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 宗教元素已成為現在的主旋律?

每逢 5 月,一場大型主題變裝舞會如期而至。在這裡,除了能見著一群長著滿臉絡腮鬍子的攝影師,善於 「見縫插針」 的記者們,還能有幸目睹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在舞台的最中心 「爭芳鬥豔」 的情景。

 

 

這場叫做 Met Gala 的慈善舞會是由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舉辦。之所以稱之為主題變裝舞會,是因為此次活動以:Heavenly Bodies: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天體:時尚和天主教的想像力) 為主題,所以在聚焦鎂光燈下的名流也大都會穿著 「宗教」 服飾亮相,當然這其中也不乏一些 「邊緣群體」 不懂規矩隨便穿穿應付了事。

 

 

不過,這倒也無妨,反正我們的關注點也只是人物本身,是的我們就是這麼想的。話不多說,先給你們看看這個一年當中最重要的時尚盛宴又是怎麼樣的。

 


今年的 Met Gala 成為了最具爭議的一屆

 

這一次 Met Gala 的聯合主席由 Rihanna、Donatella Versace 以及 Amal Clooney 共同擔當,而展品的年份從 18 世紀跨越到 20 世紀早期,並挑選出 180 件與 「宗教」相關的時裝作品。另外,還將 50 多件來自西斯廷教堂聖器收藏室的藝術品一併展出。

 

 

先不提展品本身,我們都瞭解,對於有神論者來說 「宗教」 一詞意味著神聖不可侵犯,而今年的 Met Gala 大玩 「宗教」 元素,免不了成為最具爭議性的一屆。

 

 

但底蘊深厚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竟然選擇 「天主教與時裝」 作為主題,就絕對是有它的意義所在。

那它的意義是什麼?我們還是先從 Met Gala 過往定下的主題尋覓一些線索。

不扯遠的,就從近幾年開始說起。無論是 2011 年的 Alexander McQueen,還是 2013 年的朋克,又或是 2015 年的 「中國」 ,以及 2016 年的科技時代的時尚,2017 年的川久保玲,可以發現 Met Gala 定的主題往往都會選擇在服裝領域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設計師,又或者是時尚界某一種流行趨勢。

 


▲ Alexander McQueen: Savage Beauty

像 Alexander McQueen 、川久保玲就屬於前者,而朋克、中國元素、以及科技時代中的時尚都是在特定的時間段尤其流行。


▲ 2017 年 Met Gala 主題為致敬川久保玲, Rihanna 是為數不多的穿著 Comme des Garçons 的名人


▲ 2015 年 Met Gala 主題 :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所以,按照這樣的推論,今次的 Met Gala 莫非是表達著時裝與宗教的關係越來越曖昧了?

 


不是也是。

 

所謂不是,其實時裝 「玩弄」 宗教元素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早在上世紀,服裝設計師 Elsa Schiaparelli 就將梵蒂岡市旗和象徵教會權利的 「Saint Peter 的鑰匙」 標誌繡在晚禮服上。另外,意大利品牌 Sorelle Fontana 也曾為美國女星 Ava Gardner 設計了名為 「Pretino」 的黑色裙裝。

 


雜誌《Vogue》以及《W》 都出現過聖母瑪利亞的形象。

 

 

 

時裝品牌 Dolce & Gabbana 也曾多次借鑑宗教元素,把蒙雷阿萊大教堂的馬賽克圖案直接印在了衣服上,相當的吸引眼球。

 


▲ 蒙雷阿萊大教堂的壁畫


▲ Dolce& Gabbana 2013 秋冬系列

 

像另一品牌 Alexander McQueen 也是對宗教文化情有獨鍾。2013年秋冬系列,教皇的禮炮,牧師的法衣都成為了這一季的靈感來源。

 

 

而所謂是,現在的服裝借鑑宗教元素,已不像當年那樣是懷著 「敬意」 的心態去設計了,更多是已衍生為 「反宗教」 的行為或者是照搬不動的直接將圖案印在 T-Shirt 上,只為圖個方便。也就是說服裝與宗教之間 「曖昧」 過了頭,把方便當做了隨便。

 

 

這樣一道來,Met Gala 的意圖就很明顯了,與其是在告訴我們宗教與服裝之間的關係越走越近,倒不如說是提醒我們,服裝如何用正確的方式去借鑑宗教元素。

 

其實這屆的三位聯合主席就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 Rihanna 代表著流行、趨勢,Donatella Versace 代表著 「宗教」 服裝的本源,而 Amal Clooney (律師、作家身份) 則是代表著社會意義。各位試著將它們聯繫起來,答案就已然呈現。

 


▲ Andrew Bolton

 

大都會博物館服飾部門負責人、Met Gala 背後的推手 Andrew Bolton 說過:「關於此次的展覽主題定位宗教與服裝,我們都知道這會讓右翼人士或保守的天主教徒不滿,但之所以舉辦這樣的主題,是想改變宗教與設計師互動的方式,並給他們提供創造力的方法,而不要把這種事情當做是神學或社會學去看待。」

 

用正確的方法做正確的事,在這裡不必說 「宗教」 元素萬萬用不得,更不必批判 「文化挪用」 的現象,畢竟 「挪用」 一詞太過縹緲,況且也沒有相關的文字規定。但,我們應該知道如何正視 「宗教文化」,併合理的將它們與服裝聯繫起來。而不是為了所謂的 「反宗教」 入手一件毫無意義的 T-Shirt,借此表達的立場和個性,這其實毫無意義。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