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08152446

2013 蕭青陽 ╳ AKIBO【I I ISLAND 我我寶島】音樂美學展演

7/20-9/1 我們在華山藝文園區有一檔由 AKIBO X蕭青陽 所策劃的『I I ISLAND 我我寶島』的展覽,結合唱片美學展覽,回顧台灣島嶼音樂與土地的故事,並請到許多知名音樂人LIVE演出及生活美學講座等三大主題,邀請多組名人跨界對談與演出。

【預售票限時優惠】
6/27-7/19 第二波預售 買二送一
7-11 ibon、全家、博客來熱烈開賣中
博客來以及IIISLAND 粉絲頁

【我我寶島】從偶像到土地,做音樂可以使人幸福──專訪 AKIBO X 蕭青陽

「有一天,我會跟我的偶像一同老去。」從 2012 年在高雄駁二的〈I I IDOL〉「我我偶像」開始,蕭青陽與 AKIBO 展開了一個無法回頭的旅行,滿牆的唱片封面不只是記錄著兩人身為設計師的歷程,更是與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人,一起走過的美好回憶。
 
喜歡音樂 所以再也離不開這個迷人的地方
 
如果曾去過〈I I IDOL〉展覽的人,不陌生的是唱片牆上所展示的,蕭青陽與 AKIBO 入行三十年來曾經做過的唱片封面。談起同樣是設計,為何最後決定選擇了唱片封面、以及音樂,蕭青陽認為不是偶然,自小在麵包店中長大,雖然沒有選擇父親希望的道路,但當時便喜歡拿著麵包師傅的錄音機,樂此不疲地錄下自己的聲音、周遭的聲音,回憶起來,他在那時就已經對於「聲音」的本質感到著迷。
 
AKIBO 在學習設計的路途上,曾經夢想成為民歌手,這讓他與音樂的緣分密不可分。視覺與音樂,都是內心深處所追求的慾望,AKIBO 談及他在小時候學習美術的路上,因為是左撇子、時常受到改正慣用手的要求,但唯有美術老師希望他可以使用左手、自在地表達藝術的內涵,因此對他而言,每一個學習作畫的禮拜天是他唯一能夠自由思考的時刻。直到現在也是如此,從事自己喜歡的活動,就像是每一個令他放鬆的「禮拜天下午」。
 
來自於這片土地的人事物、日常生活,是能兩人創作的靈感以及動力。蕭青陽談及對他而言,日常的瑣事、節慶,甚至是每個夏天的颱風,這些經歷都不輸給一首曲子所能夠帶來的動人。他說:「對於土地感特別強烈的藝人、唱片作品,我是更容易有感受的。」會把自己當下有所感的事物,灌注到正在進行的唱片設計之中,因為歌曲本身即是來自於人生百態。AKIBO 也提及「很多作品就很像我們的日常生活,或是給社會的一帖藥。這些唱片一方面是作品、一方面也是生命日記。」

做唱片可以使人幸福 並且閱讀彼此的人生
 
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是一名唱片設計師?「做完第一張專輯時,我就覺得自己是!這個行業會讓人有種光榮感。」儘管可能只是放在唱片架上的一小角落,但至少、這讓自己的設計有了被認同的可能。
 
在唱片宣傳期時,視覺設計與音樂是密不可分、共同連結的符號,只是隨著歲月的流逝,有些音樂被遺忘、有些設計留下來,你也許不會記得這是哪一首歌,但你可能會記得這張唱片封面。因此無論是音樂或是設計,都構築了共同的記憶、時代的符號。
 
早期的唱片設計可能是為了表現音樂、服務明星,但隨著時代的演進,創作人逐漸可以表現自己、與歌手共同完成一件作品。到了這個時代,設計師也可以透過包裝表達自身的創作:「我們都是在製作自己的作品。」
 
作品的形式日益改變,從黑膠唱片、到卡帶、CD,直到現在進入數位下載的時代,AKIBO 提及,儘管載體改變,不變的是追求美好的視覺與聽覺的享受,像是舞台的設計更是在現今變得更加多元,「台灣是一個很有生命力與創造力的國家,我們有些作品在國外是看不到的」,AKIBO 自信地說道。
 
「其實,我們都是喜歡美好的音樂。」蕭青陽持續專注於音樂所帶來的美好饗宴,「排行榜什麼的,其實很少想到。」他以阿美族的老人飲酒歌、古調為例,這些音樂被創造出來,是因為人類與生俱來對於樂音的嚮往。「音樂從來就不是一件狹隘的事情,是閱讀,以及人類本來就在追求、流傳與生俱來的情感的表達方式。」因此他認為,做唱片這件事,原本也就是希望使人幸福。

從〈I I IDOL〉到〈I I ISLAND〉,因為觀眾而完整
 
偶像到寶島,2012 年的主題是在講述「創造偶像」,今年夏天的〈I I ISLAND〉則是發饋於台灣這座島嶼,例如蕭青陽所製作的《故事島》,以及 AKIBO 過去一系列的「寶島系列」作品,兩人互相受到對方的作品而啟發。
 
談起〈我我寶島〉,蕭青陽笑說本來覺得有些擔心,因為「寶島」兩字實在有太久遠的時代感,但是想及「寶島」兩字源於日本人當初對於台灣的稱呼,而日本的「寶」寫作「宝」,其中的「玉」表達了愛惜、珍惜的意味,這與珍愛這塊土地的概念不謀而合。
 
2012 年在駁二的展覽,有來自於台灣各處的觀眾,在作品前拍照、打卡,蕭青陽與 AKIBO 恍然大悟,這不只是屬於他們兩人的展覽,而是屬於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回憶。那些唱片封面,就是她/他的青春、戀愛。像有一家人來自彰化,在 AKIBO 所製作的「新寶島康樂隊」專輯前面拍照,因為那是他們共有的回憶。這些作品,並不是只在美術、藝術上有價值,那是每一個人的青春的價值,「因為青春是不能重來的」,這些唱片的符號涵蓋了他們這麼多的青春。
 
高雄駁二的〈I I IDOL〉結束後,到了北京798,今年來到台北華山,蕭青陽說:「雖然展覽還沒開始,但我已經在想,下一站會是哪裡。」會是花蓮糖廠、綠島嗎?還是就像是綠色和平的船,開到哪一個港口靠岸,就讓人上來看展。「希望最後會在洛杉磯的玫瑰球場(Rose Bowl)。」蕭青陽與 AKIBO 一起笑著說出一個值得期待的夢想。

在不同的城市間遷徙,兩人最希望的還是讓展覽透過觀眾一起完成。展覽本身只能完成 30%,而剩餘的 70% 都是來自於觀眾的投入,認識新朋友、情感的牽引,才是支持設計以及展覽繼續下去的最大動力。

圖文出處:「 Bios Monthly 線上生活誌」
採訪、撰稿:佩妮誰
主視覺攝影:兄弟項
海灘照片提供:米花映像

tags :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