現這個論壇時,當時才只有 3000 位用戶,而現在已經擁有 60000 多人,足以證明這個市場的需求和興趣。

一個名叫 Spencelord 的 Repsneakers 用戶說,其實使用自動購買程式的人只是購買賺取利潤,讓真正想買的人付出更高價格去擁有,無可否認這方法很聰明,但不值得支持。然而論壇的成員都是將他們的業務投向中國,因為那裡有著絕大部分的合法運動鞋製造工場以及世界上 85%的假貨,說出來諷刺,但事實的確如此。而要購買這些假鞋,很多人習慣在 Instagram 和 Repsneakers 這些規避國內監管的平台,然後通過 Skype,WhatsApp 及 WeChat 這些軟件就能和對方聯繫並交易。

而另一位在新加坡的陳先生也直截了當說 Repsenakers 對他的業務至關重要,從 Reddit 上學到了很多關於複製品的資料,他在 Skype 上累積了超過 10000 名客戶。在假貨版本不高的情況下,他每天可以賣出 20 到 30 雙,後來新版本出現每天能賣 120 雙假鞋。

他表示這些鞋子的源頭和正品工廠是一樣的,更指這些事情在中國製造業中並不罕見。中國福建省沿海的莆田幾十年來一直是中國運動鞋製造業的首都,同時也是假貨製作業的中心。有些工廠甚至是早上為官方生產鞋款,晚上便為假冒市場製作,因此解釋得到為何假貨會有著和真品一樣的用料。

如果它們真的能做到這樣,大家是否還能做到支持正品而為價差買單呢?我們認為依然應該做到,有兩個原因。在使用層面上,沒有規範質檢的產品在市場流通中對使用者是一種挑戰,對所謂“同廠同質”的渲染目的是為了讓更多 fake 界的次級品流入市場,畢竟後者才是盈利所在;往大了說,儘管個人的出發點千千萬,但不尊重知識產權的行為本身就不應該得到支持,這關乎整個行業的創新動力,關乎我們未來還能見到什麼樣的鞋子。

儘管假貨無處不在,但至少有法律監管。而最棘手的 fake 都是介於違法與否之間的灰色地帶,這只能依靠愛好者和媒體孜孜不倦地進行知識普及。如果你關心這個行業,不要認為事不關己,雪崩發生前,每片雪都認為不關自己的事;而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但當 fake 充斥市場,真身卻成為被嘲笑的目標之前,我們是否能意識到每一件事物的發生其實都與我們的行為息息相關。

 

 

tags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