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沒有他穿不上的 Nike,但這位 Nike 創始人之子卻喜歡穿 adidas?

▲ 圖片來源:imdb

著名電影 IP 變形金剛系列定檔 2018 年 12 月 26 號上映衍生片《Bumblebee》,派拉蒙影業將邁克爾·貝任命為製片人,把這部號稱重振賽博坦雄風的電影交給了第一次拍真人電影的 Travis Knight,Laika 工作室主理人,多部知名定格動畫導演,以及最為世人熟知的身份——Nike 體育帝國的創始人 Phil Knight 之子。

正如標題所言,世界上沒有他穿不上的 Nike,但他卻喜歡穿 adidas?

▲ Phil Knight 與 Travis Knight(圖片來源:elle)


不好好打拚 真的要回家繼承萬貫家業

Travis Knight 1973 年出生的時候,父親的 Nike 公司已經憑藉“阿甘”腳下的 Cortez 穩住了球鞋市場份額。

之後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歷經 Nike 的氣墊革命,見證 Swoosh Logo 和 “Just do it” 的誕生,每天和籃球之神邁克爾·喬丹和網球皇帝阿加西等巨星相處,外人看來他大概就是含著鑽石鑰匙降生的孩子。

▲ 圖片來源:GQ

父親為他鋪平了成長道路上的一切,Travis Knight 卻倍感壓力,甚至經常穿著 Adidas 的衣服向父親表達著不滿,並以學業為由婉拒了父親讓他繼承 Nike 帝國的邀請。

▲ 《Get Off Time》(圖片來源:Fox)

正值90年代嘻哈音樂崛起,Travis Knight 也不免做起音樂夢,拒絶了來之不易得到斯坦福大學 offer 改行跑去做說唱,以藝名 Chilly Tee 出道,硬是自己搗鼓出一張專輯《Get Off Time》。

“Now way back when, I’m meanin’ a couple of years ago
I wanted to rock the mic but I didn’t have the flow
I put the pen to the paper, tried to spark some ideas
I turn on The Box and I then I tune in the ears
and every station that I turned to seemed to have nothin’
cause where I’m from in Oregon they frontin’
I had to break loose and reach out far
to get what I wanted and to become a star.”
▲ 歌詞來源: 《Get Off Time》

專輯發行之後竟然賣出 10 萬多張,讓 Travis Knight 欣喜若狂——直到一個月後發現 10 萬多張基本都是父親偷偷買的。這樣的溺愛反而激化了父子的矛盾,Knight 宣佈徹底拒絶繼承家業。


為夢想我可以放棄一切

在嘻哈夢醒之後,崔維斯·奈特轉向兒時最喜歡的動畫。不得不說奈特的眼光獨特,選擇了小眾的定格動畫 Will Vinton 工作室,從黏土捏製到拍攝,作為一個工作室助手,一切從頭開始學習。

▲製作《The Boxtrolls》中的 Travis Knight( 圖片來源:elle)

定格動畫市場並不明朗,工作室逐漸面對經濟危機,入不敷出,這個時候父親又來“搗亂”,一天推門進入辦公室的 Travis Knight 發現同事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看他,5分鐘之後他發現自己成了自己的老闆——老奈特買下了整個萊卡公司,任命 Knight 當總裁,提供資金讓公司正常運轉。
對自己父親的溺愛無可奈何,又得知哥哥心臟病逝世的噩耗, Travis Knight 索性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接管了整個工作室,並把工作室更名為 “Laika”。

▲ 圖片來源:laika

作為總裁的 Knight 依然和當初的學徒一樣,所有步驟都要親力親為,定格不像商業動畫,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捏出一個人物模型大概要五個小時,拍攝中一秒 24 幀,90 分鐘的電影需要 129600 幀,忙碌一整天的成果就是兩三秒的鏡頭。

為了不浪費資源,奈特要求每一部動畫都要達到最高的質量,不在乎花費多少時間,只要拍出想要的動畫。終於,兩部合作動畫為工作室打出了名號,2005 年和華納合作出品的《Corpse Bride》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動畫提名,2009 年和焦點合作出品的《Coraline》收穫 1.24 億美金票房。

▲ 《Corpse Bride》(圖片來源:imdb)

▲ 《Coraline》(圖片來源:imdb)

此後萊卡工作室以 2 年一部的速度出產成品,獨特的陰影風格迅速得到整個動畫界的青睞,2012年的《Para Norman》,2014年的《The Boxtrolls》,2016年的《Kubo and the Two Strings》,每一部都是提名奧斯卡的精品,其中《Kubo and the Two Strings》更是獲得各種獎項 33 項和 62 項提名。

▲ 《ParaNorman》(圖片來源:imdb)

▲ 製作《ParaNorman》的劇照(圖片來源:elle)

 

▲ 《The Boxtrolls》(圖片來源:imdb)

▲ 《Kubo and the Two Strings》(圖片來源:imdb)


來自父親的“溺愛”

其實 Phil Knight 還是理解自己的兒子,老奈特的父親以前是當地第二大出版發行商,在得知他要搗鼓運動鞋的時候,心中也是一萬個不理解,所以當 Travis Knight 跟老奈特攤牌要一心投入動畫製作的時候,老奈特大概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

坐擁 Nike 的老奈特支持兒子的方式也是十足的 Sneaker 風,你出一部電影,我出一款聯名,而且每一雙都是限量到爆炸,作為一個 Sneakerhead,十足的羡慕 Travis Knight。

▲ Nike SB Dunk High “The Coraline ”(圖片來源:hypebeast)

第一雙 Nike SB Dunk High “The Coraline ”,為了慶祝鬼媽媽上映,Nike 把經典的 Dunk SB 搬了出來,左右腳分別演繹了電影中的貓鼠,鞋盒是電影中的馬戲團再現,隨鞋附贈兩個棉花糖掛件,發售不到 1000 雙。

第二雙就是大名鼎鼎的“通靈噴”!Nike Air Foamposite One “Paranorman” 這雙神鞋不必再過多介紹了,只要你喜歡球鞋,不可能不知道這雙鞋。隨鞋附贈殭屍鞋扣,一次性拆封鞋盒,收納袋。

▲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Paranorman”(圖片來源:hypebeast)

不過大部分鞋頭不知道的是還有另外一雙通靈聯名,Nike Air Raid “ParaNorman” ,把這雙冷門的籃球鞋搬出來配色再造,僅有一雙用作宣傳作勢,附有 Nike 靈魂設計師 Tinker Hatfield 和 Tiffany Beers 簽名,拍出 20 萬美元高價。

▲ Nike Air Raid “ParaNorman”(圖片來源:hypebeast)

第三雙 Nike Roshe One“The BoxTrolls ”,將當年發售的Nike Roshe One 和電影中的盒子怪配色融合,鞋盒印花還原了電影中盒子怪的齒輪工廠,隨鞋附贈麻袋和盒子怪襪子,鞋身運用皮革和麻布等電影中盒子怪衣服相同的材料。

▲ Nike Roshe One“The BoxTrolls ”(圖片來源:hypebeast)

最近一雙是《久保與二絃琴》的聯名,選擇冷門的 Air Jordan XV “Kubo”,把大熨斗造型簡化後將正反派的甲蟲與蛇刺繡於後跟 logo 處,鞋身則大膽採用類似馬毛材質造型,讓人印象深刻。

▲ Air Jordan XV “Kubo”(圖片來源:hypebeast)

以 Phil Knight 對兒子的溺愛,不知道會與即將上映的《Bumblebee》推出什麼樣的聯名,各位可以在今年的最後一天好好期待一下。

▲ 圖片來源:imdb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