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本人都在搶,大跑鞋時代終於來臨了?

▲ 圖片來源:《GO OUT》

上個月末,Engineered Garments x Hoka One One 聯名跑鞋火爆的發售場景,從日本東京的街頭逐漸輻射到整個亞洲。一時間,這雙發售價近 2000RMB 的功能跑鞋瞬間成為了就連日本本地消費者都爭先搶購的熱門單品。

▲ Milk 創始人 TK 氏在鞋款發售第二日於其 INS 上曬鞋。(圖片來源:instagram)

▲ 現如今鞋款在二級市場中的炒賣價格。(圖片來源:taobao)

▲ 余文樂腳下的 New Balance 990v2 Sample(圖片來源:shihuo)

無獨有偶,當余文樂在今年首次曝光了 MADNESS 與 New Balance 的聯名鞋款時,曾經已經淪為打折貨的普通版 990v2 也被炒至 2-3 倍的價格在二級市場中販售。

雖然在時尚界,“老爹鞋”風潮已經略顯疲態。但從整個跑鞋品類中來看,如此的風潮背後,是否意味著大跑鞋時代終於來臨了?!


2012 – 2015,“老爹鞋”風潮之前,復古跑鞋也曾代表跑鞋品類一支獨秀過

▲ 余文樂上腳 New Balance 與之後的聯名 996。(圖片來源:cool-style)

2012 年前後,1300JP 的“餘波未滅”與 “張志明” 的上腳示範於國內掀起了 New Balance 風潮。

▲ Ronnie Fieg 曾在 2010-2103 年與 ASICS 打造的聯名鞋款。(圖片來源:hypebeast)

加上 Ronnie Fieg 為首的歐美潮流單位開始大面積與 ASICS(如今的 ASICSTiger)、PUMA、DIADORA、SAUCONY 等跑鞋品牌展開聯名企劃,使得復古跑鞋文化得到了空前的矚目。一時間,各大品牌的復古跑鞋款式如雨後春筍般爆發。

▲ 2014 年,意大利品牌 Diadora 開始在歐洲展開小範圍的聯名企劃。極少的發售數量與意大利產使得鞋款很快在市場中立足。(圖片來源:hypebeast)

但隨著 2014 年,Nike Free Mercurial Superfly HTM 與 Sock Dart 的誕生,讓 “襪子鞋” 開始由運動品牌影響到時尚界。

▲ Alexander Wang 穿著 Free Mercurial Superfly HTM 出現在秀場上。(圖片來源:Pinterest)

Balenciaga Speed Trainer 等鞋款在時尚界面市、NOMORCORE 風潮的流行、adidas Originals NMD 大面積鋪貨,逐漸開始取代復古跑鞋在市場中的地位。

▲ 亮相於紐約的 NMD 以一體式鞋面設計驚艷世人。(圖片來源:Highsnobiety)

2015 年,1300JP2 的上市與 ASICS GEL LYTE III 二十五週年聯名企劃,可以說是復古跑鞋風潮在這股趨勢中 “最後的掙扎”,隨即便漸漸失去了主流趨勢的話語權。

而像一些小眾跑鞋品牌,也隨著產品本身缺乏後勁而逐漸退出主流市場舞台。

▲ 2014 年,Reebok Instapump Fury 以店舖聯名企劃紀念誕生二十週年。(圖片來源:kenlu)

但在此時,Kanye West 腳上的 adidas UltraBOOST 卻使得功能跑鞋在潮流的大潮中生根發芽。

▲ 當時剛剛簽約 adidas 的 Kanye West 還未推出自己的簽名鞋,故此經常穿著 adidas Running 鞋款。(圖片來源:hypebeast)


2016 – 2017,“老爹鞋” 風潮來臨,這一次是時尚佔據了先機

▲ 時裝周秀場外穿著 Triple S 的人。(圖片來源:qz)

在Z時代開始成為時代主角,Triple S 開始率領時尚界對球鞋領域 “進行反擊”。“襪子鞋” 時代,不論是 Alexander Wang 還是像 Eugene Tong 這樣的時尚達人,都開始穿著運動鞋出現在時裝周上。

▲ 腳穿 Triple S 的 A$ap Rocky。(圖片來源:themaven)

當然,也許誰都沒有想到,曾經的 “襪子鞋” 追隨者,卻成為了 Z 時代的主導者,從 Speed Trainer 到 Triple S,Demna 這次成功將那些擁護他的年輕粉絲們,轉移到了 Balenciaga 上。而這一次距離“襪子鞋”風潮的盛行僅僅過了兩年的時間。

▲ 一鞋難求的 Hypebeast 聯名版本 UltraBOOST。(圖片來源:sneakernews)

Z 時代人群的影響力伴隨著網絡傳播和社交媒體的盛行迅速地將“老爹鞋”風潮傳播到了世界各地。而這一次由時尚品牌所主導的 “老爹鞋” 風潮在傳播範圍和氣勢上都讓一些還在主攻 ”襪子鞋“ 的運動品牌有些措手不及。

▲ 眾星宣傳的 Nike VaporMax。(圖片來源:hypebeast)

畢竟一年兩季的時尚品牌更容易造勢,也更容易應對趨勢的開始與衰敗。而一個運動品牌想要順應一個趨勢,是需要一到兩年的“轉變期”。

▲ 已經在日本市場生根發芽的 Hoka One One 就曾受到西山徹的鼎力推薦。(圖片來源:honeyee)

然而,伴隨著全名跑步文化在國內外的普及,以及前文中 KANYE WEST 之於 UltraBOOST、HYPEBEAST 打造聯名版 Uncaged UltraBOOST,VaporMax 面市、Breaking2 計劃展開之時,專業跑鞋也憑藉著穿著人群的轉變與跨界聯名開始被賦予更多的潮流屬性,使其滿足更多跑者在日常生活中的穿搭需求,這股醞釀了多年之久的跑鞋品類開始在潮流界展現出它的魅力。

▲ 由 Errolson Hugh 主導的機能風潮結合了功能服飾與暗黑風格,並迅速在 2016 年席捲全球,而其打造的聯名鞋款也隨之走紅。(圖片來源:Nike)

與此同時,伴隨著跑步文化的盛行,越來越多的專業跑鞋也開始受到品牌們的關注。而機能穿搭風潮的來臨,不僅捧紅了像 ACRONYM x NikeLab Presto Mid 這樣的跑鞋改良鞋款。

同時也使得一些小眾越野跑鞋品牌開始出現在小眾玩家的視野中,其中就包括了像 11 by Boris Bidjan Saberi x Salomon 這樣的聯名版鞋款。

▲ 11 by Boris Bidjan Saberi x Salomon(圖片來源:adamkatzsinding)


2018,後“老爹鞋”時代,跑鞋品類的百花齊放

▲ Track Sneaker對準的是越野跑鞋市場?!(圖片來源:google)

時尚終究是時尚,來之兇猛,去之匆匆。僅僅過了一年,Triple S 便已從街頭巷尾的熱門款式成為了賣家口中的 “倒閉款”。而 Track Sneaker 的面市似乎又將越野跑鞋推上了時代的前沿。

▲ 日本品牌 Nonnative 主理人藤井隆行著用。(圖片來源:mastered.jp)

天生就具備機能屬性的越野跑鞋,在一眾高端玩家的簇擁下,從小眾行列中脫穎而出,這其中,HOKA One One 無疑是這個時代機能跑鞋的集大成者,它的出現滿足了視覺系和功能系兩大跑鞋要領。

▲ Dover Street Market Ginza 中的常客。(圖片來源:DSMG E-Shop)

其一,在 Triple S 和 Nike Breaking2 系列鞋款的引領下,其厚質層次中底設計令人眼前一亮;其二,品牌由越野跑鞋起家,使其具備了機能跑鞋的功能屬性;

其三,在難以攻克的日本市場中,首次出擊便憑藉大地色系和獨占鞋款賺得人氣,不僅成為了 Urban Outdoor 愛好者的又一選擇,同時也因此成功打入 DSM GINZA,與 New Balance 等知名跑鞋品牌平起平坐,贏得銷量口碑雙豐收。

▲ Mizuno Wave Rider 1 OG 復刻版。(圖片來源:google)

此時的運動品牌也已經開始真正將產品重心轉移到 “老爹鞋” 上來。除了一些經典 “老爹鞋” 的復刻,越來越多以“老爹鞋”為理念打造的全新跑鞋款式也開始受到市場認可。

▲ Reebok 也開始復刻旗下 DMX 系列復古跑鞋款式。(圖片來源:sneakernews)

而之前曾在復古跑鞋趨勢過後銷聲匿跡的小眾跑鞋品牌,也再次開始了新一輪的限定聯名企劃,就連之前一直沉默的 Mizuno 都開始復刻旗下經典跑鞋,再加上余文樂又開啟了 “New Balance” 上腳模式,復古跑鞋似乎也已經回來了。

▲ ASICSTiger Gel Kayano 5 OG 復刻。(圖片來源:deadstock.de)

而發展到此時的功能跑鞋,早已憑藉各種各樣的聯名和配色版本,擺脫了“只能在跑步時穿著”的單一需求。

▲ 全面登陸大陸市場的 adidas Alphaedge 4D。(圖片來源:stockX)

▲ Kiko Kostadinov x ASICS Gel Burz 1(圖片來源:brandshop.ru)

▲ Nike React Element 87 初代版本。(圖片來源:highsnobiety)

不論是 Nike React Element 87 的迅速售罄,還是 adidas Futurecraft 市售時代的到來,甚至是異軍突起的 Kiko Kostadinov x ASICS,都在無限刺激著當下人們的購買慾望,可以說功能跑鞋的潮流化走向才正式將跑鞋全品類的爆發推向了高潮。


▲ 參與 Breaking 2 人類馬拉松計劃的跑者 Kipchoge 與 Virgil Abloh。(圖片來源:032c)

2019 年,這一次,大跑鞋時代究竟能持續多久?

如果說復古籃球鞋是 70 後、80 後們的球鞋市場解藥,那麼那些沒有經歷過 90 年代到 21 世紀初期籃球鞋頂峰設計時期的 Z 時代們,全民跑步文化在 2010 年之後的爆發使得跑鞋成為了他們這個時代的獨特烙印。

從劉翔、博爾特到 Kipchoge,從余文樂、Kanye West 到 Virgil,這些人演繹的跑鞋單品點燃了這個時代消費者對於跑鞋產品的購買慾望。

▲ Undercover 將在 2019 年發售的 Nike 聯名版跑鞋。(圖片來源:hypebae)

而在各種風潮的引領下,跑鞋單品也是最具可塑性的,不要忘了,“襪子鞋” 起勢的也是從改良版跑鞋開始的,只不過之後演變出了各種品類的 “襪子” 版本罷了。

而伴隨著消費者層級的改變,以及品牌多樣化的品類區分,復古跑鞋和功能跑鞋兩大品類也勢必會延續這個理念繼續發展下去。

當然,從現今可以預知的兩種跑鞋衍生趨勢中,我們看到了 4D 跑鞋以及機能復古跑鞋會在之後首先攻佔市場,而後的一波趨勢勢必也會因此展開,當運動品牌和時尚品牌集體在跑鞋全領域中展開攻勢之時,大跑鞋時代才真正迎來巔峰。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