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 KAWS、村上隆之後,務必認識的「三位」藝術家!


▲ 米開朗基羅雕塑作品 《大衛》(圖片來源:bing)

 

米開朗基羅,每次提到 “雕塑藝術家” 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就是他的名字。作為文藝復興時期的 “藝術三傑” 之一,他的風格影響了將近三個世紀的藝術家。大家都說,米開朗基羅的雕塑作品 《大衛》 是集藝術與美的化身,但是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所謂的 “完美”?

 


▲ 坐在 Future Relic 系列作品中的 Daniel(圖片來源:@Instagram)

 

在第一次看到 Daniel Arsham 作品的時候,你會很容易受到觸動。因為你怎樣都不會想到,他的世界,一個藝術家的世界,卻只能看到相當於正常人百分之一種的顏色。

其實瞭解他的朋友都會發現,他的作品通常比較偏向於黑白灰三色。所以,也有人調侃說道,假如看到一個作品是這種黑白灰色調的,那麼大概 80% 的可能性是出自 Daniel 之手。

 


▲ 圖片來源:@Instagram

 

就正如 Daniel 所說的 “沒有什麼是堅不可催的,脆弱的每件事物都可能會被摧毀”。就算是 “色弱”,也並沒有讓他減少對藝術的崇敬。基於對藝術和建築學的喜愛,Daniel 沒有放棄鑽研和學習,考上了喜歡的藝術學院,並在畢業後成為了一位真正的 “藝術家”。

 


▲ 被 “腐蝕的” VOGUE(圖片來源:@Instagram)

 

很多藝術家在創作的時候,都希望自己的作品盡善盡美,做到完美無缺。但也許是因為 Daniel 自身 “色弱” 這個 “不完美” 的因素,他的很多作品被賦予了一種 “殘缺美”。

“腐蝕” 是他的作品裡出現最多的主題,一本本 VOGUE 雜誌、一顆顆籃球、一把吉他、一部單反相機,基本沒有一個是完整的。除了 “腐蝕” 這個標誌以外,Daniel 還喜歡把 “Crystal” 放到作品當中,仔細去看,在很多 “被腐蝕” 的地方都能看到 “Crystal” 的身影。

 


▲ 一把被 “腐蝕” 吉他,內部鑲嵌有水晶材料(圖片來源@Instagram)

 

其實現在的醫療技術已經相當發達,Daniel 在第一次拿到色盲矯正眼鏡的時候,也曾激動到喜極而泣。通過這副眼鏡他能看到更多的色彩,這也是近幾年來 Daniel 作品顏色變得豐富的原因。但是他卻說,在他自己 “無色” 的世界裡,才能集中精神創作,所以 Daniel 出色的作品依然還是 “單調” 的居多。

 


▲ Daniel 第一個彩色的作品(圖片來源:@Instagram)

 


▲ 在搭建日式田園風格 “Lunar Garden” 裝置的 Daniel(圖片來源:@Instagram)

 

除了專注於自己喜歡的雕塑 “事業” 之外,Daniel 現在也成為潮流圈炙手可熱的藝術家。之前便與 adidas 合作推出了 Futurecraft 4D 鞋款。

 


▲ Daniel 與 adidas 合作的4D 鞋款(圖片來源:@Instagram)

 

如果你有關注他的 Instagram,他身上常穿的圍裙也不是普通貨。那是 A-COLD-WALL 的主理人 Samuel Ross 專門為 Daniel 和他的 Arsham Studio 打造的特製圍裙。

 


▲ 身著 ACW 定製圍裙的 Daniel(圖片來源:@Instagram)

 

當然,對各位在座的國人而言,最熟悉的作品還是他與 《國家寶藏》 合作推出的 “中華第一燈” 長信宮燈。

Daniel 採用他擅長的 “色彩明暗對照法”,製成了通過顏料的藍調與雕塑的潔白形成鮮明對比的雕塑作品。除此之外還推出了相關的周邊產品,一款印有 Daniel 版長信宮燈的白 T 恤。

 


▲ 與國家寶藏合作的“長信宮燈”。(圖片來源:@Instagram)

 

雖然 “色盲” 這個為 Daniel 的生活關上了一扇門,但卻意外的為他打開了 “藝術之窗”。而除了 Daniel 之外,Phil Hansen 也是如此。

 


▲ “打出來” 的李小龍(圖片來源:bing)

 

Phil Hansen 是一名來自美國的點彩派畫家。Phil Hansen 一般 “畫” 一幅畫大概需要兩個多月的時間,因為他太專注於工作,沒日沒夜幾乎到了瘋狂的程度。雖說這些 “身體力行” 的創作能為他帶來很多價值不菲的藝術作品,但是後來這項令他引以為傲的技能,卻是他永遠也無法彌補的 “痛苦”。

 


▲ 一個個小點變成了一個個 “小蝌蚪”(圖片來源:bing )

 

由於長期的用手過度,讓他的手會不自覺的抖動起來,使得原本一個個的小點成為了 “蝌蚪”。為了在繪畫的時候克服手抖的毛病,他加重了握筆的力度。

但是,現實卻適得其反,他的顫抖愈發嚴重,並且讓他痛苦難忍。他決定求助精神科醫師來治療雙手顫抖的症狀,但得到的答案卻是:神經永久受損。但在醫生看了 Phil 畫出的曲線之後卻和他說了一句讓他重燃希望的一句話:何不乾脆和顫抖做朋友呢?

 


▲ Phil 能畫出的最直的 “直線”(圖片來源:bing)

 

醫生的一句話,一語驚醒夢中人,為他的藝術之路另闢一番天地。其實相比於 “畫家” 這個身份,我更願意稱他為一位 “行為藝術家”。騎著兒童單車 “騎出” 一幅畫、光著腳走出一幅畫、利用木條的影子搭建出 3D 裝置、用 “直線” 一圈圈的畫出人像畫作等等。

 



▲ Phil 的各種作品(圖片來源:bing)

 

慢慢地 Phil 的作品吸引了更多的人,他還曾在公開的活動現場作畫,一步步的講解作畫的過程並把其中的故事分享給大家。

 


▲ Phil 公開作畫《在拉•格蘭德•加特島的一個星期天下午》& 畫作原圖。(圖片來源:bing)

 

很多時候當你在抱怨自己的不足,卻不知這些不完美往往卻是最好的禮物,只是你沒有發現而已。也許就像 《海洋天堂》 中說的那樣:光明和黑暗的世界裡,光明是永遠照不亮每個黑暗的角落的,但你可以從黑暗中走出來。

 


▲ 圖片來源:bing

 

不知道各位是否還記得之前新聞報導過一位來自英國的小女孩——Iris Grace。與 Grace 一起登上板面的還有一幅幅精緻的水彩畫。最開始大家的視線都會被這個像天使一樣的小女孩所吸引,可是慢慢的你會發現,這些水彩畫的作者就是這位患有自閉症的小女孩。

 


▲圖片來源:bing

 

Grace 在小的時候就相比普通小朋友要安靜的多,情緒波動也不是很大,對周圍的環境並不太感興趣,她的父母起初也只是因為年齡的問題。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Grace 卻依舊悶悶不樂,甚至對身邊的一切感到害怕和抗拒。作為媽媽的 Johnson 很是擔憂,便帶上她去看醫生,診斷結果顯示 Grace 是一名自閉症患者。

 


▲ 正在作畫的 Grace(圖片來源:bing)

 

這種消息對任何一個家庭來說都是一個重擊,好在 Grace 沒有讓大家失望。在她三歲的一天,在她身邊畫畫的媽媽吸引了她的注意。Grace 一步步走到媽媽身邊拿起了畫筆,能從她的臉上能看到情緒的變化,也許繪畫會帶她走出自閉症的 “陰影”。

 


▲ Grace 的作品(圖片來源:bing)

 

在積累了幾年的繪畫經驗以後,Grace 的畫作慢慢地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風格。甚至還有人說,Grace 的畫風頗有抽象派大師莫奈的影子。近幾年,在畫風逐漸成熟以後,還有一些明星花高價收藏 Grace 的作品,其中包括了美國著名影星 Angelina Jolie。

 


▲ Grace 的作品(圖片來源:bing)

 

每次在看到 Grace 畫作的時候,總是會有一種很溫暖的感覺。通過畫作能看出來在 Grace 內心深處她依然還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也許正是因為這顆純淨的內心,才能繪出這樣的暖心的作品。

 


▲ 記錄 Grace 故事的成書(圖片來源:bing)

 

現在 Grace 的父母還為此建立了一個網站,不時的更新她的日常生活和作品。而 Grace 的故事還被製成書,譯有不同版本,溫暖著大家,同時也鼓勵著那些患有自閉症孩子的父母。

在她的故事傳開之後,想買她的畫作的人從世界各地湧來,為此還在倫敦舉辦了一場拍賣會,賣出的款項用於 Grace 的治療和購買繪畫顏料,其餘的便捐給 Grace 父母建立的自閉症兒童戶外俱樂部,用於做慈善活動。

 


▲ Grace 的作品(圖片來源:bing)

 

如果從藝術的角度來看,他們的作品都因為生理或者心理的某種缺陷而獲得成功,相信有不少人會說他們的藝術造詣是一種 “偶然性”。但筆者認為,對命運的不屈服才是他們值得稱讚的地方。也正是因為有這麼多的故事,才使得他們的作品更富有 “人情味”。如果這些不幸運都發生在你身上,你認為你能過的比他們 “好” 嗎?

 

 

tags :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