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和吉豐重工聊聊,我們喜歡的「機能品牌」到底是什麼?

記得還在追 BAPE 的年代,身上最少的顏色應該就是「黑」,但工作以後似乎「黑」、「軍綠」成為了衣櫃中最多的顏色,也越來越著迷一些功能性豐富的新玩意,市場上已經對於這類東西有了簡短的定義 —— 「機能」。

時下熱潮的回歸,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推出帶有「機能外型」的產品,「機能」這個詞的理解似乎正朝著當年「潮流」一詞的方向歪走。究竟什麼是「機能」?絕對不是多加兩個飄帶、口袋那麼簡單。只是單純喜歡甚至談不上熱愛的我不敢隨便亂下定義,於是在有限的條件下我有幸找到了國內幾位認真嘗試去做這一類型品牌的主理人,他們在品牌發展期間鑽研的過程也有助於你我對於「機能」有再精準一些的理解。做好準備,未來四周的 persON 推送被我劃成了一個小版塊。今天與我們分享個人見解第一位品牌主理人是吉豐重工的 Andrew Chen,如果你和我一樣對「機能向品牌」小有興趣,那你應該有關注到他們。

近日他們也正式公佈了品牌2018秋冬系列「TILKHURST」,帶著「什麼是機能品牌?」這樣寬泛的問題,我們請到了黑眼圈 (大陸編輯) 和 Andrew 聊了聊。


吉豐重工負責人 Andrew Chen

 

黑眼圈:你心中理想的「機能品牌」是怎樣的?

Andrew Chen:機能服裝算是近來的大宗趨勢,但也可能因為趨勢使然以及媒體渲染,從大眾的角度很容易將原本屬於公發軍裝的元素歸納到機能元素裡面,換言之,現在市場幾乎一半以上的「機能設計」都是來自於公發軍裝上。而回到主題,我認為一件服裝要達成真正的機能性需要納入非常多的考量:無論是人體工學的設定、面料以及解構的堪用性,防水貼條的耐久度,版型、舒適度以及可活動性的需求等等,都會是機能品牌的考核點。

黑眼圈:因為什麼樣的契機創建了如今的品牌?

Andrew Chen:嚴格說起來,這個品牌是我在 2014 北大讀研時的畢業題目,因為當時不知道畢業論文該寫什麼,就找了現在的合夥人 Beefthang 討論去做一個實踐型論文,主要探討品牌故事、品牌視覺對品牌營運的交互關係。在畢業之後經過討論,也決定讓這個品牌成為我們之後的主要工作,所以我們第一季比較正規的 ready-to-wear 就從 14FW 開始了。

 

黑眼圈:如何評價 ACRONYM 這個品牌?

Andrew Chen:做的非常好,撇開工藝上的難度不說,ACRONYM也在產業堅持了非常久、長達了二十幾年吧,單是這部分對於品牌方來說是非常值得學習的。

黑眼圈:除了產品設計之外,視覺傳達是否也在日常工作中佔很重要的部分?

Andrew Chen:是的,甚至可以說,視覺以及品牌故事概念是整個吉豐重工(GG)的主軸,甚至大於產品本身。從產品面來說,由於我跟我的 partner 都沒有服裝設計背景,所以在品牌的產品歷程上來說,我們都是透過每一季的產品去學習面料、細節以及版型,接著再去修正強化不足的地方。但在整個品牌裡面,我們想要傳達給消費者的是整個 GG 的故事線以及世界觀。

Andrew Chen:GG 在一開始的世界觀定位上都是以科幻、軍事主題為主,但我們所沿用的靈感不僅僅是來自科幻電影,也包含了電玩、動漫、電影甚至是當代政治、90年代的數位藝術運動等等。GG 對我們來說比較像是一個表現平台,我們只是用我們的方式將我們成長時期所經歷、熱愛的東西轉化為服裝而已,因此反烏托邦科幻雖然是我們的主要敘事軸,但裡面所包含的內容可以非常的廣泛。

黑眼圈:功能性配件的選用似乎也存在「潮流現象」,之前有一段時間許多品牌會選用 AustriAlpin 出品的 CORBRA 快拆扣,近兩年好像比較多得會使用 Fidlock 出品的 V-Buckle 磁扣,也有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在設計之中加入這些功能性扣具,如何看待這種現象呢?

Andrew Chen:這個問題可以延續我前面的看法,也就是公發軍裝對機能品牌的影響。從 Cobra Buckle、Spanish Quick Releases 到 ITW 系列輔料,這些產品最初就是廣泛應用於軍規產品上,以 Spanish Quick Release 來打比方,它是西班牙軍、德軍以及英軍的 PLCE 上面最為廣泛使用的零件。

Andrew Chen:外套內背帶則可追溯到二戰的 10th Division Mountain Jacket 的一體式背包,英軍飛行服 RAF Taylor Buoyancy Flying Suit、Pat British Army TankCrew Oversuit 等等。而其他像是ECWCS,PCU 等多層式極地防寒系統,甚至是軍規常用的 Molle System,都是目前機能性服裝最常轉化的版型細節。

 


RAF Taylor Buoyancy Flying Suit

 

Andrew Chen:因此,對於現在的機能趨勢在我的解釋會是軍裝風潮的再進化吧,畢竟軍裝向來都是時裝的主要繆思,而現在的趨勢則是再將以前的軍裝細節配上當下的功能性面料以及輔料去做一個新的呈現。

黑眼圈:除了扣具,新材質的選用似乎也會加分,對設計者自身來說應該也是非常興奮的事。但往往高昂的使用成本造成的定價偏高又會引來一些消費者的不理解,如何克服這樣的問題呢?

Andrew Chen: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像 GG 從 18FW 便開始做廣泛的面料應用與嘗試,例如 Dyneema 或是 Apparition Leather。而這些面料在購買時不僅有 minimum 限制、價格也不低,但我們還是希望儘量能把產品控制在原本的價格帶裡面。一方面我們認為衣服還是給人穿的、並不是藝術品,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我們的固有客人能夠在相同的價格里面看到產品本身的成長與突破。

黑眼圈:大眾常說的「機能品牌」與傳統的功能性之上的「戶外品牌」還是存在著區別,老實說大部分人迷戀「機能風」應該絕不僅僅是因為「功能性」。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會將這兩類品牌的單品混搭,也能帶來不錯的效果。你如何解讀這兩類品牌之間的差別呢?

Andrew Chen:就我的觀點上來說,現今的機能品牌在設計上可能會帶有比較流行的元素在裡面,並且在版型輪廓上會更具侵略性,例如我前面提到的一些元素:Molle System、Tactical Buckles 等會比較常出現在這些品牌上面,而很多元素在應用上會比較偏向視覺導向而非功能導向。

The North Face UE 推出的「Gear Pocket」系列就是在大眾視野中著重突出 Molle System 的代表

 

Andrew Chen:而我自己個人則是比較偏向傳統的戶外品牌,一來是因為這些產品是必須應用於野外登山活動,所以在面料以及機能性的考量上會相對比較完整。二來是這些品牌都有承接公發軍裝的產制,如 Patagonia PCU、Patagonia Mars、Beyond Tactical、Wild Things 以及 Arc’ teryx LEAF 等等,在軍規的限制下這些產品設計的思考上會非常的完整。因此,我覺得這兩個區塊並無所謂的好壞之分,單純只是品牌想對消費者所呈現的利基以及消費者自身的選擇而已。

 

黑眼圈:聊聊你們新的系列「Tilkhurst」,又是圍繞怎樣的一個故事背景進行的呢?

Andrew Chen:從品牌創立至今,我們一直想嘗試做一個關於太空的主題,在發想時我們就直接想到了《Alien》這部經典電影。如果對 Alien 系列熟悉的話,就可以知道在電影裡面,大部分的艦艇、飛行器名稱都可追溯到 Joseph Conrad 這位小說家。無論是 USCSS Nostromo、Narcissus、USS Sulaco 到 USCSS Patna 其命名靈感都是來自他的小說上。因此我們這次主題就以 Joseph Conrad 於 1885 年所服役的大型戰艦 TILKHURST 命名,也可以視為我們對 Alien 系列的一個致敬。

Andrew Chen:為了更符合未來軍裝的主題,我們在輪廓的發想上便參考了異形系列的人物設定以及美術架構,所以在 TILKHURST 這個系列的 lookbook 裡還是可以看出許多軍裝角色的影子,例如飛行員、維修工程師、傭兵等等。在服裝本身上,我們保留甚至強化了 GG 以往擅長使用的軍裝細節,無論是可拆卸式 MA-1、可拆卸式大衣、X型馬甲背心等產品,都可以視為這個主題的延伸。

黑眼圈:在之前的預覽圖中就看到了這季你們做了兩款透明包款 SI01、SI02 非常吸引眼球,但在材質上似乎不同於如今市面上的PVC,可以簡單做一些介紹嗎?

Andrew Chen:這兩個產品的材質為比較特別,是透明的牛皮,是由荷蘭的知名皮廠 ECCO Leather 所研發的 Apparition Leather®,由於皮廠那邊會審核品牌的緣故,目前有使用的設計師不多,除了 Off White、Mihara Yasuhiro 以及 ISAAC SELLAM 外,吉豐很有幸的在去年成為其中一個可以開始使用這個材質的品牌。由於是新研發的材質,因此皮料不僅價格不低,成品的管控也不太穩定,例如厚薄度不一,顏色每一批的色度可能會不一樣,所以在製作產品上可以說是相當費工而且麻煩。但由於吉豐是由皮件起家的(Silent Whisper),因此我們對於這塊皮料可以說是相當的喜愛,因此 Apparition Leather® 會成為一部分往後產品線所使用的主要材質。

黑眼圈:外界的玩家應該都會稱「吉豐重工」為「機能類品牌」,但你們自身對「吉豐重工」的定位好像有不同的想法?

Andrew Chen:我從來都不想把吉豐侷限為機能品牌,因為我們想要表達的東西不只在所謂的 Techwear 上面。或許由於面料以及細節上的配置,很多人會把我們歸類為 Techwear,但對我來說,一件衣服要達成真正的機能性需要非常多的考量。如果以之前問題提到的考量點作為審核標準的話,在部分產品上我們是並沒有達到那些要求的。因此,如果從服裝產品的角度出發上來說,當然在品牌的規劃裡面,吉豐將會在面料上開始做更多進階功能性面料的嘗試,但我還是比較希望我們的支持者能夠瞭解品牌很多概念都是來自於我們想要傳遞的文化,除了是以軍裝為基底之外,也可以在我們發出的影片、平面裡面接受到我們想傳達的訊息,感受並意會到吉豐想要建構的世界觀,而這也是我一直想要達成的目標之一。

黑眼圈:你們在宣傳上好像還是比較低調的,但除了每季的產品外之前你們也有與Nike、Howie Lee、玖零零合作過一些項目,這些合作之後是否有帶來一些影響呢?

Andrew Chen:Nike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由於那次是幫 KissMyAir 李宇春的形象短片做真個影片的服裝定製(大概 15 套吧),而我接受到訊息的時候已經即將開拍了,所以團隊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設計、尋找面料、打版的動作。但也由於是影片的服裝訂製,所以在設計上我們不需要將市場性作為考量價值,設計上也可以比較自由一些。

 


2017年 Nike 拍攝的 #KissMyAirs 紀錄片「時空旅人覓道」,吉豐重工特別為李宇春打造的裝束

Andrew Chen:Howie Lee 的自然災害則是很偶然發生的一個合作,Howie 一直都是我很尊重的 Artist,一直以來都很喜歡 Howie 將中國元素融入現代舞曲的音樂形式,因此當他要發行 EP 的時候,我便跟他提議是否可以以自然災害為名做一個 capsulecollection 出來,而 Howie 也很爽快的答應了我這個提議。

 


Guerrilla-Group x Howie Lee 「自然災害」

 

至於玖零零也是我的好友,他在中國神話作為背景的鬼神雕塑一直以來都讓我非常的著迷,也由於吉豐的 17 春夏 (A)RISE 是以東方文化的崛起為靈感,因此我便希望跟他合作一款雕塑,便挑選了同時代表中國、又有武將形象的關羽作為主要人物,除了能夠結合中國的文化之外、也能與我們一直以來在做的軍裝輪廓有所連結。

在吉豐的計畫裡面,為了更能夠拓展品牌的世界觀,我們也將會更主動的與有趣的藝術家合作,這方面也請各位在期待一下。

最後一起欣賞 Guerrilla-Group 18FW “TILKHURST” 部分造型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