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系機能美學代表,相澤陽介和他的白山:機能與時尚不應該對立

2006 年,相澤陽介創立了 White Mountaineering。

由於「戶外機能」的概念要求服裝具備常規款式所沒有的適應性與多功能性,所以相澤的設計結合了設計、實用性與技術。拒絕屈服於主流市場理念,是他的創作之匙。

White Moutaineering / Yosuke Aizawa

服裝的靈魂來自材質

我與織物的淵源可以追溯到我的學生時代——那時的我沉浸於手工編織和染色技術,這就是為什麼我以面料作為服裝設計的起點。在過往的工作中我接觸過許多藝術性很強的服裝,它們確實很棒,但最終我發覺服裝的質感也許比藝術性更為重要。

我總會問自己:那麼我該如何設計出最適合的材質?

無論是做一件普通的襯衫還是 GORE-TEX® 產品,面料的重要性都要佔到 99%。

我曾用一個類比來向員工解釋我的哲學:如果陶工只知道買現成的黏土去製作漂亮的盤子,那其實是沒什麼意義的;只有出去尋找並親手挖掘適合自己的黏土,他才能做出真正偉大的東西。

雖然很難,但我喜歡「麻煩」

我的父親很喜歡戶外活動。在我小的時候他常常帶我去釣魚,然後我們會在山上紮營,那時我穿的戶外服裝都是他從美國訂的。長大以後,我開始偷穿他的衣服,但因為他的尺碼比我大很多,穿起來實在太寬鬆,作為日常使用有些勉強。

儘管不合身,但它們仍然是我最喜歡的裝備。這就是為什麼當我為我的品牌開發核心概念時,我想到了去製作戶外服裝——我最喜歡的風格,並讓它們時尚到成為大家可以日常穿著的單品。

這種將時尚與戶外聯繫在一起的熱情促使我創造了「White Mountaineering」——「White」代表城市形象,「Mountaineering」代表戶外。

鑑於我的理念,我意識到如果沒有 GORE-TEX® 加持,這個品牌將失去最有力的支持,所以它顯然是我將想法傳達給市場的那把鑰匙。我認為一個品牌是傳達你的哲學的東西,它往往將成為你的終身事業,所以我不想使用任何仿製品。

最開始時我們在這方面是零履歷的,因此我們都不太敢奢望 GORE-TEX® 能給我們提供技術支持,但是後來他們奇蹟般地批准了我們的申請。隨後我們就用粗花毛呢製作了一件擁有 GORE-TEX® 的外套。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得以將經典與高質量和有意義的東西結合起來。

製作帶有 GORE-TEX® 的產品有不少困難和挑戰,但是去做出努力總是好的,因為它迫使你去思考。有了 GORE-TEX® 以後,產品的標準也隨之提高,因此我們必須在設計方面保持嚴謹。如果我們過於自由地創造我們想要的東西,最終或許無法形成我們想要的風格。

但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只是保守地去做,也永遠創造不出任何有趣的東西。

這是一場持續的鬥爭,但在創作過程中有一些挑戰性的元素會讓我們感到興奮。製作符合 GORE-TEX® 標準的服裝很困難,但我相信這樣做所能帶來的工藝經驗對我而言非常重要。

做出更實用,更紮實的衣服

戶外產業已經相對完善 ,時尚也發展了很長一段時間,所以二者都有自己的視角。我一直致力於在二者之間找到平衡,因為我認為創造與其他品牌類似的產品毫無意義。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主題。

我想去縮小時尚和戶外服裝領域之間的差距,並嘗試在我自己的生活方式中拓寬思路。

我也在為其他戶外品牌做一些設計工作,這些經驗讓我能夠確定什麼是必要的,什麼不是。我不需要在我設計的衣服上看到太多的戶外元素,我只需要挑選出重要的部分並將它們融入時尚,那才是我該做的。

可以這麼說,我需要改變的是角度,而不是軸心。

我想要製作的是沒有過度元素堆砌的耐用服裝,功能和時尚不應該對立,他們需要融合在一起,這樣會更有意義。如果我製作一件只考慮時尚元素的雨衣,而會使穿著它的人因此變得濕透的話,這樣的雨衣又有什麼價值呢?

對我來說,「時尚」是關於你如何製作東西和選擇剪裁,而不僅僅是服裝是否「時髦」。

對於戶外服裝製造商而言,功能性和靈活性是最重要的——當你站著不動的時候,服裝看起來是不是「酷」並不是重點。但對我來說,當人們把手臂放下的時候看起來如何很重要。這就是我對我的時尚概念的某種詮釋。

我以上所說的,就是我從基本概唸到具體實現的簡單歷程。我真的很享受製作可以為人們帶來便利的實用服裝,但時尚元素才是我保持獨特的軸心。

所以此刻,我還在尋找更巧妙的方式將它們融合。

White Mountaineering 的成功因為表達出了自我

但風格的侷限性讓品牌缺乏變化

也錯過了一些轉型時機

因此近年在城市淹沒山系的機能市場中

漸漸淡出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